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138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郅都笑容和藹, 態度和善。

    知曉趙嘉不會久留雁門,不日將同魏悅一起動身, 當即喚來老仆,命其往書房取一箱典籍,作為見面禮贈與趙嘉。

    “多謝郅使君。”

    大佬遞出的橄欖枝不能拒絕。

    何況送出的是書籍,當面推回去, 未免太不識抬舉。雖說心里有點發毛,趙嘉還是正身拱手,鄭重謝過郅都, 收下這份厚禮。

    “趙縣尉客氣。”郅都對趙嘉印象很不錯,談完兵事,轉而提及刑訊之法。

    趙嘉表情發木。

    哪怕心中狂奔過一群神獸, 也必須打起精神,和大佬就相關話題交換意見。不過,為免今后出現問題,提前表明他僅有理論知識, 并無實踐經驗。

    如“凌-遲”之刑, 本意是為恫嚇惡徒,壓根沒有真實執行。如果郅都和醫匠一樣, 要研究“千刀萬剮”如何實現, 他委實不是合適的討論對象。

    不料想,這種實事求是落在郅都眼中, 就成了為人謙遜, 虛懷若谷, 有才卻不驕矜傲慢,實為棟梁。

    談話過程中,趙嘉額頭冒冷汗,生怕說錯話,絞盡腦汁,近乎心力憔悴。郅都卻是見才心喜,興致高昂。如非時間已晚,趙嘉又是重傷未愈,說不得會留下他秉燭夜談。

    等郅太守終于肯放人,趙嘉逃一般離開內室,抬手抹去額前冷汗,終于能長出一口氣。

    大佬畢竟是大佬,見面更勝聞名,氣勢著實驚人。

    如此和善的態度,尚且讓他全身冒冷汗,足底一個勁躥涼氣,長安貴人們被氣壓籠罩,給出“蒼鷹”之號,當真是名副其實,沒有半點水分。

    李當戶在門前同兩人告辭,躍身上馬,揚鞭返回營中。輜重已經備妥,今日見過郅都,明日一早就能拔營啟程。

    魏悅和趙嘉也不會多留,備好途中所需的軍糧,送出給劉榮的書信,就將動身返回云中。

    天色漸暗,冷風呼嘯,雪越下越大。

    車輪壓過積雪,留下兩道轍痕,很快又被覆蓋。

    趙嘉靠在車壁上,無論怎么坐都覺得不舒服。想要躺下,不慎扯動傷口,不由得皺緊眉心。看出他的不適,魏悅探出手臂,環住趙嘉的肩,將他抱到懷里。

    沉默兩秒,趙嘉果斷放棄掙扎,挪動兩下,給自己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被溫暖包裹,隨著馬車的晃動,沒過多久,就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魏悅倚靠在車壁上,單手環住趙嘉的腰,提防他突然改變姿勢,再次扯動傷口;另一只手拉起斗篷,將趙嘉整個裹了進去。

    夜色--降臨,天空被烏云遮擋,不見半點星光。

    隊伍在雪中跋涉,風打在車廂上,裹著碎雪冰粒,劈啪作響。騎兵點燃火把,蜿蜒成兩條火龍。

    風中傳來野狼的嚎叫,尖銳刺耳。

    趕車的健仆抖動韁繩,速度開始加快。護衛的騎兵手持弓箭短刀,虎目掃視四周,借火把照亮,很快鎖定逡巡在數米外的數點綠光。

    幽綠的光點不斷拖曳閃爍,狼群緩慢逼近。

    一般情況下,除非是大型狼群,由富有經驗的狼王帶領,群中有幾十只健壯的獵手,否則基本不會挑戰人數超過四個巴掌的馬隊。

    野獸也懂得驅利避害,對危險的直覺更勝于人。

    馬車周圍有兩什騎兵,都是出自云中騎,不說身經百戰也不差多少。甲胄在身,持堅執銳,周身縈繞煞氣,似乎還飄蕩血腥味。

    要不是餓極了,這群野狼絕不會冒這樣的危險。

    奈何入冬之后,食物越來越難尋,野狼數日沒有捕獲到獵物,再不吃東西,很快就會餓死。為了生存,不得不鋌而走險。

    “三公子,前方遇上狼群。”魏武的聲音透過車窗,傳入魏悅耳中。

    趙嘉睡得不沉,隨著聲音傳入,很快睜開雙眼。聽到野狼的嚎叫,心頭一驚,當即就要坐起身。不想被魏悅按住,一只大手覆上他的背,將他又壓回溫暖之中。

    “無礙,野狼而已,阿多繼續睡。”

    伴著車廂輕輕搖晃,魏悅又緊了緊手臂,態度輕松,臉上還帶著笑,并未將車外的狼群放到眼里。

    趙嘉抬頭看了他一會,到底什么都沒說,重新躺了回去,閉上雙眼。

    回到云中郡后,彼此的交集就會減少。

    只放縱這一次。

    車廂內歸入寂靜,車廂外,狼王發出嚎叫,聲音凄厲。饑餓的狼群開始在雪地中奔跑,沖向拉車的健馬。

    嗡!

    控弦聲陸續響起,箭矢劃破冷風,攜雷霆之勢,扎入野狼體內。

    溫熱的血潑灑在遍地銀白之中,如血紅的花朵,絢爛綻放,又在瞬間凝固。

    死去的野狼被同伴拖走撕扯,淪為食物。受傷的發出哀嚎,結果非但沒有得到幫助,反而被狼王一口咬斷喉嚨。

    第一輪交鋒,狼群就死傷慘重,再不敢攻擊馬隊,只能停留在原地,目送“獵物”走遠。

    捕獵雖未成功,活下來的野狼卻不用繼續餓肚子。同伴的尸體是現成的食物,會給它們補充必要的能量,支撐狼群熬過寒夜,尋找下一波獵物。

    回到下榻處,趙嘉被魏悅喚醒,半閉著雙眼走出車廂。

    健仆在室內生起火盆,點燃戳燈。

    待兩人除去斗篷,很快送上熬煮了整個下午的牛骨湯,搭配炙烤羊羔肉和葵菹,主食則為冒著熱氣的蒸餅,以及濃稠的粟粥。

    坐在幾后,趙嘉飲下半盞熱湯,整個人都暖和起來,不由得眉心舒展。切一片羊肉送進嘴里,火候十分精到,只是醬料仍有些寡淡。

    咽下炙肉,趙嘉取一筷葵菹,不免懷念起云中城內的醬料。

    難怪鋪中賈人敢定高價,的確是手藝非凡。邊塞諸郡縣內,這種帶著辛味的醬料,或許真是獨一份。

    幾上擺有小碟的鹽,顆粒不均,色澤微黃。入口帶著少許澀味和苦味,卻比民間所用好上一大截。

    大部分邊民食用的鹽只經過粗加工,苦澀不說,里面甚至混著沙土。

    趙嘉有心改動,卻發現政不出沙陵。詢問過魏悅,才知曉鹽鐵尚非國有,邊郡的鹽礦主要分布在漁陽、遼西和遼東等地,自秦時即由世家高門把持,長安都難以插手。

    讓趙嘉感到驚奇的是,身為小透明的代王,手下竟然也有一處鹽礦。即使不收田賦,單靠這處鹽礦,代王就能過得相當滋潤。

    代王絕非個例。

    不少諸侯王國內有礦產,富得流油。

    推及在景帝年舉兵的七國,以及財以巨萬計的梁國,足見諸侯王的財富和權勢達到何等地步。

    鹽、鐵都是國家命脈,勢必要收歸國有。

    景帝有心卻未能做到,但他繼承文帝治國之策,與民休養生息,使得國庫豐腴,給武帝留下一個相當優越的基本盤。其在梁王去世后推恩諸子,將梁國一分為五,無論出發點為何,都為武帝朝削弱諸侯王,集權中央做出榜樣,打下基礎。

    趙嘉越想越深,思緒不自覺飄遠。

    他知曉梁王死在景帝之前,不過究竟是在哪年?

    先前魏悅和李當戶談話,提到梁王病重,難道就在今年?

    見趙嘉突然走神,筷子停在嘴邊,炙肉掉落猶不自覺,魏悅放下切肉的匕首,取布巾拭手,詢問道:“阿多是有難解之事?”

    “啊?”趙嘉反應過來,抬頭看向魏悅,又順著后者的目光,看向落在幾上的炙肉,尷尬兩秒,干脆放下筷子,端起漆盞飲了一口。

    該怎么說?

    趙嘉腦子有些亂,他本能覺得鹽礦是個機會,但如何操作,實在沒有頭緒。

    最近的鹽礦掌于代王,奈何代國相是灌夫。無論他目前是什么處境,官職終究沒有被剝奪,手中仍握有一定權利。不客氣點說,一旦豁出去,趙嘉派人他就敢攆,甚至還敢殺。

    換成其他鹽礦?

    西漢的世家高門不比東漢,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打交道。

    據趙嘉所知,長安世家之中,就有不少于五家延續自春秋。這樣的家族底蘊,說出來都讓人手抖。

    憑趙嘉的小身板,即使捧著金子上門,估計對方都不會看一眼。

    到魏太守的級別,倒是能被以禮相待。然而,邊郡太守聯合世家高門做鹽礦生意,再是政治小白,也知道這是自己往-槍-口上撞。

    金山擺在眼前,手里握著鐵鍬,卻只能睜眼看著,無論如何不敢下手。

    這樣的滋味,當真郁悶到無法形容。

    郁悶歸郁悶,趙嘉倒也沒鉆牛角尖。見魏悅好奇,組織一下語言,撿要點列出幾條。并且提出,如能制成新鹽,運到草原或是市往極西,未必不能開出天價。

    物以稀為貴。

    就像絲綢,漢朝市出一個價格,運到草原一個價格,賣給西域一個價格,走中亞送到羅馬,用黃金換算,價錢甚至能翻上幾百倍。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歷史上就是真實發生。

    這是純粹的賣方市場,比起敢叫價幾百倍的中間商,漢朝絕對稱得上良心。同理,新鹽制成,賺不到絲綢的地步,只要操作得當,也能積累大量財富。

    由此推及開來,能賺錢的手段絕對不少。

    等到錢有了,就可以更新軍備,擼起袖子浪。

    揍趴匈奴之后,繼續向中亞和西亞進發。到國境外去開采礦產,豐富國庫。遇到適合耕種的土地,立即跑馬圈出地盤。

    只要有錢有地盤,窮兵黷武根本不算事。

    北逐匈奴、南滅諸蠻,東西橫掃,手撕不服。用拳頭說話,用刀鋒敦親睦鄰,越打越富才是漢武朝正確的打開方式。

    奈何想法再好,在趙嘉看來,以目前的條件,的確沒有實現的可能。

    “嘉亦知暫無實行之策。”趙嘉嘆息道。

    隨著趙嘉的講述,魏悅陷入沉思,良久之后,開口道:“不可行?倒也未必。”

    趙嘉剛夾起一塊蒸餅,聽到這句話,筷子立時頓住。

    “三公子?”

    “阿多果真能制出無苦澀之味的鹽?”

    “可以嘗試。”趙嘉沒有把話說滿。即使知道步驟,總歸沒試過不是?

    “甚好。”魏悅頷首,臉上重又現出笑容,“回到云中后,我會將此事稟于阿翁,從漁陽運些鹽來。”

    “漁陽?”

    “漁陽鹽礦掌于魏氏姻親,家兄之妻即出身漁陽彭氏。”魏悅切下幾片炙肉,遞到趙嘉面前。

    趙嘉想了一下,才明白魏悅話中所指應是魏太守次子,于長安出仕,現為中郎的魏儉。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