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鄉村活寡美人溝 > 第四十八章 金童欲女
    第四十八章金童**

    漂亮的女人在哪里都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月兒跟著虎娃等人走在大街上,虎娃等人立馬就成了眾目聚焦的一個中心點。

    “看來紅顏禍水這句話真是不錯啊。”虎娃心里嘆道,不過卻不敢把這句話給說出來。

    這位姑奶奶功夫多厲害他不知道,但是看人家拉著他就好像拉著一只小雞一樣毫不費力,他就知道自己肯定不是人家的對手。

    “哼,在漂亮的女人,也不過是個婊子,老子總有一天要把你給睡了。”他心里給自己安慰著。

    出了門,他們并沒有直接去錢來麻將館,而是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逛街。”

    女人折磨男人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是逛街絕對算是排行前三的。

    一天下來,虎娃終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痛苦。

    “大小姐,我們能不能不轉了,天都快黑了,我真的累了。”虎娃幾乎是在哀嚎,心里不斷的在罵劉老虎沒出息,早早跑了。

    聽到這話,月兒頓時就生氣了,橫眉看著虎娃,冷哼一下,說道;“真沒出息,逛個街就累成這個樣子了,就你這個樣子能成什么大事啊,我告訴你,能成大事的男人一定要能陪女人逛的了街才行。”

    虎娃沉默。

    他能說什么,他只能忍受,誰讓他有求于人家呢。

    “臭娘們,給我記好了,等我哪天變得厲害了,我一定把你壓在床上一百遍啊一百遍。”虎娃心里都快哭了,不住的詛咒著月兒。

    不過月兒卻毫不在意,好像完全沒看到他苦澀的臉。

    說完這番話,她就繼續逛。

    又轉了一會,直到天黑了,才停了下來。

    “我說你是不是個男人啊,才花了你幾萬塊錢就愁眉苦臉成了這個樣子,真小氣。”

    兩個人找了個酒店,開房的時候虎娃又狠狠心疼了一下。

    總統套房,一天晚上八千百八十八,打折下來五千五。

    他差點罵人了。

    只是在月兒威逼利誘的目光下,他還是咬咬牙付了錢。

    不過錢花到位了,房子也的確闊氣的很,房子里是客廳,廚房,會議室應有盡有,裝修的也是相當的豪華。

    “這房子,太浪費了吧。”他抱怨了一句,嘆了口氣,把東西放在了客房里,看到眼前小山一樣的包包,鞋子,衣服,虎娃快哭了,心里對月兒僅剩的好感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即便她是不多得的美女,即便她再漂亮,對虎娃來說,此刻都不重要了,他滿心里都是自己的錢。

    月兒卻一點感覺也沒有,依舊在一臉輕松的往手上涂著指甲油。

    “三萬八千五百四十二塊五毛錢啊,你知道這些錢能做什么嗎,我要花多長時間才能把這些錢賺回來啊,我的錢啊。”虎娃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再也忍不住,對著月兒吼了起來。

    看著他一臉糾結的樣子,月兒頓時就不屑的笑了下,說道;“早知道你就這點出息,我就不應該跟著你出來,記得真清楚啊,連五毛錢都記得啊,哼,你干嘛不想想本姑娘要給你辦多少的事啊,這些事你要花多少錢請人才能辦好啊。”

    聽到這句話,虎娃的心里才略微有了一些安慰,只是他還是心揪的厲害。

    “快四萬塊錢了,都夠蓋一所學校了,這些衣服,還有包,你根本就用不了啊,這都有幾十身了,還都是名牌的,太,太奢侈了吧。”虎娃難受的說道。

    想到在林清麗學校里看到的那些窮孩子,再想到今天自己的奢侈,他直想抽自己一巴掌。

    “我怎么就那么混蛋啊,三萬多塊錢啊,我就能這么給花了。”他心里不住的自責著。

    月兒聽到這些話,不由就心煩了起來。

    “夠了,比老爺子還煩人,我告訴你,只有沒本事的男人才會抱怨女人花錢厲害,趕緊收拾收拾,我們去辦正事。”她看著虎娃說道;“剛剛給你買的一身西裝,立馬換上,你身上這身衣服也太老土了。”

    聽到這話,虎娃再次心狠狠傷了一下。

    就在五秒鐘以前,他還一直把自己這身衣服當做自己的一個驕傲。

    這是孫玉親手選的,而且,一身花了兩百多塊錢,現在卻被人說成了老土。

    “兩百多塊錢呢。”他真想對著月兒的臉把這句話噴出來,但是想到這個娘們剛剛花了將近三萬塊錢買衣服,他立馬就沒心思了,兩百多塊錢,連給她買一件內衣都不夠。

    在她的暴力“輔助”下,虎娃很不愿的洗了個澡,穿上了這身花了他三千八百多塊錢買的西裝,還有一千八百塊錢買的皮鞋。

    當然,這個過程也不是那么順利,因為月兒只允許他穿這一身衣服,但是卻不讓他把衣服給拿到浴室里,出來的時候,他還穿著自己那身休閑服。

    “喂,女流氓,出去,男人換衣服你也要看,出去。”

    “我就不出去,怎么,你不會是下面沒長**吧,切,脫吧,快點。”

    虎娃沉默,想了想反正還有內褲,就脫了。

    “內褲也換了,穿這個。”月兒拿了一條黑色的緊身內褲遞給虎娃,一臉的興奮,舔著小舌頭,盯著虎娃的兩腿之間“我得到的資料里說你下面的家伙特別的大,讓我看看唄,怕啥,反正你是男人,損失的是我。”

    聽到這句話,如果她不是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如果虎娃知道自己肯定打不過她,真的想上去給她一個巴掌把她轟走,毫不猶豫的一腳踢過去讓她滾。

    現實的況是,他咬了咬牙,用手指了指月兒,然后很無奈的接過了那條內褲,把自己身上的給脫了。

    只是雖然在這么嚴峻的條件下,面對這么一個大美女,虎娃還是很無恥的一柱擎天了。

    “哇塞,我的天啊,這么大,你是不是人啊。”月兒一臉驚訝的盯著虎娃的

    虎娃終于有些驕傲了,能讓這么一個大美人夸自己下面的家伙大,也是一種享受,只是他的驕傲剛剛維持了零點零一秒,就驟然消失了。

    “哇,你竟然在我面前脫內褲露出你那個臭東西,你真是惡,趕緊穿上,穿上。”月兒驚訝完了,好像立馬變了一個人一樣,滿臉害羞的通紅,好像真的是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一樣。

    聽到這聲音,虎娃想死的心都有了,不理她,知道和這個女人是不能講理的,快速的穿上了衣服站在鏡子前面。

    等他看到鏡子的時候,他直接就愣住了。

    “我靠,這是我嗎?”

    他一臉的驚訝,因為他赫然看到鏡子里出現了一個比電視里明星還要帥氣幾分的大帥哥,黑色的眸子,略帶憂郁的神色,高挑的身材,加上那一雙深邃的眼神,幾乎以秒殺從十五歲到五十歲所有女人。

    “嗯,不錯,站在我身邊終于以不給我丟人了。”月兒此刻的臉色已經恢復了正常,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

    顯然,對虎娃現在這副裝扮,她也十分的滿意。

    “什么叫不給你丟人了。”虎娃立馬跳了起來說道;“哥哥我好歹也算是十里八鄉少有的帥哥啊,就算是在南華市,你往大街上看,比我帥的人有幾個啊。”

    在美女面前是絕對不能丟面子的,不管她是誰,都不行。

    讓他沒想到的是,這次月兒竟然沒有打擊他,而是點了點頭。

    “嗯,你這點說的還算不錯,在這個小城市,你的確算得上是一個大帥哥了。”她說著,圍著虎娃轉了一圈,臉上帶著很滿意的表。“好了,我們出發吧。”

    “出發?做什么啊,現在都晚上九點了。”虎娃有些納悶的說道。

    話剛說完,就被月兒在腦袋上拍了一下。

    “你是豬啊,有些事,就是要晚上才好辦,你不是想要那些被竊聽的內容嗎,我去幫你拿回來,就算是你陪我逛街的報酬吧。”她笑著說道。“怎么,你不想要啊。”

    聽到自己的努力終于有了回報了,虎娃立馬就說道“想,想,當然想了。”

    只是說完,他就猶豫了。

    “但是,我想還是算了吧,你這么一個大美女,去了錢來麻將館,東西拿不出來,把自己賠進去就麻煩了。”他看著月兒說道,說實話,他對月兒的能力是真的不信任。

    如果是天星子身邊的那個把劍架在他脖子上的黑衣人說這句話的話,他興許還會相信。

    “你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啊。”聽到這話,月兒怎么不知道他的想法,頓時美目瞪圓,也不說話,一巴掌就朝身旁的桌子上拍了過去。

    “咔嚓!”

    隨著她的手起手落,桌子的一個木頭角應聲斷裂。

    虎娃頓時就愣住了,急忙撿起那個角在手上看了半天,又趴在桌子上看了半天,這才豎起一個大拇指對著她說道“你真厲害,我服了你了。”

    “哼。”月兒冷哼了一下,不理他,直接往門口走去,虎娃急忙屁顛屁顛的跟上。

    還別說,出了門以后,到了酒店的大堂,頓時所有人看向他們兩個人的目光就徹底變了。

    “哇,你看那個男的,好帥啊。”一個服務員說道。

    “屁,你不看那個女的,也好漂亮啊。”又一個服務員說道。

    “簡直是一對金童玉女啊。”一個客人說道。

    “是啊,太般配了。”

    ·····

    聽著這些話,虎娃感覺自己渾身都在飄飄然,舒服極了,而這個時候,身旁的月兒竟然也很配合的伸出芊芊玉手挽住了他的胳膊,頓時讓他的心里是充滿了驕傲和自豪。

    男人最大的驕傲是什么,就是和自己的女人走在路上的時候,有人指著他說“這女人什么眼光啊,怎么能看上這個男的。”

    雖然月兒還不是他的女人,但是他相信,遲早會是的。

    “怎么樣,得意吧。”月兒目不轉睛臉色不變的說道“如果你的手再敢往下一點的話,我保證立馬把它給崴了。”

    她說完,虎娃放在她柔軟的細腰上正在往下慢慢滑動的手忽然就不動了,尷尬的一笑,又回到了腰上。

    “妖精,這都能感覺到。”他心里暗罵了一句。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