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134章 第一百三十四章
    冷兵器時代, 營嘯是一件極端可怕的事。

    左營夜間遇襲,胡騎陷入恐慌, 無法確定敵我,彼此自相殘殺,整個營盤瀕臨崩潰,即將遭到滅頂之災。

    嘈雜聲傳入中軍, 伊稚斜被驚醒,快步沖出大帳。看到左營內沖天的火光,聽到萬長稟報, 意識到正在發生什么,登時手腳冰涼。顧不得其他,立即下令中軍和右營, 任何人不得離開,更不許靠近左營,敢有違令者殺無赦。

    “大王,是漢軍, 漢軍襲營!”

    一名千長狼狽沖到帳前, 翻身滾落馬背,背后還-插-著一支鐵箭。因流血太多, 落地時站不穩, 直接向前撲倒,樣子十分狼狽。

    “什么?!”

    從右營趕來的大當戶滿面驚色, 下意識看向伊稚斜。后者面沉似水, 臉頰因憤怒抖動, 拳頭攥緊,用力到骨節咔吧作響。

    “吹號角,召集本部,后撤十里!”

    此舉極-端冒險,稍有不慎,就會遭到漢軍的銜尾追殺,滿盤皆輸。

    可除此之外,伊稚斜沒有任何辦法。

    左營被漢軍踏破,整片營地陷入火海,又要命地陷入營嘯,陷在營中的騎兵肯定救不出來。非但沒法救,更要提防有亂軍沖出,被漢軍抓住戰機,趁勢沖散撤退的大軍。

    “凡遇亂軍,盡數擊殺!”

    伊稚斜行事果決,為保全大軍,舍棄數千胡騎,沒有片刻猶豫。

    即使左營有上千本部騎兵,如今也顧及不上。不想全軍陷入絕地,必須狠下心,不舍也得舍。

    “大王,輜重怎么辦?”

    “能帶的帶走,帶不走的就燒掉。”伊稚斜咬牙道。

    千長領命離開,中軍和右營的胡騎盡數上馬。縱然心懷忐忑,見到左谷蠡王的大旗立起,看到旗下的雄壯身影,仿佛瞬間有了主心骨。

    尤其是拱衛王帳的數千騎,各個身形彪悍,表情兇狠。奉伊稚斜之命,凡有不聽號令者,無論本部別部,也無論兵卒還是將官,一律張弓即射,揮刀就砍。

    連殺近百人后,大軍終于組織起來,點燃火把,舍棄掉營內的帳篷,列隊向北撤退。

    伊稚斜在賭,賭沖入左營的漢軍兵力不足,賭支援的漢軍同樣不到萬人。

    事實證明,他賭對了。

    千名漢騎沖營,攪亂數千胡騎,甚至引起炸營。身后的追兵被誤以為是漢軍,遭到守軍攻擊,倉促間卷入戰局。雁門守軍來得很快,但數量僅有三千,能同漢騎里應外合,殲滅左營,對撤去的上萬大軍并無太好的辦法。

    只要伊稚斜率領的本部不亂,追上去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

    從草原撤回的漢軍數量有限,經過數日奔襲,人困馬乏,能一舉踏破左營已經是萬幸,實在無力追逐撤走的大軍。

    雁門派出的騎兵倒是有心追襲,只是出發之前,郅太守有嚴令,首要任務是接應踏破敵營的騎兵。

    軍令如山,軍侯不敢違背。

    更重要一點,兵力不足,亂軍中可以取勝,追逐已經組織起來,有序撤退的上萬匈奴,實在勝算不大。畢竟匈奴的戰斗力擺在面前,又是左谷蠡王親自指揮,軍侯不會為了戰功就帶著麾下去送死。

    接近匈奴左營,遇到有亂軍從火海沖出。

    領兵的軍侯手持一桿長矛,率領麾下三千騎,如猛虎下山,呼嘯著沖了上去。

    為避免誤傷,在遞往雁門的書信中,趙嘉寫明,漢騎會以布條纏臂。

    胡騎彼此廝殺,狼奔豕突,漢騎不想被卷入,在號角聲中,盡量退到邊緣。實在退不開,就只能揮刀劈砍。

    跟著趙嘉入營的三百騎兵,如今僅剩下一百出頭。余者不是戰死,就是混亂中失散。

    即將沖出包圍時,前方突然出現一股亂軍。見衛青蛾被裹挾其中,身陷險境,趙嘉心一橫,催動戰馬,徑直朝胡騎撞了上去。

    百余漢騎緊隨其后,憑借站馬的沖速,生生將胡騎撞翻。其后掄起手中的兵器,將擋路的敵人盡數斬殺。

    “阿姊,快走!”

    趙嘉一馬當先,帶領眾人殺開一條血路,驚險沖出亂軍。駐足在火場之外,百余漢騎少去近三分之一。詢問先一步沖出的漢騎,無一人見到魏悅和李當戶身影。

    “阿姊,和方伯帶上傷者去雁門。”趙嘉調轉馬頭,從一名死去的胡騎背上-拔-出一桿長矛。

    “軍侯,我等還能戰!”一名大腿被劃開,左臂無力垂落的漢騎大聲道。

    “去要塞,這是軍令!”

    趙嘉語氣堅定,不容置喙。在策馬前沖的同時,放開韁繩,吹響染血的號角。

    五十漢騎跟在他身后,仿佛一柄尖刀,攜雷霆萬鈞之勢,又一次撕開亂軍,沖入熊熊大火之中。

    “阿多!”衛青蛾焦急呼喊,本想策馬向前,看到重傷的騎兵和衛夏衛秋,到底停住腳步,攥緊韁繩,用力到邊緣處陷入掌心,留下清晰紅痕。

    “走,去雁門郡!”

    一行人手臂綁有布條,又有趙嘉提前準備的書信,奔馳到要塞之前,向守軍表明身份,很快被放行。

    出于謹慎考慮,他們暫被集中起來,不可隨意走動。

    對此,眾人都沒有異議。

    稍歇片刻,有軍伍送來熱水,并有兩名醫匠隨行,身后都背著藥箱,仔細為騎兵處理傷口。

    解開衛青蛾身上的布條時,醫匠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女郎傷勢太重,需將-腐-肉-剜去。”

    “無妨,動手吧。”衛青蛾抓起干凈的布條,疊起來咬在嘴里。在醫匠動刀時,因疼痛臉色慘白,卻自始至終沒有發出一聲痛呼。

    重新撒過傷藥,纏裹上布條,衛青蛾起身走到門邊,眺望照亮天空的火光,按住肩頭的傷口,銀牙緊咬,生平首次感到無力。

    “女郎,郎君定會平安無事。”衛秋走到衛青蛾身邊,火光映照下,左臉頰的黑痂部分脫落,現出赤-紅-色的一條傷疤。

    衛青蛾沒說話,僅是點點頭,繼續佇立在門邊,許久一動不動。

    趙嘉帶人沖入營地,一路殺開胡騎,救出身陷重圍的魏武和李達。兩人傷勢都不重,只是并未向外沖,而是調頭向內沖殺,才被圍在亂軍之中。

    “趙軍侯,部都尉被困住了!”

    魏武甩掉刀上的血痕,指向左營中心。

    原來,計劃起初順利,但在營嘯發生之后,一切都陷入混亂。

    緊追不舍的萬余胡騎也被卷入,瘋狂的胡騎殺紅了眼,此時此刻,他們根本不想著逃命,只想要殺人。

    魏悅和李當戶一身黑甲,成為最好的目標,被對方緊盯,死死纏住。

    為掩護同袍,魏悅和李當戶當機立斷,以身為餌,引開大部分亂軍。自己也被重重包圍,陷入險境。

    看向魏武手指的方向,趙嘉沒有猶豫,手中長矛橫掃,蕩開擋路的胡騎。矛身折斷,即做投槍擲出,將一名匈奴扎在地上。隨即長刀出鞘,驅策戰馬,再次發起沖鋒。

    他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匈奴,也不需要知道。腦海中唯一的念頭就是向前沖,沖開亂軍,將魏悅和李當戶救出來。

    包圍圈中心,魏悅和李當戶背靠背,戰馬半身染血,鬃毛被黏成縷。兩人的箭壺都已經射空,弓弦斷裂,長刀綁在手上,馬下橫七豎八,至少躺了三十多具尸體。

    營地中一片混亂,喊殺聲不斷。此處卻詭異的安靜,空氣仿佛凝滯,一旦開始流動,必然彌漫起濃郁的血腥之氣。

    殺死一名百長,李當戶又扯下一條衣擺,一端咬在口中,另一端纏上右手,一圈一圈,將長刀牢牢裹緊。

    魏悅長刀斜指,黑眸掃視周圍,尋找沖出去的機會。

    就在這時,包圍圈外響起一陣號角聲,胡騎身后突然殺出一支漢軍。魏悅和李當戶同時精神一振,策馬朝漢騎出現的方向沖了過去。

    “部都尉!”

    看到黑甲凝固鮮血,仿佛罩了一層血殼的兩人,趙嘉再次調頭,揮刀砍死一名胡騎,用臂甲擋住飛來的骨箭,抓起胡騎落下的骨朵,向亂軍中投擲出去。

    慘叫聲和喊殺聲渾在一處,不到百名的漢軍,硬是撕開數倍于幾的胡騎,左沖右突,殺了幾個來回。

    雙方匯合時,趙嘉嘴唇發白,近乎脫力。

    魏悅當即策馬上前,代替他成為鋒頭,手中長刀橫掃,凡是敢擋路的胡騎,有一個算一個,盡數人頭落地。

    這一幕不只震懾了胡騎,也驚到了馳援的郡兵。

    鮮血飛濺中,魏悅徹底變成一尊殺神,周圍蔓延開濃重的血色。戰馬每向前一步,都會留下一個染血的蹄印。

    號角聲又起,這是匈奴大軍撤退的訊號。

    和上一次相比,這次聲音更遠。很顯然,伊稚斜的軍隊已經撤走,中軍右營已空,左營中的本部和別部騎兵都被徹底拋棄。

    “走!”

    魏悅一馬當先,趙嘉咬牙跟上,李當戶負責斷后。

    在胡騎徹底陷入瘋狂時,數十漢騎殺開血路,驚險逃出生天。

    待沖出亂軍,回頭望去,身后盡是一片火海。大批胡騎葬身其中,少數逃出來,也被郡兵斬殺。

    極個別保留一絲清醒,遇到漢軍,直接丟掉武器跪地求饒。運氣好的,被綁起來拴在馬后,運氣不好,當場被一刀捅死。

    差別待遇?

    漢軍聳聳肩,黑燈瞎火,誰讓你站在火光照不到的地方。

    火光蔓延到整個營盤,喊殺聲逐漸開始減弱,手臂綁有布條的漢騎陸續從火場沖出,失散的季豹和文吏也回到趙嘉身側,只是兩名小吏再也沒有回來。

    等到再無騎兵沖出,趙嘉清點人數,北歸的千余漢騎,除開隨衛青蛾入城的數十傷兵,如今僅剩下不到六百人。

    雁門郡兵仍在圍殲胡騎。

    他們不需要做太多,只要守住出口,讓對方逃不出火場即可。

    空氣中濃煙彌漫,趙嘉伏在馬背上,略微放松神經,只感到眼皮越來越重。

    魏悅策馬走到近前,見趙嘉有些不對,立即伸出手臂,支住他的身體。觸手一片滑膩,攤開五指,盡是暗紅的血。

    再一看,趙嘉側腹的護甲被劈開,傷口外翻,鮮血不斷流淌,和敵人的血混在一處,早將半身染紅。

    “阿多!”

    趙嘉沒有回答,已然失去意識。

    魏悅翻身下馬,將趙嘉抱下棗紅馬,放到自己的馬背上。隨即躍上馬背,單臂箍緊趙嘉,另一只手握緊韁繩,背對熊熊大火,向雁門郡飛馳而去。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