愛文學 > 新時代修仙指南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嫁狗隨狗
    “靠!天笑你干嘛噴我一臉!”剛巧湊近的孫蒙被濺了滿臉,忿忿不平地叫道。

    古天笑伸手抹了抹嘴,“抱歉,一時走神了。”

    “呵呵,走什么神呢?”黃飛虹意有所指,拿起絲巾替古天笑擦了擦嘴角酒漬,“明明一直注意著別人,怎么叫怎神了呢,天笑,你說你是那只雞還是那條狗呢?”

    黃飛虹語氣變冷,桌下小動作也變得粗暴起來。

    在梅龍鎮常青閣鬧出的白蓮賭約,其實更像是紈绔公子間的口角之爭,本就沒有約束力,也沒有正式的見證,很多在場之人就聽過算過,也沒有多少人敢在太叔家的這種事情上做文章。

    黃飛虹并不清楚那場白蓮賭約,但她的感覺極為敏銳,那太叔貞在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時,明明向這邊瞥了一眼,這混球古天笑的嫌疑顯然最大了。

    古天笑根本沒想過隨口說說的賭約會當真,不過太叔貞這話并沒有說清楚,說不定太叔太把姐姐輸給了別人,只是這樣好像也令人很不爽呢!

    “沒有的事,飛虹,我剛只是在奇怪,這樣的仙門織女怎么會說出凡間女子的言語,實在是太掉身價了。”古天笑抓住桌下黃飛虹的魔爪解釋道。

    “哦?那你也不是那條狗咯?”

    “不是!”古天笑斬釘截鐵。

    “那你也不是因為人家仙子有了未婚夫而大受打擊?”

    “當然不是。”

    “那本姑娘當年被說成是那個古文俊的未婚妻,你也一點打擊也沒有?”

    “沒有!哦,不是,有!打擊老大了!”

    一旁的孫蒙和顧風順在旁邊竊笑,看著一臉吃癟滿頭冷汗的古天笑,覺得說不出的舒爽。

    黃飛虹展顏笑道:“嘻嘻,就跟你隨便說說的,緊張個什么,還不是心里有鬼,快瞧,你的織女妹妹要走了。”

    外堂的眾人還在震驚中,太叔貞莞爾一笑,“至于那個人是誰,你們可以問我的好弟弟,好好問問他是怎么輸的,怎么賣自己姐姐的,呵呵。”

    太叔貞朝著眾人敬了一杯接著說道:“蕭家哥哥,公良哥哥,還有諸位同學,小妹修煉心法到了比較特殊的階段,出來時間不能太長,否則家中長輩要責問,這也是今日沒能上擂臺的主要原因,小妹就此告退,諸位還請慢用。”

    太叔貞今日的衣著很樸素,淡雅的白色衣裙,點綴著些許的淡藍花飾,標志性的流蘇髻垂下著兩梢青絲,隨著她的走動輕輕搖擺,散發著沁人心扉的淡雅幽香。

    蕭別書看著太叔貞離去苦笑著搖了搖頭,他的手里還握著一只鳳雕靈釵。可是先前一番話無論真假,隱隱地是在表明她的態度,好在來日方長,至于那個莫須有的未婚夫,倒是可以問問太叔太。

    蕭別書

    稱號“忘憂君子”,也確實有著君子之風,有很多人甚至都有些不信他是那個人的嫡子,但這并不意味著蕭別書就無欲無求了。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諸般優秀的太叔貞無疑對他有著極大的吸引,若是能雙宿雙飛,對他來說,也是一種極大的男子殊榮。

    先前古天笑帶著“紅蓮之刃”黃飛虹上樓,這樓里的男子不眼紅那都是假的,誰不希望能有個稱號學子級別的美人做雙修伴侶。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么...我若是那雞狗,也不錯呢。

    看著太叔貞走向樓梯,眾人的心情都有少許低落,畢竟這樣的女子在不在場,氣氛完全不同,太叔貞離去,也意味著只剩下可慶功之宴。只是走到樓道口的太叔貞又停住了身形,轉身面向眾人作了一福。

    “今天真是謝謝各位了,小妹其實很開心,很久都沒有這么熱鬧了,接下來的大比,小妹也會全力以赴,我們天上天下必勝,我們天下書院必勝。”太叔貞揚了揚小拳頭,難得有些調皮地說道。

    “必勝!必勝!”

    “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來來來!大家再敬仙門織女一杯!”

    眾學子低落的心情再次被激起。

    “真是厲害的女子。”古天笑看著這場景不由贊到。

    “你若是知道她修煉的心法,就更要佩服的五體投地了。”顧風順笑著說道。

    “哦?順子,你這也知道?”

    顧風順說道:“太一仙門內秘法無數,但最著名的還是三法。”

    “這個本少也知道,《太公心法》,《太一劍法》,還有《一氣化三清》的無上秘法。”孫蒙插口道。

    顧風順點點頭,“很對,不過其實還有一法不在這三法之下,但因為頗為難練而被束之高閣。”

    “你是說那本女子修煉的...”陳寧似乎想到了什么,卻有些疑惑。

    “沒錯,就是那本《太上忘情》。”顧風順鄭重道。

    陳寧皺了皺眉,“可是那本《太上忘情》,據說在靈氣變異之前都很難修煉,太叔貞為何會選那樣不確定的心法?”

    顧風順兩手一攤,“這我就不知道了,或許太一仙門的靈能轉換有特殊之處也說不定。”

    “那這蕭別書還搞這么大的陣勢?”孫蒙疑惑道,“《太上忘情》啊,不是只有腦筋不正常的女人才會修煉!一聽就是不得善終的心法啊!”

    黃飛虹用手戳了戳古天笑的心口笑道:“呵呵,那雞狗可要倒霉咯。”

    古天笑抓住黃飛虹的小手道:“嗯,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對了陳寧,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們不去準備準備?”

    “那好,這就散場了,你們可要給我們去助威哦。”陳寧起身笑道。

    “等等等等!”顧風順又掏

    出黑色烏龜卦盤接話道,“真不用我給你們算上一卦?”

    “嘿嘿,你這高檔貨還是專門給你團長算吧,”孫蒙也起身理了理有些不整的衣服,“童虎、李凡,你們想要上場就趕緊跟團長說,可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古天笑拉著黃飛虹站起身笑道:“那你們先安排吧,我跟飛虹出去透透氣,加油哦,可別等我回場的時候就已經出局了。”

    “走你的現充,快滾快滾!”孫蒙嫌棄地對著走出香字閣的古天笑揮揮手,又作勢踢了一腳。

    “好吧,既然你們不需要我算卦,那我也去睡個下午覺了。”顧風順收起玄武盤跟著走出香字閣,看了看熱鬧的外堂,事實上一些天下書院學子,也已經有幾人退場去觀看比賽了。

    一番小聚,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個把時辰,正巧度過了飯點時間,多數人又都進了比賽現場,大比會場外略顯冷清。

    兩人出了酒樓后,故意朝著幽靜之處走出,兩人都明白,接下來的話題,或許并不愉快。

    黃飛虹還是先問出了聲:“天笑,現在可以說了吧?我那…弟弟是怎么回事?”

    古天笑一路都想著如何措辭,現在也只能回應道:“簡單來說,就是鳩占鵲巢,類似以前修仙界的奪舍。”

    若是被奪舍,自然就不是原來那人了,黃飛虹雖然已經有心里準備,可還是心顫了一下,緊抿著嘴唇。她素來要強,可身邊之人是古天笑,她就覺得無限的委屈。

    雖未曾見面,可那是自己的親弟弟,僅剩的親人,結果相見了卻已經不是他了嗎……

    古天笑察覺到了黃飛虹的異樣,停住了腳步,輕嘆了一口氣,“但是,他還活著。”

    “什么?”黃飛虹有些難以置信,“怎么回事?”

    在古天笑和黃飛虹這個時代,事實上已經聽不到“奪舍”這個詞了,因為沒有人能成功,也沒有人再敢嘗試,靈氣剛變異那會兒,大修士鬧出的奪舍烏龍比比皆是,更不要說那些歪門邪道了。

    “那他究竟是不是我弟弟?”黃飛虹追問道。

    古天笑嘆了口氣,“原先不想告訴你,是因為牽涉太大,這是牽扯到了北蒼書院汪院長還有十大宗門喚靈天宗的南宮世家。”

    “汪院長?南宮世家?是你母親的娘家?”黃飛虹有些震驚,被古天笑握住的小手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嗯,而且真相比較…殘酷…”古天笑改用了傳音說道,“我去過那里,就在那個梅隴小鎮,那里甚至有著魔族,還有不堪入目的人體器官實驗,而我被追殺,也是跟此事有關。”

    古天笑抱住了黃飛虹,將在梅龍鎮的經歷跟她說了一遍,讓她自己去判斷事情的真相。黃飛虹被古天笑抱著,身體不住地顫抖,雙

    手緊緊抓著古天笑的衣衫,對她而言,站在親姐姐的角度,方四玉的遭遇更加刺痛她心。

    良久,黃飛虹輕聲道:“天笑,這些都是你的親身經歷,但是后面方四玉的人格轉換,是你的推測吧。”

    “嗯。”古天笑輕應一聲。

    “他還活著,是他在臺上跟你說的?”黃飛虹又問道。

    “嗯。”古天笑只能回應著。

    黃飛虹沉默了會,掙開了身子,反而握住古天笑的雙手。

    “那都還不作數吧。”黃飛虹輕聲道。

    “嗯,或許并不是我想的那樣...但是飛虹,我希望你不要去找他。”

    黃飛虹輕輕點頭:“我知道...我知道的,紅姨那時就讓我不要去找我弟弟,你也不讓我去,我明白的。”

    “飛虹...”

    “我沒事的,或許因為本來就沒有接觸過弟弟吧,天笑,我想一個人靜靜,你放心,我知道分寸的。”

    “嗯。”古天笑應了一聲,看著黃飛虹逐漸在自己面前消失,一旦她用上靜息之勢,古天笑試過,就連糀子的神識都發現不了。

    此時墻頭半高處卻傳來“啪啪啪”的拍手聲,隨后便是悅耳的聲音傳來。

    “郎有情,妾有意,嗯...真好。”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