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116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短短五日時間, 云中郡抓獲的惡徒、販僮商賈以及疑似間的僮奴超過百人。

    郡城大牢人滿為患,獄吏和獄卒每日巡視牢房, 助周決曹提審人犯,忙得腳打后腦勺。從第一批惡徒送來開始,眾人再難睡個好覺,數日忙碌下來, 各個精疲力倦。

    尤其是獄吏,在獄卒偷空打盹時,他卻不能歇, 必須同文吏一起整理口供。日復一日,神勞形瘁,眼底布滿血絲, 站著都能睡著。

    趙嘉將一批惡徒送入城,恰好遇到押送胡商的羌人。

    因趙嘉常到胡市交易,雙方之間并不陌生,彼此打過招呼, 帶隊的野利首領告知趙嘉, 市中新到一批匈奴馬,還有三十多頭小馬駒。

    “縣尉有意, 可遣人速來, 價格好商量。”

    這話已經不是暗示,幾近于明示。

    “多謝。”趙嘉頷首。

    野利首領搓搓大手, 笑道:“若是合縣尉心意, 能否多市些冰給我等?”

    自入夏以來, 趙氏畜場就開始向外市冰,價格定得不高,薄利多銷,照樣賺得盆滿缽盈。

    最讓人心動的是,入城出售的冰可以入口。看守攤位的少年親自演示,用尖錐將冰塊鑿碎,澆上加蜜的果湯,再撒些果肉,滋味好,更能解暑。

    太守府有儲冰窖,只是存下的冰多不能入口。每當市冰的大車入城,旁人帶著木碗和陶罐,諸位大佬直接用桶來裝。

    制冰的法子不難,趙信、趙破奴和衛青都已經學會。等圈中和地里的活干完,都會集中到清空的倉庫,一邊復習學來的兵法,一邊取硝石制冰。隨著需求日漸增多,為保證供應,村寨中的一些老人都來幫忙。

    郡城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冰塊最大的買家依舊不在城內,而是在城外。準確點說,是歸降的羌部。

    羌人見到能吃的冰塊,可謂是如獲至寶。不惜以數倍的價格市買,一車一車往營地里運。帳篷里放進大盆冰塊,悶熱很快被驅散,舒爽得幾乎不想走出帳門。

    生活在草原時,沒有解暑的良策,遇到天氣太熱,壯年牧民還能扛住,體弱的孩童和老人必會遭上一場大罪。

    幾名部落首領曾隨本部使臣到過長安,知曉漢人有采冰儲存、夏季解暑的法子。奈何部落習慣逐水草而居,一年到頭都在遷徙,又是住在帳篷里,別說不知道如何儲冰,就算是知道,采集來的冰塊也留不住。

    歸降漢朝之后,羌部的生活迅速得到改善。進入炎炎夏日,發現能在城內市到冰,而且不只能用來降溫解熱,還可以入口,羌部首領都是二話不說,開出數倍的價錢,就為能多買一些。

    冰和糧食不同,無論價格高低,都不會對郡內產生多大影響。

    羌人愿意給高價,樂意伸出脖子當肥羊,趙嘉自然沒有把錢往外推的道理。只要不賴賬,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別說一車,就是十車,照樣供應得上。

    不想一次薅禿羊毛,趙嘉才定下限額,規定每次開市,出售給羌人的冰塊不超過三車。至于羌人內部如何分,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值得一提的是,羌部中不乏有經濟頭腦的人。知曉畜場市冰的大車不會進胡市,硬是從買來的冰中分出部分,以更高的價格出售給遠道而來的胡商。

    一小碗冰就能換五張上等的獸皮,貌似很不可思議,可愿意被宰的肥羊卻排成長隊,能繞胡市整整一圈。

    嘗過其中的利潤,野利首領做夢都想多分一些份額。

    打聽出趙嘉喜歡買馬駒,他特地請烏桓人幫忙,聯絡上一支大月氏商隊,要求對方運來一批好馬和馬駒,并且主動出面,使出渾身解數,幫趙嘉壓低價格。

    對方誠意十足,趙嘉投桃報李,答應多市一車冰,價格不能降低,不過可以贈送兩罐野果湯。

    野利首領大喜過望,一張帶著刀疤的兇臉笑得見牙不見眼,好話不要錢一般往外倒。

    太過直白的恭維,趙嘉難免有點尷尬,咳嗽一聲,轉過頭,瞪了看好戲的屯長和隊率幾眼,示意隊伍加快速度,盡速將惡徒押往囚牢。

    將人交給周決曹后,趙嘉命郡兵返回軍營,僅帶一什騎兵前往太守府。

    經過連日審訊,人犯的口供堆滿半間書房。

    王主簿親自帶人整理簡牘,將惡徒、商賈和僮仆的供詞進行對照,理出一條清晰的脈絡,摘出最重要的部分,重新抄錄之后,送到魏太守面前,以備送往長安。

    魏悅押送人犯回城不久,就被魏太守抓壯丁。趙嘉請見時,魏三公子已經埋首案頭大半日,身邊的簡牘都堆了半人高。

    “阿多回來了?”

    魏尚坐在屏風前,神情稍顯疲憊。王主簿和魏悅分坐左右,在趙嘉走進書房時,依舊落筆如飛,忙得頭也不抬。

    行禮之后,趙嘉跽坐到魏太守面前,上報抓捕惡徒的經過,并道出在村寨中的發現。

    “未曾深掘,粗略估計,藏于地下的尸骨不下兩百具。”

    魏尚停下筆,命婢仆送上冰過的果湯,隨后指向屏風右側的大堆簡牘,告知趙嘉,他報知的情況,在其他惡徒據點也有發現。簡牘中所記載的,都是往年失蹤的人口,以及多年未解的舊案。

    “邊陲之地,逢戰亂匪盜,失蹤之人不知凡幾。本郡人尚有戶籍可查,外郡人最為難尋。”

    惡徒嗜殺成性,動手之前,根本不會去記自己殺的是誰。

    時間長了,別說核對死去邊民和商隊的姓名籍貫,包括曾沆瀣一氣的商賈,以及被收買驅使的無賴,他們照樣記不清楚。

    趙嘉翻開一卷木簡,看著上面記載的姓名,眼前又浮現出累累白骨,思及其中大多是無辜邊民,死后不知姓名,無法立碑入葬,不自覺攥緊手指,指關節用力得發白。

    見趙嘉低頭不語,神情有些不對,魏悅忽然停下筆,向魏尚告罪一聲,取過趙嘉手中的木簡,在他愣神時,拉著他走出書房。

    房門合攏,發出一聲輕響。

    王主簿抬起頭,看一眼兩人離開的方向,又將目光移向魏太守。

    “使君,趙郎君尚且年少。”

    “我知。”魏尚無聲嘆息,拿起落在地上的木簡。

    “那為何……”

    “知匈奴之惡,才可放下不必要的仁善。”魏尚卷起木簡,重新放到屏風旁,沉聲道,“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豺狼之輩,屠盡方能解除后患。阿多年少,性情過于溫和,不入仕則罷,今已為縣尉,性子不改一改,于他今后絕非好事。”

    王主簿沉吟片刻,不得不同意魏太守之言。飲一口變溫的果湯,道:“三公子所行是使君授意?”

    “阿悅自己的主意。”魏太守輕笑一聲,“兩人一同長大,情誼甚厚,來日入朝也可互為助力。”

    當初趙嘉離開太守府,魏悅冒了整整一個月的冷氣,讓習慣他笑臉的魏尚都嚇了一跳。

    雖然魏三公子很快恢復“正常”,但經歷過這一變化,魏太守終于明白,自己這個從子,遠非表面看起來的溫和無害。

    自那之后,魏尚抓緊對魏悅的教導,更是越過親子,將他作為繼承人培養。

    身為魏尚的繼承人,魏悅要扛起的不止于一家,而是魏氏全族。

    做出這個決定,魏尚從不后悔。哪怕夫妻反目,次子久居長安,父子關系疏遠,他也從不曾動搖。

    景帝廢臨江王改立膠東王,是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劉榮不缺才干,作為守成之君綽綽有余,甚至可以做得很好,但他缺少最重要的一樣東西——劍指四方,撻伐強敵的銳利。

    經過兩代積累,漢朝已經具備同匈奴硬捍的實力。長安需要的不再是一名溫和的君主,而是能橫掃天下,開疆拓土的強硬帝王。

    景帝清楚意識到,要鏟除北邊的強敵,他的繼任者必須強橫,甚至專橫,就是不能溫和。

    所以,劉榮被廢,劉徹成為太子,完全是歷史的必然。

    魏尚也面對同樣的選擇。

    在罷官賦閑的幾年中,他見多人情冷暖,看到的東西遠比在任時多得多。

    如果長子沒有戰死,本該是能扛起魏氏的最佳人選。

    可惜時光不能倒轉。

    然而,即便能夠重來一次,魏尚也不會攔住兒子,不許他上戰場。漢家兒郎本就當沙場立業,將敵人的頭顱踩在腳下,用匈奴的尸骨和鮮血鋪就晉身之路,雖死無悔!

    次子不同于長子,才干不缺,性情卻顯得優柔寡斷,該決不決,該斷難斷。魏尚試過教導,奈何收效甚微。

    至此,魏尚必須承認,以次子的性格,能扛一家,卻無法負上全族。

    經過慎重考量,魏尚越過親子,以從子魏悅為繼承人。后者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從軍不久就立下大功,新硎初發,展-露-出將相之器。

    魏尚可以肯定,魏悅將來的成就必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更會高出自己。

    趙嘉是魏悅的玩伴,兩人幼時結下情誼,如能繼續加以穩固,將來踏入長安,就是旁人無法動搖的默契和根基。

    身為太守屬官多年,王主簿自然能猜出魏尚的打算。當下沒有多言,飲盡碗中果湯,繼續埋頭案牘,爭取在掌燈之前,將手邊的供詞全部梳理一遍。

    書房外,趙嘉被魏悅一路拉著向前,穿過兩條回廊,又穿過一扇院門,直至來到魏悅位于后院的書房,腳步方才停下。

    “三公子?”趙嘉面露不解。

    魏悅沒出聲,推開房門,大手按在趙嘉后背,幾乎是將他推進屋內。

    待屋門合攏,魏悅背靠木門,凝視趙嘉,臉上不見熟悉的笑容。

    趙嘉臉上是一個大寫的“懵”,嘴巴開合幾次,始終不知道該說什么。

    眼前的情形太過熟悉,記憶中,每遇到心情不好,他就會被魏悅帶來書房。趙功曹戰死的消息傳來,他更是被魏悅抱在懷里,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臉上一片冰涼,雙眼都被淚水蒙住。

    第一次,趙嘉主動抱住魏悅;也是在那一次,趙嘉心中的某根弦開始松動。等意識到那根弦究竟代表什么,趙嘉已經搬出太守府,并開始刻意疏遠自己的幼年玩伴。

    “強敵之惡甚于阿多所想。今日之事,今后還將見得更多。”魏悅身體前傾,單手按住趙嘉的肩,手指用力,打破沉默。

    “更多?”

    “更多。”魏悅直起身,只是仍未收回放在趙嘉肩上的手。

    想到匈奴南下之時,邊地烽煙四起,邊民朝不保夕;想到擊破匪寨,挖掘出埋藏在地下的累累白骨;想到手持簡牘,悶得透不過氣來的感受,趙嘉眼底閃過一抹復雜。

    “阿多可還記得我日前之言?”魏悅凝視趙嘉,一字一句道,“路有荊棘猛獸,當以刀斬箭擊!”

    字句入耳,猶如雷聲轟鳴。

    趙嘉閉上雙眼,再睜開,復雜變作堅定,整個人猶如寶劍開刃,剎那間鋒芒畢露,銳利懾人。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