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全能助理 > 第九十一章 求婚效應
    路杰說著就邁開腳步朝著會場外走去,他還以為祁陌會在今晚的生日宴上對他們之間的合作做出什么事情來,結果沒想到祁陌舉辦這個生日宴不過就是為了要求婚而已

    他今晚來這個宴會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

    “誰說今天的生日宴,我就只辦這一件事情”祁陌仿佛早就料到了路杰的反應一般,悠然地開口道。

    路杰腳下的步子頓了頓,回身望著祁陌挑了挑眉,道:“哦那不知道祁總除了這人生大事外,還有什么事情要辦的呢”

    “當然有,難道路總忘了我們之間的合作了嗎”祁陌攬著路北的腰肢,對著路杰笑了笑。

    路北的手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里在祁陌的腰側狠狠擰了一把,如果宴會過后,祁陌不給他一個解釋的話,他立馬離家出走給祁陌看

    祁陌眉頭微微一皺,感受著腰側傳來的痛感,卻還是將那種痛意給忍了下來,沒在臉上流露出半分。

    路杰直覺的感到有些不妙,祁陌在求婚之后才說起了他們之間合作的事情,明擺著這是要借他的勢將這次求婚造成的影響降到最低

    “我當然沒忘,不過祁總,你不是還在考慮我給出的條件嗎”路杰像是突然間頓悟了祁陌今晚種種行為的奇怪到底是為了什么,抱著不能讓祁陌的如意算盤成功的心思稍稍透露出了一些他們之間合作的細節。

    在場的人哪一個不是人精一聽到路杰這么說,頓時就將今晚祁陌的求婚和路杰的合作聯系了起來。

    如果他們猜得沒有錯,接下來祁陌恐怕就會宣布同意路杰的條件,路杰以為祁陌那樣的人是絕對不會做出這么有損自己顏面的事情來的。

    然而,路杰還是低估祁陌做人的不要臉,祁陌不僅沒有反駁他的話,還順著他給的梯子往下走了,而且還走得半分不好意思都沒有。

    “之前呢,我是還在考慮路總的條件,但今時不同往日了,路總的條件,我不得不答應,還請路總手下留情些。”祁陌笑得如同一只得逞了的狐貍一般,被他攬在懷中的路北惡寒的顫了顫。

    看到這里,路北有些明白祁陌今晚的布局了,不過他這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他不喜歡祁陌向他求婚卻還摻雜了一些不該摻雜進去的東西,這樣不純粹的求婚是人生中的另一種不完美。

    路杰的臉色不太好,祁陌提出的合作方案一旦完成,那利潤就是成倍的增長,在不需要承擔風險的情況下,于他來說是穩賺不賠的買賣,特別是在他需要大量資金投入尋人的情況下,他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祁陌。

    “既然祁總同意了我的條件,那么,祝我們合作愉快。”路杰最終還是沒有抵擋住金錢帶給他的誘惑,邁開腳步走了回來,在祁陌的面前站定之后對著祁陌伸出了手。

    祁陌滿意地伸出手和路杰交握,敲定了合作,方案啟動并完成后帶來的利潤可就是由他支配的了。

    直播停在了祁陌和路杰兩手交握在一起的畫面,一直在關注著祁陌和路北的三方人馬都不約而同地失態了。

    徐慧不關心祁陌又跟誰合作了,她在意的只有直播中祁陌向路北求婚了這件事情。祁陌單膝下跪求婚的畫面她天天都幻想著,卻沒想到一朝看到,祁陌求婚的對象卻不是她

    那種感覺就像是本屬于自己的玩具卻被后來者捷足先登給搶了一般的令人憋悶,徐慧已經憋得快要瘋了。

    “那個啞巴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徐慧心中的氣不知道該怎么發出去,只好徒勞地將手中的遙控器朝著電視扔了過去,美目中漸漸地蒙上了一層陰鷙。

    “哈哈哈哈”唐徹目光定格在祁陌和路北的臉上,猝然放聲大笑了起來,笑得眼角都溢出了淚水卻毫不在意。

    他將自己的性向苦苦守著,生怕讓人知道了,他這一生就完了。可是祁陌呢看看祁陌做了什么

    祁陌不僅光明正大地向路北求婚,還專門請了記者實況轉播,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兩人的關系。

    如果沒有祁陌的允許,那些記者怎么會在祁陌的生日宴上沒有祁陌的默許,這實況轉播怎么可能播得出來

    憑什么祁陌憑什么可以做出他不能做到的事情唐徹止住了笑容,心中的不平幾乎要把他的理智給淹沒。

    他唐徹自問沒有哪一點比不上祁陌,憑什么祁陌可以光明正大的做出他一直都不敢做的事情來

    憑什么

    “蕭牧怎么樣了”唐徹不想壓抑自己心中的不平,拿起手機就打給了專門負責看著蕭牧的人。

    這是祁陌逼他的,他不想再等下去了,大不了他就用這條命跟祁陌還有路北同歸于盡,反正已經變成了廢人的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了任何的用處。

    看守蕭牧的人雖然聽出了唐徹語氣中的不對勁,但他卻沒有多想,盡職的把蕭牧的情況稟告道:“除了剛清醒過來的時候鬧過要殺了少爺之外,這幾天他都很安靜。”

    “把手機給他。”蕭牧清醒過來后會鬧,唐徹早就料到了,只不過唐徹沒想到這個蕭牧的接受能力竟然比他預想的要強悍。

    唐徹以為蕭牧會選擇自殺來面對,看來祁陌惹的人都盡是一些不好對付的人,蕭牧沒有鬧自殺的原因可能就是在憋著一口氣想要殺了害得他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所有人 。

    “少爺要跟你說話。”看守的人依言推開門,將自己的手機遞給了蕭牧,蕭牧動了動,緩緩地接過手機貼在了耳邊。

    此時的蕭牧不復剛來到這棟別墅時的模樣,渾身著,身上布滿了血跡斑斑的鞭痕,有些已經化了膿。

    身上的痛沒有他的心痛,蕭牧彌漫著死氣和怨怒的雙眼中迸發出毀天滅地的戾氣,恨不得能夠將電話那一端的人抓起來五馬分尸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他只能拿著手機一聲不吭的表達自己的怨怒。

    盡管蕭牧沒有吭聲,但手機另一端的唐徹卻從看守人的話語中判斷出手機已經在蕭牧的手上了。

    唐徹自顧自地說道:“蕭牧,我給你最好的醫生,三天后去幫我辦事。”

    蕭牧身上的傷都是些皮外傷,只需要處理一下,休息一兩天就沒有大礙了,唐徹對于自己下手的輕重還是有把握的。

    蕭牧蒼白的臉色黑了黑,在唐徹開口之前,他居然還傻傻地認為唐徹如果是想要讓他辦事,那唐徹肯定會跟他道歉的。

    可結果呢唐徹這種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道歉

    “你,還真是不客氣”蕭牧開口的聲音沙啞得幾乎要讓人分辨不出來他到底說了什么,他的嗓子是在噩夢中喊啞的。

    唐徹絲毫不介意蕭牧的語氣,甚至聽到蕭牧那不客氣的話語還笑了,“呵呵呵,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客氣這兩個字對你,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寫。”

    如果對蕭牧客氣的話,那他就不會那樣對待蕭牧,而是把蕭牧給供起來了。

    蕭牧一時間竟然對唐徹的話無言以對,垂眸看到自己身上的鞭痕,就不由得嘲笑起自己,他這滿身的鞭傷都還沒愈合,都是拜唐徹所賜,竟然還想讓唐徹對自己客氣

    這簡直就是異想天開不是嗎

    “如果我說不呢”蕭牧覺得自己這一身的傷,還有后面的隱隱作痛,身為男人的尊嚴,他都不應該這么聽話,唐徹說什么就是什么。

    唐徹一點也不意外蕭牧的反彈,只是輕飄飄地撂下一句:“沒用的人一向是活不長的,你自己考慮。”

    說完就掛斷了電話,蕭牧知道唐徹這是明晃晃地在威脅他了,如果他不去辦,那么也許下一刻他的生命就會被終結了。

    他,別無選擇。

    路心今晚只是無聊地開著電視,一個臺一個臺的換著,不經意間看到了路北熟悉的身影便停了下來,目光盯著電視屏幕。

    一幕不落的把整個直播看完,路心簡直都要仰天長笑,慶賀這老天也是站在她這一邊的了。

    路北跟一個男人在一起,就算是爸爸最后知道了路北的身世也一定不會接受,路北跟爸爸之間一定會鬧崩

    到時候,這偌大的家業還是她的,即使是媽咪認這個兒子,他們一家三口也不會同心。路心覺得,就算是現在她什么也不做,最后的結果也一定還是如她所愿。

    祁陌不知道盯著他們的有多少人,也不知道這求婚的直播播出去之后會引起什么樣的反應,但他多少能夠猜得到,今晚過后,他們的處境變得危險了起來。

    可祁陌想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祁陌不想讓敵人一直都隱在暗處跟他們作對,引蛇出洞是必須的。

    至于即將到來的危險,祁陌相信自己能夠應對得來,不會讓路北出任何的事情,而以路北的本事也一定不會讓他自己出任何事情。

    只是,有些事情,你猜到了開始,卻猜不中結尾,當結尾來臨,往往帶來的都是后悔。

    f60612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