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極品全能霸主 > 第1141章 風雨欲來
    “阿公……”

    看著葛嘯山和李漠在這直接就將風訓部落的事情拍板定了,葛遠山不禁提醒到。

    葛嘯山看著葛遠山,搖了搖頭。隨即問道

    “遠山,你在引靈境大圓滿這個境界停留多少年了?”

    “六十多年了。”

    不知道阿公怎么突然問起了這個,葛遠山一怔,老實回答道。

    “六十年,引靈境的修士有幾個六十年?你在引靈境大圓滿停留的時間,已經不短了。你知道你為什么一直突破不到結丹境?”

    沒有為葛遠山解釋他要和李漠結盟的事情,而是對葛遠山問起了修煉上的事情來。

    葛遠山也有些不解,但是整個部落都崇拜尊敬阿公,他葛遠山也是一樣。所以葛遠山還是老實的請教道

    “請阿公賜教。”

    “就是因為你少了爭雄之心,你當上風訓部落的族長后。日子太過安逸了,已經不敢去拼了。一個修士沒有爭雄之心,做什么事情都去畏首畏尾,還怎么去突破修為?”

    葛嘯山有些失望的說道。

    聽著葛嘯山的話,葛遠山一怔。葛嘯山不提的話,葛遠山還沒有發現。

    但是現在葛嘯山提了出來,葛遠山才知道,阿公說的對啊。

    回想自己這些年的修煉,每次要在踏入結丹境之際。但凡感到危險,葛遠山便停了下來。

    當然,葛遠山不會認為是自己的膽子小。只是認為自己在引靈境大圓滿這一層的積累不夠,所以才會在突破的時候感到危險。如果積累夠了,水到渠成便能進入結丹境了。

    所以葛遠山這么一積累,便積累了六十年!

    “多謝阿公指點。”

    葛遠山對著阿公葛嘯山再次恭敬一拜,隨后葛遠山看向李漠

    “我們風訓部落參戰,一切全憑李漠大人調遣!”

    “好,一周后,發兵五毒部落。一周的時間,我也會履行我的諾然,讓你進入結丹境,也會讓阿公修為突破一次。”

    李漠笑道。

    “多謝李漠大人!”

    上到阿公,下到普通族人,皆都對李漠躬身一拜。大家的心中對李漠感到由衷的欽佩。

    一個超強者,本該不需要和他們這樣好說好商量的。直接殺他們部落的幾個人,誰還敢不服從?起碼五毒部落便是會這么做的。

    但是李漠在有實力的同時,卻又以德服人。這才是大家尊敬的地方。

    當天晚上,李漠便幫助葛遠山進入了結丹境。

    葛遠山自認為自己在引靈境的沉淀不夠,但是他在引靈境沉淀了六十多年。怎么會不夠?

    只不過葛遠山一直沒有那層信心去捅破那層屏障吧,那層屏障就好像是窗戶紙。

    窗戶紙擋住了外面的視線,讓你認為這天地就這么大。但是如果你捅破了那層窗戶紙,你便會發現,原來窗戶紙外別有洞天啊!

    所以李漠只是給了葛遠山一瓶普通的酒水,告訴他是一瓶上好的藥酒。必定能幫助他突破到結丹境。

    結果……葛遠山還信了!

    喝下藥酒后,葛遠山信心大增,用自己沉淀多年的力量去沖擊瓶頸。這是葛遠山曾經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結丹境的屏障攔不住葛遠山沉積多年的靈氣。

    所以葛遠山很容易便進入了結丹境,算下來,這還是李漠幫別人突破最容易的一次。一枚丹藥都沒用上。

    至于風訓部落阿公葛嘯山,李漠有上好的丹藥和靈石在。一周的時間幫助他突破一次不算難,而且李漠還想幫助葛胖子也突破一次。

    就在李漠在風訓部落幫助風訓部落幫助族人提升實力的第三天,影豹部落的族人終于快馬加鞭將戰書送到五毒部落的手上。

    兩軍交戰不斬來使的道理在五毒部落可是行不通,所以而那名倒霉的信使沒能活著回去。

    五毒部落議事廳,五毒部落族長蛇天罡,大長老蝎毒坐在高位。下方坐著五毒部落的一眾長老。

    這些尋常長老的修為竟然都在結丹境,可見五毒部落的實力之強,不是下方那些小部落能比的了的。

    而今天的蝎毒,臉色緊繃,一副死了兒子的樣子。哦不對,蝎毒的兒子蝎根剛讓李漠結果了。

    “好你個李漠!當初沒有殺了你,竟然還敢回來挑戰我們五毒部落的威嚴!”

    族長蛇天罡手中拿著一封戰書,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影豹部落竟然敢投靠李漠,等收拾了李漠。影豹部落……滅族!”

    一旁的蝎毒更是厲聲道,自己的兒子讓李漠殺了。這是不死不休的局面,這個時候影豹部落投向李漠,所以蝎毒將影豹部落都記恨上了。

    “恐怕不止有一個影豹部落投向李漠。”

    “派到金牛部落,蝮蛇部落和風訓部落的人都沒有回來。怕是這幾個部落也反水了。”

    “而其他幾個部落,態度兩面三刀。看樣子是不敢趟這趟渾水了。”

    “……”

    下方的幾個長老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聽著蛇天罡一陣煩躁,隨即蛇天罡將手中的戰書捏成了一團,喝到

    “慌什么!投向李漠的那幾個部落,戰后全部滅族!至于其他的幾個部落,墻頭草,兩面三刀。等戰后在收拾他們!”

    “要不要……請阿公?”

    一位長老探著頭試探性的問道。

    蛇天罡雖然也是金丹境的強者,但是這些年一直都在金丹境初期的晃悠。

    這樣的修為在南疆郡雖然時候可以橫著走了,但是眼下對付李漠明顯不把握。所以大家想請阿公出山,畢竟阿公可是金丹境大圓滿的強者。

    而且也只有阿公才能喚來他們五毒部落的圖騰,那可是五位元嬰境的圖騰。

    那五位圖騰一出手,他們還會怕什么?

    “小小的李漠就驚動阿公?未免太小題大做了吧?”

    蝎毒搖了搖頭,說道。

    他們都是阿公的晚輩,如果什么事都去煩阿公。那不是說明他們的無能嗎?

    蝎毒的一番話,說的一眾長老低下頭,面紅耳赤。一個個心中喃喃自語

    “也是,想我們也是部落的一代長老。怎么能讓李漠那個小子給嚇成這個樣子?”

    接著,整個五毒部落也進入了備戰狀態。

    五毒部落沒有主動出擊,使得南疆郡一片寧靜。

    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等到暴風雨來臨的時候,恐怕整個南疆郡的天都要踏了。

    。

    te180817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