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天魂至尊傳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吳凡此刻臉上都冒出了一絲冷汗,表情都變得有些扭曲起來。他不是沒有受過傷,也不是沒有體會過徹骨的疼痛,可是現在他已經擁有了八階下層的修為,一般的疼痛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只要調動體內的異靈,那些疼痛他就都能夠遮掩過去。

    可是這一次卻與往常不同,現在他已經嘗試過運行體內的異靈,去往自己的胸口處擋住這股鉆心的痛感。可是一切都無濟于事,這種疼痛就像源自他的靈魂一般,根本就無法抵擋得住。

    吳凡一把扯開了自己胸口的衣服,瞬間他的臉色就露出了一絲驚慌。這種表情他已經很久沒有表露出來過了,即使面對再兇險的環境,哪怕是生死關頭,他都沒有像現在這樣,有一種無助的感覺。

    只見此時在吳凡的胸口處,那個被邪眼魔蛛留下的蛛網印記,不知為何竟然冒出血紅的光芒,看上去十分的令人駭然。

    “秦川!你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

    吳凡在心里大聲吼道。

    “哎,也許知道。”秦川的語氣透出了些許無奈,“我猜想,可能是你剛才在爭斗當中消耗過大,體內的異靈過于空虛,所以才會一時之間無法壓制住這蛛網的印記,讓它突然之間就發作起來。”

    “那怎么辦?現在有什么辦法嗎?”

    吳凡已經疼得失去了理智,他感覺,如果再想不出辦法,今天他極有可能會疼暈過去。

    秦川答道:“沒有什么特別的辦法,現在也只能是盡快地恢復體內的異靈,興許還會有些用處。”

    吳凡急道:“可是我現在根本無法專心恢復,還有別的辦法嗎?”

    “沒有了。”秦川說道,“要不你試著握住熾日神劍,以它的特性,興許還能恢復一些。”

    現在也沒有什么更好的辦法,吳凡也只有聽從秦川的建議,手中握著熾日神劍,躺在地上忍受著鉆心的疼痛,慢慢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

    “怎么還沒醒過來?”

    “可能還沒有恢復體內的異靈吧。”

    “不應該吧,剛才咱們一起給他輸送了異靈,如今也該恢復得差不多了。”

    “哎?別吵別吵,他醒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在一片吵雜的議論聲中,吳凡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而 一清醒過來,吳凡就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周圍圍滿了熟悉的面孔,有自己的爺爺吳禹,二叔吳遠川,堂妹吳憂,師姐王書瑤等人。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是無比焦急的神色,在看到吳凡醒來之后,這才有了一些緩解,但是還未完全消退。

    “小凡,你醒了,感覺怎么樣?”

    看到吳凡醒了過來,吳禹便率先開口問道。

    “我沒事了。”吳凡慢慢地坐了起來,看了看四周,問道,“我這是在哪?”

    “這里是一家小客棧,就在遠東荒漠的邊上。”吳遠川走上來說道,“那日我們在擺脫了冥王殿的圍攻之后,先是把所有人都安頓了下來,隨后我又怕你不是楚帆的對手,于是便和你爺爺回去找你。沒想到,楚帆我們倒是沒碰到,可是卻看到你一個人倒在荒漠當中,人已經失去了意識。”

    “是啊,當時我們還以為你是在和楚帆的爭斗中受了傷,可是嚇了我一大跳。”吳禹接口道,“不過我們在檢查了你的傷勢之后,才發現你是被邪眼魔蛛的印記所侵蝕,這倒是讓我們安心了不少。”

    吳遠川笑了笑說道:“沒錯,這邪眼魔蛛的印記根本不算什么問題,我們猜想,一定是你在和楚帆的爭斗中消耗過大,所以才會一時之間壓制不住這個印記。于是我們便將你帶到了這里,給你的體內注入了一些異靈,現在看來,應該是沒什么大礙了。”

    聽了自己爺爺和二叔的解釋后,吳凡也明白了自己之前的經歷。幸虧是自己的二叔和爺爺回去找自己了,萬一是冥王殿的人先回去的,那自己這一次還真是兇多吉少。

    不過吳凡已經許久沒有昏迷過了,于是便問道:“我昏迷了多久?”

    “兩天。”吳遠川笑著說道,“你這算是快的了,慢的半個月的也大有人在。”

    吳凡雖然有些心理準備,但一聽說自己昏迷了整整兩天,心中也是吃驚不已。不過他也沒有糾結此時,而是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處,抬頭看著吳禹問道:“爺爺,這邪眼魔蛛的印記能祛除嗎?”

    “祛除還是有些麻煩,不過卻有辦法可以壓制住它。”吳禹想了想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落輝城的萬藥盟應該有壓制這一印記的丹藥。”

    吳遠川在一旁說道:“沒錯,他們的七靈鎮毒膏應該可以壓制住蛛網印記,我這就派人去給你換來。”

    吳凡聽了此話也是安心了不少,畢竟在這之前,琴嵐書院的院長陸岳誠就曾告訴過他,壓制蛛網印記的方法和落輝城的萬藥盟有關,現在聽爺爺和二叔也這么說,看來那萬藥盟的七靈鎮毒膏還真是天下聞名。

    當即眾人便商議好了,等把吳憂他們送回麒麟閣后,吳遠川就和吳凡走一趟,去萬藥盟討一些七靈鎮毒膏。

    這吳遠川和萬藥盟也算有些交情,雖然不是很深,但弄一點七靈鎮毒膏應該還不成問題。

    等這件事定了下來,眾人才來得及詢問吳凡楚帆以及饕餮的下落,而吳凡也如實告知,說是自己故意引得楚帆用言語激怒了饕餮,隨后一人一獸就打了起來,最后楚帆是實力上不敵饕餮,轉身朝著遠東荒漠的深處逃了去,而饕餮也不想就此放過楚帆,于是便也追了下去。

    眾人聽完都是感嘆不已,這次如果不是湊巧有饕餮跟來,他們這些人可能都無法逃脫楚帆的圍攻。

    王書瑤看著胸口纏著紗布的吳凡,臉上滿是愧疚的神色。吳凡的胸口會印上蛛網印記,說到底和她也脫不開關系。如果當初不是她拉著吳凡去琴嵐書院,那吳凡也就不會落得這么一個難纏的蛛網印記。

    看到王書瑤的表情,吳凡也就明白了她心中所想,于是便說道:“師姐你不用再自責了,就算那日你不拉著我去,等我知道了邪眼魔蛛的存在后,也會去想辦法擊殺它的。”

    王書瑤乖巧地點了點頭,嘴上沒說什么,眼圈卻是有些微微泛紅。吳憂見到此狀從旁邊走了過來,一摟王書瑤的肩膀,說道:“嫂子,你就別擔心了,這點小傷不叫事。我爹和那萬藥盟的陳長老有些交情,弄些七靈鎮毒膏根本不在話下。”

    王書瑤一聽此話也是安心了不少,馬上對著一旁的吳遠川說道:“那真是有勞前輩了。”

    “唉?王姑娘這說的是哪里話。”吳遠川一擺手道,“小凡是我親侄子,我還能不管他嗎?你就放心吧,這七靈鎮毒膏根本不在話下。”

    聽了吳遠川這么說,王書瑤的心才完全放了下來。當下,眾人也就全都退出了房間,留下吳凡自己一個人好好休息。

    幾天之后,吳凡他們一路平安無事地回到了麒麟閣,古岳峰和白邈親自出來迎接,對于這一趟出去所發生的事件,他們早已得到了消息,雖然知道眾人都沒有出現意外,只是有驚無險,但古岳峰和白邈也是直到見到了眾人才真正的松了口氣。

    古岳峰看著眾人說道:“各位辛苦了,這次真是險象環生啊。”

    古岳乾拍了拍吳凡的肩膀道:“大哥,這一次真是多虧了有小凡相助,否則,還真不知道結局會怎么樣呢,英雄出少年啊。”

    “是啊,有了小凡的加入,咱們麒麟閣真是如虎添翼啊。”

    古岳峰也是贊許地看了一眼吳凡,只是眼神中卻有一絲不易察覺的古怪神色,但很快就被他掩飾過去,并沒有被別人發現。

    白邈此時說道:“都別在這站著了,都是自己人,還這么客氣干什么,走,我已經準備了酒菜給你們接風,咱們邊吃邊聊。”

    當下,眾人便來到了麒麟閣專門用來設宴的地方,酒菜早就擺滿了一桌,眾人也是紛紛落座,推杯換盞,大快朵頤。

    席間,吳遠川等人又你一言我一語地把事情的詳細經過講了一遍,由于之前只是用玉箋傳回了消息,所以古岳峰他們也只知道這一次吳凡等人是九死一生,卻并不清楚具體的經過。

    而當他們聽了這一次吳凡他們的具體經歷,才知道其中有多么兇險,就連古岳峰這樣的修為,額頭也不禁是冒出了冷汗。

    古岳峰伸手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說道:“幸虧饕餮沒有站在冥王殿一邊,否則你們還真有可能就回不來了啊。”

    白邈想了想說道:“那楚帆竟然已經達到了九階的修為,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弄不好他們很快就會對咱們動手了。”

    “是啊,我也這么想的。”吳遠川接口道,“之前他們雖然也有九階強者,但由于各方勢力的牽制,他們也無法安心對付我們。可這一次就不一樣了,那楚帆已經達到了九階修為,又是冥王殿的第三大長老,他如果想要對付我們,也沒有哪方勢力再可以牽制得住他們了。”

    天魂至尊傳

    天魂至尊傳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