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趙嘉抵達畜場時, 熊伯正率人從大車上卸下鋤頭、鐮刀和新犁。

    畜場東側的積雪被清出大片,十幾個青壯一字排開, 掄起木錘,將大腿粗的木樁向下砸。

    寒冬臘月,土地早已經凍住,好在有之前留出的深坑, 雖說費力些,幾人輪換,總能趕在天黑前把新圍欄立起來。

    青壯干活時, 衛青和阿稚幾個拉著拖車跑向倉庫。拖車上摞著硝制好的獸皮。除了羊皮和牛皮,還有虎伯帶人獵獲的野獸。其中一張熊皮尤其難得,特地請老獵戶硝制, 展開能鋪滿整間木屋,上面沒有任何破損,帶去城內市換,交易一車粟綽綽有余。

    虎伯正檢查畜場外圍的柵欄, 修補被野獸破壞的橫桿。聽到馬蹄聲, 望見從遠處馳來的趙嘉,頓時現出喜色, 打了一聲呼哨, 讓同行的青壯回去送信,自己快速迎了上去。

    “郎君回來了!”青壯一路馳回, 翻身下馬, 向眾人傳達虎伯的口信。

    聽到趙嘉歸來, 少年和孩童們最是高興,若非活沒干完,必定會立刻跳上馬背,朝圍欄飛奔過去。

    孫媼將獸皮放在盆內,用清水凈手,轉身就吩咐人引火,執刀將大塊的羊排剁成手掌長,一半投入湯內熬煮,另一半架到火上烤炙。

    待羊肉烤得差不多,孫媼喚來衛絹,讓她看著火候,自己又去了一趟倉庫,取來腌制好的鹿肉,片成厚片,一片片鋪在烤網上。火苗躥起,香味隨之飄出,抱著木柴走來的公孫敖和趙破奴不由自主地吸著鼻子,差點當場流口水。

    哪怕趙嘉的傷已經好得七七八八,孫媼仍嚴遵醫囑,想方設法給他進補。別說鹿肉,連豹肉和熊肉都烤過幾回。大概是調料不足,比起肥美的野鹿,后者的味道總是差了一些。

    木屋內燃起地爐,趙嘉除掉斗篷,坐在地爐邊和虎伯熊伯說話。沒過多久,烤好的鹿肉就送了上來。羊排和羊湯稍慢些,孫媼另取了葵菹和肉醬,還有切開的蒸餅,一同擺到趙嘉面前。

    離開太守府前,趙嘉和魏悅一起用過飯。不過奔馳一路,噴香的炙肉擺在面前,肚子還是控制不住地叫了起來。

    等到羊湯送上,趙嘉將羊排和鹿肉各分出一半,端給衛青和公孫敖,讓他們帶去和伙伴分食。又吩咐多備蒸餅包子,送去給做活的青壯。

    “郎君放心,早都安排妥當。”

    孫媼笑著退下去,虎伯和熊伯早前用過飯,都不餓。趙嘉以最快的速度填飽肚子,清空碗盤,端起熱湯飲盡,就道出城內將組織商隊北上之事。

    “這個時候北行?”虎伯當場皺眉,面露遲疑。

    “邊郡遭災,草原也一樣。”熊伯顯然有不同意見,“此時去最好,既方便打探消息,市換的牛羊和獸皮也會更多。”

    “沒有草場,牛羊不餓死也不會肥壯到哪里去。”

    “不壯才好壓價。只要活著帶回來,多喂些豆餅草料,早晚都能養起來。”

    “就算你說得對,下月動身的話,數月不得返,春耕怎么辦?”虎伯沉聲道。

    熊伯沉默下來,表情中也現出猶豫。

    就如趙嘉對魏悅所言,他要動身北上,兩位老仆勢必要隨行。時間恰好同春耕重疊,沒有人接手他們的工作,必然會對今年的收成產生影響。

    見兩人都沉默下來,趙嘉咳嗽一聲,開口道:“機會難得,實在不容錯過。然春耕同樣重要,我想同阿姊商議,看看她的意思。”

    “衛女郎?”虎伯熊伯面面相覷,都有些疑惑。

    “阿姊早有意北行。”趙嘉解釋道,“商隊由三公子親自安排,諸事必然妥當。且在出邊之后,將同雁門、上郡的隊伍匯合,有半數的護衛出自軍伍,安全無虞。”

    在太守府時,趙嘉就一直在考慮這個可能。

    不過還要和衛青蛾商量,如果情況出現變化,他就要另想辦法。雖然魏悅說不急,但到月底不剩幾天,上郡和雁門的人員名單送來,他這里還在拖拉,難免不合適。

    說出自己的打算,見兩名老仆沒有反對,趙嘉即命健仆前往村寨,告知衛青蛾,他明日將去拜訪。

    送信的人一路疾馳,尚未抵達村寨,就遇見外出打獵的衛青蛾。

    聽到趙嘉的口信,衛青蛾無意等到明日,當即調轉馬頭,帶上衛夏和衛秋,和送信人一同前往畜場。

    天空正飄著小雪,衛青蛾半點不在意,策馬奔馳在雪中。抵達畜場時,正趕上趙嘉騎著棗紅馬,和虎伯一同巡視圍欄。

    “阿姊?”見到衛青蛾,趙嘉不禁愣了一下。

    衛青蛾打馬上前,笑著甩了一下馬鞭,道:“聽到阿多的口信,知曉必然不是小事。我等不及,干脆直接過來了。”

    說話間,衛青蛾抓起綁在馬背上的野兔,丟給圍欄后的幾個孩童,說道:“方才獵的,給阿多加菜。”

    野兔生命力頑強,后腿上的傷口半點不影響行動,落地時掙開繩索,跳起來就要逃走。

    孩童們一陣歡叫,也不用弋弓,直接徒手去抓。追出三十多步,才將目標撲在雪中,抓著耳朵提起來,跑著送去廚下。

    “確有要事同阿姊商量。”趙嘉策馬上前,同衛青蛾并排而行,言明出塞之事,并將自己的顧慮講明。

    “這有何難?”衛青蛾拉住韁繩,拍拍青馬的脖頸,笑道,“我早就想出塞,恰逢良機,豈有放過之理。阿多從畜場里調些人手,我再從家中帶一些,凡事足夠應對。至于家中的田畝,還同去歲一樣,交給阿多。”

    兩人說話時,狂風驟起,卷著飛雪冰渣打在圍欄上,發出噼啪聲響。

    青壯迅速打開木欄,趙嘉和衛青蛾打馬馳向木屋。

    兩人的動作已經夠快,奈何雪落得太急,下馬時,鬢發潮濕,口中呼出白氣,眼前結了一層白霧。

    漫天飛雪中,遠處突然出現幾個黑點。隔著雪幕看不真切,巡視的青壯還以為是野獸。待到距離拉近,才發現是數騎護衛一輛大車。

    對于這輛大車,畜場眾人并不陌生。

    趙嘉得到飛報,請衛青蛾暫留屋內,自己裹上斗篷,戴上皮帽,也不騎馬,大步走著迎了上去。

    見到趙嘉,騎士迅速翻身下馬,抱拳行禮。

    趙嘉停在木欄前,未及開口詢問,車門已從內開啟,劉榮扶著車欄走下,手中握著一根木杖,臉色略顯蒼白,精神卻相當不錯。

    “趙郎君,許久不見,一切都好?”

    “未知君來,未能遠迎,嘉慚愧。”趙嘉拱手行禮。

    “郎君過于客氣。”劉榮側過身,單手支著木杖,從車上扶下一名容貌秀麗的女子。

    在女子同趙嘉見禮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裹成球狀的阿陶從遠處跑來,看到面帶笑容的云梅,滿臉激動,卻生生止住腳步,像模像樣的行禮,口稱“阿姊”和“姊夫”。

    姊夫?

    趙嘉眼底閃過一抹驚訝。見劉榮抬手將阿陶拉起,云梅也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心中有所了悟,驚訝很快被壓了下去。

    “天寒雪冷,此處不宜說話,請移步屋內。”

    趙嘉在旁側引路,劉榮步履稍慢,身形也有些踉蹌,卻始終不要騎僮攙扶。見趙嘉望過來,爽朗笑道:“傷到骨頭,痊愈也將不利于行,讓郎君見笑了。”

    “不敢。”趙嘉連忙搖頭。

    劉榮不以為意,仍是笑道:“別看我這個樣子,一條腿換幾顆匈奴首級,甚是值得。只可惜……”

    接下來的話,劉榮沒有出口,趙嘉也能夠猜到。沃陽之戰的慘烈,不僅震懾住匈奴,也讓鎮守邊郡的太守都尉側目。

    一把大火,整座城池化為灰燼。逾萬匈奴陷入火海,葬身烈焰之中。一同埋葬在廢墟中的,還有守城的數千漢軍。

    戰報送到長安,朝廷遲遲未下旨意,連同他郡的奏報一同壓在景帝案頭。

    依照漢律,戰后論功不僅要核對斬敵數量,還要看戰損。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縱然勝利也難得大功。這還是漢律,換成秦朝,戰損超過限度,指揮做戰的將官非但無功,反而會被論罪。

    景帝遲遲沒有下達旨意,甚至將云中郡和定襄郡的戰報一同壓下,除了沃陽之戰損失太大,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劉榮。

    劉榮在沃陽城頭的表現,郅都半點沒有隱瞞,據實落于簡牘之上。

    此外,借竇太后安排的騎僮,未央、長樂兩宮皆知劉榮鏖戰城頭,為誘敵深入,不惜以自身為餌。若非守城的司馬將他擊昏,必會堅守在城中,直至最后一刻。

    戰后,劉榮雖然活了下來,一條腿卻是廢了,終其一生都將不良于行。

    消息送達長安,景帝去見竇太后。母子倆對面而坐,竇太后面色沉凝,許久才道出一句話:“天子該徹底放心了。”

    劉徹當時并不在場,僅在事后有所聽聞。

    想到劉榮自請為庶人,如今又受重傷,心情愈發復雜。揮退椒房殿請見的宦者,提筆寫成一封書信,并未封緘,直接裝進絹袋,呈送到景帝面前,請送往雁門郡。

    接到劉徹的書信,劉榮頗有些意外,看過其中內容,按住廢掉的左腿,心情變得復雜。然而,看到云梅的笑眼,聽到仆婦的賀喜,知曉自己即將為父,這份復雜很快變成欣慰和暢懷。

    早在離開長安之時,他已經做出決定,本就放棄的一切,自是不應有半分留戀。如若不然,只能是自尋煩惱。

    見到邊郡的一切,親身經歷過一場血戰,劉榮身上發生不小的變化。

    趙嘉與其僅有一面之緣,感受也是格外清晰。如果說上次見面,劉榮心頭還有包袱,這次再見,些許的沉重感已然消失無蹤。

    至于原因……趙嘉的視線短暫落在劉榮腿上,又很快移開。無論如何,劉榮也算是求仁得仁,今后的路必然比之前要輕松許多。

    將劉榮請進木屋,云梅則往隔室,由衛青蛾招待。

    待孫媼送上熱湯,趙嘉坐到地爐邊,向火中添了幾根細柴,拿起火鉗撥動兩下。知曉對方此行必有因由,趙嘉不急著說話,而是耐心等其開口。

    “趙郎君,榮此行實有所求。”

    結果沒讓趙嘉失望,劉榮當場開門見山。

    他此行一為向云父云母報喜,告知其云梅已有身孕;二來是希望能和趙嘉再深談一次,就開墾荒田,畜牧養殖,官寺的告示是一方面,他更希望和趙嘉當面請教。

    換做之前,劉榮未必會如此行動。如今情況不同,趙嘉同其相交,非但不會影響到前途,反而會有一定好處。

    劉榮能想到的事,趙嘉自然也能,聽其提到開墾荒田之外,還準備畜牧牛羊,想起商隊北上之事,不由得心頭一動。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