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絕品邪少 > 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 被殺
    ()    兩人在書房里面聊了幾句之后就走了出去,一直在外面等待著葉瀟出來的葉孟浪,心底也是一陣的忐忑,他很清楚,只要葉瀟能夠答應他,那么,他就是最有希望成為新巨頭的人,但是,葉瀟和慕容蒼山到底去書房里面說了什么,就算是他也猜測不到,而旁邊的陳司翰也同樣如此,深吸了一口氣,望著葉孟浪道:“你說,慕容蒼山那頭老狐貍會不會利用這幾分鐘的時間就將葉瀟給說服了?”

    “不會。w”葉孟浪也有些不確定的道:“今天這一幕,葉瀟能夠忍?”

    “恩!”陳司翰點了點頭,的確,今天慕容蒼山已經打定主意要殺了葉瀟,他也不相信葉瀟能夠如此的隱忍,都到了這個地步還能夠被慕容蒼山說服,只是,兩人都不知道的是,慕容蒼山根本沒有去說服葉瀟,而等在外面的慕容晚晴,更是雙手緊緊的捏在了一起,指甲都已經掐進了肉里還沒有感覺,比起其他人,她更加擔心,她很清楚自己父親和葉瀟之間的那些瓜葛,等了片刻,就看到葉瀟和自己父親兩人都是笑容平靜的從書房走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葉孟浪和陳司翰兩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特別是葉孟浪,更是冷笑道:“看來我們又低估了這個慕容蒼山的本事,這個葉瀟也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聰明吧!”

    葉瀟根本就沒有去管葉孟浪和陳司翰此刻的想法,而是對著拓跋瀚海點了點頭,后者一招手,就看到惡魔之城帶來的一群人,直接就讓出了一條路,而慕容蒼山帶來的那些地仙境界的武者,也第一時間就退了回去,陳司翰和葉孟浪的那兩個地仙境界的武者也都退了下去,慕容蒼山望了一眼周圍的人,淡淡的道:“各位不好意思,今天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所以,這一次的宴會就到這里就結束吧,下一次,我會專程給各位親自賠罪的……”

    一群人都是一臉詫異,沒有想到,慕容蒼山根本就沒有解釋,直接就要所有人都離開這里。

    不過,已經身為巨頭的慕容蒼山都說出這番話出來了,更何況身邊還有一群肆無忌憚的惡魔之城的成員,倒也沒有一個人敢給慕容蒼山臉色看,一個個都起身告辭,就連陳司翰和葉孟浪也不例外,陳司翰還稍微好一點,最起碼和和氣氣的和慕容蒼山打了一聲招呼才離開了這里,至于葉孟浪,直接冷哼一聲就帶著他的人走了,而慕容晚晴也沒有想到,自己父親和葉瀟竟然能夠化干戈為玉帛,眼眶也微微變得紅了起來,慕容蒼山也注意到,自己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安麓山,此刻已經昏倒在地上,對著手底下的人揮了揮手道:“把他帶下去,找人來看一看他的身體吧!”

    “是,大人。”

    或許是因為惡魔之城的人出現了,九天玄女殿的這些人也沒有留在這里,只是給慕容蒼山說了一聲之后就離開了這里,慕容蒼山親自將九天玄女殿的人送到了門口才回來,看到慕容晚晴等候在門口,不等慕容蒼山開口,慕容晚晴就直接擔憂的道:“爸,你和葉瀟之間,不會等惡魔之城的人離開之后又……”

    慕容蒼山自然明白慕容晚晴的意思,一臉苦澀的笑了笑道:“眼前是我小看了葉瀟。”

    “小看了?”

    慕容蒼山也沒有給慕容晚晴解釋,而是笑著道:“好了,你放心吧,我和葉瀟之間再也不會發生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這些惡魔之城的人都不簡單,你現在就去讓下面的人重新準備宴會的東西,食材都用最好的來招待這些惡魔之城的人,雖然,這一次這些惡魔之城的人是過來幫葉瀟的,不過也算是間接的幫了我一個忙,要是我真的將葉瀟殺了,對我來說也是一場不小的災難,以后,沒準我還能夠和這些惡魔之城的人合作一些東西,你先去吧!”

    “恩!”慕容晚晴點了點頭,她對慕容蒼山的這些事情都不是很關心,只要自己暗暗喜歡的那個男人,不要和自己的父親斗得你死我活,她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慕容家的私人診所。

    安麓山被帶回來之后,整個人就醒了過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中醫不斷在檢查著安麓山的身體,清醒過來的安麓山也感覺到,自己的雙腿已經沒有了知覺,身體里面更是一臉靈氣都沒有,完完全全的變成了一個普通人,等老中醫檢查完,才一臉緊張的道:“我的身體怎么樣?為什么我的腿沒有了知覺,還有,我身體里面一點靈氣都沒有了?”

    聽完安麓山的話,老中醫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的腿已經廢了,如果說你還是半步地仙境界的武者,慢慢用靈氣倒也能夠讓你的腿開始恢復知覺,具體能夠達到哪一步,我也不清楚,不過,現在你的識海都已經被人給打破了,也就是說,以后無論你怎么修煉,你的識海都不能夠積累起靈氣,一輩子只能夠做一個普通人了……”

    “一輩子只能夠做一個普通人?”安麓山徹底的傻眼了。

    他沒有想到,葉瀟,海蜇王這些人竟然如此的兇狠,竟然廢了自己,卻不殺了自己,看到安麓山的眼眶紅起來,如同野獸一般,老中醫微微皺了皺眉頭道:“現在你身體上面還有一些傷,最好不要隨便動怒,這樣會影響你的傷勢,你現在只是一個普通人,一旦內傷之后會是很嚴重的事情,不過,好好休養幾個月,應該就能夠恢復成一個普通人的地步了……”

    “我真的沒有辦法再修煉了?”安麓山一臉猙獰的望著老中醫問道。

    “恩!”

    “我的這一雙腿也不能夠再走路了?”

    “恩!”

    聽完老中醫的話,安麓山憤怒的咆哮道:“給我殺了他……”

    “噗嗤。”

    一把短劍直接從老中醫的胸口穿透過去……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