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都市超級雷神 > 第797章 善人善行
    一秒記住【800♂小÷說→網 】,精彩免費閱讀!

    芳芳盯著賈福貴的眼睛,開始觀察。

    發現他目光呆滯,眼角和嘴角不停地抖動,口中念念叨叨,活土匪,老子村長不干了,老子要舉報……

    張正陽莫名其妙,問道:“你要舉報誰?”

    賈福貴頭也不抬,繼續念叨:“活土匪啊,缺德鬼啊。”

    王麻子忍不住說道:“舉報什么呀,你再胡說八道,要被人活活得打死了。”

    張正陽詫異道:“怎么?他被人打了?”

    王麻子硬拉著,把他的上衣解開脫下來,只見身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怵目驚心。

    張正陽驚呀道:“這是什么人打的,如此心狠手辣?”

    王麻子解釋道:“你問他,沒有用,他也說不上來。”

    “上一次在二愣子家做工作,給二愣子罵狗血噴頭,趕了出來。”

    “他頭腦仿佛受到刺激,就一直胡說八道,閉門不出,后來被小混混‘請’去了。”

    “隔了一天一夜,我在村口發現了他暈倒了。”

    “全身莫名其妙地傷痕累累,血跡斑斑,像是被人用皮帶抽打的。”

    “口袋里的東西被洗劫一空,是我把他背回家中。”

    “每一天給他家里送飯,要不然他早就餓死在家里了。”

    現場的人,一個個聽驚呆了。

    幾個醫生七嘴八舌分析這個狀況,一定是精神疾病了。

    “都給我滾!”

    這時候里屋,傳出一個氣憤的聲音。

    一個老者怒罵著,佝僂背走了出來。

    王麻子問道:“老賈你發這是那一門的火,給誰聽?”

    老者怒道:“知道福貴是神經病,你們還相信他的瘋話?”

    “翻箱倒柜搜查什么有盤,我看你們一個個也是神經病。”

    王麻子著急道:“老賈是我,是王麻子!你跟我說這沒用。”

    什么亂七八糟的?

    阿來莫名其妙詢問:“什么u盤?在那里?”

    老賈聽到又提u盤,氣不打一處來。

    “別問我!我是一個瞎子。”

    “怎么知道u盤是個什么東西,在那里?”

    “難道你們也是睜眼瞎?”

    阿來用手在老者眼前晃了晃,沒有反應。

    老賈冷冷道:“福貴都說了,再不當這個村長,你們還想怎么樣折騰他?你們要不要我們活了?”

    王麻子解釋:“不是趙峰帶的小混混,是我請來的朋友,要來看看你們,是給你家福貴看病的。”

    “哦。”

    “是嗎?”

    “當然了。”

    “鄉里鄉親的。”

    “我騙你一個瞎子,不是缺德嗎。”

    老賈恍然大悟。

    “唉,王麻子你怎么不早說。”

    “欺負我一個瞎子,快,快請大家坐。”

    王麻子給大家解釋起來。

    福貴他爸確實是瞎子,在福貴十幾歲的時候,一次意外,得了一種奇怪的病,雙目失明了,后來他的老婆也離開了他們。

    福貴在初中的時候,中途就輟學了。

    平時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他把家家戶戶村民的蔬菜地,都當他自己家的。

    雖然有人背后口頭上罵罵咧咧說道他,不過誰也沒跟他真正計較,過年過節,還給他家里送些糧食。

    阿來說道:“大家都同情他。”

    王麻子答道:“是的,就他家里的兩畝地,年年還是我家英子帶領村民幫助耕種的。”

    阿來十分好奇,刨根問底追問:“這u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麻子推測分析。

    “自從趙峰帶領一幫小混混,找到他,就給他配備了一個手機。”

    “如今,手機不見了,我估計他自購了u盤,下載了什么東西,被趙峰一伙人發現了。”

    阿來分析。

    他身上,一定有故事,u盤里一定隱藏著一些內幕。

    有人懷疑他不是真的瘋,有人更加怕他瘋言瘋語胡說,所以才會對他痛下殺手。

    王麻子埋怨起來。

    “他這個村長,我也搞不明白。”

    “許多的壞事情,像斷電,斷水、斷路,他都承認是自己出的鬼主意,都是他帶頭干的。”

    “你說他對得起村民嗎?我也沒辦法評價他,看他一個光棍漢,可憐,要不然我才懶得管他。”

    阿來打量著目光呆滯,神情恍惚的賈福貴,口中依然念念叨叨,手中依然在鬼畫符不停……

    果然決定:“不管怎么樣,看來我只能把他接到醫院去治療。”

    芳芳說道:“王師傅這個還要麻煩你,尋找村里幾個有威望的人,簽個字,讓我們帶回醫院,要不然,醫院沒辦法收治他,這是手續程序問題。”

    王麻子不假思索思,辦完手續。

    阿來看著賈福貴的父親,想起自己的青山投資公司正在建設的福利院。

    “福貴,我們馬上領去醫院了。”

    “老賈,這里你是住不下去了。”

    “一個人也不方便,我送你到青山福利院去吧?”

    老賈茫然問道:“那,那我房子怎么辦?”

    王麻子不耐煩解釋。

    “你還蒙在鼓里啊,你家的房子早被福貴簽字了。”

    “趙峰只是給你們暫時住一下,你還不知道吧?”

    “唉——”

    老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自言自語:“他是村長不帶頭,上面的人也不會放過他。”

    在圍觀的村民勸說下,老賈終于點點頭,拉著阿來的手,老淚縱橫。

    “我雖然看不見你,但是你是我見到的天底下最好的善人。”

    “你一定有一個美滿幸福的家庭,代我向你父母問好。”

    阿來連連點點頭,一陣陣的心酸起來。

    芳芳見狀,趕忙拉著阿來的手,岔開話題。

    “那就,趕快搬家吧。”

    王麻子嘚瑟起來。

    “有什么可搬的,幾件衣服,兩件被袱,福利院那里是我設計的,什么都不缺。”

    “老賈有什么貴重的東西,都拿出來吧,我們給你拍個照,大家都在,現場給你做個證明,以后福貴病好了,我們再交給他。”

    老賈點點頭,叫王麻子把一個手提皮箱打開。

    阿來和芳芳一看,幾件衣服,下面收藏著十元一張的錢,清點總共是六百五十元,其它的再也沒有了。

    阿來立即拍照,寫入清單,叫村民簽上字。

    老賈含著眼淚對村民說道:“謝謝大家多年的照顧,大家請回吧!”

    村民陸續離開,好一會,老賈卻沒有走的意思,神神秘秘對王麻子耳語道:“都走了嗎?”

    王麻子答道:“早走了,我們快上車吧,坐車還有一大截路呢。”

    老賈卻沒有移動腳步:“不忙!不忙!你再看看有沒有外人了。”

    阿來好奇,這個老賈到底想干嘛?神神叨叨的?

    只見老賈來到庭院。

    摸索到一把半截鐵鍬,拿著走進一個廁所。

    王麻子十分驚呀:“哎呀,老賈,什么寶貝東西,你怎么埋在毛坑里?臭烘烘的。”

    王麻子左思右想,馬上就走了,再也回不來了。

    看老賈神神秘秘的,挖吧,隨他的愿吧。

    w23051412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