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九轉金身決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震驚全場
    第二百五十三章 震驚全場

    趙無極見到恨無一句話就令那只牛脾氣的錢光才走人,給了恨無一個贊賞的眼神,接著自己也騰空向后方飛去,因為在剛才的交手,他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需要馬上療下傷,好應付接下來的戰斗。

    雙方的戰斗繼續著,修羅界二十幾萬的士兵到目前為止只剩下了不到十萬的士兵,可謂是損失慘重,但是修羅界的士兵也硬是抗了下來,沒有一個逃兵逃走,光從這一點上看來,修羅界的士兵整體的素質上非常強悍之。

    修魔界因為有大陣的組成,所以可以與修羅界硬碰硬的干上了,可就算是這樣,修魔界本來十幾萬的人馬,打到現在也只剩下了八萬不到,也是咬著牙齒硬抗了下來,現在個個魔力都耗完了,連大陣都沒有辦法組起來了,完全是靠著肉搏戰繼續戰斗著。

    “修魔界的弟子們不錯。”站在高峰上的龍無名見到這一幕,忍不住的贊嘆了下。

    “我修魔界的弟子,只有戰死的,沒有逃亡的。”恨天淡淡的回應了句,眼神卻朝著玄天子等人望去,臉上那得意的笑容就不需要說了。

    玄天子見到恨天那得意的.笑容,心里的氣就打不過來了,眼神對著身邊的蕭風望去,言意之下告訴蕭風,第四場的戰斗你自己看看,別丟了整個修真界的臉。

    蕭風接到自己老祖的眼神,心情.沉重的點了點頭,心里本來就比較大的壓力,現在是更加的巨大了。

    “嗚嗚嗚,,,”修羅界的后方響起了.一陣陣號角之聲,在戰場上本來就已經很疲倦的士兵們似乎聽到了什么美妙的聲音,迅速的撤退了回去。

    “別追,就地查看下,看看是否還有存活的弟子們,迅.速救援下。”恨無揮了揮手,阻止了一些正準備追擊的弟子們,馬上發出了命令。

    還真別說,恨無的這一句話,令那些受重傷還未死.的魔門弟子們得到了救助,就這清淡的一句話,魔門的弟子們稍微的檢查一下,居然發現有千人的弟子還沒有兵解,馬上被轉移到后方去救療。

    恨無見到天色已暗,四周的弟子們都陸續的撤.退了,待最后的一批弟子們撤退之后,恨無才與森木天二天飛到了斷天崖最高峰上,見到龍無名等高層人員全在。

    “恨無、森木天見.到龍指揮,各位前輩。”恨無與森木天對著龍無名等人一一行禮道,雖然是說修魔界與修真界有著不合,但是人家的修為畢竟擺放在那里,這是基本的禮儀。

    龍無名注視著恨無與森木天,好半響才拍了拍兩人的肩膀道:“干的不錯,下去休息吧!”

    “是。”恨無與森木天點了點頭,就飛下了山峰,這一戰他們兩個雖然殺的都是比自己修為低了好多的敵人,但是他們的耗損也非常的巨大,也需要馬上調息了。

    深夜里,在斷天崖外面空闊的戰場上出現了幾百道人影,這些人影都在地面上動了起來,似乎在秘密的干啥什么事似的,還沒有半個小時之后,這幾百人又悄悄的離開了戰場。

    “老三,你這個辦法到底好不好用呀?”在一處無人的地方上,一名憨厚的年輕人對著一名吊兒郎當的年輕人詢問道。

    “二哥,你放心吧!我陳亮是誰呀!我已經經過了好幾次的實驗,保證可以的,你放心好了,我們還是去休息吧!明天可是有一場大戰等著我們,你就等著看我的表現吧!”吊兒郎當的年輕臉上露出了委瑣的笑容,一副非常之。

    “你說這件事要不要告訴一下老大呢?”憨厚的年輕人一臉沉思的詢問道。

    吊兒郎當的年輕臉上露出了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指著憨厚的年輕人罵道:“你豬呀!這點小事還要去詢問老大干什么?什么叫驚喜呀!告訴老大了,我們還有個屁驚喜呀!”

    “也對,算了,我們去調息吧!”憨厚的年輕人點了點頭。

    一夜就這樣過去了,黎明到來了,天亮了起來,張飛已經整頓好兩派的四千多人男女弟子們,整裝待發了,就差修羅界的士兵們攻來了。

    “不知今天龍道友的門下弟子會給我等何等驚喜呢?”玄天等人都聚集在斷天崖的高峰上,玄天子見到下方整裝待發的華夏派與清云派的弟子們,臉上露出了羨慕之色。光看這四千多名弟子,就可以比的上倥侗派的內心弟子四萬只高不低呀!

    “他們都是小打小鬧而已,那入的了玄道友的法眼呀!”龍無名謙虛的回應了一聲。

    修羅界的那方突然出現了整整十五萬之眾,“冬冬冬”一陣陣腳步聲,這十五萬之眾的士兵們紛紛的排列了起來,似乎在準備著進攻似的。

    “恩,,”龍無名皺了下眉頭,馬上就舒展開了,沒有想到今天的攻擊還是十五萬之多,看來大場面是沒辦法打了,雙方的人數差距太大了,但是如果只守住斷天崖的缺口,龍無名非常自信他們四千多人守到上午結束絕對沒問題的。

    小金與恨天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注意到了龍無名皺眉頭的這一幕,紛紛關心的詢問道:“龍道友,可需要我方弟子派出點協助一下?”

    玄天子聽到修魔界與龍族的話,馬上也附和的詢問道:“龍道友,要不然這一戰就讓給修真界好了。”

    龍無名搖了搖頭道:“謝各位的好意了,我身為指揮官,說出去的話就沒有收回的余地,如果他們連這些困難都過不了,那就不配是我華夏派的弟子了。”

    “厄!”龍無名突然見到張飛居然帶著四千多名弟子沖出了斷天崖,居然想與對面十幾萬弟子打群架?龍無名愣住了,張飛難道發高燒了不成?會犯這么低級的錯誤?

    不光是龍無名被張飛等人這一舉動給愣住了,就連龍無名身邊的三界領頭人都被張飛這一舉動給搞愣住了,難道張飛就想靠他這區區的四千多人硬抗人家十幾萬不成嗎?要知道今天出動的十幾萬修羅士兵中,可有著二萬名身著白衣士兵呀!

    修羅界那方似乎見到了張飛等人這一舉動算是調戲的樣子,生氣了,“嗚嗚嗚”一聲聲號角聲響了起來,似乎要把張飛這四千多人給撕的粉碎。

    “老三,你都安排好了沒?”張飛見到面前的十幾萬敵人正朝著他們四千多人涌來,暗暗的傳音給陳亮。

    “放心吧!等他們進入我們的埋伏圈,我們就馬上撤退,我來引爆。”陳亮的臉上露出了極度猥瑣的笑容。

    “二哥,三哥,趕緊下命令做準備啊!”李節見到張飛身為指揮長,居然還在那里與陳亮二人眉來眼去的,不由的發急催了句。

    張飛與陳亮的傳音被李節的話給打斷了,陳亮望著氣呼呼的李節,臉上露出笑容,拍了拍李節的肩膀道:“老四,你放心,我與二哥早就做好準備了,你等著看戲就是了。”

    龍無名站在高峰上,看著修羅界的士兵與張飛等人只有千米的差距了,但是張飛等人居然什么陣型都沒有擺出來,難道他們想要自由戰嗎?張飛不可能會犯這個嚴重的錯誤的呀!因為修為高在戰場上是沒有用的,靠的就是氣勢與戰術的問題。

    “殺!”修羅界的后方響起了一聲吶喊聲,修羅界的士兵像潮水一般朝著張飛這四千多人涌去。

    斷天崖的所有人都注視著張飛等人,想知道張飛這區區的四千多人怎么退敵,怎么守住一個上午呢?就在他們關切的注視之下,看到了一幕讓他們不敢相信的一幕,只見張飛居然揮了揮手,帶起頭來,帶著四千多人居然撤退了?

    “原來華夏派與清云派就是這樣戰斗的呀!我算見識了,哈哈!”器宗的掌門見到張飛等人的這一舉動,笑了出來,帶著諷刺的意思道。

    恨無與森木天愣住了,他們兩確實沒有想到張飛等人居然會帶著弟子們不戰而退,這明顯不是他們的作風呀,想起當初在昆侖派戰役的時候,這些人可是寧死也不退讓一步的,但是今天居然不戰而退,恨無與森木天都在懷疑自己兩人眼睛是不是出了問題。

    恨天與嚴亮也愣住了,因為他們經常聽到恨無與森木天懷念起當初昆侖派戰役的事,經常在他們的嘴巴里聽到那些戰士們的事跡,也讓這兩老深感佩服,但是今天所見的似乎與恨無、森木天所說的大有出入呀!如果不是二老知道恨無與森木天從不說謊的話,他們也懷疑以前所聽到的是否都是恨無兩人自己瞎編出來的。

    小金與林風也愣住了,他們兩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林風多少知道點龍無名的事,而華夏派的弟子強悍之處他又不是沒有見過的,不可能因為敵人的人數多,他們就撤退,難道這其中有什么奧秘不成?

    玄天子等人臉上都露出了微笑,他們沒有想到今天華夏派的弟子們居然這么的怕死,連正面對敵的勇氣都沒有,甚至一些看不習慣龍無名做風的小掌門人,他們個個心里暗暗的想道:“當初是你說的,在戰場上逃者殺無赦,我看今天你還有什么話說。”

    龍無名突然間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因為他發現到場中居然一代的弟子不見,心里仿佛有點感覺張飛他們可能設下了什么圈套讓敵人鉆。

    修真界的第四撥弟子氣氛十分的濃烈,都做好準備滅殺逃兵,誰知張飛帶著弟子們就飛到了斷天崖的出口處,居然全體的停止了下來,遙望著對面的敵人。

    “老三,看你的了。”張飛對著陳亮輕笑一聲。

    “沒問題,看我的。”陳亮從戒指中掏出了一大把符咒,居然是修真界最低級的爆炎符,此符只是一種很低級的符咒。

    陳亮嘴巴里喃喃的念著咒語,把手中一大把的符咒全部扔向對面的敵人群中,四處的灑落下去,而修羅界的士兵們見到這個符咒,眼中露出了不屑的表情,難道這些爆炎的符咒可以傷的到他們嗎?

    “龍掌門,難道你的門派弟子想靠這些爆炎符來傷敵嗎?笑死我了,,哈哈!”站在斷天崖上的修真界幾個掌門實在受不了的笑了出來。

    “有時候小東西也可以讓人致命的,看結果就是了。”龍無名淡淡的笑了一下。

    當眾人都在看華夏派與清云派的笑話時候,修羅士兵人群中發出了一陣陣的爆響聲,一道道蘑菇云騰空而起,地面上是山崩地裂的,猶如十幾級大地震似的,敵人的尸首是四分無裂的,有些甚至與被炸的尸骨無存的。

    “贊,”陳亮的臉上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沒有想到自己弄的小花樣居然有這么大的威力,這一爆,居然干掉不下七八萬的敵人,這個數據可謂是大數字呀!忍不住的贊美了下自己。

    “老三,真有你的,哈哈!”張飛的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他也確實沒有想到陳亮的這一爆,居然滅掉了一大半的敵人,而且還是不吹灰之力就干掉了。

    李節這時候似乎知道這發生的一幕是早有預謀的,臉上也露出了喜悅之色,揮了揮手道:“兄弟們,跟我殺呀!”

    “殺!”張飛聽到了李節的話,馬上回過神來,趁敵人現在還沒摸清楚情況,痛打落水狗的機會可不多呀!馬上帶著弟子們分成幾組三角型陣型殺入敵人群中。

    “龍道友,這難道是你貴派的秘密武器嗎?”站在斷天崖的高層人員忍不住的詢問了一下,他們都被這一爆搞的莫名其妙的,他們自問,這一爆都已經超出了他們所想的,如果換成他們在場上的話,這一爆雖然干不掉他們,但是也可以令他們受到重傷的。

    龍無名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道:“我不是很清楚,應該是我兄弟自己發明出來的吧!算的上是秘密吧!”

    龍無名嘴巴里雖然這樣說,但是心里也暗暗的驚訝著,因為這個威力居然比的上地球上的導彈威力了,難道這些家伙來修真界之時有帶導彈來嗎?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導彈的話,龍無名肯定會發現的,但是如果不是導彈的話,那到底他們用的是什么東西,居然可以引爆出這樣的威力?

    “殺!”張飛等人殺入人群中,猶如猛虎下山一般,殺的修羅界的士兵節節敗退,雙方一交上手,修羅界的士兵就傷亡慘重,畢竟張飛帶的幾千名弟子中,修為普遍都是比較高的,可不是平常那幾批有著元嬰期修為的弟子。

    “老三,老四,你們兩各領一隊弟子,我們分三組開殺,王強領清云派弟子掃尾。”張飛爆吼了一聲。

    在進攻的弟子們聽到張飛這一吩咐,迅速的分為了三組成員,自覺的跟上每一個指揮人員,分成三道三角型朝著敵人群中殺去,而跟在他們身后的清云派女弟子們就當起了掃尾的工作,見到沒有斷氣或者漏掉的敵人,就上前補上一下。

    修羅界的士兵從開始那一爆亂了點,戰斗到現在也開始恢復了平靜,慢慢的開始穩住下來了,但是等他們穩住下來時候,他們的全體人員居然剩下不到五萬之多,在氣勢上是被張飛等人壓著打。

    “兄弟們,該我們出手了,哈哈!”在修羅界士兵的背后突然傳來一道極度猖狂的笑聲,只見一名粗狂的漢子仰天大笑,帶著一隊約有百人之多的壯漢二話不說,直接從后路開始進攻,而且還是以一字線開始了殺戮,凡是黑衣士兵沒有一個可以對的上一招。

    站在斷天崖上的龍無名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到自己兄弟們成熟的一面,他感到非常的欣慰,現在的張飛等人都已經可以獨擋一面了。

    修魔界、修真界、龍族的眾多高層都被眼前看見的一幕看傻了,難道華夏派與清云派還想以這幾千人之數留下面前的十幾萬敵人的命?這怎么可能呢?但是看張飛等人這進攻的方式,又確實是這個想法。

    “龍道友,難道貴派想留下全部敵人?”蕭風試探的問了一句。

    “難道不行嗎?”龍無名反問了一句。

    靜,整個高峰上的下三界高層人員聽到龍無名這句自信的話,全部安靜下來了,剛才取笑的修真界幾個門派掌門人臉上更是露出了羞紅之色,什么叫實力,這就叫做實力,人家以四千多人之數,居然把修羅界的十幾萬打的節節敗退不說,而且還想把這十幾萬的敵人全部留下來,這就叫厲害,換他們來,如果能把敵人打退已經算是不錯了,至于想留下全部敵人的命,那是非常艱難之,就算贏了下來,也得損失慘重。

    戰場上的殺戮是最無情的,修羅界的士兵似乎感受到了張飛等人的意圖,剛才那一爆,白衣的士兵只剩下了五千不到,而且他們現在似乎有意突圍似的,五千白衣士兵想干掉狒狒這一組阻攔的人,開始全力的朝后面攻擊起來。

    “哈哈!兄弟們,敵人想要撤退了,該我們出出風頭了,哈哈!”狒狒大笑完之后,吼了一聲,身體開始變化了起來,化為本體出來。

    “來吧!只剩下不到二個小時而已,兄弟們,該我們出絕招了,金剛之身。”

    猴子爆吼了一聲,身體也膨脹了起來,一直膨脹到接近三米為止才停止了下來,像一個小巨人似的沖入敵人群中,開始大肆的殺戮起來。

    “吼!”剩余的百余名戰士們紛紛爆吼一聲,個個都使用出秘法來,都膨脹了起來,個個像一輛坦克似的,死死的守住敵人的后退陣線搏殺起來。

    “不怕死的準備跟我沖。”張飛見到狒狒那一路的壓力巨大,心里馬上急了起來,對著跟在他身后的二代弟子們爆吼了一聲。

    “金剛之身。”二代的弟子們被張飛這一刺激,紛紛的都使出了秘法,個個的身體馬上膨脹了起來,他們早就熱血沸騰了起來,說不怕死那是假的,但是眼前他們個個都已經把生死忘記了,腦海里只有殺殺殺這個字眼了,所以張飛這一刺激,他們個個不由的變身起來。

    張飛見到自己的話才剛落下,身后的千余名弟子已經超過大半數全部變身了,忍不住的贊嘆一聲道:“好樣的,青山,你率五百弟子去幫狒狒他們阻攔,其余的跟我殺。”

    “是,師傅。”青山應了一聲,揮了下手,千余名弟子自覺的分出一半出來,跟隨著青山的身后朝人群中殺戮了過去。

    “海子,你怎么了?”張飛見到二代的弟子隊長的腳步不斷的朝后面瞪,心里有種不祥的感覺,迅速的朝海子方向殺了過去,一到海子的身邊,順手宰了幾名敵人,發現在圍攻海子的士兵中,居然有一名金仙級別的士兵,頓時臉色變了變。

    “你們幾個護著海子”張飛見到海子的腹部上居然血肉模糊著,整張臉都變的蒼白了,一下子就明白為什么剛才海子的腳步會那么浮虛了,原來是受了重傷了。這一看之下,張飛的火氣就冒了起來,先是對著身邊的幾名戰士吩咐了一下,接著對著那名金仙的士兵撲了過去喝道:“拿命來。”

    這名士兵嘿嘿笑了一下,身上的黑衣服爆裂開來,露出了一身藍色的衣服,對上了張飛。

    “操,這么無恥,居然是千夫長埋伏在這里面。”張飛一見到面前老者身上的藍衣服,馬上就想起了自己老大交代過的衣服等級,所以一下子就叫了出來。

    “死吧!”老者的臉上也露出了怒色,手上的攻勢全部朝著張飛身上攻去。

    “來吧!”張飛的臉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因為面前的對手是跟自己同等級的。

    二道人影交纏在一起,時不時的撞出一聲聲的爆響聲,“轟”的一聲,張飛瞪瞪瞪的倒退了幾步,嘴角流下了一絲血跡。

    “嘿嘿,你不是我的對手,拿命來吧!”老者的雙眼似乎露出了喜悅之色,用著嘶啞的聲音笑道。

    張飛不屑的望了望面前的老者,手里出現了一顆丹藥馬上扔進嘴巴里,因為剛才張飛的真元已經耗損了一大半,所以對上老者吃了點虧,如果是在平等的條件下,張飛有把握在百招之內解決面前這名老者。

    “現在誰死還不知道,受死吧!”張飛感覺到就這一小會兒的時間,自己體內的真元已經恢復到了五層左右,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望著老者。

    “不知所謂。”老者不屑的看著張飛,突然身影一閃而過。

    “來的好。”張飛的神識早就鎖住了老者,見到他的攻勢,張飛居然不躲不閃的,而是靜靜的站在那里,似乎放棄了抵擋似的。

    “噗次”的一聲,老者的手穿過了張飛的左胸口,一股鮮血馬上噴了出來,張飛的臉上露出了笑容,老者本以為自己已經得到了,正開心的情況下,卻發現自己的腦袋里傳來一陣的巨疼。

    “不,,,”老者的話才剛蹦出,老者的整顆腦袋爆裂開來,化成一堆泥漿四處飛濺。

    “張教官,你沒事的吧!”旁邊幾名在搏殺敵人的弟子見到張飛搖晃了下身體,迅速的扶住了張飛的身邊,其他幾名弟子則是圍在張飛面前,替張飛護法起來。

    張飛擺了擺手道:“我沒事,大家加把盡殺敵。”說完后,張飛先把自己的胸口血止住了,招出了體內的法器,開始揮動著手中的法器四處的殺戮起來,只是腳步有點輕浮而已。

    那幾名弟子見到張飛的這個模樣,個個心里都提了起來,雖然在殺敵人,但是他們幾個牢牢的跟隨在張飛的身后,為張飛減輕點負擔。

    三個小時過后,整個戰場是一片硝煙,空氣中散播著濃濃的血腥味,隨著風吹過,在斷天崖內下三界弟子們都聞到了這股血腥味,修真界的幾名弟子還吐了出來。

    活的真好,這就是眾人腦海里自覺的出現的字眼,華夏派與清云派的弟子們紛紛想起當初王教官第一天說的話,那就是:“在戰場上,沒有什么感情可言的,但是我們的戰友是感情最深的,因為我們上戰場的時候,身后需要自己戰友的保護,為了保護自己的戰友,都可以連命都不要的,所以在戰場上,唯一值得相信的人,就是自己的戰友,等你們經歷過戰場之后,你們就會慶幸著一句話,那就是活著真好。”

    無數的華夏派弟子們哭了出來,他們不是畏懼、恐懼才哭的,因為他們發現到自己身邊最親密的師兄弟陣亡了,而這些陣亡的大部分人都是為了保護自己身后的人,而堅持到底,最后真援耗損完了,體內上也耗損完了,換句話說,就是活活的力盡而亡,要達到這樣的程度,那他該需要多大的勇氣呀!

    龍無名把自己的雙眼閉上了,他不想看到場中的這一幕,因為他越是看到這一幕,他的心里就越難受了,他不斷的在質問自己,這樣子做,是不是自己太自私了,為了自己的仇恨,難道自己真想把自己帶出來的人一個個送到戰場上,最后的結局就是陣亡嗎?

    恨天對著恨無點了點頭,恨無馬上飛下山峰去,帶著魔門的弟子們迅速飛出戰場之上,幫著華夏派與清云派的弟子們打掃起戰場來。,順便先把傷員先護送回去。

    “老大,,,”張飛等人飛到了龍無名的面前,臉上帶著悲痛的表情。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帶著點傷,張飛是傷的比較重的一人,整個臉已經蒼白的不像樣子了,可他還是咬著牙齒堅持住了,連飛上斷天崖的山峰還是狒狒帶著他飛上去的。

    “損失了多少弟子了?”龍無名的臉上絲毫沒有一絲的表情,其實他剛才閃過了一絲內疚的表情,只是張飛等人沒有捕捉到而已。

    “損失了八百多弟子,全部是力盡而亡的。”張飛沉痛的報出了數字。

    “下去調息吧!你們已經干的非常的漂亮了。”龍無名擺了擺手,示意大家去調息一下。

    “是,老大。”狒狒帶著張飛直接離開了山峰頂上。

    恨天見著面前的一幕幕,不由的嘆了口氣道:“如我三界全數華夏派弟子風骨,又何愁修羅界百萬大軍。”

    “恨道友此言不假呀!下三界有龍道友在,真是三界之福呀!”玄天子忍不住的贊嘆了一聲。

    “這些是靠弟子們自己努力出來的,在下不敢居攻,受之有愧呀!”龍無名感嘆的說出自己的心聲。

    龍無名表情有些凝重的對著蕭風道:“蕭掌門,下午的一場戰斗也許會比上午的還要慘烈,到時候我會調其他弟子來幫你們防守。”

    “多謝龍掌門美意,第四場就看我們修真界的弟子,蕭某在此保證,堅決不會讓修羅界的士兵踏進斷天崖一步的。”蕭風臉上露出了堅定的表情道。

    “好,雖然我以前看不慣你們牛鼻子的虛偽,但是今天這句話我喜歡聽,希望你們說的與做的一樣好。”恨天先是刺激一下之后,又來了個贊賞。

    玄天子聽到了恨天的話,先是一愣,馬上老臉上就笑了起來,拍了拍蕭風的肩膀道:“風兒,今天這一戰不是平常戰了,關乎著修真界的名譽之戰了,記住你剛才說的話,如果此戰你贏了,以后你可以抬起頭做人了,如果輸了,你干脆就在戰場上別回來了,明白我的話嗎?”

    蕭風馬上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上壓力巨大,他已經完全明白自己老祖說的意思了,此戰勝,倥侗派從此以后就是修真界的領頭人物了,如果輸了,那倥侗派從此以后威信全無,所以這一戰算是背水一戰了。

    “風兒明白,那風兒現在要下去安排好下午的戰事了,各位前輩告辭了。”蕭風想清楚了這些,馬上對龍無名等人施了一禮后,飄然的下山去。

    龍無名見氣氛有點沉悶,揮了下手,山峰頂上出現了幾張精致的躺椅,躺椅的旁邊還擺放著幾張小桌子,桌子的上面擺放著好幾壇美酒。

    “大家站了這么久也累了,請各位品嘗下在下收藏的美酒如何?”龍無名淡淡的笑了下,對著眾人做了個請的手勢。

    “既然龍指揮這么客氣,那老夫就不客氣了,哈哈!”嚴亮本身就是酒鬼,一見到酒那還需要什么客氣的,所以客氣話說話了,直接坐在躺椅之上,拎起一壇美酒直接揮了下手,這酒壇的封泥一打開,一股清香的酒味馬上飄散了出來。

    嚴亮一聞到這個味道,雙眼馬上閃出一道色彩道:“好酒。”贊賞完之后,連忙對著壇口猛灌幾口,臉上露出了舒爽之色,仿佛比他修為突破還要喜悅。

    “龍小友,這回你倒霉了,這老家伙如果喜歡上的東西,你可擺脫不掉的哦!”恨天見到嚴亮的那副表情,不由的打趣起龍無名來了。

    “大家都坐吧!”龍無名躺在躺椅之上,見到跟隨在玄天子身邊的十位老者還站著,所以對著他們做了個請的手勢。

    十名老者見到龍無名的手勢,心里也想躺在躺椅上面喝著美酒,但是自己的老祖在場,他們可不敢放肆的,畢竟他們的思想根固比較深,這種越禮的事是打死他們也不敢做出來的。

    “都坐下吧!不要辜負了龍道友的一片心意。”玄天子見到自己的徒子徒孫那副表情,淡淡的笑了下吩咐道。

    “我等謝過龍前輩了。”十名老者齊聲的向龍無名道謝之后,才坐了下來,一人取了一壇美酒喝了起來。

    “好寧靜呀!”玄天子望著下方的戰場上,發出了感慨。

    龍無名淡淡的笑了下道:“爆風雨前的寧靜。”

    “龍道友,此酒是何處出產的呢?我嚴亮不敢說喝盡下三界之酒,但是好歹也喝了不少美酒,為何此美酒我從未喝過呢?”嚴亮一臉疑惑的對龍無名詢問道。

    “這酒?”龍無名的眉頭挑了下,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道:“這酒是在下自釀的,還入的了嚴道友的法口吧!”

    “自釀的?”這回不止嚴亮驚訝,就連在喝酒的恨天等人都愣住了。

    “是呀!難道這還有假嗎?如果各位前輩以后想喝這酒,龍虎峰隨時歡迎各位前來。”龍無名笑了下道。

    嚴亮聽到龍無名這句話,不由的長長的嘆了口氣道:“完了,以后看來我要長住在龍虎峰才行呀!”

    “你個老家伙,我看你是為了喝酒才長住吧!”恨天笑了笑打趣起嚴亮。

    “我喝點酒管你屁事呀!”嚴亮白了白恨天一眼。

    龍無名等人都笑了起來,斷天崖上剛才那沉悶的氣氛也隨著這陣笑聲消失掉了,崖上傳出了一陣陣笑聲,根本不像在開戰前那沉悶的氣氛。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