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86章 第八十六章
    見到椒房殿來人, 王信直覺不好。聽來人轉述王皇后之言,眉心更是皺得能夾死蒼蠅。

    王皇后將話說死, 裝病的老辦法行不通,無論如何都得走上一趟。王信讓宦者稍等,繞到屏風后整理衣冠。王夫人為他系緊腰帶,面上同現憂色。

    “皇后是什么打算?”王夫人一邊幫王信佩上鞶囊, 一邊低聲道。

    “不好說。”王信蹙眉看向屏風外,握住王夫人的手,低聲道, “天子舊疾復發,罷朝會多日。這個關頭,多行多錯, 少行少錯,王家沒什么根基,更當謹言慎行,偏偏皇后看不明白。”

    “良人, 不去了吧。”王夫人反握住王信的手, “我實在擔心。”

    “不去不行。”王信嘆息一聲。

    王皇后讓人傳話,把他稱病的借口堵死, 今天硬頂著不去, 下次呢?一次兩次頂住,還能一直避而不見?

    “我入宮后, 記得關閉府門, 在我歸來之前, 莫要見外人。”王信叮囑道。

    王夫人輕輕點了點頭,目送王信繞過屏風,突然感到全身無力,直接坐在了地上。

    “夫人!”婢仆匆忙上前,被王夫人揮退。

    “早年間的皇后不是這樣。”王夫人自言自語,望著屏風上的花紋,突然有些失神。

    從鄉間到太子府,從太子府到未央宮,這是多少人一輩子都想不到的榮耀。

    還是說得到的越多,不滿足也就越深?

    可她已經是皇后,兒子是太子,待到太子登基,她就是皇太后,只要不犯錯,誰都不能動她分毫。如今鬼迷心竅一般,硬往岔路上走,到底是為了什么?

    王夫人想不明白,卻不能不去想。

    王信是皇后親兄,之前差點就成了立在朝中的靶子。好不容易安生些時日,結果皇后偏要讓他再攪合進去!

    他們一家都不是聰明人,不像魏其侯一般能領兵作戰,屹立朝堂。也沒多大野心,無意費心思鉆營,唯恐行差踏錯給太子招禍。他們只想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對兒子都是耳提面命,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奈何皇后根本就不明白!

    亦或是她明白,只是不想放手?

    想到這里,王夫人攥緊胸口,神情冷,心更冷。

    王信走出府門,剛要登上馬車,就見田蚡從街對面行來。

    如果只是田蚡自己,王信全當看不見,上車就走。奈何他身邊還有一名椒房殿的宦者,明擺著是要趕在王信動身之前,將田蚡送上同一輛馬車。

    “伯兄。”田蚡身無官爵,拱手向王信行禮時,看到對方佩在腰間的鞶囊,眼底閃過一抹晦暗。

    “你要入宮?”王信沉聲道。

    “蒙皇后召見。”田蚡笑得諂媚,王信沒來由的一陣厭惡。掃一眼宮中來人,知曉不能把田蚡撇下,干脆袖子一甩,再不理會他,邁步登上安車。

    田蚡絲毫不以為意,跟著登進車廂。

    護衛步行在車后,騎僮甩動長鞭,馭馬前行。

    車廂里,王信正身端坐,不想搭理田蚡,裝作閉目養神。

    換做知趣的,見他這個態度就該閉嘴,老實的坐在一邊。偏偏田蚡反其道而行,笑著同王信搭話,對方不理不睬,照樣不覺得如何,仍是一句接著一句,煩得王信都想開口喝斥。

    “伯兄,皇后此時召見你我,想必有大事。王、田兩家不比竇氏,終歸是皇后的娘家,當為椒房解憂。”

    “田蚡!”王信睜開雙眼,連名帶姓喝斥對方,“你最好打消心思!你罷官在家,不知朝中是何情形,若敢懷揣心思攛掇皇后,我定不饒你!”

    “伯兄做了官,終究是不同,甚是威嚴。”被王信當面斥責,田蚡笑容絲毫未改,語氣卻生出變化,“伯兄想要置身事外,也要細想能不能。皇后在,你我兩家就有靠山,他日未必不能有竇氏之威。皇后如果倒了,你我兩家會是什么情形?別說官位,命都未必能保住!”

    “你忘了太子。”王信硬聲道。

    “太子,嘿,太子!”田蚡冷笑一聲,“要是太子靠得住,皇后會是如今的處境,我能丟官?”

    “住口!”王信怒聲喝斥,雙眼緊盯田蚡,眼底隱約浮現殺意,“休要讓我再聽你詆毀太子!打消你那些鬼蜮心思,否則休怪我……”

    “如何?”田蚡嘿嘿冷笑,“殺了我?”

    王信握緊雙拳,田蚡半點不懼,更用手指著前者,輕蔑道:“你胸無大志,想要做個長安鼠,大可隨意。只是莫要攔我的路。想想你那幾個兒女,要是不明不白死了殘了,未免可惜。”

    “你敢?!”

    “我能為皇后出謀劃策,能讓田氏比肩竇氏。之前皇后不見我,我未必敢。今日之后,你且看。”

    田蚡的話威脅十足,王信狠盯著他,恨不能一拳將他捶死。奈何馬車正穿行市中,車外有喧鬧人聲,縱是滿心殺意,也不能在此刻動手。

    “好,你好。”幾個字似從牙縫里擠出,王信攥緊雙拳,臉色鐵青。

    田蚡松開藏在袖中的匕首,再次嘿嘿冷笑,知曉不能真把人惹急了,見好就收,靠在車廂一邊,沒有繼續挑釁。

    馬車速度不慢,穿過城南甲第官署,很快抵達皇宮。

    在宮門前驗明身份,宦者頭前帶路,王信、田蚡走下馬車,步行前往未央宮。

    天子重病,遵竇太后旨意,宮內守衛愈嚴。為確保萬無一失,竇太后還從長樂宮調來一班守衛,張次公就在其中。

    宦者帶人往椒房殿時,恰好同張次公迎面相遇。

    看到王信和田蚡,張次公眸光微閃,知曉兩人是王皇后的家人,自己沒有資格阻攔,當下讓到一邊。

    目送兩人背影遠去,張次公對一名衛士叮囑幾句,后者頷首,找到一個不起眼的宦者,吩咐幾聲,宦者轉身離開,很快不見蹤影。

    椒房殿中,推倒的屏風早被移走,掃落在地的碗碟都被清理出去。

    王皇后坐在新屏風前,面前擺著一盞熱湯,郁色依舊未散。

    王信和田蚡在殿前除去絲履,僅著布襪走進殿內。見到王皇后,兩人同時拱手,口稱“皇后千秋,長生無極”。

    “伯兄,阿弟,快起。”

    待兩人起身落座,宮人送上熱湯,王皇后即命關閉殿門,由將行親自守在門外。

    “我欲見伯兄一面實不容易。”王皇后看向王信,語氣中帶著薄怒,“伯兄不顧親情,想必也忘了阿母的囑托?”

    “不敢。”王信連道不敢,表親木訥,一味裝傻,就是不說王皇后想聽的話。

    田蚡瞅準時機,開口道:“伯兄不擅言辭,兩家終歸一體,我等勢必要為皇后分憂。”

    聽聞此言,王皇后面色稍霽,不再對王信發怒。假如不是娘家就他一個在朝,實在沒有辦法,她也不樂意見這個窩囊的兄長。

    “天子舊疾復發,已罷朝會多日。萬一哪天不好,太子年幼,長樂宮恐將攝政。”王皇后低聲道,“太子妃定的陳嬌,必事事聽從長樂宮吩咐。我先前籌劃許多,皆未來得及實行,如今被困在椒房殿,又被長樂宮盯著,實在是寸步難行。伯兄、阿弟可有策?”

    王信震驚于王皇后的直白,喉嚨里發出幾聲單音,艱難開口:“陛下春秋鼎盛,皇后此言太過!”

    王皇后不看他,目光轉向田蚡。

    田蚡眼珠子轉了轉,計上心頭,湊到王皇后跟前,低聲道:“皇后,陛下的病究竟是什么狀況,近期可有大患?”

    “近期應無大患。”王皇后想了想,道。

    “既如此,我有一策。”

    “快講!”

    “太子已是外傅之年,如天子當真不好,勢必會盡早讓太子成婚。太子妃親近長樂宮,對皇后大為不利。”

    “這些我都知曉。”王皇后不耐煩道。她想方設法讓陳嬌成為太子妃,實有不少打算。奈何事不遂人愿,倒有可能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既然如此,皇后何不早行一步?”田蚡建議道。

    “早行一步?”

    “選美人伺候太子。”田蚡聲音更低,“容色好,擅歌舞,能討太子歡心,親近椒房殿。”

    “你讓我仿效館陶之行?”王皇后面露沉思。

    “這怎么能一樣?”田蚡搖頭道,“長公主獻美是為邀寵陛下,皇后是太子親母,關心太子實為理所應當。”

    “讓我想想。”王皇后明顯意動,但她被困在椒房殿,永巷中的家人子都由長樂宮派人教導,她根本-插-不進手。

    若是在宮外……王皇后和田蚡一同看向王信,王信卻避開目光,擺明不想攙和這件事。

    “此事還需伯兄來辦。”田蚡道。

    “皇后,依我之見,實不必如此。”王信還想勸一勸王娡,哪有這樣算計自己兒子的,不怕母子徹底離心嗎?

    王娡壓根聽不進去,反而強要他應下此事。

    王皇后強求無果,王信堅持不肯松口,殿內氣氛陷入僵持。

    就在這時,殿門突然開啟,陽信公主走了進來,不顧王皇后難看的表情,開口道:“阿母忘了女兒。”

    “什么?”

    “女兒的婚事已經定下,不出差錯,應會早于阿弟成婚。”陽信公主看著王皇后,平靜道,“平陽侯年少,就國還需數年。比起舅父,我同阿弟更親,成婚后邀其過府,豈非更加便宜?”

    陽信越說越是自信,雙眸映出王皇后吃驚的面孔,心底不由得生出一抹快意。

    待到阿弟登基,她就會是長公主!

    館陶姑母能做的,她一樣能做!

    財富,權勢,地位,她全都要攥在手里。她會尋來絕色,讓阿弟再不看陳嬌一眼,讓陳嬌匍匐在地,痛悔對自己的傲慢。待到看夠了戲,再將她徹底踩進泥里!

    長樂宮內,竇太后靠在榻上,平日里陳嬌坐的位置,此刻正坐著劉徹。

    一名宦者匍匐在地,稟報王皇后和田蚡之謀,并道出王信和陽信公主的話,一句也沒有落下。

    聽到中途,劉徹已是下頜緊繃,到最后,怒火抑制不住,如果田蚡當面,他恨不能-拔-出長劍行殺親之舉。

    他不懷疑竇太后設局騙他,根本沒有必要。

    眼前這個宦者,平日里常跟在二公主身邊,正是得二公主庇護,才能打探到皇后和田蚡密謀,向長樂宮稟報。

    對于自己被王皇后忽視,婚事都排在三公主之后,二公主惱怒非常。既然王皇后不在意她,她干脆自己尋找出路。

    投向長樂宮貌似愚蠢,但從長遠來看,未必就不是正確選擇。

    竇太后的權勢遠勝王皇后,只要長樂宮開口,二公主擔心的一切都不是問題。即使將來竇太后不在了,王皇后入主長樂宮,二公主早已經出嫁,大不了隨丈夫前往封地,山高水遠,王皇后又能奈她何?

    難不成要誅殺親女?

    真敢這么干,必引來滿朝口誅筆伐。

    誅殺劉氏血脈的皇太后,從開國至今只有一個,呂后!

    宦者被帶下去,殿內恢復寂靜。竇太后沒有出聲,她在等著劉徹開口。

    足足一刻鐘過去,劉徹站起身,整理衣冠,隨后伏身在地,向竇太后稽首。

    “大母,孫兒立誓,今生僅得陳嬌一人為后。”

    竇太后半合雙眸,許久沒有任何表示。

    劉徹繼續伏身在地,動也不動。

    “起來吧。”竇太后終于出聲,語氣中帶著疲憊,“你有心就好。”

    “諾。”

    “醫匠用了新藥,你父皇的病好了許多,只是不能勞累。我同你父皇商量,朝中近日無大事,小事卻是不斷,我精神不濟,不耐煩操心,明日你來長樂宮。”

    明白竇太后話中的暗示,劉徹勉強抑制住心中激動,再次俯身行禮。

    “遵大母之命。”

    “去吧。”

    “諾!”

    劉徹退出殿外,被冷風一吹,人稍微冷靜,看向未央宮方向,雙眸黝黑,心仍砰砰跳個不停。

    遠在邊郡的劉榮并不知曉長安城內變化,同趙嘉一番長談之后,將兩名忠仆留在云中城,命其抄錄官寺貼出的告示,自己往村寨去接云梅,見過云父云母,其后返回沃陽縣,著手丈量田地,為接下來的開荒做準備。

    畜場中,水泥窖已經建好,趙嘉看過之后,組織人手將運回的材料破碎調配,投入水泥窖中煅燒。燒制成熟料后,再分批加入石膏磨細。

    試驗數日,終于得出一批符合要求的成品。

    魏悅抵達畜場時,趙嘉正指揮青壯攪拌水泥,打算檢驗一下成果。看到魏悅策馬行來,顧不得滿身塵土,揚聲笑道:“三公子來得正好,這是新制的水泥,筑城、鋪路、修橋,全都用得上。”

    水泥?

    魏悅翻身下馬,看到青壯揮動鐵锨,聽趙嘉細講水泥的用途,不由得也生出幾分期待。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