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全能助理 > 第八十七章 蕭牧去城西做什么?

第八十七章 蕭牧去城西做什么?

    “是,少爺。”身后的人應了一聲后上前一步,動手開始脫蕭牧的衣服,蕭牧就像是即將被強的少女一般手腳亂動,想要誓死捍衛自己的菊花。

    只可惜,手腳都因為藥力而酸軟的他,這一點抵抗壓根就對那人造不成任何的影響,不多時,蕭牧就赤條條地呈現在了唐徹的面前。

    那人完成了使命,再度退回了唐徹的身后,唐徹帶著仿若在欣賞他家老二般的目光打量著蕭牧的身體。

    “嘖嘖嘖,沒想到衣服之下的你是這么有料的啊,很好,很好。”唐徹滿意地點了點頭,感嘆的話語也從他的口中吐了出來。

    蕭牧臉色一黑,下意識地用雙手捂住了關鍵的地方,唐徹這個人的變態喜好,他也是有所耳聞的。

    但問題是,他從來就沒有想過唐徹會把這變態用到他的身上來。

    “唐徹,你這么做是什么意思我們的合作到底還算不算數”蕭牧色厲內荏地控訴,希望能夠用合作來威脅唐徹。

    唐徹微瞇了瞇眼,不為所動地開口道:“我們的合作當然是算數的,只不過我現在心情不好,所以你就委屈一下讓我發泄發泄吧。”

    說完,唐徹轉頭對著身后的人再度說道:“把他給我吊起來。”

    “是。”那人應了一聲,轉身找了根繩子把蕭牧的雙手給綁了起來,然后把繩子的另一端系在了二樓的扶梯上,把蕭牧懸空掛了起來。

    失重的感覺加上手腕上傳來的痛意,讓蕭牧心中的恐懼一點一點地從他的雙眼中透露了出來。

    唐徹抬頭看著蕭牧,似乎很是滿意此時蕭牧雙眼中的恐懼一般地彎了彎唇角,抬手接過下面人察言觀色遞上來的繩子。

    這根繩子就跟之前拿來鞭打路北的那根差不多,唐徹獰笑著在蕭牧的身上落下第一鞭,道:“知道嗎我最討厭別人拿可憐的目光看著我,很不巧,你那樣做了。”

    蕭牧掛在虛空中的身體顫了顫,鞭子落在身上,混合著藥力帶來麻痛的感覺,他終于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被下藥了。

    但,他還是想要為自己辯解一下,因為他并不是故意的,而且可憐別人也沒有錯,錯就錯在可憐錯了對象。

    “唐徹,這就算是我做錯了,你打了我的這一鞭就算是我給你賠罪了如何”

    “不如何,錯了就是錯了,怎樣才算是賠罪由我說了算。”唐徹說著再度揮舞著鞭子打在蕭牧的身上。

    “嗯”鞭子落到身上,蕭牧不由得悶哼了一聲,且這一聲悶哼中似乎還夾雜了幾分難以言喻的快感。

    唐徹聽了,雙眼中迸發出興奮的光芒,手上的鞭子一下又一下的落在蕭牧的身上,沒給蕭牧絲毫喘息的時間。

    可能是因為唐徹給他下的藥的關系,蕭牧感覺到的痛意并不是很明顯,反而是有股快感伴隨著那鞭子的落下而從身體的深處涌了上來。

    隨著唐徹揮舞鞭子的速度越來越快,蕭牧只能發出粗重的喘息和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唐徹雙眼中的光越來越盛,好似把眼前這一幕跟什么給重疊了。

    跟在唐徹身邊的人見此,眉頭一皺,眼見著蕭牧的身上很快就布滿了鞭痕,氣息也微微變弱了,那人趕忙上前捉住了唐徹的手。

    “少爺,差不多了,再打下去,這人就要沒命了,您別忘了老爺的交代。”

    唐徹抬眼看了一眼阻止他的人,眼中的光芒緩緩地退了下去,狠狠地甩開那人捉著他的手,道:“真是便宜他了”

    “是,等事情過后,少爺可以再好好發泄。”那人若無其事地收回自己的手,望著唐徹的雙眼中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唐徹不由得嘲諷的笑了笑,等事情過后別開玩笑了,事情結束了,他也結束了。

    “把他帶下去好好安頓一下,怎么說現在也是我們的合伙人了。”唐徹不想跟這個人多說什么,徑直下命令道。

    “是,我知道了。”男人也不介意唐徹的態度,抬手朝著繩子飛出一把鋒利的小刀,小刀隔斷繩子,蕭牧的身體沒有了依托,頓時跌落在了冰冷的地上。

    不知道是唐徹的藥,藥效太過強大了還是什么,蕭牧盡管已經意識不清了,可還是本能的在地上輕蹭著。

    那人嫌棄地提起蕭牧的身體,對著唐徹點了點頭后帶著人朝著屋外走去,這棟別墅的后面有一間小屋子,正適合給這人住下。

    “哦,對了,別忘了給他找幾個身強體壯的男人伺候著。”唐徹在那人即將要踏出大門的時候突然開口說道,好像是剛剛想起來這么一件事情一般。

    那人輕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看這人的情況,等下得給他打一記強心針才行,否則他怕他無緣承受那種刺激就去見閻王了。

    唐徹目送著兩人離開,臉上流露出一抹可惜的笑容,真是可惜看不到那種盛宴了啊,早知道他就應該在別墅后面的那間小屋子里安個監控什么的。

    蕭牧神志不清地被丟進了一間狹小的房間里,一場慘絕人寰的噩夢正在等著他。

    結束了遲來的晚餐,祁陌帶著路北,顏逸禾帶著涼鈺辰各回各家。

    剛一進屋,祁陌就把自己摔進了沙發中,一臉疲憊相地閉上了雙眼,路北看了一眼祁陌,轉身去給祁陌到了一杯水。

    路北端著水還沒來得及走到祁陌的身邊,路北就聽到閉著雙眼的祁陌開口說道:“路北,我們今晚一起洗澡好不好”

    路北:“”

    “砰”裝著水的杯子被路北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其實路北更想把這杯水倒到祁陌的頭上去的。

    感受到路北龐大的怨念,祁陌笑著睜開了雙眼,伸手把人拉進懷里抱著,開口道:“我開玩笑的。”

    真要和路北一起洗澡,祁陌怕自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老二,今天路北也累得夠嗆了,不能再胡來。

    “你就可勁的作吧,總有一天有你好受的。”路北白了一眼祁陌,要知道聽到祁陌那么說的一瞬間,他可是產生了想要把祁陌給掐死的念頭。

    這指不定哪天就實行了,然后他兩一起死去吧

    “是是是,怪我嘴里不把門成了吧,你先去洗澡吧,今天你也累了。”祁陌溫情款款地在路北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后松開了手。

    路北深深看了一眼祁陌,起身朝著浴室走去,他決定還是不要跟祁陌太過計較了,跟祁陌計較的話,他能把自己給嘔死

    “小心點啊,可不要摔了,地板滑。”祁陌目送著路北走進浴室中,壞心眼的突然想到這么一個提醒來。

    路北握著門把的手驟然收緊,目光掃了一圈浴室中的東西,然后松手,健步上前,抄起一瓶洗發水就朝著祁陌丟了過去。

    讓這混蛋犯渾路北扔完就嘭的一聲關上了浴室的門,祁陌看著朝自己飛來的洗發水,苦笑不得地抬手接住。

    路北這扔東西的準頭可真是準啊,祁陌感嘆完正想把手中的洗發水放下,他放在口袋中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祁陌挑了挑眉,隨手把洗發水放到桌子上,拿起手機一看,當看到來電顯示的人是他派去跟著蕭牧的人時,他不由得有些意外。

    畢竟當初他的話是讓他盯著蕭牧,時不時的給蕭牧制造點麻煩,按理說,他應該不會打電話給他的才對。

    “喂,有什么事情。”祁陌想了想,按下了接聽鍵,如果想知道他為什么打電話給他,那么他把電話接了就知道了。

    電話那端的人聽到祁陌的聲音,頓時吧啦吧啦地把今天自己看到的說了出來

    “今天蕭牧離開了西餐廳之后去找了徐慧,然后沒過多久他就從徐慧那里離開,開車去了城西十里處。”

    “蕭牧去城西十里處干什么”祁陌皺了皺眉,蕭牧去找徐慧一點都不奇怪,奇怪的是他去城西干什么

    據他所知,城西那個地方根本就沒有什么人,只有一棟不知道主人是誰的別墅而已,蕭牧不可能會認識那別墅的主人才對。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他去那里干什么,那棟別墅里里外外都布滿了人,我無法靠近。”

    這意思也就是說蕭牧進了那棟別墅了。祁陌微瞇起雙眼,望著虛空,蕭牧到底是去那里做什么的呢

    還有,那棟別墅的主人是誰為什么會允許蕭牧進去呢看來得讓人去查一查了。

    “你繼續盯著,有什么情況再告訴我。”祁陌聽到身后浴室里傳來的動靜,交代完這句話后就掛斷了電話。

    蕭牧應該不會鬧出什么大的風浪,關于蕭牧去了城西的事情還是暫時不要讓路北知道好了,免得他胡亂的擔心。

    路北剛踏出浴室就看到祁陌放下手機,一副剛跟什么人打過電話的樣子,他走了過去,比劃著問祁陌道:“你在跟誰打電話”

    他一出來就掛斷了,明顯有貓膩

    “是盛澤打來匯報荷蘭那邊的狀況。”祁陌若無其事地扯著謊,反正路北也不知道盛澤的手機號,不可能打過去求證的。

    路北狐疑地看了一眼時間,晚上十點鐘匯報工作祁陌當他是傻子嗎

    f606121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