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 第五百四十八章 VS丘處機
    “志敬,志敬!”丘處機面色大變,口中疾呼兩聲,急忙從懷中掏出一個藥瓶,替他止血敷藥。

    “抱歉,我忍他很久了!”慕容復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句,放下手臂。

    王處一以及那些個全真教弟子,都是一臉憤怒的看向慕容復,卻又不敢妄動,畢竟形勢比人強,且不說大殿四周的近千余名靈鷲宮弟子,就是天山童姥與慕容復二人,他們都對付不了,而且丘處機正忙著幫趙志敬處理傷口,一切決斷還得等丘處機來做才行。

    一時間,殿中靜得可怕,既沒人表示臣服,也沒人敢說不服,當然,也不是沒人想過群起而攻之,相信千余人一齊出手的話,即便是慕容復與天山童姥也未必招架得住,更何況只要殿中一亂,就可以渾水摸魚,趁機逃跑。

    慕容復心頭暗暗冷笑,若這些人一開始就是這般想法的話,興許還真能讓自己措手不及,可惜偏偏沒人愿做那個出頭鳥,都在盼著別人攪渾水,自己好渾水摸魚,到得現在,下山的路早已被靈鷲宮封鎖,誰也逃不掉了。

    “怎么?你們都不愿意臣服?”沉默片刻,殿中仍沒有一個人行動,慕容復登時失去了耐心,“既然這樣,那就都去死吧!”

    “我愿意臣服,希望尊主能給小的一次機會!”卻是烏老大急忙開口說道,隨即慌忙走到慕容復所指定的位置。

    他這一動,身后數十名弟子也跟了過去,其他洞主、島主面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也都稀稀拉拉的走了過去,數個呼吸間,七十二島三十六洞的人,只余不平道人、芙蓉仙子翠綠華等少數幾個無門無派的人。

    不平道人猶豫半晌,終是沒有踏出那一步。

    慕容復瞥了一眼三十六洞七十二島的人,好笑的搖搖頭,“怎么,你們手上都沒沾染過靈鷲宮弟子的鮮血?”

    “慕容……啟稟尊主,”烏老大立即躬身說道,“說來慚愧,我們這群烏合之眾,武功稀疏平常,進攻飄渺峰時,并沒有搶到出手的機會!”

    他這話一說,岳不群、血刀老祖登時臉色一黑,狠狠瞪了烏老大一眼,饒是一向俠義仁心的王處一也不由得心頭微怒,只覺此人太不厚道。

    事實上,烏老大所言也確實是真的,除了他自己是有所保留之外,其他人均恨不得能殺上一兩個靈鷲宮弟子,奈何華山派弟子、血刀門弟子身手太快,出手狠辣,至于全真教,倒僅僅是打傷靈鷲宮弟子而已。

    慕容復瞥了一眼岳不群與血刀老祖,隨即朝童姥使了個眼色,童姥會意,嘴角冷冷一笑,身形陡然躍出。

    “且慢動手!”卻在這時,血刀老祖沙啞的聲音響起,“我血刀門愿意臣服!”

    “哼!”童姥已然擊出的一掌微微一頓,隨即手腕一抖,向旁邊偏了少許,打在血刀老祖身側數寸處。

    “哦?血刀老祖愿意臣服靈鷲宮?”慕容復臉上閃過一絲意外之色,但見其目中精光閃爍,眼珠子轉來轉去,登時心中明了。

    “哼,不管你是真臣服還是假臣服,最后都只能為我所驅使!”慕容復心中暗暗冷笑,臉上卻是不動聲色的說道,“既然如此,血刀門可免一死,留下有用之身為靈鷲宮死去的弟子冤魂恕罪!”

    此言一出,靈鷲宮眾弟子登時大喜,若慕容復直接殺了這些人,她們反而不樂意,相反,若是留下的話,就能讓這些人嘗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她們對童姥的性格再了解不過了。

    果然,就見童姥臉上一副笑瞇瞇的模樣,“我靈鷲宮也不是想加入便加入的,還要先受過入門測試,若是挨過了,自然可加入靈鷲宮,若是挨不過,那也只能怪你們實力不濟了!”

    血刀老祖看著天山童姥的笑容,只覺脊背發涼,可卻挑不出任何毛病,入門測試在許多大門派中都有,只是形式不一罷了,當即小心翼翼的說道,“童姥放心,待老……我門下弟子養足精神,做好準備,定能全數通過貴派的入門測試!”

    烏老大等人自是知道所謂的入門測試指的是什么,只是此時此刻,他們是萬萬不敢出言提醒的。

    童姥微微一笑,“不必了,這又不是什么麻煩事,頃刻之間即可完成!”

    說完之后一拍腰間水袋,雙手揮動間,數十道淡若透明的冰片激射而出。

    血刀老祖面色大變,剛欲閃躲,卻是牽動內傷,動作不由慢了一瞬,只能眼睜睜看著那詭異的冰片無聲無息的沒入自己體內不見,身后的眾弟子也均是如此。

    “這……你……你到底對我們做了什么!”血刀老祖急聲問道。

    “沒什么,馬上你們便知道了!”童姥淡淡一笑,雙手懷抱在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血刀老祖心頭微凜,急忙催動內力遍查全身,但他內力剛動,身上卻是傳來一陣麻癢,漸漸深入肺腑,深入骨髓。

    血刀老祖恨不得拿刀割自己的肉,口中驚慌失措的說道,“給我……給我解藥!”

    至于血刀門其他弟子,卻是更加不堪,早已抱頭滿地打滾,嘴中哀嚎一片。

    “哼,你們殺我靈鷲宮弟子,哪有這么便宜就放過你們,來啊,將血刀門人押下去,三天后再給他們解藥。”天山童姥冷哼一聲,朝一側的靈鷲宮弟子吩咐道。

    血刀門弟子被押下去之后,童姥回到慕容復身邊,淡淡掃視殿中眾人,其目中寒意讓眾人不禁打了個寒顫。

    岳不群心中念頭翻轉,卻始終想不到一個妥善的脫身之策,不由將目光看向全真教的人。

    丘處機處理完趙志敬的傷勢,這才緩緩抽出手中長劍,直指慕容復,“近年來慕容家俠名遠播天下,貧道還以為慕容公子乃當世大俠,仁義無雙,今日所見,卻令貧道大失所望!”

    丘處機一副痛心疾首的搖搖頭,接著說道,“我全真教自建教以來,一直以天下蒼生為己任,哪怕是戰至最后一個弟子,也絕不會向邪門歪道阿諛投降。”

    慕容復沉吟半晌,緩緩點頭,“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廢話了,一個不留!”

    最后四個字卻是對童姥所說。

    他話音剛落,二人同時出手,童姥飛身撲向華山派眾弟子,手中勁氣揮灑,掌影飄忽,眨眼間,已是兩個華山弟子倒地。

    慕容復則是躍向了丘處機,途中劍指并起,一道淡青劍氣懸于指尖,輕巧靈動,難以捉摸。

    丘處機對于這聞名天下的第一神劍自是知道的,當即猛地一跺腳,左手捏了個劍訣,右手長劍輕輕一顫,瞬間刺出十幾劍,但每到中途,手腕一抖,劍招卻是一分為三,瞬時間,數十道劍影憑空浮現,朝慕容復籠罩過去。

    這一劍化三清慕容復已經見過許多次,但能將這一式劍法威力發揮到如此極致的,丘處機還是第一個,當即手腕一翻,手中商陽劍氣凌空一劃,登時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劍氣橫掃而出。

    “噗噗噗,哧哧哧”一陣亂響,丘處機的劍影與慕容復的劍氣也只僵持了一息不到的時間,劍影冰消瓦解。

    丘處機立即身子原地一轉,抽回長劍的同時,又是一個斜劈,狠狠斬在半月形劍氣上,只聽“鐺”一聲,劍氣應聲斷為兩截,向兩側飛去。

    “再來!若全真教就這點壓箱底的本事,恐怕也存在不了多久了!”慕容復淡淡一笑,揮手間,又是數道六脈神劍劍氣擊出。

    “休得妄言!”丘處機怒喝一聲,忽的欺身而上,竟是完全不顧自身防御,長劍直指慕容復咽喉,卻是使出了全真教中一門純粹與敵同歸于盡的上乘劍法。

    “同歸劍法么!”慕容復喃喃一聲,身子微一前傾,雙手十指交叉一合,瞬時間,十道顏色不一的劍氣交叉射出。

    這一招卻是他自創的六脈神劍使用方法,六脈劍氣本就是極為凌厲鋒銳的劍氣,此刻交叉糾纏在一起,好似一面由劍氣組成的蛛網網,攻擊范圍大大增加,甚至還有一定的防御功能,可謂是攻守兼備了。

    丘處機登時一驚,此招一出,就算自己想同歸于盡也做不到了,電光火石之間,只好松開手中長劍,身形就地一個翻滾,卻是從“網狀”六脈神劍旁邊閃了過去,伸手一探,再次將長劍拿在手中。

    “哦?”慕容復眼中意外之色一閃而過,沒想到丘處機會想出這等應對之策。

    不過此刻,丘處機的劍也到得慕容復身前,距離他咽喉不過半尺。

    慕容復閃電般探出兩指去夾劍尖,但丘處機似乎早有意料,手臂內力狂涌而出,劍尖猛地一顫,竟是詭異的偏開半寸,繞過慕容復手指。

    “好劍法!”慕容復心中一驚,急忙仰頭躲避。

    這一切說來話長,其實從二人交手到現在,也不過一兩息的時間過去,殿中眾人看得是目眩頭暈,眼花繚亂,不少內力平常之輩更是厭煩欲嘔,急忙撇開頭去。

    “快,來五個內功深厚的弟子,隨我布下天罡北斗陣,協助掌教御敵!”這時,王處一忽然開口說道。

    全真教弟子中立即跳出五人來,加上王處一共六個身影,一躍而出,加入慕容復與丘處機的戰場。

    丘處機心領神會的配合六人布下天罡北斗陣。

    。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