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我是董卓之子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時局
    “傳宋憲!”

    “是,公子!”何平轉身,去叫宋憲去了。

    而董杭則是回到自己的主臥,褪去的是這難得平靜的生活,金甲披肩,天子劍在握。

    沒有人知道他的憤怒,想讓董白去聯姻,董家現在占據朝堂,號令天下,豈會受這等脅迫。

    而且這是把董白送入火坑啊!自己又豈能答應!

    “來人。”

    “是,公子!”女姬進來。

    “告訴所有人,收拾行裝,今夜返回郿塢,我們平靜的生活結束了!”

    “是,公子!”

    董杭揮揮手,讓女姬退下,而宋憲也在此時到來。

    “公子。”

    “宋將軍,讓親衛軍護送所有人回郿塢,我們現在趕回長安,何平,通知諸將,天策府議事!走!”

    “公子不必動怒。”

    “馬騰韓遂是吃定了在諸侯環伺之下,我們不敢對他用兵,我們就打他一個措手不及!”董杭的目光陰冷,這馬騰就是在他能夠承受的底線上瘋狂的試探。

    “走!”

    三人上馬,向著長安疾弛……

    長安,隨著董卓今日的雷霆之怒,長安城中雖然繁華依舊,但是不論是守軍,還是巡衛都很嚴肅!

    這可是天威,天威壓頂,哪怕不是針對百官公卿,他們此刻也是閉門不出,生怕觸動了董卓的眉頭惹來殺身之禍。

    至于徐州,愛怎么打怎么打,董卓只關心他關心的人,那是他的親孫女董白,讓董白去聯姻,馬騰這就是在挑戰董卓的威嚴。

    要不是李儒、荀攸他們的勸誡,那馬騰的使者今日就要被千刀萬剮!

    不得不說,董卓哪怕有負有天下,但是對董杭,他卻是一個好父親,而對董白,他是一個好爺爺!

    董白是他的掌上明珠啊……

    “我父相現在在哪?可曾見我父相出長安?”董杭在城門口問道。

    “稟公子,未見董相出城!”

    董杭走的是東門,而董卓從郿塢入長安只走東門,即然東門守將沒見,那就說明,董卓還在長安城!

    董杭三人縱馬而入,在宮門口停下,今日出了這么大的事,荀攸、陳宮、鐘繇還有趙云在宮門口等著董杭。

    郭嘉不屬漢臣,擔任的還是天策府的軍師祭酒,主天策府的戰事。

    “公子!”幾人行禮。

    “我父相還在宮中?”董杭問道。

    “正是,董相還在憤怒之中,差點沒把皇宮給拆了!”荀攸說道。

    “公子,此時并不是出兵最好的時機,秋季多瘴,而正值秋收之時,不論兵卒還是百姓,皆有戀家之情,更何況,我們天策府的九萬軍,皆為流民,如果現在去征西涼,就是以卵擊石,上不占天時,下不占地利,中不占人和,請公子忍耐一時!”陳宮分析道。

    “是啊,公子,事情還沒有惡化到非打不可的地步!就算要打,也要到秋收以后!因憤怒而出兵,這是不智之舉!”

    董杭的天子劍猛的握緊,轉頭看了一眼趙云,能看到趙云也是強忍著,這幾個月的感情培養下來,趙云和董白算是天生一對了!

    “公子,征西涼要從長計議!”

    董杭長舒口氣,算是先壓下了怒火,馬騰太大膽了,真敢挑釁董家的威嚴。

    “徐州怎么樣?”

    “據最新軍情,曹操已然誓師,打著為父報仇之名要兵進徐州。曹操的青州兵,陶謙斷難抵擋!”

    “而且此次,曹操所打的旗號是為父報仇,這誰若幫陶謙,誰就是曹操的死敵,所以各路諸侯也是不敢去正面迎擊復仇的青州軍。”陳宮說道。

    “我們也不能正面幫啊!”董杭嘆了口氣,他和曹操是師徒關系,而且就從利益上來說,他要通過這種關系,去一步一步的蠶食兗州豫州,現在不能決裂!

    而且就算自己出兵偷襲,但是這樣一來的話,只要曹操不死,青州兵就會把矛頭對向長安城,后有西涼馬騰韓遂,前有青州軍,東西線開戰,這方法有些冒險!

    長安現在要的是穩,只要朝廷在握,從一定程度上,就立于不敗之地!

    更何況,若是袁紹也想趁火打劫,那朝廷還要再遷都,所以現在最好的方略就是按兵不動,以此戰去觀曹操軍中的虛實,知己知彼,再做謀劃……

    “我父相是如何答復的?”

    “董相現在哪有心情管徐州,當場,就把徐州的特使給轟了出去!”

    “何平,去帶徐州特使,讓他到天策府等我!”

    “公子要幫徐州?”陳宮問道。

    “不幫不行啊,一旦徐州敗亡,曹操將兗州、豫州、徐州連成一片,那北方的局勢就變為曹操和袁紹兩家獨大,至于孔融、公孫瓚之流,絕不是他們的對手,那樣朝廷有兩虎臥于側,他們可居高臨下,威脅長安!”董杭說道。

    “所以現在最好,是不能讓他們統一,互相攻伐之下,朝廷才可平穩的過渡,直至可以消滅他們。”鐘繇附合,其實,他們又怎么會不識局勢!

    “現在西涼之變,后顧之憂,在未平定西涼之前,絕不能讓他們獨大!否則,前后夾擊,我們大勢去矣!”

    “可是,公子,以你現在和曹操的關系,如何幫?”

    “有一個人!我們不需要親自出面!”

    “公子說的是劉備?”

    “除了他還有誰,劉備會管的!還有北海孔融,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都懂!何平,速去!”

    “是,公子!”何平告退。

    “好了,諸位先生,不必久立于這里,諸位先回天策府,在我見過父相以后,會去和諸位商議!”董杭說道。

    “好!”

    荀攸、陳宮、鐘繇和趙云離去,董杭站在宮門口長舒口氣,轉身和宋憲進入。

    在這兵甲林立的皇宮中,董杭如入無人之境,真的是大權在握了!

    以前總擔心守著皇宮的不是自己的嫡系,將來自己繼承父相基業還會有一些不放心,現在,這宮中全是自己的兵!

    就算是董家權利的交接,莫不說父相的基業只能傳給自己,別人相奪,自己絕不能答應!

    大殿之中,還能聽到董卓的雷霆之怒,董杭到來,宦官們馬上打開了緊閉的宮門!

    “父相,我回來了!”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