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淫賊?
    韋小寶正想開口,堂外忽的傳來一個聲音,“巧了,我們也想見識一下這個能與喬幫主齊名的慕容復。”

    聲音清脆響亮,聽不出男女,但卻十分好聽。

    堂外錚錚聲響起,眾人往門口看去,卻見走進來四人,為首一人身著灰色道袍,頭上挽了個發髻,須發斑白,

    但臉上皮膚飽滿,眼神精光閃閃,身上頗有幾分仙風道骨之氣,顯然是個道人。

    落于老道身后半步的是一年輕男子,身材挺拔,皮膚微黑,面容剛毅,神色間盡是沉著,雙眼精光內斂,明顯是內功大成的樣子,背后背著一個古怪長盒。

    與年輕男子并肩同行的還有兩人,其中一人面貌俊秀的美貌少年。

    這人十歲年紀,穿一件石青色緞衫,頭頂鑲玉青巾,衣著精雅,臉上皮膚白里透紅,便是說雪嫩也不為過。

    慕容復不自覺的往其胸前一掃,略顯突起,再觀其咽喉,沒有喉結。

    心中登時明了,原來是個女扮男裝的絕色佳人,雖然穿著男裝,但仍是不掩其撫媚嬌艷之色。

    讓慕容復十分意外的是最后一人竟是何鐵手!

    只見她鳳眼含春,目光流轉,依然是那么美貌,一雙赤足上套的黃金金環,走路時錚錚有聲。

    被慕容復盯著,何鐵手似有所覺,往慕容復方向看了一眼,登時一愣,慕容復微笑示意,何鐵手也是點頭回應,臉上閃過一絲異色。

    四人進得門來,女扮男裝的女子往堂中掃了一眼,“適才聽人說要跟慕容復比劃一二,不知哪位是慕容公子?”

    堂中無人回應,小二上前說道“四位客官誤會了,適才諸位好漢只是在談論慕容公子,其實慕容公子并不在這里。”

    女子微微恍然,面露失望之色。

    旁邊何鐵手則是湊到其耳邊輕聲說了幾句什么,女子眼睛一亮,往慕容復方向看來,笑盈盈的上前拱手道

    “這位兄臺,在下溫青,敢問兄臺可是姑蘇慕容氏的慕容復?”

    既然遇到熟人,慕容復也沒什么好隱藏的,干脆的起身還了一禮,“不錯,在下正是慕容復,不知溫姑……公子有何見教?”

    心中則是尋思道溫青?還是女扮男裝?那不就是溫青青么!

    眾人一聽,均是扭頭看來,一時間呆愣原地,說書老者臉上微微忐忑,這般當著人家的面說人家的書,若是惹怒了這慕容公子,今日恐怕很難善了。

    那黃衫少年也看向慕容復,臉色微紅,沒想到這慕容復長得這般俊俏,似是比自己更帥,心中不由想道

    “看他身上毫無內力的樣子,分明是不懂什么武功,想想也是,如果真會武功,適才那般說他,他早該有所反應才對,哼,不過是繡花枕頭而已。”

    白衫少女細細的看了慕容復兩眼,竟是覺得有些眼熟,微微皺眉沉思。

    灰衣老道則是目光微微一凝,他竟是從慕容復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壓力,此人定是一個絕頂高手。

    溫青臉上露出些許崇拜,“江湖盛傳,慕容公子在聽香水榭與中原五絕之一的‘東邪’和北方丐幫幫主喬峰均是戰成平手,溫某心中極為佩服,一直盼著能見上一面。”

    慕容復謙虛的笑道“江湖傳聞而已,當不得真。”

    忽然一個嗤笑聲傳來,“算你有自知之明!”

    慕容復面色不變,伸指凌空點了數下,黃衫少年“啊”了一聲,登時動彈不得,但身上卻是奇癢難耐,才數個呼吸過去,眼淚都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原來是你!”忽然一聲嬌喝,白衫少女“刷”的一聲拔出長劍,刺向慕容復。

    慕容復一愣,曲指微彈,一道勁力打在劍刃上,長劍偏了開去,“姑娘這是何故,在下何曾認識姑娘了?”

    白衫少女冷哼一聲,“你這個無恥淫賊,本姑娘找你十年了,今日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手中劍尖抖動,“刷刷刷”便是數劍刺出,劍光閃爍,迅若雷霆。

    周圍眾人一聽,面色微沉,淫賊在武林中一向都是為人所不齒的存在,若這慕容復是淫賊,那說不得今日群起而攻之也要將其拿下。

    溫青與何鐵手均是不由自主的退后數步,聽得那句“找你十年了”,但見這姑娘年齡不過十歲,

    十年前也就歲的樣子,莫非這慕容復少年時竟是連都不放過?一時間看向慕容復的眼神均是極為古怪。

    慕容復只手凌虛輕彈數下,擊偏少女的長劍,瞟見眾人臉色變化,臉色不由微微一沉,嘴中喝道

    “休得胡說八道,本公子何曾認識你了,再這般攪擾不休,就別怪本公子出手無情了!”

    女子只是嬌哼一聲,長劍急轉,深吸一口氣,忽的飛身躍起,長劍凌空連揮數下,每一劍揮出,均是有一道鋒利的劍氣斬向慕容復。

    眾人中不會武功的人早已紛紛跑出客棧,剩下的人多少都有一些武功在身,竟是隱隱將慕容復圍了起來。

    慕容復心中也是有些生氣,完全不顧空中劍氣,張手一抓,再往下一揮,躍至空中的少女忽然“砰”的一聲,摔在地上。

    慕容復緊接著張手一吸,尚未落地的長劍也被吸到了手里。

    眾人看得目瞪口呆,那女子的劍法十分精妙,在江湖上也算得一流高手了,但在慕容復手上竟是僅撐得數招,看來“南慕容”之名倒也不是空穴來風。

    慕容復長劍指著少女,“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扭頭將白皙的脖子往前湊了湊,“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慕容復心中疑惑不已,這女子到底是誰?嘴唇微動,傳音說道

    “你不是說本公子是淫賊么,你若不說,本公子將你衣服扒光,這里這么多人,想來也是很樂意看的。”

    聽得慕容復的話,少女嬌軀一顫,想起多年前那件事,還真相信慕容復能做得出來,登時心中一急,張口說道

    “我叫水笙!我爹爹是水岱!你可別亂來啊,否則我爹爹不會放過你的。”

    “水笙?”慕容復心中一愣,沒想道這女子竟是水笙,但自己跟她八竿子打不著,如何會背上一個淫賊的罵名?

    。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