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市完余下的絹布, 將交易來的糧食和鹽醬裝上大車,趙嘉吩咐季豹帶著青壯先出城,自己同季熊前往城東鐵鋪, 購買畜場需要的農具,隨后到城門外匯合。

    距離天黑還早,軍市中依舊熱鬧。

    季豹和青壯趕著滿載的大車離開長街, 著實要費上不少功-夫。

    趙嘉和季熊只帶著銅錢, 反倒速度更快, 穿過兩條街巷,遇到巡視的軍伍,出示木牌,確認過身份, 很快就被放行。

    城內有嚴令, 胡人不許進入城東, 如果敢硬闖,一概捉拿下獄。是不是能活著出來, 只能聽天由命。

    有過幾次血淋淋的教訓,哪怕是藏身在商隊、試圖混入城內打探消息的探子,也不敢輕易離開城北。萬一被捉拿下獄,以周決曹的手段, 銅皮鐵骨也能敲碎。除非自己咬斷舌頭,早晚都得開口招認。

    比起城北的人來人往, 城東明顯要冷清許多。

    趙嘉和季熊一路小跑, 熟門熟路找到鐵鋪。

    鋪子內燃著火爐, 熱氣襲人。

    哪怕是寒冬時節,打鐵的匠人照樣打著赤膊。隨著每次揮舞重錘,肩背和手臂上的肌肉隆隆鼓起,熱汗涔涔,健壯的身軀仿佛覆上一層桐油。

    “趙郎君。”一名赤紅臉膛、頜下長有短須的匠人放下工具,抓起一塊短布擦汗,轉身同趙嘉打著招呼。

    簡短寒暄之后,趙嘉說明這次需要的農具。匠人仔細記下,讓長子取來木契,一分兩半,定下價格和取貨日期。

    “如此,我半月后來取。”

    收好木契,趙嘉離開鐵鋪,和季熊沿來時路返還。

    意外的是,兩人趕到城門外,季豹等人卻不見蹤影。足足等了一刻鐘,才見青壯們趕著大車行來,有幾個身上的皮襖都被扯開,臉上猶帶著怒氣。

    “怎么回事?”趙嘉皺眉問道。

    “遇到一群不講理的。”季豹放下繩子,沉聲道,“外郡來的商隊,明明是他們來撞我們,硬說我們傷了他們的人,非要扣下一輛大車,不然就用皮毛賠償,還專門要狼皮和狐貍皮。”

    “什么?”趙嘉瞪大雙眼,比起憤怒,更多則是愕然。

    這是西漢版碰瓷?

    吃了熊心豹子膽,在云中城里這么干,不提太守府的嚴令,真不怕被當場捶死?

    “動手了?”季熊探頭瞅兩眼,好奇道。

    “差一點。”季豹繃緊下頜,拳頭握得咔吧作響,“巡城的軍伍來得太快。帶頭的那個叫嚷著什么灌氏,沒等繼續往下說,就被捆起來拖走。”

    灌氏?

    趙嘉頓了一下。

    在邊郡能稱得上名號的灌氏……該不會和代國相灌夫有關?

    “郎君?”

    “沒事。”趙嘉輕咳一聲。

    甭管怎么說,只要自己人沒吃虧,其他事都可以再議。這些人被抓進官寺,以決曹掾的手段,身份來歷、在城內鬧事的目的,很快都能查得一清二楚。

    想要知道后續,下次入城到太守府拜會即可。

    “人被抓起來,事情早晚能有個交代。天色不早,先回畜場。”

    “諾!”

    趙嘉一聲令下,眾人上馬的上馬,趕車的趕車,攜帶市換來的糧食和鹽醬,加速往畜場行去。

    官寺內,軍伍將抓捕的商人交給獄吏。后者了解過情況,命獄卒將人分別關押,隨即前往稟報決曹掾。

    “灌氏?”

    周決曹放下竹簡,沉吟片刻,起身道:“我親自去審。”

    “諾!”

    從周決曹走進刑房,到獄吏捧出五六冊竹簡,耗時不到半個時辰。

    竹簡上帶著血跡,擦都擦不掉。被訊問的商人再沒了之前的囂張跋扈,被獄卒拖出刑房,重新丟進囚室,一個賽一個面無人色,抖得有如風中落葉。

    “據其招供,確為代國相族人,此事當報于使君。”周決曹丟掉拭手的細布,讓獄吏將記錄口供的竹簡裝入木箱,隨他一同去見魏太守。

    魏尚正同主簿商議在胡市建立要塞,調配守軍,聽家僮稟報周決曹請見,不由得有些詫異。

    “抓到了匈奴的探子?”看到記錄口供的竹簡,魏尚開口問道。

    “非是匈奴的探子,事涉代國相。”周決曹坐到魏尚下首,展開口供,將事情詳細說明。

    這些商人確為灌夫同族,血緣卻很疏遠。事實上,他們壓根不姓灌,而是姓張。此前冒灌夫之名,在潁川橫行霸道。因其每歲呈給灌夫數萬乃至數十萬錢,得到庇護,行事愈發肆無忌憚,欺壓鄉民,甚至害死人命,成一族豪強。

    入冬之后,郡中皮毛日貴,眼紅其中利潤,族中想要分一杯羹,將市皮毛的商人逼得家破人亡,其后更組織商隊北上。

    帶隊之人在鄉間跋扈慣了,到云中郡也不知收斂。見趙嘉等人手中有上等皮毛,就起了歪心思。知曉不能搶奪,干脆使出無賴手段,不想偷雞不成蝕把米,好處沒得到,還被軍伍抓進囚牢。

    潁川距邊塞甚遠,未曾遭到匈奴鐵蹄。這些人自以為手段了得,殊不知,在人人都能同匈奴拼命的邊郡,根本就是個笑話。

    要不是軍伍將他們抓走,憑借季豹季熊外帶十多個青壯,當場就能要了他們半條命。打不死也能打殘,打完丟出城,不被野狼吃了算他們好運。

    然而,沒被青壯痛揍,他們的下場也未見得多好。被帶進刑房,遇上周決曹,甭管能說不能說,全都竹筒倒豆子一般說得一清二楚。

    等周決曹講完,魏尚發出一聲冷笑。

    “灌仲孺甚是愛財,縱容族人不法,獲百萬錢。出任代國相后,府內豢養食客,更聚集十數游俠,朝中早有風聞,他卻始終不改。早晚有一日,不需旁人動手,他就會自尋死路。”

    “使君,此事是否上奏長安?”

    魏尚搖頭道:“此前匈奴南下,灌夫率代國兵阻敵,擊殺兩名胡部首領,天子還要用他。”

    縱是上報長安,只要灌夫咬定自己不知情,族人再把事情全部擔下,依舊傷不到他分毫。

    要想拿下灌夫,勢必要證據確鑿,定下大罪。屆時,以灌夫得罪人的程度,朝中不少人都樂于送他一程。之前率兵馳援邊郡,卻在城頭被他辱罵的程不識就是其中之一。

    “關押之人該如何處置?”

    “按律法即可。籍貫潁川,當與潁川守文書。另抄錄一份口供,命人盡快送去。”魏尚道。

    在魏尚看來,豪強橫行治下,是個太守就不能忍。潁川太守未必不想懲辦,只是礙于灌夫,始終不好動手。如今他在云中城抓人,又把罪狀遞到對方跟前,擺明出事自己幫忙扛,但凡是有腦子的,都不會放棄這等天賜良機。

    鏟除治下豪強,為民除害,任誰都不能挑出理來。灌夫敢出面追究,那就是自己往火場里跳,伸出脖子找死!

    領會魏尚之意,周決曹親自執筆寫成文書,并附上口供,遣人送往潁川郡。其后就以“群盜劫掠”的罪名,將抓捕之人全部罰為城旦,為首者更要笞兩百。

    不提城內諸事,趙嘉一行抵達畜場時,日頭已經西落,虎伯和熊伯各自帶領一隊青壯,手持火把,背負弓箭,腰間配有短刀,沿畜場邊界巡邏,嚴防有野狼和狐貍躥進畜場。

    至于那些入夜后就跳進圍欄,和羊群混在一起的黃羊,眾人趕了幾次都趕不走,干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隨它們去。

    見到從遠處行來的隊伍,虎伯讓眾人立定,搖動手中火把。得到回應之后,確認是趙嘉一行,立即打開木欄,幫忙將大車趕進畜場。

    “車上有稻,還有五罐醬,讓孫媼單獨放進倉庫。”趙嘉翻身下馬,拍拍棗紅馬的脖頸。后者打了聲響鼻,和季豹等人的坐騎一同返回馬廄。

    “稻?”虎伯詫異道,“郎君市了稻?”

    “對。”趙嘉頷首,“市了半車。”

    待大車全部進入畜場,青壯立即合攏圍欄,隨即張開弓弦,連續發出數箭,逼退遠處徘徊的幽幽綠光。

    “是狼群?”趙嘉轉身看了一眼。

    “大概有十多只,仆已安排人手,必不令其靠近畜場。”虎伯道。

    趙嘉點點頭,正想再問,趙破奴忽然跑過來,待到近前,來不及喘口氣,一把拉住虎伯的衣袖,焦急道:“長者快去看看,阿白怕是不對!”

    阿白是畜場中養的匈奴馬,一直是少年們照顧。去歲懷上馬駒,少年們幾乎是不錯眼的盯著,夜間都會有人睡在馬廄,就怕出現狀況。

    “快走!”

    知曉情況緊急,趙嘉準備同虎伯一起趕向馬廄。

    趙破奴看到趙嘉,想到自己方才失態,正想開口,被趙嘉一把拍在背上:“有什么話以后再說,先去看阿白!”

    三人快步來到馬廄,發現周圍遍插火把,趙信和公孫敖守在一旁,白馬倒在地上,腹部鼓起,不斷地痛苦嘶鳴,果然如趙破奴所言,情況很是不對。

    虎伯快步走上前,蹲在白馬身邊,一邊安撫,一邊用手試探白馬的反應。片刻后,轉頭對少年道:“去找熊伯,這是要生馬駒了!”

    少年們不敢耽擱,迅速轉身飛跑。趙嘉邁步走上前,想幫著虎伯安撫白馬。

    “郎君小心!”

    就在虎伯出聲提醒的同時,趙嘉的衣袖被白馬咬住,好不容易掙開,皮襖的外層都差點被咬穿。

    “力氣不小,好事!”確認趙嘉無事,虎伯笑著拍了拍白馬。

    舉起剛被咬過的衣袖,趙嘉半晌不知道該說什么。

    很快,少年們簇擁著熊伯趕到,后邊還跟著五六個青壯和健婦。

    看到眼前的情形,問過白馬倒地多長時間,熊伯擰緊眉心,并不如虎伯樂觀。摸了摸白馬的腹部,二話不說擼起衣袖,幫助白馬生產。

    整個過程貌似不長,卻又像是持續了整個世紀。

    直到馬駒落地,掙扎著站起來,少年們發出興奮地歡呼,趙嘉才赫然發現,自己竟在無意識中屏住呼吸,乍然間放松,耳畔似有嗡鳴,喉嚨一陣火辣辣地疼。

    白馬恢復些力氣,仔細地舔著馬駒。

    少年們抱來草料豆餅,還提來一桶清水,隨后就一個挨一個守在馬廄前,瞅著新生的馬駒,眼都不舍得眨一下。

    馬駒很小,和母親一樣通體雪白,僅在額前有一道黑色。

    熊伯和虎伯都會相馬,笑著對趙嘉說,只要馬駒能長大,體型和速度肯定不亞于趙嘉的棗紅馬。

    夜色漸深,趙嘉卻是毫無睡意。新生命的誕生,無論何時都會讓人感到興奮。少年們更是守在馬廄前不肯離開,看樣子,分明是準備睡在這里。

    見狀,趙嘉站起身,笑著攔住準備攆人的虎伯,道:“隨他們去。”

    “郎君太縱容他們。”虎伯顯然不贊同。

    “算不上縱容。”趙嘉抻了個懶腰,笑道,“難得有件喜事,大家都高興,放松一下也是無妨。”

    離開馬廄,趙嘉徑直回到木屋。

    屋內燃著地爐,衛青和阿稚幾個裹著皮毛睡得正熟。阿陶卻沒睡,守在地爐邊,手中抓著一冊木牘,見趙嘉走進門內,立刻起身迎了上來。

    “郎君!”

    “怎么不睡?”

    “郎君,我阿姊托人送信來,說她就要到雁門郡!”阿陶很是興奮,將木牘遞到趙嘉眼前。

    趙嘉正準備往地爐中添柴,聞言面露驚訝。魏悅之前同他說,朝廷已絕和親,入宮的家人子為何會來邊郡?

    將木柴丟入火中,趙嘉接過阿陶手中的木牘,從頭看到尾,筆跡鏗鏘有力,不似尋常人能夠寫出。“離臨江王府,別江陵城,入長安”等字句映入眼底,神情更是一頓。繼續向下看,驚訝之情更甚。

    要是他沒記錯,歷史中的臨江王因罪被下中尉府,最后自殺在獄中。竇嬰、郅都都牽扯在內,到最后,郅都還死在竇太后的怒火之下。

    如今的情況卻是截然不同。

    劉榮被奪國貶為庶人,往雁門戍邊,王位和封國沒有了,性命卻是半點無礙。云梅作為劉榮請封的夫人,隨他一同北上,同行還有二十多名健仆,以及太后賞賜的絹帛金玉。

    放下木牘,趙嘉陷入沉思。

    究竟是什么改變了歷史?

    這樣的改變又會帶來些什么?

    實在想不明白,趙嘉只能按了按額角,將木牘還給阿陶。據歷史記載,劉榮在封國極得百姓愛戴。這樣一個人到雁門郡戍邊,應該不是件壞事。

    木牘上寫明,云梅希望能見家人,在不確定劉榮是否能離開雁門郡的情況下,云家人遷往雁門是最好的選擇。

    “阿陶,你家中如何定?”趙嘉問道。

    “阿翁和阿母商量,待阿姊抵達,由他去探望。”阿陶說道。

    “你不去嗎?”

    阿陶搖搖頭。

    他的確想見阿姊,但阿翁說暫時不可,他也只能聽話。

    “待你家人動身,你就留在畜場。”趙嘉拍拍阿陶的頭,“你阿姊既已到了邊郡,早晚都能見到。”

    阿陶用力點頭,心事放下,不由得打起哈欠。

    趙嘉搖頭失笑,將他安置到衛青身邊,用獸皮裹緊,確定地爐不會熄滅,門窗也留下縫隙,才起身走進隔室,合衣倒在榻上,裹上一張皮被,沉沉地睡了過去。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