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從神跡走出的強者 > 第265章 神跡鎮壓
    法壇雖然是上古大仙布置而成,但經過無數年,法壇仙道正氣早就所剩無幾,幾乎法壇都要快被魔化。

    倏……

    神圣的光明,如太陽初升,瞬間在法壇爆發,那來自神祗的神拳,朝赤云魔尊轟擊而去,沒有任何毀滅,只有神圣的凈化,對邪魔外道的鎮壓。

    “可惡……這是什么神級氣功!!”

    誕生拳法瞬間爆發之后,法壇四周所有上古魔力,頃刻間被凈化,而赤云魔尊那顆心臟又縮小了一部分,恐怖魔力,也減弱不少,而且,在他那道詭異豎眼眼瞳,竟然流出了絲絲魔血。

    “啊……居然傷了我,可惡的神級氣功……天眼!”

    赤云魔尊似乎真動怒了,他眼瞳釋放了森森殺機,這是之前從未有過的,并且,那道豎眼,竟然閃爍古老而又讓人膽寒的神光。

    “這鐵鏈真堅固,被圣獸神杖一擊,居然沒有完全破碎,我的圣獸神杖,再幾下就要徹底報廢,顧不上了,一件仙器不算什么,逃命要緊!!!”

    現在,葉勻施展最強一招,造化神拳,居然還是斬殺不了赤云魔尊,而且,只是造成他微微輕傷,這讓葉勻徹底知道赤云魔尊實力有多么恐怖,根本不是他這種修為,能對抗的,要知道,他那剛才那一拳誕生,斬殺通天四階都有可能。

    “破!”

    來不及多想,赤云魔尊那道豎眼,真是恐怖萬分,讓人汗毛直豎,不管三七二十一,揚起出現裂紋的圣獸神杖對著鐵鏈砸了下去。

    咻咻~~

    就在葉勻張大嘴巴,全力揮動圣獸神杖摧毀鐵鏈那一刻,從赤云魔尊豎眼,射出一道神光,如舌頭一般,頃刻卷住葉勻,葉勻就感覺自己身體不受指揮,一股非同尋常磅礴的上古魔力開始鎮壓葉勻。

    葉勻立刻催動朽木嫩芽,果然,那神秘綠色光芒開始釋放,瘋狂吸收進入葉勻體內的上古魔力,但是那上古魔力實在太多,朽木嫩芽還是太渺小。

    “我終于看穿了你的丹田……竟然是太虛時代存在的‘通天神樹’,傳聞‘通天神樹’,早在太虛神話時代,被眾神聯手毀滅啊……”

    赤云魔尊控制住葉勻之后,他釋放超越凡人的力量,拖住八條鐵鎖,緩緩地飛向葉勻,越來越近,一旦靠近,就會開始奪舍葉勻肉身,成功脫離束縛。

    “通天神樹……逆天的存在,太虛神話時代,神話般的存在,不知為何,在太虛時代,被諸神毀滅,如今,居然出現在你身上……怪不得,你身體擁有神魔同源的氣象,這通天神樹十分神奇,傳聞,他連接了宇宙上下,下至地獄,上至天堂,溝通了天地,因為生長在地獄,又連同了諸天,所以才能神魔同源!!”

    “輪回之門是絕世存在,但比起通天神樹,不值一提,任何神級氣功,都比不上它,哈哈,太虛到現在,通天神樹居然復活了,這是上天對我赤云最大的饋贈!”

    赤云魔尊一面拖著沉重、封印鎮壓魔力的八條鐵鏈,一面貪婪的飛向葉勻,那道豎眼,居然看穿了葉勻丹田,他這道豎眼,也是驚天存在。

    “怪不得朽木能抵抗太乙神光,吸收上古魔力,竟然是通天神樹,神魔同源……可惜……”

    葉勻感覺自己元神,也在被魔力入侵,以剛剛長出嫩芽的通天神樹,根本抵不過赤云魔尊這種萬古魔頭,就是仙人,恐怕也不是他對手,漸漸的,葉勻感覺自己昏昏欲睡,雖然他堅持自己不要沉睡,但是,那上古魔力,徹底開始鎮壓元神。

    “你的神級氣功,確實不同凡響,可惜你的境界不夠,要是你修得仙人境界,誅殺我,輕而易舉……你擁有傳說中的太虛神話世界中的通天神樹,它卻剛剛蘇醒,怎么會是我修煉億萬年的魔力的對手……你的氣運不足,修為太低了,一身是寶啊,可惜,全都給了我……”

    赤云魔尊已經來到葉勻上方,從他豎眼之中,釋放更加強力的魔氣,甚至比血池魔力還要強大數倍,簡直就是仙人水準,就是軒轅道場,也沒有如今的赤云魔尊強大,就是十個求千殤加起來,也不是赤云魔尊對手。

    他,就是如此強橫。

    “我不能就這么放棄……”

    在赤云魔尊偉岸力量鎮壓下,葉勻元神萎靡不振,整個人就要睡去,突然,葉勻直立身板,筆直而堅挺,咬住牙關,釋放體內丹田、金丹、太乙神爐、神羅領域全部力量,要做最后一搏。

    從肉仙走到人仙境這一步,葉勻經歷過太多生死,那些生死玄關,都沒有把葉勻逼到絕境,現在面對赤云魔尊,這種無法抗拒的魔頭,葉勻已經沒有任何資本,只有死路一條,但是,寧愿死,也要一搏,如果就這么放棄,那真是一點希望也沒有。

    “嗯?!”

    剛剛盤踞在葉勻上方、拖著八條上古鐵鎖的赤云尊魔,正一臉桀桀詭笑,想要奪舍葉勻之時,突然發現無數魔氣被葉勻擋在體外,與魔力不相上下,兇猛對持。

    “臭小子,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放棄吧,你這種修為,實在你渺小,你可知道,天外有天……”

    赤云魔尊瘋狂大笑,那顆心臟不斷跳動,無數魔氣在表面形成了神秘暗紅色圖騰,在那道豎眼之中,溢出一滴滴魔血,魔血一現,所有血海、血池魔力,都朝他瘋狂涌來,原來,他一直沒有施展全力,他的力量,無窮無盡。

    “實力不夠,實力不夠……仙石,燃燒吧!”

    神念一動,無數的仙石進入太乙神爐,瘋狂地燃燒,大量仙性,涌入身體,又把剛剛奪得的一千多件仙器,全部釋放在太乙神爐之中,無數的仙性,開始云集葉勻身體,葉勻掌控這些超越自己數倍的力量,與身體之中、之外的魔力,對抗。

    時間一分一秒不斷消磨,葉勻與赤云魔尊對抗,一天天無聲無息過去,在幽幽血池,時間根本沒有絲毫意思,一眨眼,就是數年。

    “能堅持到這一步,你的確是個天才,我,赤云魔尊,曾經是仙界,魔道第一天才,驚艷絕代,鎮壓無數天才,風云仙界位面,今日,就煉化你,我的氣運會與你融合,成就無上仙道,叱咤風云,安息吧!”

    “誅天大法!!”

    面對葉勻的堅持,赤云魔尊生生動怒,這一刻,萬古不滅的氣勢,赤云魔尊豎眼之中釋放,一道道魔紋,開始降臨葉勻,鎮壓氣勢。

    “啊……”

    葉勻發出嘶聲力竭痛苦長嘯,雙眼血紅,一條條青筋膨脹,眼珠都快碎裂,強大的萬古魔道力量,讓葉勻釋放最后不滅斗志,堅持,再堅持,如果堅持不住,就會淪為他人軀體。

    “我,赤云魔尊,終于要復活了!”

    似乎看出葉勻到了最后關頭,赤云魔尊異常興奮,按耐不住激動,那道豎眼釋放滔滔魔光,好像要沖出蒼穹。

    “金丹,破!!”

    最終時刻,葉勻咬住牙關,已經來到無法堅持的地步,所有力量再怎么加持,也抵不過赤云魔尊恐怖魔道力量鎮壓,如果再堅持下去說不定會自爆,如今,他只有走到最后一步,捏碎金丹,自殺,用金丹爆炸力量,與赤云魔尊同歸于盡。

    嗤嗤……

    金丹剛剛祭動,葉勻就發現自己胸膛,心臟之中,似乎有什么異動,旋即,沒等他反應過來,九條神龍幻化的古老神音,一一從九龍戒指釋放出來。

    “是神跡力量……這……”

    見到九龍戒指,葉勻瞬間明白,不知為何,觸動了九龍戒指,居然,平時找不出任何玄機的九龍戒指,在他意志最堅定的時刻,居然主動出現異象,只見九條龍影從九龍戒指之中飛出,然后相互盤旋,形成一個古老的通道,那通道之中,閃爍著與太乙神光強盛萬倍的圣光。

    “好神圣、好強盛的氣息……怎么可能,他的身上,怎么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這……這不是凡人、也不是仙的力量,這是……”

    “這是……神的氣息……”

    赤云魔尊瞬間懵住了,似乎知道要發生什么,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目光畏懼,急忙從葉勻上方逃走,并抽走鎮壓葉勻身體所有的力量。

    但是,他這些手段,都已經晚了。

    轟……

    一座九龍神秘的神座,居然從葉勻胸膛激射而來,神座一現,整個血池上古魔力,紛紛被鎮壓,就是整個血海的魔氣,也被神座給震得全部消散。

    “這……古老的神座,神的神……怎么可能出現在凡界,在無窮的仙界,神座也只出現過幾次,每一次都驚天動地啊!”

    凝望著九龍神座,赤云魔尊傻眼了,那顆心臟瘋狂縮小,只有半米般大,而魔力,早就吸入其中,在九龍神座之下,赤云魔尊不斷驚嘆:“高高在上的神祗……居然把上古神龍鎮壓,封印在神座之中,天啊,你是什么樣的神,竟然把龍族煉化為神座……”

    又見到神座那九條神龍,赤云魔尊更加震撼,他作為魔尊,高高在上,地位、實力比泰達延、求千殤那種仙人,高出千萬倍,自然一眼見到那神龍,就知道這座九龍神座的主人,神祗,有多么恐怖。

    龍族,傳聞是諸神神話中,最高傲、最神圣的獸神啊!

    “褻瀆神者,只有滅亡!”

    忽然,一道金色釋放神圣圣光的人影,在九龍神座中央出現了,他盤坐在神座之中,被無數虛無的力量籠罩,他就是九龍神座主人,主宰一切,高高在上的神之意志。

    “是、是……是神羅神祗!”

    在圣光人影出現之后,葉勻雙瞳被刺得睜不開眼,直到圣光減弱下來,他才看到圣光人影,居然是他神跡之中,那個自創神功,驅除黑暗,締造光明的神祗,神羅。

    噗通!

    赤云魔尊畏畏縮縮給神羅金色圣光人影跪下,雙手伏地,不斷磕頭,恭敬虔誠求饒:“高高在上的神,請饒恕我這渺小的凡人,我是罪人,我愿意受到懲罰,我不想就這么隕落啊!”

    那金色神羅,盤坐在九龍神座上的神祗,似乎聽到赤云魔尊的虔誠,緩緩伸出手,朝赤云魔尊一指,一股超越赤云魔尊萬倍的神圣力量,瞬間落在赤云魔尊心臟之中,赤云魔尊恐懼顫抖著,但是,他居然沒有感受到痛苦。

    咻……

    剎那間,在赤云魔尊心臟周圍,出現了九條神龍組成的神印,盤旋幾圈,然后咻地一聲,射入赤云魔尊那道豎眼。

    呼……

    金色神羅,收回手,他與九龍神座神圣金光,緩緩消失,而神羅駕馭九龍神座瞬間飛入葉勻胸膛消失不見,而葉勻立刻用雙手撫摸胸膛,并未發現什么異樣,然后,又釋放元神一看。

    心臟上方,那金色通道正在消失,神羅駕馭九龍神座正進入通道,隨后,通道與神羅都不見了,只剩下九龍戒指失去光澤,古樸實華的漂浮在心臟之上。

    “這是……神咒……”

    突然,在九龍戒指恢復如初之際,一道神言在腦海閃過,竟然是控制一門神禁的方法,葉勻頓時得意笑了起來:“怪不得神羅神祗沒有誅殺赤云魔尊,原來早就在他身上中下神禁,被我控制……”

    “啊,我沒死,我竟然沒死!”

    赤云魔尊似乎還不敢抬頭,直到一切力量消失后,他才敢睜開眼一看,發現九龍神座不見了,赤云魔尊那瘋狂強大魔性又釋放出來,囂張跋扈。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