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17章 第十七章
    衛母和衛氏族人叫嚷了足足半個時辰,衛家院門始終緊閉,未見一人出來應聲。

    村寨中的老人紛紛出面,將看熱鬧的村人全部攆走。有好事的閑漢和長舌婦跟著衛氏族人起哄,攆也攆不走,老人們二話不說,掄起拐杖就打。

    “還不散去?!繼續圍在此處,全部趕出里去!”

    自趙嘉改建村寨,多數人已經習慣新的叫法。但在官面上,衛氏村寨仍是由里中邊民聚居而成,每年交田租、錢賦以及服徭役,都是按照縣中的老規矩。

    村寨中的老人開口,閑漢們不敢硬頂,紛紛訕笑幾聲,各自散去。有不愿意走的,也被家人強行拽走。

    衛家女郎同趙氏郎君情同姊弟,敢跟著起哄,被趙郎君知道了,還想不想在雪融后找到活干?

    “自家有幾畝地,每年產多少粟,你心中沒數嗎?!”一個穿著粗布裙的夫人單手叉腰,另一只手擰住閑漢的耳朵,大聲斥道,“嫁漢嫁漢穿衣吃飯,我呢?自嫁給你,日夜操勞,家中卻無米下鍋!虧得趙郎君和衛女郎心慈,給我等一口飯吃,要不然,幾個孩子都會餓死!”

    “你還看熱鬧,你還起哄!”

    “你這個黑心的!”

    婦人越說越氣,手中更加用力。

    閑漢嗷嗷叫著,一邊叫一邊掙扎道:“你這悍婦,我是你良人!”

    “良人?我呸!”

    婦人氣急了,竟然抓緊閑漢的衣領,將他當場摜在地上,不給閑漢反應的機會,扯掉他腰上的布帶,將雙手反綁在身后。

    “給我回家!再敢做這樣的事,我就離了你!”

    聽到婦人的話,有人趁機笑道:“嫂,既要離他,觀我可好?”

    “滾!”

    閑漢散去之后,幾個長舌婦人也覺得沒趣,又被老人嚴厲叱責,只能低著頭各自歸家。

    老人并未離去,而是站到衛母和衛氏族人面前,怒聲道:“你這九原城的婦人,到我沙陵縣來作甚?!還有你們,既是衛掾的族人,怎能這般欺-辱-他女?!”

    “我是她母!她將我擋在門外,不許我進門,不見我面,豈非是不孝?”見衛氏族人縮回脖子,衛母暗道一聲沒用,只能自己出面。

    “自你嫁去九原城,至今已過兩年,你可曾來看過女郎,可曾遞送書信?”

    衛母啞口無言。

    “許久不見面,連書信也無,見面就嚷嚷女郎不孝,你安的什么心?!”

    一名身材豐腴的婦人走上前,衣袖已經挽起。見衛母無話可說,也不同她客氣,上前就抓住她的頭發,將她用力壓在地上。

    “欺人欺到衛氏村寨,瞎了你的狗眼!”

    不給衛母反駁的機會,婦人-騎-到她的身上,手臂掄起來,一下下狠扇在她的臉上。衛母好歹也是邊郡出身,裝可憐不假,卻不是沒有丁點戰斗力。

    眼見衛母反抗,立刻有兩個婦人上前,同先前的婦人一起,壓住她狠扇巴掌。

    她們忍了幾天了!

    本想著她好歹是衛女郎的生母,不好直接下手。哪料到是這樣的惡人!早知如此,就不該讓她進入村寨,在寨子外邊就該打走!

    幾名衛氏族人見事不妙,轉身就要跑。

    老人咳嗽幾聲,數名青壯抄起棍子,將幾人攔下來,劈頭蓋臉一頓狠揍。

    幾人蜷縮在地上,不敢反抗,只能縮起身子,雙手抱頭。口中不斷哀求,眼中卻全是狠色,更將今日一切全都算到了衛青蛾頭上,發誓躲過這一遭,必要讓她好看!

    覺得打得差不多了,老者讓眾人停手。

    “全都扔出去,告訴守門人,不許再放他們進來!”

    “諾!”

    眾人轟然應諾,拖死狗一樣拖著幾人,一個接一個丟出垣門。隨后門一關,任由他們癱在地上哀嚎。

    “等著,都給我等著!”衛母惡狠狠咬牙。

    “都是你這婦人!”一名衛氏族人強撐起身子,瞪著同樣狼狽的衛母,“不是你攛掇,我等豈會遭這份罪!”

    “因為我?你若不貪心,我說得動嗎?”衛母冷笑道,“當初說好,將那不孝女賣去他郡,留下的田畝和錢絹有你三成!怎么,反悔了,不想要了?”

    “事到如今,還有什么辦法?”

    “怎么沒有?”衛母撐起身體,攏攏撕破的衣裙,“我今日就去縣中告她,說她不孝毆親,你等為我作證,這些都是證據!”

    “事情能成?”

    “成不成總要試一試。只要成了,直接求官寺重判,家產你我可盡分!假如不成,也讓這些村人知曉你我厲害,不敢再阻攔我等,屆時,自可再將她賣為僮。”

    衛氏族人湊到一起商量,陸續達成一致。

    幾人攙扶著走遠,伏在墻頭的青壯滑下木梯,對老人道:“大父,他們朝北邊去了,想是要去縣城。”

    “不用理會,如果敢去告狀,這一村寨的人都可為證,必叫他們偷雞不成蝕把米!”

    “可就這么放他們走了,還是太便宜這幾個惡人。”青壯低聲道。

    “便宜?”老者冷笑,“且看吧,如我預料不差,這幾個人全都活不了幾天。”

    青壯面露不解,老者卻不想多解釋,擺擺手臂,示意眾人各歸各家,今日之事不要再言。如有人問起,就說這幾人欺上門來,他們是出于義憤將人趕走,別的不用再提。

    從衛氏村寨到縣城有一段距離,途中要經過一條秦時修的土路,路旁有一座破敗的驛站,早就沒了驛卒。因早年曾被匈奴劫掠,附近的村民都已經遷走,留下的房屋或是倒塌,或是成為野獸的藏匿處。

    臨到夏日,廢墟會被高草包圍。冬日里覆蓋積雪,形成一個個高矮不同的雪丘。之前魏悅追逐狼群,曾在附近獵殺十余頭灰狼,同時驚走了藏在雪丘下的野獸。

    現如今,這里連只野鼠都找不到,入目盡是一片荒涼。

    衛母和幾個衛氏族人經過雪丘,淤青處火辣辣的疼,只能抓起一把雪敷上。

    正準備停下歇一歇,一陣破風聲陡然響起。箭矢從雪丘后飛出,咄咄數聲,扎在幾人腳下。

    “誰?!”

    “可是盜匪?”

    “不要殺我,我身上無錢!”

    以為遇到流竄在邊郡的盜匪,幾人大聲喊叫,唯恐被取走性命。

    馬蹄聲由遠及近,數騎快馬從林間出現,一躍跨過雪丘,將幾人圍在中心。其中一名少年手持弓箭,冰冷的雙眸釘在衛母身上,直讓后者膽寒。

    “套馬索!”

    三字出口,馬上的漢子放下弓箭,從馬背取下一捆粗繩,揮舞在頭頂,發出嗖嗖聲響。

    “快跑!”

    衛母和衛氏族人駭到極點,幾乎是手腳并用向外跑,甚至想要鉆過馬腹。

    可惜動作不夠快。

    伴著呼呼的風聲,套馬鎖先后飛落,幾人全都被鎖住,一個接一個拖倒在地。

    “走!”

    趙嘉一馬當先,健仆跟在他的身后,拖拽著繩索,飛馳過茫茫雪原。

    路上沒有行人,一個都沒有。

    這徹底掐滅了衛母和衛氏族人求救的希望。

    幾人被拖在馬后,兩側的景物飛速后退,身上的繩索越來越緊,恐懼到極點,連叫都叫不出來。幸虧身上的衣服厚,地上的厚雪蓋住土石,才沒有被直接拖死。

    不知過了多久,馬隊終于停了。

    幾人勉強睜開眼,發現自己已經遠離開村寨,來到一片陌生的地界。入目一片空曠,除了雪就是雪,別說人煙,連野獸的影子都看不見。

    趙嘉翻身下馬,走到衛母跟前,蹲下--身,用馬鞭挑起對方的下巴,冷聲道:“我問,你答,不要說多余的,明白嗎?”

    衛母含糊應聲,恐懼的看著他。突然瞳孔緊縮,顯然是認出了趙嘉。

    “你、你是趙家小兒!”

    啪!

    一鞭子甩在衛母背上,疼得她打了個哆嗦。

    趙嘉示意健仆不必繼續,口中道:“不要說多余的話,也別自作聰明,現在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衛母低下頭,藏住眼底的恨意。

    “你到沙陵縣的事,有幾人知道?”

    “我夫家皆知!”衛母大聲道。

    她突然意識到,自己不該“認出”趙嘉!如果之前是要教訓他們一頓,現如今很可能會殺人滅口!

    “你給阿姊定了親?人在哪里?”趙嘉的問題十分跳躍,衛母滿心恐懼,一時反應不及。待到明白他在問什么,目光開始閃爍。

    一旁的衛氏族人也認出了趙嘉,生出和衛母類似的想法。驚恐之下,不惜抓住一切生的機會,搶先道:“她沒有給青蛾定親!”

    “沒有?” 趙嘉的視線轉過來。

    “沒有!如果你要青蛾,我可以做主將她嫁給你!”衛氏族人大聲道。

    衛母恨得雙眼通紅,剛開口叫了兩聲,又有鞭子落到身上。

    衛氏族人見趙嘉看過來,以為猜中對方心意,繼續道:“這個惡毒的婦人要將青蛾賣做僮,連商隊都已經找好!她還說郎君曾住在衛家,家中必有郎君的東西。將人賣掉之后,可以賴上郎君,說郎君……”

    “你胡說!這明明是你的打算!”衛母大叫,再也顧不得落到身上的鞭子。

    憤怒達到極點,趙嘉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衛母和衛氏族人互相攀咬,最后竟扭打起來。

    后者仗著人多,似野獸一般,將衛母活活扼死。衛母臨死之前,手指抓入其中兩人的眼睛,還咬斷了一人的喉嚨,鮮血登時飛濺。

    趙嘉朝健仆示意,后者走到幾人跟前,將還活著的衛氏族人制服。衛母的尸體開始變冷,受傷的衛氏族人捂著眼睛大聲哀嚎。

    “將活著的送去畜場,交給熊伯關押。”趙嘉道。

    健仆面露詫異。

    這同計劃完全不一樣。

    “先把人送走,我自有安排。”趙嘉道。

    漢初,掠賣-人口之事屢禁不止,連竇太后的哥哥都曾被掠走販賣。衛青藏身的商隊是做正經生意,但領隊依舊將他扣下,帶到云中郡賣出。

    根據幾人攀咬出的信息,趙嘉很快明白,衛母找上的這個商隊是以販賣皮毛為幌子,專門從事掠賣-人口的勾當。在邊郡停留這些時日,未知做下多少惡事。

    待到健仆將人押走,趙嘉躍身上馬,眺望灰蒙蒙的天空,開始認真思索,他該如何做,才能將這支商隊徹底“留”在云中郡。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