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武逆九天 > 第1131章 虛無子
    滴答

    滴答

    一片黑暗的環境下,古木悠悠睜開眼,聽到耳邊傳來清脆聲音,迷糊的意識徹底清醒,他急忙起身,才發現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一座山洞,上面有著石鐘乳,凝聚著一滴滴水珠。

    “怎么回事?”

    古木拍了拍腦門,頓時感覺后背傳來疼痛,旋即記起,這個地方就是被那可惡女人打的。

    “夙沙幽然!”

    想起剛才自己被襲擊的那一幕,古木眸子里有著難以掩飾的憤怒。

    他是和夙沙幽然散伙了,但還是有真感情的,如果兩人以敵人身份相遇,肯定下不去手,畢竟還有女兒心怡呢。

    古木是這么認為,甚至天真以為,夙沙幽然肯定也下不去手,畢竟自己是孩子她爹。

    然而。

    夙沙幽然突然一擊,將他美好的想法擊破,也在一瞬間體會到背叛的感覺,因此對前者徹底失望了。

    如今他算是明白,自己縱然對她千般好,因為身份和族類不同,哪怕有孩子,最終還是會成為敵人,還有兵戎相見的那一天。

    這一掌打下來,讓古木受傷,卻只是內傷,稍作調息就可以康復,但對夙沙幽然的心卻死了。

    “鬼魅族,四大部落,你們等著……”

    古木艱難起身,然后雙拳緊握,道“等小爺調養好傷勢,走出古城,一定讓你們永無安寧之日!”

    “年輕人,火氣太大,對身體可不好。”

    就在此時,空蕩的山洞內,突然傳來一陣蒼老聲音。

    “誰!”

    古木聽到聲音頓時警覺起來,這才發現自己正前方,有著一片蓮花狀的高臺,上面則坐著一個枯瘦如柴,衣衫破爛的須發老者。

    當他看清這個老者后,徹底怔在當場,他覺著此人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

    想了半晌,突然一拍腦門,驚呼道“是你!”

    坐在山洞高臺的枯瘦老者,雖然紅光滿面,但眉宇間卻透著一股大限將至的氣息,只看他頗為意外道“你認識老夫?”

    古木點點頭。

    何止是認識,這老頭曾讓他白高興一場。

    當年前往葬龍山尋找三日血寒,在小金靈敏嗅覺下發現巨柱山洞,遇到垂死古蒼杰,而之前進入里面那一刻,無端陷入幻境,碰到一個大限將至的老頭,然后把功力傳給自己,那人不就是眼前的他嗎!(詳見第六百章洞府奇遇)

    須發老者微微沉吟。

    然后笑道“老夫在這里已經很久,你能認識我想必曾去過龍島,去過七星傳送陣,遇到了老夫當年一時興起,創造出的奇遇幻想。”

    古木狐疑看著他。

    不錯,那時候自己陷入幻境白白高興一場,既然是假的,這一次會不會也是假的?

    再次看到幻想里的神秘老頭,古木保持著極高警惕。

    最后使用殺手锏,在臉蛋上使勁擰了擰,頓時感覺疼痛襲來,這才愕然道“不是做夢,不是幻想?”

    須發老者見狀,搖頭笑道“年輕人,這一次是真的,也是老夫將你召喚進來。”

    “是你將我召喚進來的?”

    古木有些不解的問道,老者笑著說“你獲天命珠,與吾有緣,所以老夫才會在你危難之際將你傳到這里。”

    “天命珠?”

    古大少更費解了,難道是那顆冰柱子?

    似乎看穿他心里想法,老者繼續說道“進入宮殿前,你從我徒兒手中獲得的東西便是天命珠。”

    “哦!”

    他恍然大悟,不過旋即嘴角抽搐起來,那石像既然是他徒弟,自己碰了一下將其粉碎,好像有點不地道啊。

    于是作揖道“前輩,抱歉,你那徒弟太脆,我只是碰了一下他自己碎了。”

    須發老者搖搖手,臉上有著幾分悲傷,嘆道“持天命珠,天命難違,如今你讓他解脫,老夫應該感激你。”

    古木有些暈了,把他徒弟拉風的造型給推碎,怎么還要感激自己呢。

    “年輕人,在三境內有著一種石化之力,它不單單可以石化所有人,也可以石化自己,一旦化為石雕,肉身雖死但靈魂卻要在其中永受折磨,唯有碎裂才算解脫。”

    “徒兒為保護我這個老不死的,和那些人同歸于盡,如今已過十多萬年,靈魂在石雕內無時無刻不被摧殘,你將他損壞,讓他解脫,老夫自然要感謝你。”

    須發老者看著大限將至,可說話口氣卻很有力,絲毫看不出有著隨時嗝屁的可能。

    古木聽完后也算明白了,不過卻又更多的疑惑,比如自葬龍山的龍帝幻想后,他又一次聽到三境。

    還有,這老頭剛才說……十萬多年前?

    難道老頭活了這么久?

    要不要這么夸張啊!

    這若放在大陸,豈不是要追溯到太古時代?

    問題來了。

    如果這老頭說的不假,活了十多萬年,他的修為肯定很強,可能就是鬼魅族傳說中超越尊者的太上祖?

    絕對強者這是啊!

    古木急忙恭恭敬敬的問道“前輩,莫非你就是鬼魅族的太祖?”

    須發老者微微點頭,嘆道“當年為了逃避仇家,逃離三境,來到這個世界,一手建立起了鬼魅族。”

    又是三境!

    古木好奇的問道“前輩,你所說的三境是什么地方?”

    須發老者指了指上面,道“天上。”

    天上?

    古木頓時無語。

    這所謂的三境難道如華夏傳說那般,在天上在九重天?

    “年輕人,你現在的修為只是武神,什么時候達到武神之上,你就會知道這世界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須發老者說道。

    古木聽的迷迷糊糊,本想開口詢問。

    老人則繼續說道“這么多年過來,老夫已如風中殘燭活不了多久,今天你我能夠相遇便是緣分,老夫想托付你一件事,不知可否答應?”

    古木聞言,頓時心中一喜。

    這一次沒有陷入奇遇幻想,一切都是真的,看來自己被夙沙幽然打了一掌,反而碰到一次大機緣,于是急忙說道“前輩請說。”

    “老夫來自三境的天命宗,如果有一天你若進入三境,還請勞煩小友,將獲得的天命珠歸還本宗。”

    老者如此說道。

    古木頓時嘴角抽搐起來,他記得在奇遇幻境,老頭提到過‘天命宗’,還說要把宗主之位傳給自己。

    可是現在劇情嚴重跑偏,非但沒給什么好處,還讓自己將獲得的東西交出去。

    這叫什么事啊!

    他有些郁悶,而老者似乎看得出來,笑著說道“作為交換條件,老夫愿將如何覺醒古族血脈的方法告訴你。”

    古木神色一變,道“前輩,你知道我擁有古族血脈?”

    老者道“自從你踏入古城的第一步,老夫就從你氣息中嗅到老家伙的味道,如果沒猜錯,你應該來自世界的另一端,應該是他的后裔。”

    老家伙的味道?

    這是指誰?

    古木徹底被老頭給整迷糊了。

    老者見他有些迷惑,也是頗感意外的問道“年輕人,難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先祖嗎?”

    古木無奈的說道“前輩,古族已經滅亡很久,別說先祖,就是他們的生活習性我都不了解。”

    “滅亡了?”

    老者微微皺眉,道“能不能說的仔細點?”

    古木點點頭,旋即將古族滅亡,甚至是鬼魅族禍害大陸的消息一并告訴他,好讓老頭知道,他的后輩子孫又多操蛋。

    聽完一切。

    老者沉默起來,眸子里有著回憶。

    旋即苦澀的笑道“老家伙,你還是輸了,我就說過,唯有天地匱乏中孕育的種族,才能在逆境生存很久。”

    古木聞言,不解道“前輩,能不能說的仔細點?”

    老者稍作思考,然后說道“也罷,今天老夫就給你好好講講這個世界。”

    ……

    “原來如此!”

    聽完老者說完,古木這才知道,原來曾經的尚武大陸和圣界其實屬于一個世界,這個叫虛無子的老頭為躲避仇家,從三境來到這個世界,碰到在此修行的古族先祖。

    兩人修為都達到了超越尊者的實力,結果一言不和干起來,一打就打了幾百年,最后勝負未分,作為牛氣沖天的強者,分不出勝負當然不樂意。

    于是他們就想了一個辦法,以強悍實力將大陸分成兩個世界,每人控制一半,在這里創造出屬于自己的族人,然后讓他們打,來分出勝負。

    圣界和尚武大陸,鬼魅族和古族就是這么誕生的。

    虛無子這個老頭倡導惡劣環境下誕生強悍種族,所以將圣界打造成鳥不拉屎的荒蕪之地。

    古族先祖傾向于五行蘊育,以自身修為在大陸融入五行屬性,憑借著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將其打造成天地屬性濃郁的世界。

    五行運轉下,大陸自然就非常適合生靈生存。

    幾萬年后,龍族、妖族、新型人族等隨之出現,也就有了后人所稱的太古時代。

    圣界由于環境惡劣,不易生存,只有鬼魅族這一個族群。

    聽聞老頭所說,古木這才明白,原來兩個世界是由他們一手打造的,絕對等于華夏神話里開天辟地的盤古大神啊。

    直接創造世界,這才是高手!

    什么時候自己也能有這么一天?

    古木很羨慕。

    旋即卻是崩潰無比,鬼魅族和大陸的種族對立,相互廝殺,全都是因為兩個老頭的賭約,拿生靈當游戲籌碼的行為,是不是有點太過分!

    知道世界由來,他有些不爽,可僅僅是不爽,畢竟人家是強者,這個世界是人家創造出來的,自己縱然看不順,也不能和去他講理去。

    虛無子似乎也沒想到自己和古族先祖為定勝負,造成后世之人如此殺戮,也是頗為自責,于是他想彌補,彌補的辦法就是讓圣界屬性提高,這樣就不會讓自己的后人再去搶奪別人的資源。

    看了看眼前的年輕人。

    他輕聲嘆道“你和老家伙一樣擁有五行真元,或許修煉了他的五行真元決,你若愿改造圣界,另一半的世界之源你可以拿走。”

    靜。

    古木聽到‘五行真元決’頓時如遭電擊,怔在當場。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