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九重紫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親臨
    竇德昌急急地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竇世英頓時目瞪口呆。w

    “難道是硯堂從哪里看到的?”他皺著眉頭喃喃地道,“不對啊!就算是從哪里看到的,他也不必做篇制藝出來啊!而且,他考宋千里做什么啊?”

    竇政昌和竇德昌也想不明白。

    竇世英道:“我明天把硯堂叫來問問!”

    也只能如此了。

    竇政昌和竇德昌無奈地互視一眼。

    竇世英打發了高升媳婦去問舅母:“壽姑回來做什么?”

    八字還沒有一撇,舅母自然不好說什么,拿和竇昭商量了的話搪塞竇世英:“商量著十月初十去開元寺的事。”

    竇世英點頭,尋思著明天見到了女婿該怎么開口。

    宋墨把竇昭送回了英國公府,就去了宋與為臨時落腳的地方。

    宋與民才剛到屋,還沒來得及更衣,穿著剛才出門做客的衣裳出門迎客。

    見宋墨也穿著剛才在靜安寺胡同穿的衣裳,他疑心重重之余生出幾分不安來。

    宋與民的朋友不過是小富人家,只請了兩三個仆婦,還要照顧這一大家子人,宋與民坐在這里,平日的生活起大依舊是宋炎打量。

    他和宋墨分賓主坐下之后,宋炎端了茶進來。

    宋墨瞥了宋炎一眼,對宋與民道:“宋先生,我有話單獨和你說……”

    宋炎聞音知雅,退了下去。只是還沒有走出門。就聽見宋墨道:“說起來,這件事令侄有關……”

    如果是平時,就算聽到這樣的話,宋炎也會非禮毋視,非禮毋聽。可今天的事太奇怪了,先有宋墨無端端的考校,后有這樣的半頭話,讓他猶豫再三,不由在門簾旁站定。

    宋墨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他的耳朵里:“我想討令侄一杯喜酒喝!”

    宋與民和宋炎大吃一驚,即也明白了剛才宋墨之舉。

    宋墨的身份地位。讓宋與民不由慎重地道:“不知道世子爺為誰家保媒?我們宋家在衢州雖然素有清譽。可到底是耕讀傳世的小戶人家,齊大非偶,只怕攀起!”

    量媒量媒,做為亦師亦父的伯父。宋與民覺得宋炎能取個讀書人家的姑娘。勤儉節約地過日子就行了。

    英國公世子離他們太遠了。不可想象,攀宋墨的高枝,他想想都覺得不可能。也就不存在取舍衡量了。

    宋墨只當沒有聽見,笑道:“女方您也認識——我夫人表姐,安香村趙家的三小姐。”

    宋與民在竇家做了五年的西席,怎么會不知道安香村趙家?

    他頓時覺得被污辱。

    趙家,可是招上門女婿。

    難道就因為宋家是小門小戶,因為宋炎父母雙亡,就應該入贅別家不成!

    只是沒等他開口,宋墨已笑道:“趙大人的人品想來您也聽說過了,當年為了能趕上給妹妹發喪,庶吉士都不考了;王家要把女兒扶正的時候,許他生官發財,他也沒有理會。令侄上門去給趙家做女婿,怎么會虧待令侄?”

    趙大人的人品,的確是沒話說。

    在這一點上,宋與民沒辦法否定。

    “再說趙三小姐,相貌人品怎樣,你也不是不知道的。配令侄,沒有委屈他嗎?”

    雖說男女有別,趙三小姐他也曾遠遠地見過兩次,的確是個品貌出眾的千金小姐!

    但宋與民還是忍不住道:“可也不能因為這樣,就讓千里入贅吧?”

    宋墨低頭喝茶,眼角的余光卻掃過夾板簾子,看見了一雙青布胖臉鞋。

    他不由微微一笑,道:“令侄父母雙亡,靠吃百家飯長大的,您也不過是坐館為生。竇家雖然束修大言,想也不過有二、三百兩銀子,令侄跟著你,這吃穿嚼用樣、筆墨紙硯有竇家撐著,暫且不說,就這四季的衣裳,只怕也用了你不少銀子吧?

    “今天我考核令侄的制藝,中規中矩,流暢自然,若是好好栽培,十年之內,不知道能不能出個進士。

    “從衢州到京都,據說來回一趟就要花上百兩銀子,先生散館回家,以先生的積蓄,不知道能支持幾年?

    “何況本朝南北分卷,江南又素有讀書的風氣,十個秀才里難得中兩個舉人,十個舉人中難得中兩個進士。

    “可入贅趙家卻不同。

    “以趙家的家境,趙大人的為人,令侄雖然因為入贅的原因,進士難點,可若是勤奮,未必不能中個舉人之類的。

    “趙家又是讀書人家,就算是令侄與仕途無緣,可子孫后代卻不錯了。

    “而且還有那三代歸宗的講究,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

    所謂的三代歸宗,是指入贅者所生的兒子,第三代的時候,或指定一支,或約定俗成,最后那一房不管是小子還是閨女都跟著原來的祖父姓,重回宗祠。

    但宋與民還是委婉拒絕了:“千里跟著我讀了這么多的讀,總得讓他下試試才會死心。婚姻大事,這幾年還是暫且不提吧!”

    宋墨就又掃了一眼簾下的臉面鞋,不緊不慢地道:“強扭的瓜不強,還請先生仔細考慮考慮,若是改變了主意,讓人去跟英國公府說一聲就是了。”然后搖著頭起身告辭,并嘆道:“你對侄子可真是比親生兒子還要輕!把自己的養老銀子都拿出來了供令侄讀書……”十分感慨的樣子。

    宋與民裝沒有看見似的,送了宋墨出門。

    門前大槐樹后面,走了面色蒼白的宋炎。

    他望著宋墨遠去的馬車,久久佇立。

    還有個身影在宋墨的馬車消失后,轉身去了城南一個不起眼的小胡同。

    “陳大哥!”身影叩著門。“是我,虎子!”

    門“吱呀”一聲開了,露出陳嘉平凡卻目光銳利的面孔。

    “快進來!”他不緊不慢地把人讓進了院子,說得話卻有些緊張,“有人注意你沒有?”

    “沒有!”虎子小聲地道,“我遠遠地跟著,他們發現不了。”

    陳嘉“嗯”了一聲,和虎子進了屋。

    滿滿地灌了兩大碗水,虎子把這幾天宋墨的去向稟了陳嘉。

    陳嘉目露困惑:“這么說來,那天跟著世子去田莊。還真是夫人啰?”

    虎子連連點頭。道:“而且這幾天世子好像也是在為夫人的事奔波,招了二十幾個近衛軍來,突然全都丟在了院子里,然后陪著夫人回了娘家。接觸的。都是夫人娘家的人。”

    這就不好辦了!

    陳嘉在屋里打著轉。

    他自認為自己若是彎得腰。不得是和尚還是道士都能成為好友,可這婦孺……

    虎子就道:“大人,要不。您續弦吧?如果您續了弦,至少能和夫人身邊的體面的媳婦子認個干親什么的,不就有了來往?”

    這倒個好主意。

    陳嘉眼神一亮,有了主意,吩咐虎子:“我只聽說夫人是北樓竇氏的四小姐,云南巡撫王又省的女兒是夫人的繼母,王氏跟著竇氏七老爺在京都,四小姐卻一直在真定,臨到出閣的時候,又被同父異母的妹妹來了個易嫁,你去趟真定,好好打聽打聽夫人底細——哪幾個有在夫人面前說得上話?喜歡些什么吃食、衣飾?有什么喜好……能打聽多少是多少?”

    虎子笑呵呵地應“是”,在陳嘉那里用了晚膳,連夜出了京都。

    竇昭在家里等著宋墨,直到掌燈時分,宋墨才回來。

    她不迎了出去,有些急切地問他:“宋家怎么說?”

    “肯定是一時還轉不彎來。”宋墨笑道,“等到明天,估計就有人想過來了。”又道,“若是想不過來,我看我們還是另為表姐想辦法吧?”

    竇昭聽不明白。

    宋墨賣關子:“明天你就知道了!”然后讓竇昭:“吩咐廚房給我弄點吃的,還是中午在靜安寺胡同吃的那些墊得底。”

    竇昭大驚,道:“你怎么還沒有用晚膳。”

    宋墨笑道:“我從宋先生那里出來,就進了趟宮。調了那么多的人過來,雖說拿五城兵馬司做了借口,可這借口也要做得漂亮才行——我去見了皇上,把幾個人的名冊拿給他老人家過過眼,以后免得有人在皇上面前給我上藥眼。”

    給皇上看……

    竇昭睜大眼睛:“那皇上怎么說?”

    宋墨朝著她笑:“說起來,皇上和我們倒想到了塊去了,都選中了那三個人。”

    竇昭不由失笑。

    宋墨感嘆道:“若是舅母沒有那些門戶之見多好啊!讀書人家入贅,改了姓名,不免有數典忘祖之嫌,就算是能參加春闈,也沒有人愿意點他做門生。可這勛貴人家就不同了,走得本是恩蔭,倒也不在乎這樣,反而能繼續女方的襲職……”

    要不然,他也不會在親衛軍里給趙璋如找夫婿了。

    竇昭就挽了他的胳膊,戲謔道:“辛苦世子爺了!”

    “你知道就好!”宋墨索性道,“今天可把我累壞了!”

    素心等幾個跟著竇昭迎出來的不禁都低了頭笑。

    用了晚膳,梳洗更衣,兩人躺在床上說悄悄話。

    “你怎么就想到去試宋千里制藝?”

    “第一次辦砸了,總不能第二次也辦砸吧?”宋墨笑著,“舅母不是要找讀書人家的子弟嗎?萬一舅母見面就考人學問怎么辦?”

    竇昭抿了嘴笑:“科舉也考詩文的,你怎么不隨不順便考考他詩文呢?”

    宋墨見她巧笑嫣然,情不自然地擰了擰她的鼻子,道:“我倒想啊,可看他那傻呆呆的樣子,怎及給我夫人作首詩來得風情艷冶?”

    竇昭和他耍花槍。

    “還風情艷冶?”她咬著他的耳朵道,“作首詩來我聽聽!”

    宋墨真喜歡這樣的竇昭。

    轉身把她壓在身下,在她耳朵曖昧地道:“真要我做!”

    “真要!”竇昭斜睇著他。

    宋墨輕笑,吟“繁枝容易紛紛落”……她的衣衫褪盡……他的手在幽谷間嬉戲……“嫩芯商量細細開”……

    竇昭面如朝霞……

    姊妹們,送上今天的更新。

    o(n_n)o~

    ps:蟲蟲只有明天捉了……求粉紅票啊!

    ※(未完待續。。)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