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丹武乾坤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最終決賽
    回來的人,自然是秦凡。

    事實上,在剛才和風太蒼的決戰中,本來秦凡和風太蒼相比是稍有不如的,但在那一種幾乎必死的狀態之下,他卻是意外地激發了屬于朱雀魔種的不死朱雀血脈。

    朱雀涅槃,不死不滅。

    而一旦激發不死朱雀血脈,秦凡的實力便是能夠在斷短時間之內大增不少,并且是所有的傷勢都在極短的時間內痊愈了,就像是涅槃重生一般。

    可以說,在那個狀態之下的秦凡,除非他是遇到像金陽武圣那種層次的超級強者,否則幾乎可以說是無敵的,極難會被殺死。

    風太蒼雖然是七級武圣強者,但和金陽武圣那種九級武圣自然是相差甚遠。

    風太蒼怎么也想不到秦凡會突然擁有這么強的戰斗力,而他身上的傷勢卻是還沒恢復,自然不會是秦凡的對手。所以在秦凡激發了不死朱雀血脈之后,并不是花費很久便是將陷入震驚中的風太蒼解決了。

    只是,在激發不死朱雀血脈之后,秦凡便會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之中,所以他需要好好休息恢復了狀態,才往著煉丹大會的會場趕了回來。

    本來他也以為自己已經是要錯過這最后的比賽了,但回到會場后卻是發現比賽竟然還沒開始,這讓得他也是微微有些意外,同時也輕輕松了一口氣。如此盛會,錯過豈不可惜。

    而那臺上的粱尙粱長老看到秦凡出現在會場之中后,更是不禁是神sè一動,顯出了十分愕然之sè,連準備宣布的話暫時也說不出下去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秦凡和風太蒼兩人,回來的竟然會是秦凡!

    這背后代表著什么,他怎么可能還會不清楚?

    這說明剛才那場大決戰中的另外一人已經是回不來了!說明一名七級武圣竟然是隕落在了一名剛剛突破到武圣境界不久,僅僅只有二十一歲的年輕人手中!

    相信若是這全場的觀眾知道剛才那一場決戰中的其中一個就是秦凡,相信在這一刻他們的歡呼或者都會帶著各種驚訝和不敢置信。

    “秦凡煉丹師,等你頗久了,你終于是來到了,這一次的高級賽馬上就要開始了,還請快點上臺作比賽準備。”不過粱尙畢竟是藥王谷的重要人物,見慣了大場面,處理過了各種事情,所以還是很快反應了過來馬上說道。

    聞言,秦凡不禁微微驚奇,想到這一次似乎還真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推遲了比賽。接著他便點了點頭,以一個干凈利落的姿態直接向著會場中間的擂臺一躍而去。

    “各位觀眾,各位煉丹師,若是因為秦凡的原因影響了比賽,實在是十分抱歉。”落在擂臺之上,秦凡向著四方拱了拱手,再次是誠懇地道歉說道。

    然后便是向著擂臺上屬于自己的石臺走去。

    離火丹王和秦凡的比賽位置安排得極近,但他看見秦凡出現在會場之時,他也是不禁心中震驚。事實上,他在看到秦凡和風太蒼兩人在比賽即將開始還沒回來,心中已經是基本可以確定剛才那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是和他們兩人有關了。

    但是他和粱尙一樣也是萬萬想不到回來的人會是秦凡,風太蒼反而是再也不能回來了!

    看著秦凡再次出現在擂臺,并且是向著自己的身邊走來,離火丹王不由得是心中一沉,因為這個秦凡讓得他是越來越看不透了!他甚至有種隱隱的預感,這一次的最后決賽,秦凡將會成為他最強的一個對手,就是在一旁獲得過上一屆第二的曲青原和都沒法與其相比。

    “呵呵,奇跡之子,幸好你還是趕回來了,否則這一次比賽恐怕是要無趣許多了。”不過離火丹王畢竟是老狐貍級別了,只是不會將自己的心思表現出來,見秦凡走近,他擠出友好的微笑說道:“只是,不知風太蒼煉丹師怎么不見回來呢?”

    “丹王前輩說笑了,我和風家族長素來沒有交情,又怎么會知道他的去向?”聽到離火丹王的發問,秦凡臉sè不變,只是淡淡地一笑回應說道。

    他自然不會輕易暴露是自己殺死了風太蒼。隨著風太蒼之死,他也希望是和大艮風家的所有恩怨都隨之解決了,不希望再與其家族再作糾纏。

    而因為他的表面的實力和風太蒼相差極遠,相信也沒有多少人猜到剛才那場決戰其中一人會是自己。

    “呵呵,在下也不過是隨口問一下而已,奇跡之子不用介意。”見秦凡不承認,離火丹王也沒有辦法,而且他的確也不想和秦凡交惡,最終并沒有再深究下去。

    兩者之間便沒有再說話了。

    “現在秦凡煉丹師已經到場,而風太蒼煉丹師因為有事未能到場。此我們大會時間深表遺憾,但我們已經是推遲了半個小時,所以現在我們便不再等待了。下面直接讓我代表大會先宣布一下高級賽的比試內容,然后我們這一次煉丹大會的最后決賽馬上便會開始了。”而在擂臺正中,代表藥王谷主持大會的粱尙聲音是在此時響起,他的聲音帶著一種魔力,讓得全場都為之暫時安靜了下來。

    秦凡便將注意力集中到了粱尙的身上,認真地聽著接下來比試的內容。

    其實許多觀眾就是為了奇跡之子的名頭而來的,對于風太蒼反而是不太關注,只是一個個為秦凡的出現而感到激動,倒是并沒有多少人對于風太蒼不參加表示抗議情緒。

    “現在請參賽的十二位煉丹師看向你們面前的石臺,石臺之上有一張丹方,這是一張圣級丹方。我們還會提供丹方上所需的靈藥,一共會有三份。我們這一次比試的內容就是請在場十二位煉丹師根據這一張丹方,煉制出其中的丹藥,誰煉制出丹藥更快、藥效最高,誰就是最后的勝者。”

    “而我們這一次煉丹大會高級賽的比試只有一場,也就是說在這一場比試之中,誰勝出了,誰就是這一次煉丹大會的冠軍,并且由我們藥王谷賦以丹王稱號!”

    見眾人已經是凝神靜聽后,粱尙便是微笑著繼續宣布說道。

    秦凡將視線收回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張石臺之上,然后他便是看到石臺上的開關緩緩地打開,一張古樸的圖紙便是出現在上面,而旁邊還有一小堆的藥材,一眼看去都是十分珍貴的靈藥。

    雖然他還沒去看那張丹方,但就從這些原料就可以推斷出這次要煉制的丹藥不會容易了,這也讓的不得不再次感嘆這藥王谷的財大氣粗。

    “這……”而秦凡將那石臺上的那一張古樸的圖紙一看,馬上是不禁臉上出現了古怪之sè,因為他發現這一張丹方并不是完整的丹方,而是殘缺的丹方。

    在丹方上不僅沒有留下對于各個階段的溫度控制的描述,而且竟然連那所需的各種靈藥也只是用什么藥或者什么藥來代替,也就是說這丹方上有幾種組合可能,其中只有一種是對的!

    至于那一種組合是對的,這還需要煉丹師自己去分辨。

    其他的煉丹師都是一個個臉上露出了凝重之sè,這一次的比試難度不可謂不高,甚至是他們這些煉丹宗師也要是感覺到有些無從下手。

    要知道想要煉制一種丹藥,最重要的就是溫度的控制了,每一個階段的溫度變化都必須是計算在內,否則很容易便會導致失敗,加上這丹方上除了一個名字,靈藥材料都還需要自己挑選,更是難上加難了!

    在可是圣級的丹方!并不是一般的低級丹方!

    圣級的丹藥就算是有完整的丹方本來就難以煉制,并且是成功率都難以保證,何況現在是殘缺的丹方?更糟糕的是有且只有三副材料而已,根本不可能多作試驗!

    “這算什么丹方?這樣也能煉制出完整的丹藥?不是玩我們吧?”而場中的一名煉丹師,在看到這樣的丹方后更是不禁之直接開聲抗議說道。

    “呵呵,諸位都是煉丹宗師,作為煉丹宗師自然就是要在丹道之上擁有能人所不能的能力,如果連這樣都做不到,更別說是稱號丹王了。”看到眾人的反應,那粱尙在此時卻只是淡淡一笑說道。

    聽到粱尙的聲音,一眾煉丹師自然不敢再作聲了,否則那只是等于承認自己不配做不明煉丹宗師而已,能夠上到這個擂臺參賽的,哪個不是有頭有面的人物,自然不會隨便認輸。

    “只有三副材料,這難道還真不是一般的大。”秦凡看著眼前的靈藥,也是感覺相當的棘手,不過卻是并沒有說什么。這既然是煉丹大會的最終決戰,幾乎是代表整個武天大陸煉丹巔峰的一戰,若沒一定的難度反而說不過去。

    “而且有幾種材料如果一旦配合錯了,很可能會造成爆炸。”秦凡對于靈藥已經是極其熟悉,在細細將各種材料觀察一番后,更是不禁眉頭都微微一皺。

    “好了,相信各位煉丹師對于這一次的比試內容也有足夠的了解了,那么,現在本人便是代表藥王谷宣布:這一次的煉丹大會最終決賽正式開始!諸位可以進行升火煉丹了!”也就在此時,作為藥王谷三大巨頭之一的粱尙,朗朗的聲音傳遍了全場每一個角落,響徹在每一個人的耳邊。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