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帝凰之神醫棄妃 > 722身份,叛徒是誰
    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

    不是鳳輕塵不想說,而是王錦凌的害怕,九皇叔的不安,讓鳳輕塵說不出口,更何況事情到這個地步,說與不說又有什么關系。

    他們都很明白,有些事情一旦說出來就再也回不去,更何況現在說不說已經不重要,如果不是有異,鳳輕塵又怎么會知道他們的試探。

    鳳輕塵站在這里質問他們,就是變相承認了他們的懷疑,她不是原來那個鳳輕塵,原來的鳳輕塵死了!

    靜……死寂般的靜,就連隱在暗中的暗衛們也受不了,一個個悄悄擦著汗,大冷的天,寒風刺骨,他們一動不動居然還能滿身大汗,可見這一幕帶給他們的壓力有多大。

    灰暗的天空,單調的色彩,三人站在簡陋的農家小院外,就好像一副靜態的畫,這畫面很美,可太過沉重的氛圍讓人在所有人都受不了。

    終于,畫面動了……卻不是大家心中想的那樣,和好如初,鳳輕塵木然地擦干臉上的淚,推開王錦凌,頭也不回的朝自己的房間走去,整個過程中,她都沒有看一眼九皇叔。

    這這樣,關于說與不說的爭執,在鳳輕塵的受傷,九皇叔的淡漠和王錦凌的自責中落幕,王錦凌一直用自責的眼神追逐鳳輕塵的背影,可鳳輕塵頭也不回,走得堅決,無聲的告訴九皇叔,如果有一天,鳳輕塵決定要走了,她一定會走得毫不留情,絕不回頭……

    九皇叔就這么看著,看著鳳輕塵越走越遠,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鳳輕塵會走出他的生命。

    手伸了出去,可是太遠……他們之間的距離太遠,遠到他即使伸手,也碰不到鳳輕塵的發絲。

    九皇叔想要追上去,可鳳輕塵卻不給他機會,嘭……的一聲,將門關上,將兩個男人關在屋外。

    關上門的剎那,鳳輕塵靠在門背時,一點一點向下滑落,雙手抱著腿,將頭埋在膝蓋里,無聲的落淚。

    嘭……隨著那關門聲,九皇叔的心亦跟著一痛,伸出去的手收了回來,捂在自己的心口,俊美的蒼白如紙,九皇叔的眼中閃過一抹淚花。

    原來,即使不曾受傷,不曾流血,心也能痛到這個地步。

    可惜,沒有太多的時間給九皇叔和王錦凌沉淀心情,一個時辰后,崔浩亭帶著崔家的護衛,如約出現在小院子里。

    九皇叔和王錦凌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至少崔浩亭沒有看出他們兩人有什么不對勁,一陣寒暄過后,崔浩亭直接切入正題,說要帶走藍依琳。

    誰也不是笨蛋,崔浩亭并沒有隱瞞藍依琳的身份,但也不會多說,能查到多少就看九皇叔和王錦凌的本事了。

    “花二十萬兩黃金買殺手刺殺鳳輕塵的人是誰?”九皇叔也不拖泥帶水,直接問了出來。

    他今天的心情,不適合與崔浩亭玩斗智斗勇。

    “玄霄宮宮主夫人。”明顯崔浩亭也是有備而來,甚至崔家已經猜測出,九皇叔和王錦凌會用藍依琳交換什么,而他們的底限有在哪。

    這兩個人,最在乎的就是鳳輕塵,現在有一件事情威脅到了鳳輕塵安危,這兩人怎么可能不重視。

    果然是她。

    王錦凌露出一抹了然,崔浩亭并不驚訝,要是這兩人猜不到,他才奇怪,不過雙方都明白,這并不是交易的內容,只是一個友好的開始。

    崔浩亭捧起桌上的茶輕啜了一口,等九皇叔問下一個問題。

    鄉野粗茶,入口苦澀異常,崔浩亭眉頭也不皺了一下,茶水入口,略一頓,任意茶味在唇齒間蔓延開來,這樣子就好像在品嘗名茶一樣。

    九皇叔急,但絕不會在這一刻表現出來,等到崔浩亭放下茶杯,九皇叔才問道:“她的身份?”

    “你是想知道玄霄宮宮主夫人的身份,還是鳳輕塵母親的身份?”崔浩亭溫潤的眸子帶著戲謔的笑。

    雙方都急,可偏偏誰也不愿意將自己的急切表現出來,九皇叔微微后靠,無形中將自己的氣勢減弱,又透著一分閑適。

    “有區別嗎?”

    “當然有,玄霄宮宮主夫人現在用得就是鳳輕塵母親的身份,所以你想知道誰的身份?”也就是說,藍依琳在崔家人眼中的價值并不高,想要用她換兩個人的身份,不可以,所以九皇叔必須做出選擇。

    “隨便,崔公子愿意說誰的,便說誰的,崔公子可以慢慢想,本王不急。”九皇叔沒有用喝茶來表現自己的不急,而是直接閉目養神

    九皇叔又將皮球踢了回來,讓崔浩亭來決定,還真是半點不吃虧。

    王錦凌從頭到尾都只做一個聽眾,雖然表面上他沒有任何破綻,可王錦凌明白,他此時沒有心情陪崔浩亭過招。

    他在想,經過這件事,鳳輕塵還能和以前一樣,心無結締、完全的信任他們嗎?

    也許不能了吧,那他要如何才能彌補這一次的失誤。

    一個面上帶笑卻不知神魂到哪里去了,一個閉上眼索性不管他,崔浩亭明白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和這兩人交談,他會氣死。

    被人漠視的感覺真不好,算了,他還是早早地說完走人吧,留在這里他會氣死,崔浩亭懶得和九皇叔、王錦凌討價還價,直接將崔家的底限說出來。

    “玄霄宮宮主夫人叫陸以然,與鳳輕塵的母親是雙生姊妹,她們來自海上,陸家是四十年前威震海域的海盜頭頭,在海域稱霸一時,盛極時就是軍船從海上路過,都要給陸家好處。

    可惜……海盜中出了叛徒,勾結西陵,聯合西陵大軍里應外合,洗劫了整個海盜窩,據說那一天,那一片海域都是紅色的。

    陸家的財富全部西陵搶入國庫,西陵也就是憑借這筆財富,使得國力大增,玄霄宮宮主夫人手上那筆銀子,應該是陸家人當初留下的最后一筆銀子了。

    當年這件事各國應該知道一些,不過明面上只是捉拿海盜,至于其他人就沒有人關心,西陵的善后工作做的極好,再加上發生在海上,其他三國都沒這事當一回事。”

    原來是海盜的后人,難怪他查不到,這個時候崔家的好外就體現出來了,崔家在暗處手伸得再長也沒有人知道。

    九皇叔的眸子睜開,轉頭看向崔浩亭:“那個叛徒是誰?”

    他想,依鳳輕塵的性子,她應該會將那個叛徒找出來,也許這件事,可以緩解他和鳳輕塵的關系……

    給讀者的話:雖然只有一章,但我想你們能理解我的吧……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