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至強重生 > 第557章 美差
    夜很靜,特別是密林之中,顯得更是安靜和幽深。在離官道沒多遠的竹林里,一群軍官十多余人,燒起了篝火,正在烤野雞腿,喝酒聊天。

    “將軍,這次陛下派我們去邊關幫忙阻截賊子,說是賊子往這個方向逃走了。只是我們哪里是賊子的對手,恐怕人家抬抬手,就能把我們給滅了啊。”

    一士兵苦澀著臉說道。

    “就是就是,我們的修為才是天階初級,據說那賊子都可以和太上皇一較高下了,那就是皇階強者啊,讓我們來這里,豈不是白白送死嗎?”

    其他人也跟著附和起來,覺得這次任務實在是太過荒唐了。

    “格老子的,你們懂什么!”

    身穿軍服盔甲的軍官撕咬了一口手里的雞腿,喝道,“那賊子只是使用了某種秘法,以透支生命的代價強行提升了修為,他的實際修為也就地階中級,本將軍也是地階中級,怕他做什么。

    再說,那賊子已經身負重傷,早就茍延殘喘,奄奄一息了,要是碰見了他,我們要抓他還不是手到擒來,到時候,加官進爵還會是夢嗎,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你們居然還一個個擔心得要命,真是一群蠢豬。”

    聽聞此話,所有士兵互相望了望,心里都是悄悄松了口氣,照如此說來,這是美差啊。

    見手底下的人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此軍官續道:“本將軍和當今皇后是親戚,雖然中間隔了好多代了,可總是有血緣關系的不是,也正是因為這樣,這份美差才會交到本將軍手里,你們這些蠢豬,就準備跟著本將軍吃香的喝辣的吧。”

    一干士兵狂喜,站起來向此軍官行禮道:“那就先謝謝將軍提拔了。”

    “哈哈……好說,好說。”

    這軍官拿出水壺準備開喝,結果發現里面空空如也,不由大罵一聲,將水壺憤憤扔在地上,“格老子的,怎么沒水了。”

    “將軍,我給你打去!”

    自有士兵為了討好他,將水壺從地上拾起,屁顛屁顛的朝三四百米開外的小河中奔去打水。

    軍官很是滿意的拿起雞腿再次大口大口嘗起來,而其他人,則獻殷勤的走到他身邊,為他捏肩膀、捶背。

    “格老子的,在這荒山野嶺的,要是有個娘們就好了。”

    溫飽思淫~欲,雖然享受著眾士兵的服務,此軍官還是相當不滿足的。

    “將軍,聽說邊關有許多異國風情的女子,等我們到了邊關,將軍大可叫上五六個女子,盡享*,肆意放縱,嘿嘿……”一士兵說道。

    “哼,那些女子哪能跟咱們帝都的女子相比。”

    此軍官不屑的道,“格老子的,現在想起來,帝都的女子真是漂亮,一個個的大腿,那是滑~嫩得很吶,特別是床上功夫,那更是了得,伺候的本將軍醉生夢死,那日子,就是給個神仙也不換。”

    說著這話的時候,眼神流露出了淫~邪的光芒,仿佛又回到了當時的情景。

    “既然將軍這么懷念帝都的女子,那我們盡快趕到邊關,早點完成任務就立馬回帝都便是。”

    “格老子的,要是那賊子一天不抓住,我們的任務就一天完不成,還怎么回帝都。”

    想到此,這位軍官不由很是惱火,站了起來,踢走眼前篝火里的一根火柴棍,握拳咬牙道,“那該死的賊子,本將軍恨不得他現在就出現,只要他敢現身,本將軍一定弄死他,把他的首級割下來帶回去領賞。”

    “將軍一定可以如愿以償的。”一干士兵趕緊拍馬屁道。

    “哼,那是自然,要不然老子豈不白出來了。”

    這位軍官大氣的揮了揮手,準備坐下,這時,剛剛去打水的那位士兵走了回來。

    “將軍,你的水!”

    “格老子的,你tm****去了,怎么去了那么久,都快渴死老子了。”

    軍官將水壺奪了過來,拔掉塞子便仰起頭咕咚咕咚的喝起來,完全沒有注意到,眼前這位士兵的模樣和聲音都不對。

    正當他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

    “唰”

    刀光一閃,一把鋒利的匕首,割開了他的喉嚨,連帶著他的氣管和食道,在這一剎那都給割斷了。

    一擊命中,此士兵又向其他士兵襲去,動作快如閃電,一個個的都被割喉,讓人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甚至連他們喉嚨上的鮮血,都還沒來得及滲出,這一系列襲殺便已經完成。

    “噗”“噗”“噗”……

    喉嚨鮮血噴濺,軍官和士兵,都捂住他們噴血的脖子,紛紛倒地,眼睛,不敢相信的看著那道渾身散著可怕殺氣的身影。

    是他,是帝國通緝的賊子!

    那名軍官終究是看清了假冒他手底下士兵的人是誰了,不由得面如死灰,帶著強烈的不甘身體抽搐幾下便死去了。

    隱穿著軍裝,頭戴盔甲,修長筆直的身形,在這一刻散著拔山舉鼎的偉岸氣勢。他淡漠的掃了一圈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尸體,隨后慢慢走到那名軍官面前,蹲下身,輕哼一聲。

    “想弄死我?就憑你?”

    遂又從這名軍官身上摸出了一枚令牌以及文書,知道此人是要去邊關幫忙鎮守,防止他離去的一名將軍,名字叫韓非林。

    “看來,你還能幫我一個大忙!”

    隱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詭異的弧笑。

    ……

    天運帝國的邊關要塞之上,有數不清的拋石機和弩炮,這些拋石機和弩炮,方向平時都是對著外邊的,因為鎮守邊關的將軍得知了消息,說帝國的賊子已經從帝都內逃到了此處,準備通過邊關離開天運帝國,所以此時的拋石機和弩炮的方向,都轉向內部了。

    高大的城墻上,肥頭大耳,一臉坑坑洼洼的邊關鎮守將軍齊上黃雙腳叉開,四平八穩的站立在那里,在他的身邊,是他的副官。

    副官是個書生模樣的男子,一股子書生氣。

    “將軍,韓非林奉了陛下之令來我們這里幫忙阻截賊子,算著時間他明天應該就能到了。聽說他是一個喜怒無常的之人,恐怕來了之后和將軍不太好相處啊。”副官開口道。

    “是啊,那韓非林的官職比我大一級,據說還是當今皇后的遠房親戚,他來到這里,我就得老老實實把指揮權交出來,就算抓住那賊子,恐怕這功勞也不會是咱們的。”齊上黃帶著一抹無奈之色道。

    “將軍,那賊子的本領很高,想抓他可不易……”

    “高個屁,他現在還不是像過街老鼠四處逃竄。依我看,那賊子現在肯定身負重傷,隨隨便便出去個普通人,就能把他給生擒了。”

    齊上黃打斷道。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