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137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沙陵更卒和云中騎的這場比試, 以前者大獲全勝而告終。

    云中騎非是不強,也并非不夠努力, 而是遇上能追著戰馬加速的非人類,想跑贏純屬于天方夜譚。

    最后一名更卒沖過終點線,歇了十數息之后,仍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騎兵尚未跑完全程。

    望見更卒撒丫子飛奔, 帶起塵土的背影,甭管騎兵多拼命,就是追不上。到頭來只能承認一個事實:靠兩條腿跑, 自己的確不是對手。

    然而,最后沖過終點線的更卒迎接的不是歡呼,而是被同袍各種鄙視。速度竟然這么慢, 服役時必是同隊之人帶著跑的。

    更卒滿臉赤紅,很是羞愧。干脆一咬牙,按照服役時的規矩,背起大盾長戟, 繞著營外又跑兩圈, 輕松越過返回的騎兵。

    氣喘吁吁、雙腿猶如灌鉛的騎兵磨碎后槽牙,額角鼓起青筋, 發誓若非同一正營, 絕對沖上去開片。

    浪到如此地步,簡直是往人心口戳刀, 順便往肺里扎兩錐子, 不砍不足以平憤!

    趙嘉和魏悅重新登車, 命健仆放慢速度,跟著最后一批騎兵抵達營中。

    彼時,長石等人早放下斷木,背著木盾、長戟和弓箭,腰佩短刀,沒事人一般在營前列隊。各個抬頭挺胸,精神飽滿,等待趙嘉檢閱。

    不想被更卒比下去,騎兵硬是咬牙站起,在隊率的組織下,整齊站成數列。

    看到這一幕,上郡騎兵和雁門守軍都是肅然起敬。

    邊地常起烽火,尤其和草原接壤的郡縣,隔三差五就要和匈奴對砍。

    這就導致了邊地百姓彪悍的性情。

    青壯乃至女子會走路就在學騎馬,能開弓就能殺敵。馬鞍和馬鐙出現后,稍作訓練,抄起刀子就能跟著正卒沖鋒。

    優質的兵源,自能催生強悍的軍隊。

    撇開高祖時期,自漢惠帝往下數,縱觀邊軍,云中騎的強悍絕對是數一數二,無論上馬下馬,都能同匈奴鏖戰。

    不料想,如此強悍的隊伍,偏偏敗在更卒手下!

    經過數日相處,上郡騎兵和雁門守軍皆有可靠情報,在隨趙軍侯出塞之前,沙陵更卒中僅有部分上過戰場,余下多是新傅籍。

    而就是這樣一支隊伍,追隨趙軍侯深入草原,支援被困的騎兵,劫掠匈奴本部,其后更殺穿左谷蠡王營盤。

    現如今,背著二十多斤的兵器斷木,將云中騎遠遠甩在身后!

    邊地青壯再是強悍,強到這種程度也有些超出常理。

    事實上,圍觀的兵卒并不知曉,沙陵更卒有如此體魄,除了先天條件優越,全靠豐厚的伙食堆積。

    在訓練期間,一天三頓,頓頓能見葷腥。

    這樣的伙食條件,別說尋常軍伍,連大部分精銳都達不到。

    故而,云中大佬們看過更卒演練,知曉趙嘉的練兵方法,贊嘆之后,頂多計劃練小股精兵,作為刀鋒之用,壓根沒想過在全軍推廣。

    無他,沒有過硬的經濟基礎,實在耗費不起。

    馬車停在營門前,魏悅先下車,站在車門前。趙嘉傷勢未愈,行動仍需小心。不想扯開側腹的傷口,只能扶住魏悅的左臂,借力步下車廂。

    沙陵更卒和云中騎互別苗頭,同時以長兵頓地,動作整齊劃一。

    李當戶得到消息,匆匆趕來時,趙嘉和魏悅已經入營。

    魏悅正調動兵卒,就地演練沖鋒戰陣。

    云中騎想扳回面子,紛紛抽-出長刀,策馬在校場拼殺。聽著刀槍嗡鳴,看著戰馬奔騰,圍觀者無不熱血沸騰,恨不得親自下場一試。

    褒獎過獲勝的更卒,趙嘉離開校場,命健仆抬出兩頭野豬,交給營中伙夫烹制。

    名為伙夫,多數是臨時上崗。矮子里面拔高個,能烤肉、會燉肉,不至于糟蹋一鍋熱湯,就能分派來掌勺。

    野豬是劉榮遣人送來。

    前些時日,劉榮忙于縣內開荒,創辦畜場,還仿效趙氏畜場搞起了青儲飼料,每日忙得腳不沾地。匈奴大兵壓境,更是率騎僮登上城墻,協同守軍防衛。

    隨著匈奴退兵,劉榮總算有些空閑,聞聽趙嘉從草原歸來,重傷之下一度陷入昏迷,自己無法離開,數次遣人來問。

    趙嘉醒來當日,即有沃陽縣來人,不只帶來前臨江王親筆書信,還送來兩頭口生獠牙、背負鬃毛,加起來超過六百斤的野豬。

    野豬的牙和鬃毛都被取下,準備另做他用。豬肉則被帶來軍營,打算犒賞軍伍。

    在來之前,趙嘉讀過劉榮的書信,既感念劉榮的關心,也莫名有些黑線。

    三分之一的問候,三分之一的正事,余下三分之一的內容竟是炫女?

    仔細看過兩遍,一個字一個字琢磨,趙嘉確認自己沒有理解錯。將書信遞給魏悅,魏三公子的表情告訴趙嘉,吃驚的不只他一個。

    歷史上,劉榮去世太早,是否有類似屬性,實在無法得知。

    如今歷史改變,則有可能是經歷變故,使他的性情產生變化,朝散發“父性光輝”之路大踏步邁進。

    無論是哪一種,就劉榮如今表現,趙嘉都要為他將來的女婿掬一把同情淚。丈母娘的考驗算什么,有這樣的老丈人,才是真正的遇上大boss。

    野豬送到廚下,伙夫彼此合計,決定將兩頭野豬拆解,全部水煮。

    豬內臟取能吃的部分,洗凈用醬料烹制;骨頭斬開,用大火熬湯;豬頭火烤,肉拆掉,骨頭一并投入湯中。

    烹飪方法簡單粗暴,毫無技術可言。

    趙嘉實在看不過去,命更卒取來一面圓盾,洗凈后架到火上。片刻燒熱,將切塊的肥肉碼到盾上,很快就聽到滋滋聲響。

    煉油的香味涌入鼻端,別說伙夫,連趙嘉都忍不住抽起鼻子。

    “就這樣做,可記下了?”

    伙夫連連點頭,又架起來兩面圓盾,取肥豬肉煉油。煉出的油渣搭配蘆菔,制成包子和烤餅。葷油用完部分,余下則被小心收起,準備用于明后兩天的膳食。

    木條填入火塘,火光跳躍,大塊的豬肉和骨頭在湯中翻滾,香氣誘人。

    確定火候已到,伙夫抄起木勺,從湯中撈出大塊的豬肉,放到案板上,也不嫌燙,一手按住,另一手抓起短刀,當當當切成手掌大小的薄片,一片挨著一片,碼放到事先備好的大木盤中。其后打開陶罐,舀出醬料,均勻的灑在肉片之上。

    幫廚的健仆抬來木板,將木盤并排放到板上。

    筒骨撈出來,放到陶盆里。肋骨再次斬斷,骨節已經燉得酥軟,能和肉一起咬碎下腹。

    包子蒸熟,和烤餅分別裝進藤筐。一名伙夫捧出葵菹,這是不可少的配菜。

    待一切準備妥當,魏悅停止訓練,云中騎和更卒在木盤和藤筐前列隊,聞著野豬肉的香味,口水不自覺分泌。

    因李當戶在場,圍觀比試的上郡騎兵也留了下來。雁門守軍一步三回頭,趙嘉讓伙夫分出一鍋肉湯,再加兩大盤燉肉和一筐包子,給要塞守軍送去。

    軍伍列隊領取飯食,每人一只大碗,碗底鋪上肉片,澆上一勺熱湯,再用筷子串兩三個烤餅包子,吃完可以再取。

    多出一百多個上郡騎兵,伙夫擔心主食不夠,臨時多蒸出三大桶粟飯,足夠填飽所有人的胃口。

    趙嘉腹側有傷,坐在健仆尋來的木墩上。

    魏悅和李當戶坐在他的兩側,一邊用飯,一邊交流各自得來的消息。

    “郅太守遣人來,言一處邊塞出了問題,還需半日才能到。”李當戶本該今日啟程,奈何郅都被事情絆住,無法當面告辭,行程只得拖延。

    “今日有雪,遲一些動身也好。”魏悅道。

    李當戶點點頭,一口咬下小半個包子,嚼了兩下吞下肚。

    “家君送來書信,言長安消息,太子三月成婚,太子妃為堂邑侯女。”

    “此事不是早定?”

    “定是定了,可未免有點太急。”李當戶壓低聲音,道,“另有一事,梁王孝太后,請修梁國通長安路,天子未準。其后不久,就有梁王重病的消息。”

    魏悅垂下雙眸,端起湯碗飲了一口。

    “阿悅,你說長安是不是?”李當戶話到半截,沒有繼續向下說。

    魏悅搖搖頭,道;“我等身在邊郡,擊胡守邊是為根本。長安之事,自有家中長者計較。”

    心知他說得有理,李當戶很快轉開話題,提到冬季練兵之事。

    歸根結底,魏悅官至部都尉,李當戶身為軍司馬,在邊郡能領數千騎,扔進長安卻完全不夠看。真正能在朝堂角力的,至少要是魏尚、郅都和李廣這樣的級別。

    對于長安的消息,兩人只是聽一聽,長輩問到,或能出策一二。真正實際參與,以目前的條件還做不到。

    兩人尚且如此,何況趙嘉。

    對魏悅和李當戶的談話,趙嘉僅是靜聽,就自己掌握的線索,將諸事串聯起來。聯系當前的時間,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動作不覺慢下來,神情也變得凝重。

    從虛歲算,現在的武帝剛及舞勺之年。在這樣的年齡成婚,民間都很少有。除非有不得不為的理由。

    漢初延續秦制,以十月為歲首。

    三人沖出草原時已是初冬,步入景帝中六年。翻歲就為景帝后元年,按照歷史發展,不過三年,景帝就會駕崩,漢武帝就要登上帝位。

    想到這里,趙嘉不禁想要嘆息。

    真如歷史發展,景帝的身體怕是糟糕到一定程度,太子提前成婚,的確是不得不為。

    過了午后,小雪轉為大雪。

    臨近傍晚,有飛騎馳入軍營,言郅太守已歸,請魏部都尉、李司馬和趙軍侯前往一見。

    三人未做耽擱,安頓好營內,即驅趕車馬,以最快的速度去見郅都。

    不快不行。

    在雁門郡停留幾日,他們逐漸了解郅都的行事作風,如果這次見不到,難保明天又會出發巡視要塞,數日不見人影。

    藉由家中長輩,魏悅和李當戶對郅都算不上陌生,李當戶之前還曾見過。

    趙嘉則不然。

    他對郅都的了解多源于歷史,要么就是通過周決曹口述。腦海中描繪的形象,足可止小兒夜啼。

    待馬車停下,由健仆引路,三人走到稍顯簡陋的內室。

    看到坐在燭火邊的中年人,趙嘉不覺愣了一下。

    兩鬢斑白,面容嚴肅,或許是多日奔波勞累,神情中帶了一絲疲憊。

    “坐。”

    郅都示意三人落座,待老仆送上熱湯,簡單寒暄幾句,就提及草原之事。尤其是漢騎如何襲擊匈奴本部,又是如何踏破左谷蠡王的營盤,沖出包圍,都問得十分詳細。

    “此事當詳錄于戰報,呈送長安。”

    以郅都的性格,三人的功勞不小,自是要錄其戰功,呈到天子面前。

    “謝使君。”

    明白他的好意,三人皆是拱手。

    郅都為人剛正,卻非一點不知變通。如若不然,也不會在曹時毆打匈奴使臣后,將其帶到景帝面前,明擺著是要維護。

    出任雁門太守后,秉持和魏尚相同的理念,一門心思為匈奴減丁。

    死掉的匈奴才是好匈奴,斷根絕種自是更好。

    見到殺出草原的三人,郅都相當贊賞。遞往長安的奏疏中,不乏褒獎之詞。尤其是趙嘉,對這位能上陣殺敵,于刑訊也頗有見地的少年軍侯,郅太守更是生出愛才之心。

    回憶醫匠所言,郅都的視線轉向趙嘉,破天荒現出和藹笑容。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