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81章 第八十一章
    劉榮一行抵達雁門郡, 正逢郅都下令清查郡內、重錄戶籍。縣中長吏、少吏每日忙得腳不沾地,鄉中三老、游徼、嗇夫亦不得閑。

    隊伍過馬邑時, 連續遇見三名亭長,每人手中都拽有麻繩,繩后捆有清查時抓捕的游俠、無賴和惡少年。

    尋常而言,這些人游蕩在鄉間, 只要不犯大惡,官寺很少下令拿人。

    可惜他們遇上了郅都,又倒霉地碰上謀刺云中太守的大案, 自然不可能再如之前一般輕縱。加上鄉民百姓受夠了這些閑漢和無賴,紛紛上官寺告發。各縣接連貼出告示,縣尉更是親自帶兵拿人。

    頂頭上司都已經動手, 游徼和亭長自然不能毫無作為。單是馬邑附近,抓捕的游俠無賴就超過兩位數。

    馬邑并非雁門郡內的大城,實為秦時養馬之地。漢朝立國之后,此地仍在養馬, 然不設縣鄉, 僅由尉和馬官掌管。放眼望去,除了成群的戰馬和馱馬, 只有零星的里聚和軍伍駐扎的要塞點綴其間。

    和劉榮在長安郊外見到的不同, 這些邊民里聚都有夯土筑成的圍墻,個別會在墻頭堆砌泥磚或是立起木板, 有的還會支起簡陋的箭樓, 作為瞭望和警戒之用。

    劉榮北上時, 竇太后命人送來大量的絹帛、銅錢和粟麥。并有三十多名身強體健的騎僮,以及數名健壯的仆婦。

    大車提前安排在城外,沒有引起任何注意。

    劉榮本不欲收。

    他雖被廢為庶人,不再歸于宗室,終歸仍為劉氏,依照漢律,可免一切徭役。入邊郡后開墾荒田,市宅地,生活絕對和困苦不搭邊。這些錢絹帶上,或許還會惹來人眼。

    似料到會有這種發展,為首的騎僮遞上一冊竹簡,言為竇太后旨意,請劉榮細看。

    展開竹簡,掃過其中內容,劉榮臉色微變。再看面前的騎僮,各個高大魁梧,身上帶著煞氣,明顯曾上過戰場。

    長樂宮送出這樣的人,天子不可能不知道。

    甚者,其中就有天子的安排。

    劉榮苦笑一聲,徹底打消將人送回去的念頭。

    無論如何,這些人他必須留下。

    由于攜帶的東西太多,車上又沒有象征宗室和貴人的標記,沿途有不少百姓將劉榮一行當成了商隊,以為他們是運載糧食和絹帛往邊郡交易。

    隊伍中途休息時,有膽大的獵戶帶來捕捉的獵物,想從劉榮手中換取粟米。

    騎僮本欲將人喝退,卻被劉榮攔住。

    看過獵戶帶來的野兔和鹿,劉榮轉身詢問云梅。數語之后,劉榮點點頭,命忠仆卸車,用高于市價一成的價格,換來十五只野兔和兩頭鹿。

    野兔都是一箭射入眼窩,皮毛沒有任何破損。兩頭鹿十分壯碩,鹿角鋒利,傷口分布在脖頸兩側,必然是多人合圍將其拿下。

    將粟米搬上馬車,獵戶感念劉榮慷慨,在身上摸了摸,取出兩顆鋒利的虎牙。

    “這是雄虎之牙,郎君別嫌棄。等郎君有了孩兒,將此物懸于門前,小郎君必當健壯勇武。”

    漢風尚武,無論崇尚道家的黃生,還是拜于儒家的儒生,身上皆佩劍。甭管長劍還是短劍,都是出鞘即可傷人,和“裝飾品”有天壤之別。

    民風如此,夸誰家孩兒長得好,必要以虎豹熊羆來喻。男孩不論,女孩照樣如此。畢竟在兩漢時期,妻生的女兒同樣有繼承權,如衛青蛾。不過有個前提,不能外嫁,需得招個贅婿。

    獵戶送出虎牙,實是心懷祝福,誠心誠意。

    劉榮笑著收下,一枚自己收起,另一枚遞給云梅。少女攥緊手指,臉上映出一抹粉紅。

    獵戶帶著粟米離開,車隊繼續上路。

    為遠行考慮,劉榮所乘的馬車仿效安車打造,頂有車蓋,三面有車板,可以坐乘。內部經過改造,還可以躺臥休息。

    車廂一角擺有箱籠,云梅打開箱蓋,取出一件皮袍披在劉榮身上。

    “良人,往北天氣愈冷,可還適應?”

    劉榮笑了笑,展開斗篷,將云梅攬到懷里,背靠車板,溫和道:“確比長安冷,和江陵城亦是不同。長居此地,還需阿梅多為我制幾件皮袍。”

    云梅點點頭,靠在劉榮懷里,想起之前送出的書信,想到即將同家人見面,難免有些激動。

    “想家了?”

    兩人相處日長,劉榮能輕易猜出云梅的心思。

    少女在他面前沒有任何遮掩,相伴的日子越長,越是讓他心生憐意。在為云梅請封夫人之后,即言他不會再娶妻,也不讓少女以妾室稱他為“君”,稱“良人”即可。

    起初云梅有些遲疑,被劉榮笑著握住雙手,終于緩緩開口,道出“良人”二字。

    跟隨劉榮的忠仆對云梅十分尊敬,竇太后賞賜的騎僮和仆婦都無資格出言。

    從長安到邊郡,云梅逐漸適應新身份,和劉榮相處時,也少去了最后一絲拘謹。

    車隊過馬邑,踏上直通往郡城的大道。

    路旁偶爾能見到村寨里聚,可惜多數已被廢棄。殘垣斷壁間雜草叢生,被積雪覆蓋,成為小獸的藏身之地。

    一路行來,劉榮對邊民的困苦有了更深的體會。他終于明白,魏尚自先帝時即坐鎮云中,守護一方平安,逐匈奴于草原,令其不敢踏入郡內半步,究竟有多不容易。

    距離郡城十里,途經的村寨里聚終于有了人氣,路上的行人也開始增多。除了邊民和抓捕賊子的官吏,還有一些行商和小販,有的在路旁歇息閑話,有的正加快行速,著急往城內趕去。

    又行出三里,劉榮一行遇到了從城內出來的軍伍。

    為首的軍侯策馬揚鞭,顯然身負要務。劉榮當即命騎僮和忠仆讓路,待騎兵飛馳而過,才集合大車繼續上路。

    由于中途遇雪,車隊速度一再減慢,直至傍晚時分才抵達雁門郡城。

    郡城建于善無,秦時即為關防要塞。

    城墻為夯土構造,屢經烽火,墻面斑駁,留有不少坑洼,卻始終屹立不搖。

    郡城四面各開有城門,門前有軍伍把守。和長安城不同,雁門郡城的城門高度足夠,寬度卻十分有限,甚至稱得上狹窄。尤其是北面,僅能容兩馬并行。

    劉榮的隊伍從南面進城,向守城的軍伍出示木牌,驗明身份,即由一伍士兵護送前往位于城南的太守府。

    “貴人這邊請。”

    即使劉榮一身短褐,軍伍也沒有絲毫怠慢。

    劉榮本想開口解釋,言他不再是什么貴人。府門卻在這時開啟,一名頭戴布冠、懷中抱著數冊簡牘的官吏從門內走出。

    “雁門主簿宆方,郎君有禮。”

    劉榮正身向對方拱手。

    知曉劉榮來意,宆方沒有多言其他,直接開門見山,言郅都不在府內,正在城北監人犯問斬。

    “致太守親自監斬?”劉榮倒不認為主簿在敷衍他,只是以他二十多年來的認知,著實想不到會有這種發展。

    “有縣中官吏犯罪,其家甚有名望,且在匈奴來犯時死守不退,滿門英魂。”宆方嘆息一聲,聲音變得低沉,“可惜生者不肖。”

    主簿沒有繼續向下說,劉榮也沒有再問,婉拒入府的提議,讓車隊停靠到道路一邊,就此恭候在太守府前,等候郅都歸來。

    幸運的是,他沒等多久,郅都的車架即從北歸。

    見到府門前的劉榮,郅都的反應很平常,依舊是一副冷臉,甚至沒將人請入后院,直接在前堂公事公辦,將劉榮一行安排到善無北邊的沃陽縣。

    沃陽本為一處大縣,去歲匈奴來犯,縣令、縣尉先后戰死,縣丞失去一臂,如今暫代縣令之職。縣中青壯戰死大半,老人多數死去,婦人孩童不是死在匈奴刀下就是被擄走。

    昔日有商隊往來的縣城,如今已如死地,下轄的里聚村寨有超過半數荒無人煙。

    “敢問使君,榮到后,可能開田?”

    知曉沃陽的情況,劉榮首先想到的就是人口和糧食。他非無才之人,否則也不會將臨江國治理得有聲有色,得國內百姓愛戴。

    匈奴對漢朝邊郡是極大的威脅,要擋住這柄北來的屠刀,人口和糧食都是重中之重。

    有人才有兵源,有糧才能讓士卒吃飽,吃飽才可上陣殺敵。

    郅都在郡內清查人口、重錄戶籍,最終目的是給草原放血,但在放血之前,同樣要解決兵源和軍糧的問題。

    “可。”郅都取過簡牘,提筆寫成一份手令,當面遞給劉榮。

    看過其上內容,劉榮眸底閃過一抹驚訝。

    “郎君不必疑惑,我所行不瞞天子。”

    劉榮點點頭,將竹簡仔細收起。

    “另有一事,需請太守之意。”

    劉榮自請戍邊,卻沒有歸入軍中,以良籍出行本不受限制。但他終究身份特殊,能否離開雁門郡還需要問過郅都。

    “榮能否往云中?”

    “云中?”

    聽劉榮解釋過因由,郅都略微想了想,即頷首道:“邊郡常有探子和賊匪出沒,郎君出行需帶足人手。”

    “謝太守。”

    事情解決,劉榮謝過郅都,起身告辭。

    他要開荒田,傭耕之外,還要有節省人力的農具和良種。在這一方面,云中郡顯然是個中翹楚。

    此外,除了購置農具,帶云梅見家人,他還想同沙陵縣趙氏子見上一面。有竇太后派來的騎僮,他的行動變得更加自由,無需擔心哪里行差踏錯,使今日一切再成鏡花水月。

    回到暫時的落腳點,劉榮提筆寫成書信,交人送去云中郡。隔日告別郅都,啟程北往沃陽縣。

    送信的人快馬加鞭,很快抵達沙陵縣。

    云梅的父母知曉長女將來云中,都是驚喜不已,同時又心懷忐忑,連續幾日都沒能安枕。

    趙嘉接到劉榮的親筆信,對于前臨江王要見自己的原因很是疑惑。心中有些拿不準,寫成一封短信,讓魏同送去魏悅的駐地。

    胡市中的要塞尚未建好,魏悅率騎兵駐扎在邊界,沒有足夠的房舍,干脆和胡人一樣住起了帳篷。

    不過和胡部不同,軍營里的帳篷扎得整齊有序,更堆雪澆水筑起圍墻,并立起木制的角樓崗哨,還在圍墻內架起數輛投石車。

    如果趙嘉走進軍營,立即就能發現,這些投石車和自己送入城的十分相似,比起軍隊所用更為靈活機動。無法用來攻擊城池,守護軍營卻是綽綽有余。

    魏同策馬趕到時,魏悅剛在帳中鋪開地圖,手指在其上勾畫,明顯是在計劃下一階段該到哪里清地圖。

    “三公子!”

    魏同抱拳行禮,將趙嘉的書信呈上。

    木牘沒有泥封,展開后,有隱隱的墨香味。

    看過內容,魏悅沒有回信,直接命魏同傳口信:“告訴阿多,此事當報阿翁。會面之日,遣人來軍營尋我。”

    “諾!”

    魏同抱拳離去,飛身上馬,很快消失在風雪之中。

    魏悅卷起地圖,邁步走出帳外。

    號角聲在軍營中響起,除了留守的人員,余者盡數上馬。

    現如今的云中騎兵皆佩有高鞍馬鐙,軍侯、屯長、隊率有鐵甲,余者有皮甲。強弓之外,騎士都佩長刃,并備有短-槍圓盾。

    戰馬頭前裹有片甲,甲上嵌利刺,沖鋒-撞-擊時,能發揮出恐怖的殺傷力。

    嚴格來說,這支騎兵已經脫離弓騎兵的范疇,但也無法歸入重騎兵。就其兵種,還在探索和發展中。但誰也不能否認,這幾千人組成的隊伍是一部完美的殺戮機器,每次踏入草原都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漢軍號角聲起,轟隆隆的馬蹄聲震碎大地。

    歸降的羌部勇士同樣開始行動,帶上弓箭兵器,飛身躍上戰馬,追隨在漢軍身后,一同向草原進發。

    云中郡很少征胡騎為正卒,對輔兵也有限制,但架不住羌人跟隨作戰的欲-望。目睹幾次魏悅大勝歸來,三支別部首領就差抱馬腿要求跟隨出戰。出去就打贏,打贏就能搶回牛羊,傻子才不干!

    正卒不成就做輔兵,不需要漢軍出糧餉,允許他們參戰,戰斗結束后能搶奪戰利品就成!

    久而久之,每次魏悅去草原清地圖練兵,都會有羌騎跟隨,并且規模不斷擴大。發展到現在,漢軍號角吹響,羌部勇士完全不需要召喚,抓起兵器上馬就走,個頭個勁頭十足,根本不在乎要倒霉的是哪個部落。

    這三支羌部首領能跟隨蘭稽出使,在別部中的地位自然不低。他們了解匈奴騎兵,知曉本部騎兵有何等恐怖的戰斗力。

    正因為了解,在見識過云中騎之后,他們才會死心塌地抱大腿。

    只要魏尚繼續坐鎮云中,只要魏悅仍在草原馳騁,只要云中騎繼續碾壓胡部,他們就會一心一意做漢天子腿上的掛件,扯都扯不下來。

    漢騎呼嘯而過,羌騎緊隨而至。

    伴隨著蒼涼的號角聲,騎兵破開風雪,如一支鋒利的長箭,兇狠扎入草原。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