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73章 第七十三章
    賞十萬錢, 爵升大夫,授田五頃。

    聽完圣旨內容,趙嘉克制再克制, 才沒有讓嘴角咧到耳根。深吸氣,心仍跳得飛快,耳畔嗡嗡作響, 完全不受控制。

    賞錢不提, 升爵格外讓他感到驚喜。

    不更和大夫僅差一級, 但跨過這一級絕不容易。從升爵的那一刻開始,趙嘉的身份就發生根本性轉變,自此脫離士的范疇,正式進入大夫行列。

    有了賞賜的田畝, 加上繼承的田地和開墾的荒田, 他手中的田地已達到十頃, 足足一千畝!

    在長安貴人眼中,這些土地或許不算什么。但是, 經過親自下地勞作,切實體會到種田艱辛,明白糧食的重要性,趙嘉此刻的激動完全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更重要的一點, 這些土地是他自己所得,切切實實付出過努力。相比繼承自趙功曹的田畝, 心中更覺得踏實。

    和上次不同, 長安來的官員宣讀完旨意, 沒有讓趙嘉離開,而是態度和藹,主動對他表示出親近。

    趙嘉有些措手不及,好在見過的事情多了,始終保持姿態謙遜,沒有現出半點得意,更無任何驕狂,應對算是得體,讓對方頗為滿意,笑著同魏太守夸贊趙郎君委實不凡。

    官員顯然同程不識關系不錯,特地詢問趙嘉率鄉人抵御匈奴,為何此前沒有上報戰功。

    魏尚看向趙嘉,示意他自己解釋。

    “不瞞貴人,胡寇南下,鄉中人死傷甚多。嘉同鄉人祭亡者,胡寇首級都做了祭品。”

    對于這件事,趙嘉半點也不后悔。

    如果時間倒轉,他仍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官員面露感慨,詢問整個祭祀經過。趙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包括燒給亡者的祭文都復述一遍。

    時間過去一年,祭文出口,再無撕心裂肺的哀傷,僅余絲絲鈍痛。

    待趙嘉復述完,室內出現短暫的寂靜。

    官員嘆息一聲,沒有繼續詢問,只從身上取出一枚木牌,當面遞于趙嘉,言他日趙嘉入長安,可持此牌過府一敘。

    得魏尚示意,趙嘉鄭重接過木牌,認出木牌上是一個篆體的“許”字,聯系官員之前道出的姓名,腦海中沒有任何線索。直至告辭離開,在廊下遇到魏悅,聽他提到柏至侯府,才隱隱有了些許印象。

    “許侍中為柏至侯同族,頗具英才,得天子器重。”

    聽完魏悅講解,趙嘉終于恍然。

    西漢時,侍中為加官,許侍中的正規官職為郎中,位在郎中令之下。然而,凡加官侍中,就能出入未央宮,侍從在景帝身側。一般而言,僅有得天子器重和信任的官員才能獲此殊榮。

    “許侍中夸贊阿多?”魏悅難得不練兵,一身藍色深衣,未戴冠,僅以簪束發,恢復平日里溫潤如玉的模樣。單看外表,實在很難現象,他的兇名已同云中騎一并傳入草原,無需多久就能直追魏尚。

    “確是夸了幾句。”趙嘉實話實說。

    “甚好。”魏悅笑著頷首,對上趙嘉不解的目光,不打算多做解釋,而是話鋒一轉,笑道,“今日天氣不錯,阿多同我一起出城射獵如何?”

    天氣很好?

    趙嘉抬頭看向陰沉沉的天空,眼見就要下雪。遇到冷風刮過,禁不住打了噴嚏,其后看向魏悅,目光中盡是懷疑。

    魏三公子對溫度的感知是否異于常人?

    “雪尚未下。”仿佛能猜出趙嘉在心中的腹誹,魏悅單手覆上他的背,不見多么用力,就輕輕松松推著他往前走,“城外又現狼群,有人親眼目睹其中有一匹白狼,我射來給阿多做件短襖如何?”

    “三公子,嘉尚需將賞賜送回畜場。”趙嘉略感不自在。

    “天色尚早,轉道亦可。”

    “畜場中尚有事……”

    “可吩咐健仆去做。”

    “事情關乎春耕。”

    “一天的時間,不耽擱。”魏悅的笑容愈發溫和,語氣卻不容置疑。

    “……”趙嘉頓感頭疼。

    “阿多是不愿同我親近?”魏悅停下腳步,收起笑容,哀傷地看著趙嘉。仿似趙嘉一旦點頭,他就要做出西子捧心狀。

    明明是個世家公子,上戰場殺人不眨眼,做出這幅有些無賴的姿態,竟然半點不讓人感到違和。

    趙嘉無聲嘆息,知道自己再沒法拒絕,只能認命點頭,任由魏悅推著走向前院。

    運送銅錢的大車早都備好,裝錢的木箱逐一抬到車上,用粗繩捆牢固定。發現錢箱外還多出不少絹布,趙嘉疑惑地看向魏悅,圣旨中可沒有這些。

    “阿翁吩咐備下的。”魏悅牽過黑馬的韁繩,拍了拍坐騎粗壯的脖頸,解釋道,“阿多率鄉民修路,益于郡中。理當有所獎勵。”

    “使君先前送過糧食。”趙嘉皺眉道。

    “朝廷發民夫修路亦要給食,阿多無需多想,收下就是。”

    話說到這個地步,趙嘉只能點頭,請魏悅幫忙轉達,他代村人謝魏太守。

    兩人說話間,錢箱和絹布都已經裝好。趙嘉帶來的青壯和健仆登上大車,魏武率一隊騎兵上馬,護衛在大車左右。

    隊伍離開太守府,一路行至城門前,先后遇到數名行色匆匆的商賈,有漢人也有胡人,看方向,全都是往官寺奔去。

    “兩日后軍市開市,許郡外的胡商入城市貨。”見趙嘉面露好奇,魏悅減慢行速,開口道。

    “郡外胡商?”

    趙嘉略微一想,心中就有了計較。

    之前魏悅率兵出塞,和李當戶互相配合,一邊練兵一邊沿著邊界清地圖。除了去歲降漢、并在匈奴南下時進行抵抗的三支別部,其他草原部落皆被勒令離開。賴著不走,直接會被武力驅逐。

    靠近邊界之地,能過冬的草場有限,無法像在草原深處一樣和漢軍玩捉迷藏。何況各郡都派出斥候,在一定區域內,近乎是地毯式的搜索,根本不可能存在漏網之魚。

    即使斥候粗心遺漏,降漢的別部也會出工出力,將這些藏起來的小部落一個個揪出來。哪怕同為羌部,牽涉到利益,行動時也不會手軟。甚者,在需要動用武力時,他們會比漢軍下手更狠,除了不到車輪高的孩童,部落上下都會被屠滅。

    這樣一次次的過篦子,以云中為起-點,定襄、雁門乃至代郡邊界再不見胡人蹤影。除了得到通行令的烏桓商人,其他部落膽敢靠近,百分百就是個“死”字。

    請匈奴出兵?

    有腦子的都不會這么干。

    遇到不講理的本部,到頭來氣沒出,自己的部落又會被搶一遍。若是運氣不好,惹得本部大爺氣不順,沒被漢軍絞殺卻被匈奴人屠滅,理都沒處說去。

    如此一來,不遇匈奴大舉南下,邊陲各郡至少能安穩數月。

    隨著邊郡關緊大門,胡商想要獲得過境的許可也越來越困難。之前降漢的別部以及曾隨趙嘉出塞的烏桓商人,就成了草原胡商市貨的重要途徑。

    “城內有令,軍市三日開,城外設胡市,五日開。”

    之前匈奴南下,設在邊界的胡市一度被毀,連市旗旗桿都被砍斷。如今匈奴退去,附近的地界又被清理出來,邊郡大佬彼此通氣,一致同意在別部駐扎的地界打造要塞,建起市集,籍此擴大漢朝邊界,大規模圈地。

    奏疏送到長安,景帝當即批準,還特地下旨予以褒獎。

    這次許侍中北上,除了發下賞賜,另有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在邊郡重繪地圖,將能圈的地盤全都圈進來,做成既定事實。

    “自明歲起,我將常駐城外。”

    去歲同匈奴一戰,魏悅以戰功升爵,并由司馬一躍升至部都尉,戍防新得的塞外之地。與此同時,他手中的騎兵也增至六千。如非郡內材官多被征召,同匈奴戰死,邊郡守軍將將滿員,需老兵帶新,無法大量抽調精銳,云中騎的數量還將進一步擴大,增至萬騎都不是虛話。

    降漢的別部仰慕魏尚兇名,眼熱漢騎的兵甲糧餉,削尖腦袋想要成為正卒。可惜郡內有嚴格規定,迄今為止,只有一百羌騎被征入邊軍,并且超過半數都是輔兵。

    “是否要再建城?”聽魏悅講到駐軍,趙嘉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修路造房子。大概是刻在骨子里的基因,漢家的地盤圈到哪里,房子就會造到哪里,草原上自然也不例外。

    “確有此議。”魏悅頷首,“不過冬日嚴寒,不適宜動土,需到雪融之后再做計較。”

    想到造城使用的材料,趙嘉腦子里閃過不少念頭。

    漢初的建筑風格延續秦朝,多為夯土構造,牢固歸牢固,工期長不說,所需的人力更不在少數。正因如此,城旦才和舂米一樣被視為苦役。

    除了夯土之外,一些繁華的郡縣也開始出現磚石建筑,在沙陵縣服役的更卒之中,就有會制磚的匠人。不過這類建筑一般需要用到糯米,對于壓根不種稻的邊郡來說,可謂造價奇高。

    參考邊郡時常遭災,隔三差五就要鬧災荒的狀況,誰敢對魏太守提起用糯米造墻,絕對會被掛起來用鞭子抽!

    聯系當前情況,趙嘉開始認真考慮,是不是該組織人手把水泥燒制出來?

    就和制冰一樣,他沒有動手經驗,僅記得大致的材料配比。但以時下工匠的動手能力,未必不能點亮科技樹。

    土法燒水泥的確會造成污染。

    然而,在地廣人稀、野獸比人都多的邊郡,生存才是第一要務。只有活下來,建起足夠抵御強敵的城池要塞,才有余力去想其他。

    隊伍出城之后,不斷加快速度,一路快馬加鞭趕到畜場。

    留守的青壯都被叫來,幫忙一起卸下錢箱和絹帛,送進不久前建起的倉庫。

    由于今歲豐收,谷倉里裝不下,虎伯組織人手在木屋后又起了一座倉庫,并在倉庫下挖出地窖,此時正好派上用場。

    “銅錢是天子發下的賞賜,這些絹帛是魏使君相贈。”趙嘉指著車上的銅錢和絹帛,對虎伯道,“稍后遣人回村寨,將事情說于鹿老,看大家是愿意分絹帛,還是帶去城內市換。”

    虎伯頷首領命,轉身叫來趙信和公孫敖,讓他們一起往村中送信。

    孫媼帶著婦人清理倉庫,將之前放進去的獸皮和農具取出來,盡量騰出空間,順便在地窖內放下長梯,準備送入木箱。

    待到銅錢送進倉庫,公孫敖和趙信也策馬返回,帶來鹿老的口訊,多數村人想把絹帛市換出去,只是有的想換粟麥,有的想換鹽醬,還有的想換粗布和器具,統計起來很是麻煩。

    “絹帛暫且放在畜場,明日請村人過來,大家一同商量。將要換的東西記錄下來,等到城內開市,一同去市換。”

    趙嘉做出決定,趙信和公孫敖又上馬馳出畜場。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大車被送到庫房后廢棄的羊圈,成排停靠在一起。趙嘉騰出手來,飲下整碗熱湯,才想起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

    猛然間一拍手,匆忙四下里尋找,終于在畜場東側的靶場找到魏悅。

    魏三公子正手持強弓,指點衛青和阿稚幾個開弓要領。見孩童們身上還背著木劍,當即喚來魏武和兩名騎士,讓他們演練戰場殺敵的招式。

    趙嘉走到近前,魏悅正將強弓掛上馬背,回頭見到趙嘉,笑道:“阿多忙完了?”

    “怠慢三公子。”

    魏悅擺擺手,拉住黑馬的韁繩,道:“魏同發現狼群,剛剛傳回消息。阿多同我一起來,如何?”

    趙嘉點點頭,打了聲呼哨,沒過片刻,棗紅馬就噠噠跑了過來。

    黑馬打了聲響鼻,趙嘉立刻心生警惕,想起這位撕咬李當戶坐騎的樣子,拽著棗紅馬就后退數步。

    幸運的是,黑馬沒有現出敵意,僅是甩甩脖頸,前蹄踏動幾下,就載著魏悅躍過圍欄。反倒是棗紅馬不服氣,用頭頂著趙嘉,在后者坐穩之后,撒開蹄子跑起來,路線和黑馬相近,明顯是要一爭高下。

    冷風迎面吹來,趙嘉握緊韁繩,任由棗紅馬帶著自己飛馳。

    魏悅側過頭,望向同自己相距不到半個馬身的趙嘉,突然微微一笑,揮動韁繩,黑馬在奔跑中提速,瞬間越過整個馬身。趙嘉意外被激起好勝心,催動棗紅馬加速。

    一黑一紅飛馳而過,速度快得近乎留下剪影。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