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64章 第六十四章
    臨江王仁厚愛民,深得百姓愛戴。奉旨離江陵時, 父老出城相送。

    車駕出江陵城北門, 一陣冷風平地而起, 冷雨自半空砸落,頃刻連成雨幕。劉榮步下馬車,請父老回城。

    就在他離車的剎那,一聲脆響突然傳來, 車軸意外斷裂。駿馬發出嘶鳴,車身陡然向一側傾斜。

    見到這一幕, 劉榮表情緊繃, 百姓皆泣于道旁,更有老者言:“大王莫行, 如行恐不返矣!”

    劉榮嘆息一聲, 搖了搖頭, 命謁者取來雨布,親自覆在老者肩上。其后以禮敬百姓,在眾人不舍的目光中,舍棄車軸斷裂的馬車, 走向云梅所在的車駕。

    車門推開, 少女揚起笑顏,未見半分驚訝。待劉榮坐定, 從身側的箱籠里取出細布, 為他擦拭臉上和發上的雨水。

    “臨江總是下雨, 妾到江陵城后, 盡觀雨景了。”

    “邊郡雨水不多?”劉榮表情舒緩。

    “不少,但也不及臨江。且冬日多雪,二、三月方可雪融。如天不轉暖,春耕都要耽誤。”提起邊郡,云梅的話突然變得多起來。對上劉榮帶笑的視線,臉頰泛起一抹紅暈。

    “妾多言。”云梅低下頭。

    “無妨。”靠在車壁上,劉榮更加放松。

    在江陵城時,他仿佛困于牢籠,對長安之行惴惴不安,近乎萌生死志。真正踏上北行之路,緊張卻倏然消散,聽著少女的笑聲和輕語,整個人意外變得輕松起來。

    事已至此,憂心再多又能如何?

    如云梅所言,路是人所行,活著比什么都重要。縱然前路艱難,想方設法總能抓住一線生機。

    “與我說說邊郡之事。”劉榮靠坐在車廂里,俊顏帶笑,令人怦然心動。

    云梅紅著臉頰,雙眼晶亮,由春耕講到夏種,再由夏種言及秋收。提到父輩到林間和草原狩獵,又講到初雪之前,胡商趕著大群的牛羊前來云中。

    “邊郡人家七成都會養羊,妾同弟能走路就會放羊。妾幼時要走很遠才能尋到好草場,還要帶著大犬提防野狼。自從趙郎君開畜場,里中孩童都會到畜場附近放牧,那里的草長得極好,趙郎君從不令人驅趕。”

    “趙氏子?”劉榮沉吟片刻,問道,“可是沙陵趙氏?”

    “大王知曉趙郎君?”云梅詫異道。

    劉榮頷首。

    趙嘉獻馴牛之法,實為惠農固國本的良法。他身在臨江,遠離長安,消息并不閉塞,對其早有聽聞。

    見劉榮感興趣,云梅提到更多沙陵之事,卻沒有再多言畜場,而是轉開話題,專門講一些鄉間趣事,甚至提到自家兄長懶惰,不愿意耕田,屢教不改之下,被父母聯手收拾的“慘事”。

    “伯兄不愿做活,總是同閑漢四處游蕩,在里中名聲甚糟。阿翁惱怒,和阿母一同執棍。非大父前來,怕是棍子都要打折。”

    “云姬有幾個兄弟?”劉榮問道。

    “一兄一弟。”云梅的聲音變得低沉,語氣中也失去輕快,“原本還應有一個阿弟或阿妹,可阿母懷胎時遇匈奴南下,和阿翁從地頭跑回城內,途中動了胎氣,醫匠無法,終……”

    說到這里,少女的話停住。

    劉榮坐起身,將云梅攬到懷里,輕輕拍著她的背。沉默片刻,突然道出一句:“父皇之意原是如此。”

    “大王?”云梅抬起頭,面上帶著不解。

    “無事。”劉榮笑著搖頭,道,“再與我講講邊郡,云姬方才言有狼?”

    云梅點點頭,靠在劉榮懷里,繼續訴說北地之事。

    車廂微微搖晃,車隊緩慢前行。

    車輪壓過被雨水打濕的土路,留下兩道長長的轍痕。

    雨水成簾,彌漫出白色的水霧。隊伍行在雨中,距江陵城越來越遠。

    劉榮自江陵城出發不久,邊郡的急報就送入長安。

    獲悉軍臣單于的大帳出現在戰場上,景帝當機立斷,發五原、云中、定襄、雁門、西河等郡材官,俱充守邊正卒;并征諸郡商賈、贅婿及役夫運糧,沿途不容耽擱,否則以重罪論處。

    御史大夫劉舍請自國庫調糧,并從長安運甲胄兵器北上,景帝一概準奏。

    曹時知曉邊郡戰事,跳著要隨軍征討。好不容易得見景帝,剛剛開口請戰,不等發下誓愿,就被景帝攆出了宣室。

    垂頭喪氣地走出未央宮,碰巧遇上奉召前來的郅都。見到這位,曹時下意識縮了縮脖子,勉強打過招呼,不說撒腿就跑也差不了多少。

    望著少年倉皇的背影,郅都始終是一張冷臉,表情沒有任何變化。抬腿登上石階時,腳步卻意外有些沉重。

    臨江王即將入京,縱然不下中尉府,對簿之事卻不能略過。身為中尉,郅都責無旁貸。之前審理袁盎被刺一案,他徹底得罪梁王,為竇太后不喜。待臨江王的罪名定下,他在中尉府的時日必定不多。

    如天子憐惜,或將允他戍邊。

    對他而言,這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天子旨意出長安時,邊郡烽火已成燎原之勢。

    匈奴來勢洶洶,云中、定襄和雁門郡都是狼煙四起。

    情勢最危急時,定襄和雁門太守親自率軍迎敵,和匈奴殺了幾個來回,拼著不計損失,總算打退匈奴大軍的第一次進攻。

    邊郡地廣人稀,為防備城池要塞,各郡不得不收縮兵力。匈奴抓住時機,派出大量游騎入郡內劫掠。

    靠近邊界的村寨和里聚陸續遭到襲擊,邊民殊死抵抗,實在擋不住,干脆心一橫,不等匈奴人動手,先一步燒毀谷倉、殺掉牲畜,隨后就咬牙沖向來犯的強盜,哪怕被刀鋒砍中,滿目血色,也要拼著最后一絲力氣,拉著這些強盜同歸于盡。

    胡騎過處,村寨里聚盡成廢墟,青壯、老者和婦人盡皆慘死。唯有少數孩童被家人藏起來,待到大火燃盡,才被邊軍或散落的邊民救出,一路護著送往城內。

    云中郡的防御強于他郡,在雁門和定襄先后被胡騎突破要塞時,匈奴依舊被牢牢擋在防線之外。

    然而,這種兵勢無法一直持續。

    長安的援軍尚未抵達,匈奴的刀鋒不斷逼近,魏尚不得不作出選擇,進一步收縮防御,將主力集結到云中城下,迎戰左谷蠡王伊稚斜率領的兩萬騎兵。

    都尉以步兵列陣,身高八尺、腰大十圍的壯士肩扛大盾,無視大地傳來的震動,沉喝一聲,將大盾并排立在地上,底端鑿進土中,彼此之間不留半點空隙。

    盾陣列好,壯士腳下用力,用肩抵在盾后,哪怕是戰馬沖擊,也絕不后退半步。

    持長戟的步卒立在盾后。

    半數長戟上附有毒煙筒,用于擾亂匈奴騎兵。另外有五百名有膂力的壯漢列在長戟兵兩側,待匈奴沖到一定距離之內,配合弓箭手投擲出鑲嵌繩索的毒煙筒和裝有火藥的陶罐,盡可能滅殺沖鋒的騎兵。

    魏悅率領的騎兵立在陣右,長史所部列在陣左。

    魏尚和主簿站在城頭,耳聞滾雷之聲,遇匈奴大軍如烏云壓境,當即執起手臂長的鼓錘,在城頭擂響戰鼓。

    下一刻,蒼涼的號角聲響徹大地,同戰鼓聲融為一體。

    漢軍嚴陣以待,埋伏在陣中的刀牌手咬緊口中的軟木,緊盯來犯的強敵,渾身肌肉繃緊,攥著刀柄的手鼓起青筋。

    嗚——

    號角聲再次傳來,兩萬胡騎呼嘯而至。其中既有伊稚斜率領的本部騎兵,也有隨同作戰的別部和蠻部。

    在號角聲和鼓聲中,戰馬由慢及快,中途不斷加速。本部騎兵為鋒頭,別部和蠻部擴展成兩翼,如撲向獵物的兇獸,朝漢軍碾壓過來。

    無論陣中的兵卒還是城頭的青壯,此刻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在匈奴本部率領下的別部蠻騎,和各自為戰時完全是兩個概念。

    這一刻,他們已經脫離雜兵的范疇,化身為一群由兇獸率領的惡狼,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口中發出不似人聲的吼叫,準備撕碎面前所有的漢軍。

    “穩住!”都尉發出高喝,身后的戰旗被狂風撕扯,烈烈狂舞。

    “戰!”

    軍司馬以刀背擊打護臂,軍侯、屯長、隊率隨之號令麾下軍伍。漢軍同時發出高喝,聲勢驚人。整個軍陣如磐石拱衛城下,縱有驚濤襲來,依舊屹立不搖。

    “殺!”

    數名匈奴千長帶頭沖鋒,頭上戴著骨盔,手中揮舞著搶來的鐵器,兇狠的面容因興奮而變得猙獰。

    距離五百步,漢軍陣后突然響起破風聲,足有人頭大的石塊呼嘯飛出,砸在沖鋒的胡騎中。

    數輪石雨之后,死傷的胡騎超過百人。在沖鋒的騎兵之中,卻連個浪花都沒有激起。有的胡騎被砸落馬下,來不及發出慘呼,就死在了自己人的馬蹄之下。

    進入四百步,弩弦聲響,手臂粗的弩-箭凌空飛出,狠狠鑿進匈奴陣中。這一次死傷的胡騎更多,終于在騎兵左-翼形成短暫的騷動。

    繼投石器和強-弩之后,綁住繩索的毒煙筒和陶罐被一同擲出,伴隨而來的是密集的箭雨。

    戰馬在煙氣中受驚,又被碎裂的陶片所傷,完全不聽指揮,胡亂的左沖右突。匈奴陣前出現混亂,漢軍根本不需要瞄準,只要隨著同袍一起開弓,將箭矢射出去,必然能擊中目標。

    漢軍正卒所佩俱為強弓,單是制作就至少需要一年的時間,配合鐵箭,鎧甲都能射穿,更別提多數沒有甲胄、僅穿著皮袍的胡騎。

    經過幾輪箭雨,匈奴的沖勢明顯減弱。

    可惜這樣的優勢并未能持續太久,胡騎實在太多,不計損失前沖,雙方的距離很快拉近到一百步、五十步……

    終于,長戟上的毒煙筒冒出火星,滾滾濃煙襲向匈奴騎兵,沖在最前的三百人盡數被毒煙籠罩,抓著喉嚨跌落馬下,死狀異常凄慘。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南風轉向,吹散了陣前的煙霧。本部騎兵沖出黑煙,猙獰咆哮,策馬踏過同伴的尸體,狠狠撞向前方軍陣。別部和蠻騎在本部率領下,同樣無視了心中的恐懼,策馬狠狠撞上陣前的大盾。

    轟!

    兇狠的撞-擊下,戰馬脖頸折斷,十多名匈奴和別部騎兵被串在長戟上,如血葫蘆一般。大盾后的壯士臂骨碎裂,口中噴出鮮血,有數人更倒飛出去。

    “殺!”

    匈奴的攻勢不斷增強,越來越多的騎兵沖到陣前,終于沖開盾兵,其后更是用命堆,殺開兩排長戟兵。

    可惜等著胡騎的不是勝利,而是又一排冰冷的刀鋒。

    漢軍的刀牌手就地翻滾,不顧一切沖到馬下,揮刀砍斷馬腿。

    戰馬悲慘嘶鳴,馬上的匈奴人被甩下,很快被長戟穿透。與此同時,數名刀牌手也身體受重傷,有的干脆被戰馬壓成肉糜。

    伊稚斜立在沖鋒的大軍之后,看到城下的慘狀,即使早有心理準備,此刻也不免臉色發青。但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下決心攻入云中,斷沒有半途而廢的道理。一點戰果都沒有就掉頭返回,他勢必會成為各部的笑柄。

    “進攻!”兩個字從牙縫中擠出,伊稚斜身旁的護衛又一次吹響號角。

    在騎兵發起更猛烈的進攻時,伊稚斜看向身側的萬騎長,問道:“須卜部可有消息傳回?”

    “大王放心,須卜勇熟悉云中地形,之前放出黑鷹,此刻應已繞過邊地進入云中。”

    “好!”

    從最開始,伊稚斜就做出兩手準備。

    他親自集合大軍,逼迫漢軍主力集結到云中城下;須卜勇則繞路潛入云中,直攻沙陵、陽壽諸縣。

    能擊殺魏尚主力固然好,如果戰斗陷入僵持,那就從背后動手,在云中郡內燒殺劫掠。只要此計能成,拿不下魏尚的頭,也能打破云中不破的神話!

    “命羌部沖-左-翼,命丁零部調駱駝騎和戰車沖右-翼。漢軍的騎兵交給本部,一個不留!”

    “遵令!”

    伊稚斜下令時,魏悅和長史擋住從側面攻擊的敵軍,在外圍射空箭壺,驟然發起沖鋒,試圖將匈奴的騎兵截斷。

    戰斗很快進入白熱化。戰況最激烈時,之前降漢的三支別部突然殺出,同漢軍匯聚到一處,和匈奴騎兵展開廝殺。

    人吼馬嘶交織在一處,兵器的斷裂聲接連不斷。

    濃稠的血匯成溪流,在大地上交錯而過。戰場盡成血肉磨坊,慘烈猶如人間地獄。

    與此同時,須卜勇率領的騎兵殺死一處要塞的守軍,從五原郡和云中郡的交界處長驅直入,一路燒殺劫掠,很快抵達沙陵縣內。

    胡騎席卷而至,最先遭遇刀鋒的就是趙嘉的畜場。

    發現前方的圍欄和木屋,須卜勇面露獰笑,下令所部直接發起沖鋒。不料想,騎兵沖到半途,一陣奇怪的大叫聲突然響起,戰馬踏進地洞,前腿折斷,嘶鳴著向前栽倒。

    這且不算完,匈奴人很快發現,除了蔓延數里的地洞,前方還有成排的溝槽,里面更立有尖銳的木刺。有騎兵僥幸躍過地洞,卻一頭扎進溝槽,連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當場咽氣。

    旱獺的大叫聲傳進畜場。

    青壯和婦人早已各就各位。

    趙嘉和熊伯一起登上木梯,看到殺氣騰騰的匈奴人,將掌心沁出的汗擦在腿上,在木板后拉開牛角弓,瞄準最前方一個頭戴骨盔的胡騎。

    破風聲起,箭矢如流星飛出,正中胡騎面門。

    須卜勇看到被射中落馬的兒子,雙眼登時變得血紅,揮舞著手中的骨朵,憤怒大叫:“沖上去,屠盡,一個不留!”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