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靈異現場調查 > 第三百八十九章 為了正義(大結局)

第三百八十九章 為了正義(大結局)

    姚逸狂笑,“怎么,意外了?你要知道,這么多年來,你始終是以一個守護靈的身份出現,而我,始終是與每一個我的宿主一體的。這就是我們的差別。在這一代宿主身體里,我變得有血有肉,我開始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情。現在,就算你想和我同歸于盡,怕是都已經不可能了。可以說,我是活生生的人。”

    他停了一下,看了一眼何瑞修和王晴兒他們,“就像在他們眼里一樣,我叫姚逸,是一個有著超強靈異能力的人。也正是因為我是人,才能真正顛覆三界。只不過,這個姚逸,實際上早就死了,他的靈魂,也只是我的祭品。”

    天公將軍在他說話期間,一直保持著沉默。良久,他用一種低沉的聲音道,“你覺得,我真的沒有辦法和你同歸于盡?”

    姚逸搖搖頭,“最早的時候,你能戰勝我。后來一段時間,你只能與我同歸于盡。現在,你只不過是我砧板上的肉而已!”

    天公將軍道,“萬物生生滅滅,都有定數。也許,今天便是我消亡之時。但是,我想讓你知道,我天公將軍消亡之后,必然會有一個新的大義者站出來,讓你受到正義的懲罰!”

    姚逸哈哈大笑,“新的大義者?新的大義者萌出,至少需要百年。百年時間,足夠我逆天改命,一統三界!”

    “嗤。”天公將將輕輕一笑,“你錯了。”

    話音未落,他的身子一抖,靈體從外向內急劇破裂飄散。周圍的靈能迅速升高,只不過這靈能帶給人的感覺,并不是冰寒,而是炙熱。

    在靈體幾乎散盡時,天公將軍原來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一個金色的光團。天公將軍的聲音再次傳來,“何瑞修,看你的了。”

    伴著聲音,光團疾速飛向何瑞修,并且進入了他的身體。

    何瑞修只覺得全身奇痛無比,這種難言的苦楚讓他忍不住大叫出來,“啊……”

    他的身體似乎已經不受自己的控制,完完全全地伸展著,像是木偶一樣僵直。他的視力開始模糊,耳朵中也只剩下嗡嗡聲。他的身體之內,似乎是在積蓄著一種特殊的力量,一種何瑞修自己從沒有體會過,也沒有信心掌控的力量。

    突然,這股力量沒有任何征兆地向外爆發了。何瑞修只覺得自己的視覺和聽覺都在此刻恢復了正常,對身體也獲得了控制。

    在他耳中,是轟一聲爆鳴,而在他眼中,是一股強大的沖擊波,迅速向外擴張而去。

    在這沖擊波之下,王晴兒和李若凡都直接向外飛出,姚逸家里的建筑也如同被炸一樣,從中心向外碎裂倒塌。

    待力量散盡之時,他周圍五十米之內,已經是一片平地。

    姚逸這時候半蹲在地上,腿已經深深插入地面。他慢慢站起來,看著何瑞修,“真沒有想到,你會用這種辦法。只不過,你真的認為,這個小子就能戰勝我嗎?”

    何瑞修搖搖頭,“你錯了。我不是天公將軍。剛剛他在融入我身體的時候告訴我,一定要記住,不管我有沒有守護靈,我就是我。我叫何瑞修。天公將軍自毀形神,聚合千萬年的靈力給我,并不僅僅是為了打敗你。”

    何瑞修雙手握拳,一字一頓地說道,“他,是為了千古的正義。”

    說罷,何瑞修的身體直接從原地消失。在姚逸略帶驚慌地四下觀察時,何瑞修憑空出現在他的身后,一拳揮出,擊在姚逸的后頸部。

    姚逸沒有來得及做出任何的反抗,斜斜被打了出去,落地時嵌入土中十多厘米。何瑞修沒有停下,以同樣的速度和力量,連續打了十拳。

    每一拳,他都有明確的名義。

    “為了那十八個亡者!”

    “為了姚逸本人的家人!”

    “為了樓頂上的亡者!”

    “為了曾經被你利用的人們!”

    “為了東漢時期無辜的百姓!”

    “為了剛剛被你吸收的靈體!”

    “為了姚逸本人!”

    “為了王晴兒所經歷的危險!”

    “為了我和李若凡所經受的心理折磨!”

    “為了正義!”

    最后一拳時,直接搗在姚逸的頭頂上。姚逸的頭頂噗一聲被何瑞修擊碎,流出了紅中帶白的液體。姚逸的身體也是直接跪倒在地上,但是臉上卻還帶著獰笑。

    “天公,你真覺得你能贏嗎?你將自己的靈力精氣給了一個凡人,以凡人之軀來和我融合的身體對抗。沒錯,你的思路很對。可是,我還能拋棄這個人的身體,而你現在已經不能了!”

    說完,姚逸的身體轟然炸開,血肉無存。在他剛剛跪的地方,有一個殘破不全的靈體。

    人公將軍的本體!

    人公將軍在哈哈大笑,“除了天公將軍,誰也贏不了我,你們這些賤民!今天就放過你們,待我休養數十年,一樣能夠一統三界!”

    說罷,他轉身就向空中飛去。何瑞修大吼一聲,“休想!”

    他左手一伸,地上的靈體直接飛入手中。在飛行過程之中,靈體幻化為了一張弓的形態,上面流光四溢。之后,何瑞修右手一招,一支金黃色的箭在手中成形。

    原始形態的震天弓和乾坤箭!

    何瑞修張弓搭劍,一團光芒在弓箭之中閃爍。他體內天公將軍的力量迅速向弓箭聚集,隨著箭的射出,何瑞修體再無半點殘留。

    人公將軍此時的聲音明顯帶著驚懼,“不,不不……”

    “轟”一聲響。

    在震天箭射中人公將軍時,天空中劈下一道巨雷。人公將軍在空中化為無數火團,慢慢向下飄落。

    大雨也在這時傾盆而下,就像是要洗去世間的所有污穢。

    何瑞修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他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疲累,慢慢地倒了下去。

    翌晨。

    何瑞修睜開眼睛,并未覺得身上有什么疼痛。就像是平日睡醒一樣,雖然夜晚那一戰的場景歷歷在目,但是他身上卻沒有留下任何的傷痕。

    這是鑒證署的醫務室觀察室。他坐起來,拔掉了手上的輸液管。從鏡子里看了看自己后,他走出屋子。

    屋外有醫務人員看見他,立即迎上來詢問情況。何瑞修沒有說自己,而是問,“王晴兒和李若凡呢?”

    醫務人員告訴他,在隔壁的房間。何瑞修直接走過去推門而入。

    二人并排躺著,都睜著眼睛。他們在天公將軍給何瑞修力量時被沖擊出去,加上祭靈血咒的損傷,現在看起來狀態并不好。

    何瑞修的出現,讓兩人眼中減少了一分擔憂。看了她們兩個一會兒,何瑞修道,“我沒事了。可能是天公將軍的力量的原因,我沒有什么傷,現在感覺也很好。”

    王晴兒苦笑了笑,“行行行,你算是大英雄。沒事兒別在我們兩個屋里呆著,一個大男人在女人病房看我們算什么。”

    一周之后。

    第八局辦公室。

    辦公室已經重新整修完畢,損壞的設備也重新安裝購置。何瑞修擺完一張桌子后,問王晴兒,“李若凡真的決定回第八局了?”

    王晴兒點點頭,“沒錯。她的守護靈已經回來了,她就沒有了什么顧慮。調查靈異現場,申張正義,弘天地之道,是她的志向。我也一直期盼著她回來。倒是你,”

    她看了看何瑞修,“天公將軍當時自毀靈體,把力量完全寄托于你,最終也在向人公將軍的一擊中煙消云散。從此,你就沒有守護靈了。要不要換個位置?比如,去第六局,接手李若凡原來的工作?”

    何瑞修搖頭道,“不用了。在我之前來的時候,不是也不知道自己有守護靈么?有沒有守護靈對我來說不重要,重要的是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能夠繼續干我所熱愛的職業。”

    “第二件事,是能夠陪著我所愛的人。”

    王晴兒的表情略微有了些變化,語氣中也有點兒不確定的成分,“你……你真要這么決定?”

    何瑞修向前走兩步,拉過王晴兒的手,“在你被人公將軍設計陷害,差點死了的時候,我就發了誓,以后一定要好好保護你,絕不再離開你。也是在那時候,我才知道,你對我來說有多重要。”

    “重要重要重要你個頭啊!”王晴兒直接將手甩開,一腳踢在何瑞修的小腿上,“少跟我這樣油腔滑調的。我告訴你,工作時間就是工作時間,你要再敢碰我一下,小心下了班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何瑞修抬手看了下表,“好像……已經下班了吧……”

    說完,他再將牽住王晴兒的身,身子一轉,到王晴兒背后將其抱住,“下班真好。”

    王晴兒居然沒有掙扎,慢慢吸了口氣,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你們兩個不嫌熱么?”李若凡的聲音從兩人身后傳來,何瑞修和王晴兒居然都沒有注意到她什么時候進來的。何瑞修松開王晴兒,轉過身,略帶尷尬地道,“你……來了。你的辦公桌我都已經準備好了。”

    李若凡將一份材料放在桌上,“你們兩個,抽時間看看這個。”

    何瑞修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拿起來但是沒翻,直接問道,“怎么,有新案子轉過來了?”

    李若凡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沒有。這是另外的事情。我向鑒證署提交的建議已經被批準了。鑒于何瑞修入職以來的表現,綜合考慮各種因素,鑒證署決定……”

    她深吸了一口氣,“由何瑞修負責第八局工作,對外以第八局局長稱。”

    何瑞修對這個消息頗感意外,“這……這……還是由你們倆……”

    “我們倆個頭我們倆。”王晴兒顯然也早就知道這個決定,“男子漢大丈夫,就要擔起責任。凡婆子,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飯?”

    李若凡很自然地笑了笑,“不用了。晚上我有約。”

    王晴兒突然有了點兒八卦的味道,“凡婆子,不會是你背著我們又找了個帥哥吧?”

    李若凡歪了歪頭,還是一笑,“是,又怎么樣?只許你們兩個卿卿我我,就不能我情投意合了?”

    說完,她站起來就往外走,“我先走了。明早見。”

    《靈異現場調查》后記

    每次寫完一部小說,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仙御九霄》如此,《靈異現場調查》也是如此。

    自2016年9月2日開書,《靈異現場調查》一天未斷,寫了多少章,就連更了多少天。有時候覺得,這真是一種堅持,也有時候覺得,每天有時間寫點兒字兒,這也是一種生活。

    一般到晚上,忙完家里的一些雜務,都是在九點半左右。這時候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打開網頁看看新聞,一個是拿起吉他,打開效果器,玩一會兒琴。到十點左右,或者更晚些,便開始這一天的寫作。也有時候,白天在單位的事情比較少,也可以寫上一陣,至少這樣不會因為某些突然出現的事情而造成當天的字數拖欠。

    坦白來說,從開《靈異現場調查》開始,就知道這一定是個小眾的題材,對于其成績的低落,多少還是有心理準備的。所以說,寫到最后,看著廖廖無幾的讀者,看著與零無異的收入,并沒有太多的失落。當然,這并不是說,就甘心是這樣的結果。有人說,寫小說是為了證明自己或者什么寫給自己之類的,這樣的人,一般要么是年齡小寫著玩,要么是口是心非。而且,若是在簡介中見到這樣的文,多數都太監了。

    寫網文是一件辛苦的事,想用它來證明自己,最終落的點子還是收入。如果有人看到這篇后記,那就可以知道,《靈異現場調查》收入最差的一個月,只有1分錢。沒錯,1分。1分錢,你買不了吃虧,也買不了上當。誰能想到這十周里得有八周都能在主頁的分類里面掛著推薦的小說,會出現這樣的收入?

    回頭想想,為什么在開新書時選擇靈異推理,很簡單的一個原因,也是想證明下自己。相對仙俠和玄幻,靈異推理類在情節設計和章節排布上更復雜,要想的東西更多,效率也更低。雖然說,一定程度上來講,我知道自己于此比較擅長,所以才會這樣決定。現在,《靈異現場調查》寫無了,通篇看來,從情節和結構上,我自己是比較滿意的。至于收入,我當然不滿意,但這不是我說了算,我也沒有辦法去改變。

    算來,斷斷續續的,居然也寫了好多年了。如果算是早期在榕樹下之類的短篇寫作,居然已經十六七年了。十六七年來,并沒有寫出什么驚世之作,收獲的或者更多的是越來越平和的心態而已。每寫完一部,都會有一些感悟,也許這些感悟,會用到下一部之中去。

    與自己同期寫作的人,已經很多放棄了。或者,他們覺得,他們的生活還有其他更多彩的東西。只不過,對我來說,每天寫點兒東西,確實已經成了自己習慣的生活。ip0

    全本歡迎您! t1706231537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