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萬古最強宗 > 第1553章 匯聚大軍,仙宗何懼!

第1553章 匯聚大軍,仙宗何懼!

    沒了先天圣魔體的魔祖,為何會自信于進入魔妄域就能控制百萬魔妄軍?因為他是魔妄族老祖,屬于當之無愧的族群一把手,哪怕沒魔體依舊可以統領手下。

    只不過。

    現實有點殘酷。

    魔妄域內的魔妄軍早就被君常笑轉移走了,就連王城國庫,各種鑄造設施也全沒了,就算進去也不過聽一曲雪花飄飄,北風蕭蕭。

    有關這點,魔祖并不知道。

    他放棄了閉關的宮殿,帶葬月閣精銳部隊連夜前往西海。

    十大仙宗步步緊逼,跑路也是沒辦法。

    但是,并不代表就此認輸了,只要傷勢好轉,恢復當年實力,必然東山再起,攪的上界不得安寧!

    不管以前什么原因造成了魔祖性格扭曲,現在的他就是徹頭徹尾大反派。

    哎。

    一個世界兩個反派,以后日子能好嗎?

    有人會問,另一個反派是誰啊?趕快馬上去看醫生,我自掏腰包,錢不用還了!

    ……

    西海。

    經過長達半個月的趕路后,魔祖踏入了被世人形容為最神秘的靈隱島。

    為什么要說神秘?

    因為這個島嶼置身在西海海域內,時而消失,時而不見,時而在東邊兒,時而在西邊兒,就像四處亂竄的幽靈一樣飄忽不定。

    哪怕有幸運的船只或武者來到這里,也必然會迷失于禁陣內從而化作一具枯骨。

    “嗡!”

    海灘上,魔祖大手一揮,隱于無形中的陣法頓時撤掉。

    “吼!”

    “吼!”

    與此同時,島內傳來震耳欲聾的怒吼聲,旋即看到一群群龐大的飛禽走獸沖出來,然后紛紛伏在地上,仿佛在頂禮膜拜。

    “果然。”

    魔祖欣慰道:“爾等都長大了。”

    站在后面的四名黑袍老者和葬月閣成員臉色無不大變。

    這些奇形怪狀的妖獸,他們只在古籍上看到過,因為如今早就滅絕,早就不復存在!

    “十大仙宗以為封掉魔妄域就能永除后患,殊不知,本祖早早留了一手,將吾族專屬妖獸幼崽提前安置在靈隱島上!”魔祖傲然道。

    留下幾個復活計劃,又再島上留下強大妖獸,干脆叫這位大爺‘魔幾手’得了。

    別說。

    靈隱島內的妖獸在經過十萬年自然發展后,形成了非常大的規模。

    比如類似霸王龍的妖獸就有數百頭,實力至少堪比**轉,又比如類似鴕鳥的飛禽妖獸都破千了,實力起碼得五六轉。

    這還是數量較多的獸群,有些妖獸比較少,但實力愈發強勁,甚至不乏堪比尋真境。

    如此陣容,一開始沒陣法隱藏,普通武者進來也必死。

    “走。”

    魔幾手帶著手下穿過茂密的山林,停在一處地勢較高區域,然后輕然揮手,等眼前陣法去除,一座小形城池瞬間出現在視野內,城門上空刻有‘靈隱城’三個大字。

    “從今天起。”

    “這里便是你們居住之地了。”

    “是!”

    數千名葬月閣成員走入一塵不染的城池,看著城墻布置的各種防御措施,無不驚嘆與吾祖十萬年前太有先見之明,提前在島上養妖獸建城池!

    ……

    萬古宗。

    君常笑坐在書房內,一只手拖著左臉,眼睛瞄向桌上擺放的地圖,自言自語道:“魔祖會藏在什么地方?”

    雖然很想做個吃瓜群眾,但如果十大仙宗找不到那家伙,讓他在短短時間恢復修為,自己和宗門鐵定要倒霉。

    “毫無疑問。”

    系統道:“畢竟你家弟子搶了人家的魔體。”

    “所以。”

    君常笑站起身,揉了揉太陽穴道:“我不能只想著靠仙宗這把刀去解決魔祖,還得親自下場找他,趁修為沒恢復來個以絕后患!”

    “十大仙宗的情報能力要比細雨堂強,他們找不到,宿主如何找到?”系統開始潑冷水了。

    君常笑來回掃著地圖,道:“魔祖既然在魔妄域留下那么多魔軍,一定會想辦法進去。”

    “然后呢?”

    “魔妄域被封印的入口在西海,興許就躲在某個旮旯角落里。”

    “上界的西海廣闊無邊,幾個星隕大陸都比不了,宿主沒任何線索下去找他的藏身之處,無異于大海撈針。”系統道。

    本來不過隨口猜測隨口那么一說,沒打算去西海尋找的君常笑,聽它語氣這么肯定,當即拍板道:“你既然發功了,我沒理由不去。”

    “咻――――――”

    當天,狗剩乘坐通古戰船離開萬古宗,踏上前往西海的路途上,可謂說走咱就走,風風火火闖九州。

    此次去西海,他沒抱太大希望,真正目的是修為達到巔峰轉丹境,修煉沒什么意思,打算出去碰碰運氣,興許一不小心找到幾十座超大型仙石礦脈。

    “呵呵。”

    系統笑了起來。

    在其他方面,它可能懷疑自己會毒奶,出門找到幾十座超大型仙石礦脈?絕對不可能!真讓他遇到,我,倒立拉翔!

    來吧!

    狠狠地無情地打我臉吧!

    ……

    靈隱島。

    魔祖幾名手下從陣法結界顯現出來,然后驅動飛行至寶朝大陸飛去。

    葬月閣總部以后安置在這里了,后續會有很多成員趕到,所以需準備大量物資和生活用品。

    島上存在古老陣法,不固定的轉換位置,所以十大仙宗方面想要在大海中找到,著實有點難度。

    等等!

    這不和魔帝門類似嗎?

    藏身在某個禁地內,靠特殊陣法瘋狂走位,最后還是被善于平a的君常笑找上門,光薅羊毛就薅了好幾次。

    相似是相似,但從實力來說,魔祖甩魔帝門門主幾萬條街。

    更何況,十萬年前留了那么多手,豈會被輕易找到?

    “呼!”

    盤坐在大殿內的魔祖睜開眼睛,無奈道:“雖然和身體愈發契合,但靈魂方面受挫,境界卡在巔峰轉丹境始終難以邁入尋真境。”

    “罷了,罷了。”

    “不是著急的事情。”

    起身走出大殿,沿林蔭小道行向后山,然后觸發機關,石壁徐徐打開一個入口。

    里面是個小型宮殿,魔祖進來后,四面八方的火把突然燃燒起來,光芒照射下,清楚看到中央石板鋪墊區域勾勒著一個巨大圖案。

    “以吾現在修為,應該可以啟動陣法進入魔妄域。”

    這個陣法圖案是他十萬年前布置的,作用在于傳送到魔妄域,能不能破掉十大仙宗布置的封印暫時無法確定。

    “刷!”

    魔祖走入陣法中心區域,然后盤坐下來。

    “嗡嗡!”

    魔氣彌漫而出,存在恒久的古老紋線頓時被激發,閃爍赤紅色光芒,并漸漸凝聚層層光幕。

    “能溝通到魔妄域!”

    “刷!”

    “刷!”

    魔祖迅速打出手印,嘴里念著奇怪口訣,以二指貼在太陽穴前,喝道:“萬法唯吾,斗轉星空!”

    “咻――――――――――”

    流光一閃,身影漸漸模糊。

    成功了。

    這種布置于十萬年前的古老陣法,并不受封印壓制,可以傳送到魔妄域內。

    “桀桀桀!”

    “吾的士兵,你們是否聽到了本祖的召喚!”

    聲音越來越弱,因為魔祖被傳走了。

    ……

    西海是個很籠統的稱呼,沿海大陸也被規劃其中,不單指無際海洋。

    君常笑乘坐通古戰船趕過來,去的第一站是海王城,因為葬月閣一個非常重要的分部就在此地,前不久還剛和界堂打了一架。

    “快看,通古戰船!”

    “萬古宗宗主!”

    狗剩光明正大的在海王城官道半空飛行,頓時驚動了路上的行人。

    這么偏僻的地方也聽說過本座?

    君常笑有點飄了。

    他沒去城內,而是趕到葬月閣和界堂交手的那片空地,附近遺留一個個大坑,山石樹木崩裂,由此推斷戰斗應該很激烈。

    “嗯?”

    就在此時,君常笑靈念在戰斗區域捕捉到一個熟人,于是詫異道:“他怎么在這里?”

    “君宗主。”

    背著石棺的柳司南抬頭,笑道:“我們又見面了。”

    “柳大哥怎么來海王城了?”君常笑道。

    “哎。”

    柳司南搖頭道:“我本要去貴宗,奈何迷路,稀里糊涂來到了西海。”

    “……”

    君常笑差點從船上栽下去。

    大哥,我萬古宗在東南區域,西海在正西方,你這路迷的也太夸張了吧!

    “君宗主。”

    柳司南道:“你來此地是為了調查葬月閣?”

    “不錯。”

    君常笑從戰船跳下,然后收回空間戒指,神色正然道:“葬月閣和魔祖有關,君某特意前來調查調查,希望為上界盡一份綿薄之力。”

    這個滅魔師雖是界堂一員,但在魔緣城相遇后,感覺人不錯,如果能建立友誼最好不過了。

    “君宗主!”

    柳司南抱拳道:“大義!”

    君常笑道:“上界那么大,你我能在這里相遇實乃緣分,不如去海王城找個酒樓喝上兩杯?”

    “如此甚好!”

    柳司南并沒有推辭,畢竟來到西海身心疲倦,喝上兩杯解解乏。

    “請!”

    “請!”

    就在兩人前腳進入海王城時,憑借陣法進入魔妄域的魔祖后腳進入魔妄主城,表面看似淡定,其實內心激動的一匹。

    十萬年前,他將百萬魔軍分散在各大城池封印,主城留的士兵多達三十萬,其中還有最得力的八員大將!

    “匯聚大軍,仙宗何懼!”

    路上,魔祖目光閃爍興奮。

    沒多久,他來到親自建造的軍營內,笑容滿面的看向校場,看向點將臺,結果看到了一個……空空如也的大寂寞。

    我士兵呢?

    我八員大將呢!!!

    魔祖呆然立在原地,臉上笑容徹底凝固。

    鏡頭拉到上空,呈俯視狀給了他一個周遭什么都沒有的遠景特寫,悲傷音樂徐徐響起……

    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天地一片蒼茫。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為伊人飄香。

    ……

    “噗噗噗!”

    “噗噗噗!”

    鮮血飛濺而出,好似煙花盛開!

    --

    第4更,3200+字。

    不行了,腦袋懵懵的,硬寫恐怕不知道自己在寫什么了,這月總字數定格在199459,可惡的500多字,阻礙了我邁入20萬大關。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