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漢侯 > 第6章 第六章
    用過午飯,同少女商妥一應事宜,趙嘉起身告辭。

    衛青蛾親自送他到前院,并道:“你言之事,我會請鄉老代為辦妥。我父曾救他子性命,此事無需冒太大風險,他必不會推辭。”

    “人心總歸難測,阿姊務必小心。”趙嘉從健仆手中接過韁繩,對少女道。

    “我自有計較。”少女展顏笑道,“快些把牛羊市出,雪融后多開田畝才是正經。還有,別忘了去太守府拜會,三公子那里莫要生疏。”

    “我知。”

    趙嘉踩上繩扣,縱身上馬。單手拉住韁繩,駿馬踏動前蹄,后退兩步,口鼻間噴出白色熱氣。

    “五日后我再來看阿姊,阿姊那萬錢必定妥當!”

    話落,不等少女瞪圓雙眼,當即揮動馬鞭,駿馬揚開四蹄,早奔出一段距離。

    距垣門不到五十米,突然飛出兩只蘆花雞,一前一后,即便是飛在半空,依舊高聲鳴叫,腳爪相對,打得分外熱鬧。

    一只恰好撞在馬頭上,駿馬被驚了一下,發出嘶鳴。好在趙嘉的騎術還算熟練,穩穩操控韁繩,沒有發生意外。

    蘆花雞飛上院墻,立刻有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踩著石頭爬上墻頂,以驚人的速度和力量抓住目標。

    蘆花雞很是彪悍,翅膀腳爪一起掙動,扭頭就啄在少年手上,傷口很快滲出血絲。

    少年吸了吸鼻子,眼圈紅都沒紅,看向站在墻下的母親。見后者點頭,當即將一只蘆花雞丟下去,另一只抓住翅膀,單手一扭,咔嚓一聲,剛剛還掙扎不休的蘆花雞被扭斷脖子,再不見之前威風。

    “給郎君壓驚。”

    少年從墻上躍下,將蘆花雞送到趙嘉馬前。

    趙嘉本想搖頭,看到少年單薄的麻衣和表情中的期盼,又將話咽了回去。示意健仆接下蘆花雞,然后翻身下馬,從袖中取出一只布袋,直接遞給少年。見少年不動,干脆-塞-到他的懷里。

    一只蘆花雞對他來說不算什么,卻是一戶農家的重要財產。不能推卻對方的好意,但也不能平白收下。

    少年捧著布袋,感受到沉甸甸的重量,有些不知所措。

    “我見你面生,可是投親來的?”趙嘉問道。

    對這座村寨,趙嘉十分熟悉。

    離開云中城后,他得衛青蛾之父的照顧,其后又同少女聯合創建畜場,彼此常來常往,對這里的村人也能認得七七八八。

    少年明顯面生。

    “回郎君,我出身北地郡,阿翁同匈奴戰死,無族人幫襯,家中沒有生計。大父在沙陵屯田,故同阿母前來投親。”少年道。

    趙嘉點點頭。在邊郡之地,類似的事并不罕見。況且事情很容易查清,少年沒必要說謊。

    再看一眼少年被凍得通紅的臉頰,趙嘉不免嘆息,如果沒有趙功曹留下的土地和人脈,他的境況未必會比少年好多少。

    “可識字嗎?”趙嘉問道。

    “不識字,不過我會放羊,還能種地!我有力氣,曾經擊退三個惡少年!”

    “來我家中做事,可愿意?”

    少年先是一愣,反應過來之后,當場就要下拜。

    “謝郎君!”

    趙嘉沒有攔他,只有受下這一禮,這對母子才會安心。

    “五日后我會再來,安置好家中再來找我。”

    待趙嘉再次揚鞭,少年抓著布袋快跑幾步,大聲道:“郎君,我名公孫敖!郎君恩義,我必全力相報!”

    公孫敖?

    趙嘉猛地拉住韁繩,回望站在雪地中的少年。

    是史書記載的那個救了衛青的公孫敖?

    公孫敖依舊站在原地,用力吸了吸鼻子,覺得不管用,干脆舉起袖子抹了一把,然后對著趙嘉咧嘴。

    趙嘉表情頓住。

    不,這一定是湊巧。

    然而,想起張次公那個二貨,趙嘉又不能十分確定。如果真是那樣……看著掛著兩管鼻涕,笑容格外憨厚的公孫敖,趙嘉再次生出史書不可盡信之感。

    走出垣門,天空又開始飄雪。

    趙嘉拉緊斗篷,揚起馬鞭。

    駿馬嘶鳴一聲,猛地人立而起,旋即撒開四蹄,向來路飛馳而去。兩名健仆緊跟趙嘉,三騎很快化作三個黑點,消失在茫茫大雪之中。

    三人離開不久,一支商隊由反向行來。

    大車和牛羊排成長列,車上有裹著羊皮的奴仆揮鞭,兩側有健壯仆役防衛。健仆騎著高頭大馬,身形剽悍,腰佩短刀。打頭兩人更背有弓箭,馬背上掛著裝滿的箭筒。

    張次公騎在馬上,身披狼皮斗篷,行在隊伍最前方。

    交上足額罰金,平安離開官寺,他便不打算在云中之地久留。清點過市來的牛羊,便帶著奴仆和護衛啟程前往長安。

    他早年曾為盜,好不容易擺脫賊名,自要做出一番事業。

    好男兒當馳騁疆場,建功立業,一身本領奈何為賊?

    想起當初抓到他又放了他的邊郡太守,張次公握緊韁繩,目光堅定。此去長安,他必要出人頭地,揚名立萬!

    隊伍之后還有為數不少的行商。

    起初只有兩三人,隨著隊伍一路前行,人數越來越多。張次公也不令人驅趕,只是在休息時令健仆嚴守大車和牛羊,以防發生意外。

    “遇賊倒是不怕,就怕被狼群困住。”

    張次公打開水囊,就著冷水吃下一塊硬餅。聽到狼聲越來越近,令健仆嚴守大車,驅趕牛羊繼續前進。

    行商能跟上就跟,跟不上的就只能自求多福。行走邊郡的商人都知狼群危險,不需要催促,紛紛起身,跟著張次公的隊伍在風雪中加速前行。

    隊伍離開不久,果然有一群狼跟了上來。

    不等頭狼發出指令,一枚-弩-箭-穿透風雪,準確釘入它的右眼。

    頭狼發出一聲哀嚎,更多的箭矢從半空飛來。

    狼群呲出獠牙,卻是無濟于事。轉眼之間就有七八頭狼被射殺在地。余下的受饑餓和血腥驅使,竟湊近狼尸,撕咬起昔日的同伴。

    十余名騎士從風雪中躍出,戰馬踏碎冰雪,環繞狼群飛馳。弓弦聲不斷,又是一陣箭雨,剩下的草原狼陸續倒在血泊之中。

    有兩三頭被激發兇性,雙眼赤紅,卻狡猾的隱藏在同伴的尸體后。一名騎士翻身下馬,抽-出馬背上的長刀,舔了舔嘴角的傷疤,一瞬間煞氣彌漫,竟逼得惡狼發出嗚咽之聲。

    “魏武,速戰速決。”

    “諾!”

    騎士應諾,刀光劈開風雪,更熟練斬下兩顆狼頭。

    猩紅的血飛濺而出,在半空中凝固,形成大團暗紅的冰花。

    魏悅收起弓-弩,看著遍地狼尸,直接翻身下馬,找到被一箭射死的狼王,單手抓住狼王的后頸,輕輕松松提了起來,放到馬背上。

    “不到十里,這是第二群了。”魏武抓起一把血,擦掉刀上的血跡。映著刀光,臉上的疤痕更顯得猙獰。

    “今年的雪災比往年都嚴重,草原上怕是早沒了獵物。要不然,這些畜生也不會跑到這么遠。”

    長刀還鞘,看向狼王的尸體,魏武又多嘴一句:“公子射術愈發精進,可惜這頭狼雖大,皮毛卻有些雜色,算不上頂好。”

    聽到魏武的話,魏悅動作微頓,看看原先還能入眼的灰狼,這一刻突然覺得不滿意。當下解開繩子,將狼王的尸體丟給魏武,在后者詫異的目光下,口中發出一聲呼哨。

    散落四周的騎士立刻加快動作,將狼尸捆綁上戰馬,實在破碎沒法收拾的,直接用繩子一栓,拖在戰馬的屁股后邊,待到遠離人煙的地方再丟掉。

    “往西搜尋。”

    命令既下,騎士揚起馬鞭,戰馬口中噴出白氣,馬腹貼地,很快消失在風雪之中。

    魏悅單手控韁,想起在城門前遇到的少年,黑眸終于不再冰冷。

    他決心獵一張白狼皮。

    從草原進入邊郡的狼群,注定要遭到滅頂之災。

    接下來兩日,趙嘉一直老實呆在家中,搜刮腦海中的記憶,將生豆芽的方法講給老仆。但也提前說明,他不確定能一次成功,大概要多試幾次。

    有些事看起來簡單做起來難,就像養殖野兔,對這群可能有食肉基因的兔子,趙嘉真心沒轍。

    虎伯認真記下,找來在庖廚整治肥羊的仆婦,把事情吩咐下去。仆婦將手在布裙上擦了擦,表示沒問題,當下就去挑選大豆。

    對于趙嘉的吩咐,虎伯從無半點疑慮。而虎伯一旦發話,家中奴仆絕不敢說半個不字。趙嘉只需要動動嘴,等著豆芽送到面前就好。

    實事求是的講,他很想親自動手,這樣更有成就感。

    奈何虎伯堅決不答應,仆婦也堵在門口。

    “郎君放心,仆等定能做好!”

    趙嘉只能放棄,披著斗篷來到前院,繞著石料轉悠兩圈,盤算該做多大的石磨,或許再順便做個碾子?

    健仆站在一邊,見趙嘉圍著石頭轉圈,手不停比劃,嘴里還不時嘟囔兩句,都沒有出聲打擾。

    他們早習慣了趙嘉一些奇怪的舉動。每次郎君出現這種狀況,家中都會出現一些新奇東西,村寨中也會生出不一樣的變化。

    “季豹,我記得你會鑿石……”

    不等趙嘉說完,一陣敲門聲忽然響起。

    健仆上前應門,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站在門口,雙手拄著膝蓋,口中急喘,明顯是一路跑來。等喘勻了氣,才開口道:“郎君,鶴老讓我來送信,縣中佐史送出消息,縣令要重新丈量土地,近幾日就會派人!”

    丈量土地?

    邊郡地廣人稀,不客氣點講,野獸都比人多,丈量哪門子土地?

    趙嘉讓少年進院,問道:“還有其他消息嗎?”

    “張縣令讓人翻閱簿冊,查找當年賞賜給趙功曹的土地,還尋鄉中三老和嗇夫,詢問田地是否耕種和每年賦稅。”

    少年一口氣說完,見趙嘉沒出聲,又補充道:“鶴老說這事透著古怪,明顯是有意針對郎君,卻又想不出對方要做什么。還說最近有生面孔出現在畜場附近,讓郎君早作防備。實在不行就去云中城找魏太守,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外來的在沙陵肆意妄為。”

    “我明白了,煩勞給鶴老帶話,我明日將往城內,請他繼續留心縣令消息。”

    見趙嘉神情嚴肅,少年點點頭,很快離開,去給鶴老送信。

    趙嘉無心再研究石磨,轉身回到屋內,坐在矮幾前,串聯起得到的消息,眉心越皺越緊。gd1806102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