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萬界自由傭兵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填坑
    回到總團,歐陽飛帶申字十二號的老兄弟們參觀了一番,隨即帶著大家到大廳休息。

    “誒大飛,這總團怎么空蕩蕩的,總團的大佬們呢?”蒼狼詫異的對歐陽飛問道。

    歐陽飛嘿嘿笑道:“他們啊!都在睡覺,要睡上五天五夜呢!一會兒你們也得睡覺去。”

    “哦?什么情況?”

    歐陽飛將系統的事給眾人解釋了一番,隨即也不理會他們的興奮與激動,徑直帶著他們往住宿區行去,給他們都安排好房間后,便挨個賦予了子系統。

    讓所有被他選入萬界傭兵團的成員全部睡去后,歐陽飛便帶著慕曦慕夏歐靜妍回了家,張成琨自然無須他多管,這小子又去他的任務世界到處浪去了。

    接下來一段時間,歐陽飛挨個世界逛了一遍,將以前挖的坑都給填上了。

    如天下第一世界,歐陽飛給朱無視他們送去了大量法寶,并將他們帶到了他開辟的洞府所在,從此他們便一心修行,很少再到俗世之中行走。

    又去劍俠情緣世界,為五毒教教主曲云治好了大毒尸孫飛亮,從此兩人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了一起。

    去誅仙世界幫碧瑤救回了九尾狐小白,順便去了一趟蠻荒,放出獸神,帶著他與玲瓏的魂魄跑了一趟西游世界,請老君給玲瓏重塑肉身。

    老君用了當年如來的辦法,以蓮花給她塑造了肉身,她從此也自得了長生不老之軀。

    隨即歐陽飛帶著他們回到了誅仙世界,主要是怕他們在西游世界混不下去,以他們那點實力,在誅仙世界自是可以橫行天下,可在西游世界,隨便一個有點法力神通的妖王就能滅了他們。

    歐陽飛挨個世界處理過去,基本上他當初結下的因果,都處理完了。

    而且他如今的額外雇傭任務都是隨機觸發,在了結那些因果的同時,還能順便賺取大量雇傭點,他的雇傭點也是蹭蹭的往上漲。

    最后歐陽飛才去神雕世界的百花谷見楊過等人,歐陽飛以靈葫仙丹讓他們都擁有了數千年修為,隨即便帶著他們去了花千骨世界。

    如今歐陽飛帶任務世界的人,在任務世界之間穿梭,都已經不會再消耗雇傭點,所以如今歐陽飛帶人穿越再無顧忌。

    歐陽飛帶一行人去了花蓮村,果然在那見到了已經結為夫妻的白子畫與花千骨,如今的他們,日子過得平平淡淡,卻十分開心快樂。

    白子畫早已不是那副白衣勝雪,冷漠無情的模樣,他穿上了老百姓的衣服,氣質上也開始變得有了“人味”,如今的打扮,應該就是曾經墨冰的那副模樣了。

    對于歐陽飛與楊過等人的到來,花千骨自是驚喜萬分,而她也終于見到了東邪西狂南僧北俠中頑童等人。

    白子畫感應到楊過等人的修為,不由暗暗心驚,果然是一群道行高深的世外高人,當初他聽花千骨形容時,就已經隱隱有這個感覺。

    郭襄與一幫年輕人,跟花千骨閑聊了一會兒后,毫無意外的喜歡上了這個傻乎乎的女孩,雖然,她如今已經是“女人”。

    晚上,木屋外的空地上。

    歐陽飛揮手放出幾個燒烤架與大量香檳酒,來了次露天燒烤,看著那琳瑯滿目的各類烤串,花千骨這個頗有吃貨潛質的家伙激動壞了。

    不遠處,歐陽飛與白子畫并肩而立,面帶微笑的看著熱熱鬧鬧的場面,目光跟隨著各自的心愛之人。

    “如何,白兄,如今的日子,是不是比以前做長留掌門時舒服多了?”

    白子畫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道:“的確,以前我自己給自己設了一道枷鎖,自以為是在守護蒼生,卻忘了,我自己本也是蒼生中的一個。”

    “我總是勸人放下執念,摒除七情六欲,可自己卻始終執迷不悟,所以我的道行,已經很久沒有增長過。”

    “可如今放下一切,跟小骨隱居在此,我的瓶頸反而松動,法力開始大幅度增長。”

    “曾經的道心已經破碎,可我已經擁有一顆新的道心,一顆……有情的道心,我對天下蒼生,有了新的理解。”

    說到這,白子畫扭頭看向歐陽飛,“所以,我要謝謝你。”

    歐陽飛不解的看向白子畫,道:“謝謝我?”

    白子畫的笑意大了幾分,轉回頭看向慕曦,道:“在我與小骨成親后沒多久,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歐陽飛目光閃了閃,裝傻充愣的道:“你想明白了什么?”

    白子畫呵呵笑道:“歐陽兄,你何不將你岳父岳母,還有你姨妹全都請來,今日的相聚沒有他們,總覺得少了些什么。”

    他果然想明白了,歐陽飛哈哈大笑,道:“有一件事你搞錯了,其實慕夏,也是我夫人。”

    “她們姐妹倆兩位一體,心靈相通,感官同步,所以她們,只能嫁給同一個男人。”

    “怎么樣?我們這場大戲,演得如何?”

    白子畫臉上露出一抹錯愕之意,半晌才苦笑道:“原來你才是這六界之中,最大的大魔頭,天下人全都被你玩弄在股掌之中。”

    歐陽飛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笑道:“不要說得那么難聽嘛!我們的所作所為,不過是想帶給人幸福快樂,用‘玩弄’二字,就有點過了啊!”

    歐陽飛說話間,場中突然浮起三道混沌光暈,沒有蒙面的朱曉蕓與陳放,還有慕夏齊齊出現在場中。

    花千骨一見幾人,頓時臉色大變,急忙沖上前,緊張的問道:“你們想干什么?子畫已經照你們的意思做了,你們還不肯放過他嗎?”

    慕夏咯咯嬌笑道:“白夫人不用那么緊張,我們今天可不是來找麻煩的。”

    卻是歐陽飛在跟白子畫交談時,已通過系統通知了他們這里的情況,讓他們過來玩。

    白子畫與歐陽飛并肩走了過來,白子畫溫聲道:“小骨,他們沒有惡意,相反,他們還是我們的恩人呢!”

    “啊?子畫,這……這是怎么回事呀?”花千骨滿腦袋迷糊,若非手中握著幾串烤串,她又想撓后腦勺了。

    歐陽飛嘿笑著上前攬住慕夏的腰肢,走到花千骨面前,慕曦此時也笑吟吟的走到歐陽飛另一邊,任歐陽飛擁入懷里。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