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外掛傍身的雜草 > 第584章 暴躁的鹿狗賊(5000K)
    “幻靈仙子,不要激動。”

    周葉擺了擺手,神色嚴肅:“我剛剛說的都是勸兩位前輩的話,我身為一個正直的人,我是絕對不會去搞這些的。”

    “所以,你的意思就是我和天淵不正直啊。”玄龜搖搖頭。

    草爺的思想不太堅定,就這樣背叛了組織,必須給予最為強烈的譴責,讓草爺明白明白,有的時候,要堅定不移的穩住自己的核心思想。

    唯有如此,未來才不會迷茫。

    “你們兩個本來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幻靈仙子不屑搖頭。

    玄龜還想說點什么。

    未來的畫面開始了波動,隨后道:“力量支撐不住了,想繼續看下去也沒有辦法了。”

    “我的力量也差不多耗盡了。”周葉感知了一下,隨后點頭。

    “那就不看了吧,反正也沒有什么好看的。”

    幻靈仙子點頭。

    現在已經知道了未來的一些片段,能夠給自己一個安慰就足夠了。

    雖然未來是充滿不確定的,但是幻靈仙子覺得,只要穩重一些,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

    “咔咔……”

    未來的畫面逐漸破碎。

    周葉最后掃了一眼,聽到未來畫面當中的自己提了一句:“被自己窺視的感覺真夠奇怪的,好在結束了。”

    破碎的畫面當中,只有周葉注意到,前面幾張桌子坐著的頂尖存在都朝這里掃了一眼。

    被發現了還是說他們早就知道?

    周葉心中有些驚駭。

    很明顯,仙的層次現在似乎已經知曉了他們的存在,又或者說,在未來的時候,自己回想起來今天,然后隨口提了一句。

    周葉沒有想太多。

    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有些奇怪。

    若是沒有聽到那句話還好,現在想起來,總覺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對勁。

    “玄龜前輩,你自己獨自測算的時候,你能看到多少?”周葉朝著玄龜問道。

    玄龜一愣,隨后回答道:“也就幾個呼吸的時間吧,就是幻靈仙子出場,然后就沒有了,畢竟只有我一個人,今天是有你們三個幫忙才能看完前前后后,要不然我真的沒辦法和幻靈仙子解釋。”

    玄龜說著,搖了搖頭。

    未來的畫面徹底消失,四個生靈坐在亭子里。

    “窺視未來是要遭天罰的,為什么現在沒有半點反應?”周葉指了指蒼天,有些想不通。

    之前玄龜窺視自己的未來,那可是遭了天罰的。

    而當時窺視的是自己被白骨魔帝捏死的那個時候,那個時候自己的修為還沒有現在高呢。

    而在未來,周葉雖然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境界,但至少是帝境無疑。

    在這樣的情況下,沒有道理不遭天罰才對。

    而現在,天罰連影子都沒有出現,就好像窺視這段未來的畫面并沒有太大的影響似的。

    “你這么一說的話,好像真的有點問題啊。”

    玄龜眉頭微皺。

    當初他算幻靈仙子的時候也遭到了一些反噬,是事后才出現的反噬,不過那個時候的反噬并不是很強烈,只是讓他虛弱了三天感覺提不起勁而已。

    本來他現在都已經做好了硬剛天罰的準備,可是這天罰咋回事,迷路了不成?

    “我還幻象著在天罰當中歷練一下自己呢。”

    周葉很遺憾的嘆息著。

    要是天罰來了就好了,越強大肯定越讓他舒爽。

    只要秒不掉他周某,那他周某就可以為所欲為,瘋狂的把天罰的力量轉化成為積分。

    這么一想的話,真是太妙了。

    可是天罰呢?

    “草爺,在天罰里歷練有點太狠了吧?”

    玄龜干笑兩聲。

    這是什么話,怎么就是讓人聽不太懂。

    同時,玄龜感覺周葉好像有點東西,居然想著在天罰里歷練自己。

    到底是沒有長腦子,還是說有十足的底氣?

    “不討論這些,講實話,我現在都有些懷疑那個未來的畫面是假的。”周葉聳了聳肩。

    “假的?為什么?”

    幻靈仙子疑惑不解。

    玄龜和天淵同樣有些疑惑。

    身臨其境的未來片段,周葉為什么會覺得是假的?

    “第一,窺視未來的片段必然遭到反噬,這一點玄龜前輩你很清楚,不管未來發生的是大事還是小事,反噬都會存在,或大或小。”

    “而在剛剛這個未來的片段里面,發生的事情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而且在場的有仙境界的存在,玄龜前輩你窺視一個帝境初期的修行者都困難,都會遭到天罰,更別說是仙境界的存在了。”周葉搖搖頭。

    現在他越想越奇怪,總覺得這其中什么地方有點問題。

    “你說得很多,雖然不知道仙的層次有多么強大,但肯定能夠感受到我們的窺視,就算他們不在意,但是這件事終究遭到天罰,而現在天罰并沒有出現……”玄龜摸著下巴思索了起來。

    他也發現了事情的不對勁。

    必然出現的天罰,此時缺席了。

    究竟是他們的原因,還是蒼天的原因?

    “還有一點,在未來片段破碎的時候,未來的我說了一句:‘被自己窺視的感覺真夠奇怪的,好在結束了’,究竟是未來的我察覺到了我們在窺視,還是說今天之后,到以后的某一天里,我想起來今天的事情然后隨口提了一句?”周葉想不明白。

    他看未來的感覺就好像是在看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他有的,另外一個自己也有,并且發展路線一模一樣,所經歷的東西也是一模一樣。

    而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走在前面,自己現在就好像是在沿著他的路在走一樣,但是在今天這個偶然的機會里,自己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的自己。

    雖然解釋起來非常的復雜。

    但是周葉在這一刻仿佛看到了無數個世界,無數個自己在做著自己曾經經歷過,或者打算做的事情。

    這讓他有些驚悚了起來。

    雖然明確的知道現在的自己就是真實的自己,但是周葉總感覺非常的奇怪。

    “草爺,注意你的道心……”玄龜注意到周葉的狀態,拍了拍周葉的肩膀。

    周葉猛的回過神來。

    笑了笑。

    “想東西想的有些太入神了,居然都開始懷疑自己了。”

    “永遠都不要懷疑自己的存在,你的意識會告訴你,你是真實的,不要被未來的片段所迷惑。”幻靈仙子語重心長的說道。

    周葉點了點頭。

    不愧是活了幾十萬年的老前輩,知曉的東西太多太多了,所領悟的人生道理也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比擬的。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好好想想,這天罰沒有出現到底是因為我們的原因還是因為未來我們的原因亦或者說是蒼天的原因?”

    周葉對天罰沒有出現表現得耿耿于懷。

    玄龜就有點看不懂。

    草爺似乎非常的期待天罰。

    知不知道,如果天罰來得太狠的話,他玄龜是有可能嗝屁的。

    所以,玄龜已經得出了結論,草爺是想讓他嗝屁。

    我的天,這樣一想,情況還真是夠糟糕的。

    “不太清楚,會不會蒼天有延遲,過一陣子之后才會出現反噬?”幻靈仙子看向玄龜。

    本來事情處理完,幻靈仙子就準備告辭了,她還想回去閉關修煉呢。

    但是知道有天罰之后,幻靈仙子突然不敢走了。

    要是到家剛開始閉關就被雷劈,那得多恐怖。

    而幻靈仙子又不知道這里面的規則,只能問一問玄龜。

    “天劫和天罰都是一樣的,片刻時間就能夠降臨,絕對不會超過半刻鐘,而現在都快一刻鐘了……”

    玄龜有點害怕。

    這蒼天該不會是真的想搞他們一下,等他們分散之后在動手吧?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蒼天對生靈來說就有些危險了。

    “要不,我們抱團走吧?”

    天淵有些底氣不足。

    窺視仙的反噬,那肯定是屬于登仙了。

    不過這個登仙的過程會十分的慘烈,正常的生靈沒有哪一個想要這樣登仙的。

    “可我要回去閉關啊,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已經能成帝了,最多十年就差不多了,我不想浪費時間啊。”

    幻靈仙子都快哭了。

    早知道就不來找玄龜算賬了,這樣搞得被命給賠進去啊。

    “那提前恭喜了,不過這事兒太玄了,不得不小心為上啊。”玄龜朝著幻靈仙子拱了拱手,有些惆悵。

    “我覺得沒有必要。”

    周葉搖搖頭,隨后道:“你們想想看,如果天罰要來的話,其實早就應該到了,而現在沒有到應該是不會到了。”

    “不管是哪一方出了問題,今天這天罰應該都不會出現,就算能出現,我們四個也能在短時間內聚在一起啊,別忘了,大家都是不朽境巔峰。”

    周葉提醒道。

    “很有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等我以后成帝了之后再來揍你。”幻靈仙子朝著周葉三人拱了拱手,隨后提醒玄龜。

    玄龜撇嘴。

    這個老娘們,好像從今天開始就記恨上自己了似的。

    自己什么也沒有做啊,為什么要這么針對自己呢。

    幻靈仙子離開了。

    周葉站在一旁,玄龜和天淵大眼瞪著小眼。

    玄龜開口打破沉默,問道:“草爺,最近有什么打算沒有,如果有什么項目的話可以叫上我,有空的話一起合伙玩玩。”

    周葉道:“最近我請師父幫忙煉制帝兵,把大寶劍的品階提升上去,如果成功的話,我可能會去無盡黑湖闖一闖,玄龜前輩你確定要去?”

    玄龜眉頭一挑。

    大哥別開玩笑了,那鬼地方是人能去的嗎。

    “到時候可能沒有時間,最近來找我算卦的生靈越來越多了,為了修煉資源,我也不好推辭啊。”玄龜嘆了口氣。

    臉上的意思就是在表示,不是我不想和你去,而是我抽不出時間陪你去。

    “那好吧,真是遺憾。”

    周葉聳了聳肩,其實也不是很在意。

    說不定玄龜跟著他一起去了無盡黑湖還會拖后腿呢,畢竟那可是禁地,里面的主人都是仙的層次,要是真的鬧矛盾了,周葉都有些不確定自己能不能走出來。

    “草爺,我要和你一起去!”

    天淵舉手。

    最近是真的不想和玄龜廝混在一起。

    雖然誤會已經解開,但是天淵決定要去找點刺激,現在就有選擇擺在面前,和周葉一起前往無盡黑湖浪一浪。

    天淵是沒有進過無盡黑湖的。

    聽起來無盡黑湖里面挺恐怖,但沒有什么直觀的感覺,所以天淵認為,跟著周葉,肯定不會遇到什么風險。

    畢竟周葉是連仙帝都能夠干掉的人。

    “天淵前輩,那到時候我通知你好吧?”周葉笑著點頭。

    “別鬧,我勸你別去拖草爺的后腿,不然到時候你死了就算了,還連累草爺受傷。”玄龜搖搖頭。

    天淵的戰斗力雖然很高,但是僅限于帝境之下。

    而禁地那種地方,隨便出一個禁地生物都是帝境的層次,天淵如果真的去了,那就是真的在給周葉拖后腿。

    “沒事的,我還有仙兵在手,問題不大。”周葉擺了擺手。

    禁地雖然非常的危險,但周葉認為沒有必要害怕成這樣。

    無盡黑湖不是落日深淵。

    很多生靈都去過無盡黑湖體驗過,既然大多數生靈都沒有嗝屁,那說明無盡黑湖的那位還是比較溫和的。

    至少沒有落日深淵暴躁就是了。

    “仙兵?”

    玄龜身子一抖。

    我玄龜連帝兵都沒有,草爺你居然都有仙兵了。

    天淵也是一臉的羨慕。

    不過這玩意兒是羨慕不來的。

    “那就這樣決定了吧,我先回族里看看去,最近有幾只小家伙誕生了靈智,舉行一下活動。”天淵說道。

    “滾吧。”

    玄龜揮手。

    天淵沒理他,和周葉說了一句之后消失不見。

    “玄龜前輩,那我也回青虛山去了,好好的休息幾天再去禁地探索探索。”周葉提出告辭。

    “行,到時候注意安全啊。”

    玄龜點頭。

    等周葉走了之后,就剩下自己和桌上那只懵逼的小烏龜了。

    還真是夠孤單的。

    “我玄龜雖然是個算命的,但是我不想信命,我就不信我連一個女修道侶都找不到。”

    玄龜抄起小烏龜,收起自己的龜殼,然后沿著通天河朝著上游走去。

    他堅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合適的女修。

    ……

    青虛山。

    不可能永遠出門在外,周葉也是需要回家的。

    剛到院門口,就看到鹿小元站在那里。

    “師姐,我給你催生靈藥去?”周葉試探著問道。

    他發現,鹿小元的神色,好像有點不大對。

    “聽說你想回萬花島照顧花精靈啊?”

    “想不到你還挺有愛心的。”鹿小元笑靨嫣然,抬手搭在了周葉的肩膀上。

    周葉凝重。

    鹿狗賊果然已經知道了。

    “我相信冰雪聰明、機智過人、擁有大智慧的鹿仙子是不會被一些謠言所迷惑的,我周葉當時雖然真的這樣說了,但是我周葉絕對不會去做這些事情,就算做了,那也是正常的照顧,絕對不附帶什么別的齷蹉思想!”周葉神色嚴肅。

    說話間。

    鹿狗賊鉆進周葉的懷里,輕聲說道:“其實,雖然有些生氣,但是仔細想一想,我同意你的想法,你可以大膽的去嘗試一下……”

    聽著那輕柔的聲音,周葉險些就給了自己一耳光。

    這特么肯定是在做夢吧。

    做夢也夢不到這么好的道侶啊。

    “師姐,我這一生絕對不會背叛組織。”周葉面色堅定。

    鹿小元莞爾,推開了周葉之后才說道:“算你識相!”

    周葉悟了。

    鹿小元的演技,實在讓他有些服氣了。

    剛剛他還以為是真的,以為鹿小元良心發現呢,結果這一切都是套路。

    以鹿小元愚蠢的思想肯定不會想到這些,正常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怒氣沖沖的找到自己,然后又憤怒又委屈的質問自己。

    而現在都學會套路了。

    所以肯定是幻靈那個老娘們教的。

    雖然有些驚險,好在幻靈仙子在套路上也不怎么樣。

    但是話又說回來,說到底還是他周某謹慎啊。

    剛剛要是點頭,或者露出一點欣喜的情緒,那么來年他的墳頭上,同族都能長到三尺高。

    一想到這里,周葉感覺好恐怖。

    “師姐,我的為人你還不知道嘛?”

    周葉摟著鹿狗賊,一臉的正氣笑容。

    “我和你說噢,我不知道就當沒有,要是被我知道了,我就……我就……”鹿小元撓頭。

    想了好一會兒,好像也舍不得把周葉給砍沒了呀。

    “唰!”

    突然,鹿小元手里出現一把菜刀。

    “要是被我知道了,我就把你當成蔥一樣砍成一段一段的,然后用來煮面吃!”鹿小豬兇巴巴的說道。

    “可是師姐,這事兒你已經做過了。”周葉道。

    鹿小元再撓頭。

    “有嗎?”

    “你不僅僅用我煮過面,你還熬過湯。”周葉神色復雜。

    自己就不應該重生成一株草的,就應該重生成為一根蔥。

    “啊,這樣啊……”

    鹿小元小眉頭皺了起來,琢磨了好一會兒之后瞅了瞅周葉,然后小聲用商量的語氣問道:“那下一次用你來下飯好不好?”

    “師姐,雖然我沒有親眼看你這樣過,但是我知道,暗地里你絕對這么干過。”周葉有道理相信,鹿狗賊絕對干過這些事情。

    “那我不管!”

    鹿小元輕哼一聲,理所當然的說道:“你是我的道侶,你又不能打我,我能打你,所以我最大,我說什么就是什么!”

    “師姐,憑什么我不能打你啊!”周葉頓時就不服了。

    就只能你鹿狗賊放火,不準我周某點燈是什么意思。

    “你還想打我?”鹿小元瞪大眼睛,感覺老委屈了。

    自己也沒有揍過周葉幾次來著。

    而周葉已經懟過自己好多次了!

    “你居然想打我,你死定了!”

    鹿小元頓時暴躁了起來,提起菜刀就朝著周葉砍了過去。

    雖然明知道自己不會被砍傷,但是周葉還是得裝模作樣的跑路。

    他實在怕鹿狗賊拿出什么恐怖的武器。

    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請按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以便以后接著觀看!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