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68章 第六十八章
    衛青蛾請來的巫是一名年過五旬的老者。頭發花白, 滿臉溝壑,雙目已不能視, 身著稍顯破舊的短褐, 腳上是一雙草履,手中拄著一根用榆木制成的拐杖,單看樣子,任誰都想不到他會是一名巫者。

    巫身邊跟著一名少年, 大概十一二歲的年紀, 身板壯實, 長得虎頭虎腦, 很是討人喜歡。

    大車停在畜場前, 少年先一步躍下車欄, 其后從車上扶下老者, 口中道:“大父, 已至趙氏畜場。”

    衛青蛾先一步迎上來,請老者入木屋休息。同時讓衛秋去告知趙嘉,言巫者已到, 可按照之前定下的章程,遣人往兩處村寨, 請村人前來畜場。

    “見過女郎。”少年向衛青蛾行禮,道, “先前女郎遣人來告知, 言要用匈奴人頭祭祀, 可是真的?”

    “確是。”衛青蛾頷首, 正要詳加解釋,身后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轉頭看去,發現是趙嘉正快步過來。

    相比數日之前,趙嘉的氣色好了許多,再不見重傷虛弱的樣子。

    孫媼牢記醫匠的話,為給趙嘉補身體,頓頓不落葷腥,除了畜場里的牛羊雞鴨,還讓人去獵來不少野物。黃羊兔子不算稀奇,野狼隔三差五就能拎回兩只。季豹同衛川合力,還在林中抓到一頭黑熊。

    這樣一頓頓吃下來,果真如醫匠所說,趙嘉的傷勢快速好轉,人也一天比一天精神。雖說還不能拉弓射箭,但騎馬外出沒有半點問題。

    得知巫已抵達畜場,趙嘉放下手頭的事快速趕來,見到走下馬車的老者,當即站定行禮。

    “見過長者。”

    巫非良籍,就社會地位而言卻高于商賈、百工乃至醫匠。有德行的巫更會受到鄉民尊重。但趙嘉身有爵位,老者還是側身避開他的禮,同時拍了拍身邊的少年,讓他代自己給趙嘉行禮。

    “見過郎君。”少年的表情中帶著激動。

    趙嘉率鄉人抵抗匈奴的事早已傳出,遠近縣鄉皆有耳聞。少年隨老者學習,將來也會成為一名巫者,但這不妨礙他立誓拿起兵器,有朝一日走上戰場,砍殺北來的賊寇。

    少頃,虎伯和依舊有些虛弱的熊伯先后走來,分別同老者見禮。原來三人還是舊識,趙功曹在世時,老者就曾為戰死的邊軍和青壯祭祀。

    “郎君,祭祀之后,祭品都需燒掉。”老者開口,聲音異常沙啞,像是砂紙磨過。趙嘉仔細觀察,發現老者頸上有一道長疤,從耳后一直延伸入衣領。

    明白老者話中含義,趙嘉道:“一切都按規矩來,請長者操持。”

    首級燒掉,自然無法計入戰功。

    趙嘉不在乎,同匈奴死戰,活下來的青壯和村人也不在乎。

    “好。”老者點頭,婉拒入木屋休息的建議,讓少年扶著自己在畜場中行走,選定一處方位,作為搭建祭臺的地方。

    祭祀戰死的亡者有一套規矩,不容許出現錯漏。

    老者選定方位,青壯和婦人一起動手搭建祭臺,并在臺前架起柴堆,待念完祭文,將祭品系數投入火中燒掉。

    “牽十頭羊,一頭牛,再制蒸餅。”

    除了匈奴人的首級,其他祭祀所用的物品也要如數備好。

    將老者敘述的章程記下,趙嘉加入搭建祭臺的隊伍。剛剛立起木樁,就有村人陸續趕來,不需要多言,該伐木的伐木,該架柴堆的架柴堆,先前砍掉的匈奴首級都被抬出來,在柴堆前擺好。

    “長者,請述祭文,嘉來筆錄。”

    “好。”

    一般而言,祭文由巫者口述,但有條件的都會記錄下來,和祭品一同燒掉。

    眾人一起動手,祭臺、柴堆和祭品很快準備妥當。

    日頭開始西斜,少年從馬車上取來深衣步履幫老者換上,又取來一枚刻有篆字的銅鈴,交到老者手中。

    趙嘉和村人站到祭臺下,老者無需少年攙扶,獨自登上祭臺。行動時腳步極穩,稍顯傴僂的身形變得挺直,枯瘦的手陡然用力,銅鈴發出清脆聲響,聲聲直擊耳鼓。

    “祭!”

    伴著一聲沉喝,事先得到吩咐的青壯將火把投入柴堆。火光升起,橘色的火星不斷炸裂、飛散。

    “祭!”

    老者又是一聲沉喝,抬腳用力踏下,祭臺仿佛為之顫動。

    “魂歸!”

    銅鈴聲接連不斷,伴著老者的踏步聲,組成一段古怪的旋律。

    老者開始念誦祭文,不是趙嘉熟悉的語調,尾音拉長,忽又變得短促,仿佛鐘罄鐃鈸一起奏響,直擊入腦海。

    火焰飛騰跳躍,老者的聲音不斷提高,踏步聲越來越重。

    祭臺下,無論男女老少都散開發髻,伴著銅鈴聲頓足,隨老者一同念誦祭文,聲嘶力竭,近乎在對著天地嘶吼。

    在古老的旋律中,趙嘉和眾人一起重復著相同的動作,抬腳,用力落下,力氣越來越大,仿佛要踏碎大地。

    動作中,身體不斷發熱,意識變得模糊,面對飛騰的火焰,似有熟悉的面容浮現在眼前。

    教給他草原事的鶴老,習字練武俱佳的阿蠻,在田邊憨笑的青壯,抓著蘆花雞要給他熬湯的婦人,手持羊鞭立誓要從軍的少年……

    一張張面容從眼前閃過,或熟悉、或陌生,最終皆被血色染紅,在兵器交鳴聲中,在刺耳的喊殺聲中被大火吞噬,再不留半點痕跡。

    “祭!”

    祭文誦完,老者停下動作,鈴聲戛然而止。

    趙嘉恍然回神,身體微微顫抖,不知不覺間,面上一片潮濕,雙眼被咸澀的淚水遮擋,觸目所及盡是一片朦朧。

    祭臺上,老者俯身下拜,趙嘉邁步上前,手捧祭文投入火中,隨后抓起一顆匈奴人的首級,用力擲入火堆。

    剎那之間,一切情緒都被引燃,衛青蛾、虎伯、熊伯、青壯、婦人、少年……每一顆首級投入,火焰都會跳躍飛躥,仿如死去的英靈感到生者的懷念,籍此重返人間。

    趙信和趙破奴望著火焰,想到幾乎找不全尸首的阿蠻三個,禁不住失聲痛哭。

    在草原流浪時,他們沒哭;被牧民追殺時,他們沒哭;和匈奴廝殺時,他們同樣沒哭。然而,望著熊熊烈焰,想到逝去的同伴,他們再也抑制不住淚水,當場泣不成聲。

    公孫敖按住兩人的肩膀,同樣眼圈泛紅,聲音哽咽。

    衛青和阿稚幾人站在火堆旁,面容被火光映紅,看向哭泣的少年,眼底映出不該屬于孩童的悲傷、堅毅和成熟。

    火焰沖天而起,夜空似被染紅。

    老者走下祭臺,全身大汗淋漓,挺直的背脊再度傴僂。

    “謝長者!”趙嘉深深拱手。

    在他身后,眾人面帶淚水,皆肅然向老者下拜。

    老者微微頷首,由少年攙扶著走到火堆旁。他要在這里守著,確保祭品燒盡,火焰燃至天明。

    “季豹。”趙嘉啞著聲音喚來健仆,讓其取羊皮來,為老者遮擋寒意。

    孫媼送上熱湯,老者搖頭婉拒,不能視的雙目睜開,灰白的瞳仁倒映火光,仿佛透明一般。

    趙嘉裹著一張羊皮,走到老者身邊坐下。村人們同樣沒有離去,或互相依偎,或獨立一旁,共同守著火堆。

    哪怕寒冬已過,夜風依舊冷得徹骨。

    趙嘉坐在火堆旁,身上裹著羊皮,仍無法徹底驅散寒意。

    衛青和阿稚一起走過來,在趙嘉詫異的目光中,主動靠進他的懷里。兩人動作一致,都是手臂抱在身前,小臉緊繃,耳朵微微泛紅,許久不發一言。

    趙嘉笑了,用羊皮裹住兩個孩子,輕聲道:“謝謝。”

    衛青和阿稚仍沒出聲,抓住趙嘉的衣襟,手指用力,遲遲都不肯松開。

    衛青蛾又取來一張羊皮披到趙嘉身上。單手按住趙嘉的背,像幼時一樣輕輕拍著。衛夏衛秋守在衛青蛾兩旁,像是兩道沉默的影子。

    不知過了多久,沉默忽然被打破。

    一個豆蔻之齡的少女揚起聲音,唱出邊塞獨有的調子。

    少女聲音清亮,歌聲中夾雜著哭音。

    她的阿翁死在匈奴人手里,阿兄受了重傷,勉強保住一條命,手臂卻廢了。阿母讓她不要哭,告訴她云中的漢子皆當如此。

    燕趙之勇,秦風之烈,縱使歲月輪轉,朝代更迭,生存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卻從未曾改變。男兒戰死還有婦人,婦人死去還有孩童,他們從未向強敵示弱,更不曾屈服!

    仇必當報,恨終須償!

    以血還血,以牙還牙!

    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拉著惡賊一同去見閻王!

    少女的聲音隨風飛旋,流淌在夜色之中。

    趙嘉抱著衛青和阿稚,仰視漫天繁星,眼眶發澀,再流不出一滴淚水,胸中卻有烈火狂燃。

    “終有一日,我漢家將馬踏草原,將匈奴斬盡殺絕!”

    篝火燃燒整夜,直天邊翻出一線魚肚白,柴堆中的火苗方才熄滅。

    “全部碾碎,埋入地下。”巫站起身,指揮眾人將殘留的黑灰骨渣深埋地下。其后拆除祭臺,在曾經獻祭的地方砸下一排木樁。

    “長者,還請停留半日,用過飯再行。”

    趙嘉誠意挽留,卻被巫者婉拒,言其將往云中城,主持另一場祭祀。

    見狀,趙嘉不好強求,只是請其慢行一步,讓公孫敖和趙信幾個去廚下取來新制的蒸餅和肉干,又讓虎伯開庫房,取來裝好的粟菽,一同送上老者的大車。

    待到一切妥當,趙嘉騎上棗紅馬,將老者送離畜場。行出近五里,目送大車消失在前方,方才調頭返回。

    不想剛剛調轉馬頭,身后就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

    趙嘉回頭看去,見是一隊騎兵從云中城的方向馳來。為首者一身黑甲,腰間配有長刀,馬背還掛著一把強弓。

    “三公子?”

    認出來者是魏悅,趙嘉面露詫異,不等迎上前,前者已經拉住韁繩,放慢速度,策馬走了過來。

    趙嘉翻身下馬,就要向魏悅行禮。

    魏悅卻攔住趙嘉,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將他拉到身前,翻開還纏著布條的手,眉心緊皺。趙嘉試著抽了兩下,結果都沒能抽回來,莫名的有些尷尬。

    “還有何處受傷?”魏悅問道,臉上不見平日里的笑容。

    “沒……不重,都好了。”趙嘉本想否認,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這也怪不得他,一旦魏悅認真起來,壓力實在非同一般。

    誰能想到,笑起來溫和儒雅、如春風拂面的魏三公子,一旦面無表情,當真會讓人頭皮發麻,從頭頂冷到腳底。

    確定趙嘉說的是實話,魏悅才舒了一口氣,松開趙嘉的手,臉上重新浮現笑容:“我聽阿翁說了,阿多率鄉人迎敵,擋住潛入郡中的匈奴,立下大功。”

    伊稚斜大軍退去,魏悅奉命追襲,率麾下騎兵一路追到草原,斬首超過兩千級。還是遭遇伊稚斜本部,斥候又發現另一支匈奴大軍,魏悅才不得不率軍折返。由于追得太遠,昨日剛剛返回云中。

    兩人說話時,又有騎兵自城中來,傳達魏太守口令,言進攻定襄郡的匈奴似有退兵跡象,請魏悅速速回城,商議派兵追襲之事。

    軍情緊急不容耽擱,魏悅迅速躍身上馬。在離開之前,從馬背上取下一把短刀,遞到趙嘉面前。

    “這是從草原得的,阿多應該喜歡。”

    話落,也不等趙嘉開口,猛地一拉韁繩,口中打出呼哨,騎兵如來時一般,風馳電掣,眨眼不見蹤影。

    魏三公子來去如風,趙嘉站在原地,舉起手中的短刀,發現刀身由鐵鑄造,刀柄包裹黃金,尾端是一枚銅環,仔細看,會發現環上雕刻著兩匹互相撕咬的草原狼。

    這樣的器物,別部蠻騎不用想,尋常的貴種首領都未必能有。趙嘉禁不住懷疑,魏三公子該不是把哪個冒頓的直系血親給宰了吧?

    不提趙嘉一腦門的官司,魏悅馳回云中城,見到定襄派來的飛騎,結合斥候送回的消息,確認進攻定襄的匈奴的確開始退兵,當即向魏尚請戰,準備率麾下騎兵再入草原,截殺撤走的匈奴騎兵。

    “匈奴大軍退走,必留別部蠻騎斷后,可以兩郡騎兵銜尾追殺。”

    魏悅的提議很快得到采納,回城后休整不到一日的云中騎再次整兵,由斥候帶路,向右谷蠡王的軍隊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伊稚斜撤軍的消息傳開,軍臣單于大發雷霆,揚言要重懲伊稚斜。

    隨軍出征的中行說出面阻攔,他沒有直接為伊稚斜求情,而是同單于低語幾聲,暴怒的軍臣突然變得滿面陰沉,咬牙道:“你說的都是真的?”

    “大單于不信,可以將大閼氏身邊的婢女和奴隸抓來,拷問即可知。”

    “好、好!”軍臣單于臉色鐵青。

    他還沒死,那個大月氏的女人就背著他勾結於單,是想做什么?!

    “大單于,左賢王兵勢極強,先前更留下三千人護衛大帳。”中行說又補一句,聯系大閼氏的舉動,輕易在軍臣單于心中種下懷疑的種子,無需多久就能生根發芽。

    軍臣單于臉色變了幾變,最終做出決定,讓伊稚斜上交一萬頭肥羊,兩千頭牛,五百頭駱駝,這次擅自撤兵的事就不做追究。同時給右谷蠡王下令,命其從定襄撤軍,速返拱衛王庭。

    知曉目的已經達到,中行說沒有再出言。想到大閼氏幾次現出殺意,在單于面前詆毀他,更派人打探他服用的藥方,不由得陰聲冷笑。

    自以為聰明的蠢貨,他不介意幫忙送上一程。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