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九鼎神皇 > 第129章 凜月衣
    地面上堆起了一座小山般的東西,數量最多,最顯眼的就是那些晶體。楚峻抓起一塊晶體捏在手心,發覺晶體里面竟然蘊含著濃郁的無屬性靈氣,比游離在空氣中的稀薄靈氣不知要濃稠多少倍。

    “這些是什么?”楚峻抬頭驚訝地望著光影女子。

    光影女子曼妙的身姿在柔和月色籠罩之下神秘而飄逸,只聽她淡道:“靈晶!”

    “靈晶?沒聽說過!”楚峻搖搖頭道。

    光影女子嗤笑道:“你當然沒聽說過,恐怕就連你師傅的師傅也沒見過靈晶,古原大陸只是一個旮旯地方,連三品法寶都沒人能煉制,又沒有晶礦脈,也難怪這里的人修為這么差勁!”

    楚峻皺了皺眉問道:“以前的人都是用靈晶修煉的嗎?”

    “沒錯,以前的修仙者都是利用靈晶修煉,而且靈晶還是流通貨幣,不像你們現在用靈豆來交易!”光影女子干冷地道。

    楚峻不禁恍然,眼前這堆靈晶起碼有近十萬,以后自己倒是不用再愁沒有獸晶修煉了。這種蘊含無屬性靈氣的靈晶適合所有仙修使用,使用起來極是方便,到時可以給玉兒,小寶他們一些。那天上官羽和沈小寶拼死抵擋助自己逃跑,楚峻都瞧在眼內,心中早把兩人當成生死弟兄,有好東西自然不會忘記他們那份。

    楚峻把所有靈晶都放回空間戒指中,地面上還剩下許多零碎的東西。楚峻抓起一沓法符看了看,發覺上面畫有許多復雜的符紋,不過卻沒有絲毫的靈壓波動。

    “這些法符都是利用靈獸的血液制作,由于年代太久遠,已經完全喪失了效力,變成廢紙一張了!”光影女子提醒道。

    楚峻不禁暗叫可惜,這位雷修前輩的修為如此厲害,所用的法符應該威力也是非同凡響,可惜廢了,要不自己就捏著一大沓法符恐怕也能把烈法宗和騰凰閣給滅了。

    惋惜地將這沓法符給扔掉,楚峻隨手撿起一塊圭簡,神識一掃而過,不禁輕咦了一聲,臉上露出驚訝之色,飛快地抓起剩下的圭簡一塊塊地掃過去,臉色越來越古怪,激動得手都有點發抖。

    “怎么了?”光影女子干冷的聲音似乎帶上了一絲好奇。

    楚峻手里抓著一把圭簡,抬起頭來激動地望著月色籠罩下的光影女子。光影女子不悅地皺了皺眉,冷道:“你到底發現了什么?”

    “五雷正天訣的一至五層的功法,竟然是五雷正天訣——!”楚峻激動得聲音都有點發抖,要知道正天門現存的五雷正天訣只有三層,這里竟然有五層的功法,怎么能讓他不激動呢。

    光影女子不禁輕咦了一聲,淡道:“看來這空間戒指的主人原來也是你們正天門的弟子!”

    “應該是了!”楚峻激動地點了點頭,心中興奮不已,有了這五層功法,那么以后自己的五雷正天訣便能修煉到元嬰期了。正天門有了這兩層功法,還愁不能崛起,把烈法宗的騰凰閣踩在腳底。

    “可惜,五雷正天訣一共有八層,還差最后三層功法!”楚峻惋惜地道,轉念一想,這雷修前輩的修為大概就是元嬰期,身上只有五層的功法也是正常。

    不過,楚峻還是不死心地翻找一遍,把所有圭簡都仔細地瀏覽一遍,發覺確確實實只有五雷正天訣的前六層,其余的圭簡上記載的都是一些丹藥的煉制方法,看來這名雷修前輩還是一名煉藥師。還有一些圭簡記載了一些零散的東西,楚峻發覺不是五雷正天訣,所以也沒細看。

    “可惜了,真的只有五層!”楚峻一臉失望地把所有圭簡收好。

    光影女子干冷地道:“有五層也不錯了,至少你能將五雷正天訣修煉到元嬰期,到時再想其他辦法,或許以后你又會找到后面三層呢!”

    “說得不錯,這位同門前輩好像還是一名煉藥師,看看玉瓶中有什么好東西!”楚峻撿起一個玉瓶,滿懷期待地打開一看,發覺里面竟然空空如也,一連打開幾個玉瓶都是如此,看來這名雷修前輩被困在這里,自己把丹藥都給消耗了。

    楚峻一連打開七八個玉瓶,終于發現一個瓶子中還有半瓶子黝黑的丹藥。

    “這是什么丹藥?”楚峻倒出一粒聞了聞,發覺味道十分古怪。

    光影女子一指月色探出,將楚峻手中的玉瓶卷了過去,似乎也湊到鼻子底下聞了聞。她雖然被一層柔和的月色籠罩著,不過那曼妙身段卻掩飾不住,動作極是優美。

    “這是益神丹,服用能增強神識強度,是一種不錯的丹藥!”光影女子把藥瓶丟還給楚峻。

    楚峻不禁大喜,能增強神識修為,這可是好東西,戰斗中神識的作用可不容忽視,神識越強大便能越早發現敵人,率先發起功擊,而且控制飛劍的斬殺距離也能大大的提高。小心翼翼地把益神丹收好,楚峻繼續打開剩下的玉瓶,看來運氣不差,竟然又發現了一個玉瓶中裝了大半瓶的暗藍色的藥丸。

    “這又是什么丹藥?”楚峻把藥瓶遞給光影女子,滿臉期待地問道。

    光影女子似乎對丹藥十分之熟悉,接過來聞了一下便道:“雖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從藥力來分析,應該是淬體丹之類,能增強修者身體的強度,改善雷屬性體質,這個倒是很適合你使用!”

    剩下的瓶子全部打開,只有一個瓶內剩下兩粒碧綠色的丹藥,剛打開瓶蓋便異香撲鼻,一看就知道不是丹品。楚峻不禁驚喜地道:“喂,這又是什么?”

    光影女子似乎有點不悅地道:“喂什么喂,你說話越來越無禮了!”

    楚峻不禁尷尬地笑了笑,跟這神秘的光影女子相處久了,自己說話確實有點隨便起來,尤其是上次聽到光影女子真實的聲音后,發覺清脆動聽,好像年紀也不大,敬畏之心慢慢便減弱了。

    “對不起,那你把名字告訴我吧,稱呼起來也方便!”楚峻道。

    光影女子似乎沉吟了一下,淡道:“你叫我凜月衣吧!”

    “凜月衣?”楚峻心中暗道:“這名字恐怕是她隨口編的!”

    楚峻也不戳破,笑了笑道:“月衣,這種丹藥你認識么?”

    光影女子似乎愕了一下,楚峻甚至能感覺到月色籠罩下的目光緊狠盯住自己,心中不禁微凜。

    “小還魂丹,治傷的藥!”光影女子冷冷地扔下一句便化成一縷光鉆回楚峻的神海之中。

    楚峻苦笑地聳了聳肩,把小還魂丹收好,看來自己這稱呼又把她給得罪了。搜刮完丹藥,地上還剩下一些衣物等的零碎雜物,楚峻扒拉出一件背心、靴子、水晶球、還有一面鏡子和珠釵。

    “怪哉,這位雷修前輩不會是女的吧,怎么還有鏡子和珠釵?”楚峻不禁自語道。

    這枚珠釵做工十分的精致,釵頭上綴了一顆淡綠色的玉石珠子,釵身呈淡粉色。

    “這珠釵玉兒戴上應該很好看!”楚峻暗道,又拿起那面圓形的小鏡子照了照,發覺朦朦朧朧的,上面似乎蒙上了一層灰塵。

    楚峻用袖子擦了擦,這才發覺根本不是灰塵,這鏡子本身就是這樣的,不禁心中一動,這應該不是一面鏡子。楚峻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發現鏡子的背后刻了兩個細小的字——雷罡。

    “難道是一面法寶?”楚峻不禁一喜,試著輸入一股雷靈力。

    滋!

    鏡面突然閃爍起藍白色的電弧,一股強烈的雷罡威壓驟然凝聚,楚峻體內的雷靈力嗖的被吸了個精光,接著一道恐怖的電光從鏡中射出。

    轟!

    玄鐵石的洞壁竟然被炸出了一個近三十公分深的大坑!

    楚峻頓時驚得舌頭都伸出來了,我的個乖乖,這威力著實嚇人,恐怕相當于筑基后期修者的全力一擊了。這塊雷罡鏡絕對是三品以上的法寶,甚至是四品法寶,這次撿到寶了。

    楚峻受不釋手地翻看著這面雷罡鏡,忽然很遺憾聞月真人那瘋女人沒有追來,否則給她來兩炮,看她死不死。當然,這面雷罡鏡雖然威力巨大,不過消耗的雷靈力也相當恐怖,就楚峻目前的雷靈力修為,勉強只能激發一次,只能到萬不已才能使用。

    “咦,既然鏡子是法寶,那珠叉會不會也是厲害的法寶?”楚峻腦中靈光一閃,急忙把那根珠叉拿出來,握著珠釵上那玉石珠子輸進一股新陽之力,果然,那顆綠色的玉石珠子竟然變成了金黃色,里面好像有火焰在流動。

    “怎么回事?”楚峻拿著珠釵,發覺除了玉石珠子變了顏色外,并沒有要發動的異常。

    楚峻搗搞了一會也沒弄清楚怎么激發,暗道:“難道輸入的能量不足?”于是又往玉石珠子輸進新陽之力,不過新陽之力剛觸到玉石珠子,珠釵便滋的一聲擊了出去,在空間劃出一串烈焰,噗的釘在洞壁上。

    “原來如此!”楚峻不禁恍然大悟,又嘗試了幾次,總算完弄清這根珠釵的用法了。原來珠釵上那顆綠色的玉石能儲存任何屬性的能量,激發時只要輸入一絲同屬性的能量便能將其激發,玉石中儲存的能量越大,珠釵的攻擊力就越大。楚峻試著將體內所有的新月之力全部輸進玉石之中,發覺玉石的容量竟然還綽綽有余。

    “厲害!”楚峻不禁暗道。這根珠釵的威力絕對比雷罡鏡還牛,平時只要往珠釵中灌輸了能量,戰斗的時候只要拿出激發,不用再耗費靈力,這絕對是件恐怖的大殺器,唯一的缺點就是只能激發一次。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