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天眼人生 > 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長遠的計劃

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長遠的計劃

    老爺子想問題就是長遠,按理說像秦金嶺這種情況已經不能正常工作了,中央完全有必要免去他的省委書記的職務,再另派一位省委書記去。中央之沒有這樣做,恐怕其中也不乏老爺子的運作呀。

    到了這個時候,穆國興也就明白了,為什么老爺子在電話里告訴穆國興,最好能盡量延長一下秦金嶺的生命,現在留下秦金嶺對穆國興是非常有利的。

    老爺子看了一眼穆國興又說道:“你姑姑剛才回來過,說是你講過了,要從我這里拿去一瓶百花王酒。哼,這么寶貴的東西,我哪能給他一瓶啊,我就按照你方子上的那個劑量倒給了她兩小杯,她還老大的不高興。哈哈……”

    穆國興也忍不住笑了,幸虧有老爺子替他管著這些東西,否則的話早就被他姑姑給搜刮干凈了。

    “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能延長秦金嶺幾個月的生命,有這幾個月的時間我們也就足夠了。”

    穆國興覺得老爺子話里還有話,但是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現在還猜不出來,但他知道,老爺子所作的一切事情都是對他有利的。

    “這一個月來,又走了三個老家伙啊,我們這一代人現在剩下的已經不多了。目前的時機對我們極為有利,也可以說是千載難逢啊。我今天也可以和你透露一點實地,我的意思是,五年之內你要爭取進入政治局,十年之內要爭取入常,我也要爭取活著看到那一天。你要是不登頂,我是死不瞑目啊。”

    穆國興心中一熱,老爺子從來沒有和他講過這些重要的事情,想了想他開天眼時看到的情景,老爺子是在五世同堂的時候才含笑離開了人間,這就說明老爺子至少還有二十年的陽壽。

    “爺爺,我保證你會看到那一天的。”

    “是嗎,那就好!”老爺子似笑非笑的看著穆國興,又說道:“好了,現在你回家看看吧,那幾個丫頭還不知道你回來了吧?”

    穆國興笑了:“爺爺,你先別忙著趕我走啊,周紫萍想要向中央長匯報工作,你看我該怎么答復她呢?”

    老爺子看了一眼穆國興:“你父親今天下午剛剛出國訪問去了,等一下我給四號打個電話,看看他能不能抽時間見她一面。你告訴那個周紫萍,讓她等通知吧。”

    告辭了老爺子,穆國興又和他奶奶聊了一會家常,在回碧波湖別墅的路上,打通了周紫萍的電話。

    “周書記你好,明天四號長可能要接見你,你就等通知吧!”

    電話里傳來了周紫萍驚喜的聲音:“四號長要見我?那可太好了,謝謝你了穆省長。”

    周紫萍掛斷電話,就像個小孩子似的,情不自禁的跳了起來。以前想見那位政治局委員,也不知道要費多大的勁,有時候來到京城等好幾天還見不上,現在穆國興回去一講,第二天四號長就要接見她,這不能不讓她感到驚喜。

    四號長是全國最大的管官的官,如果能夠靠上他,以后的進步還會有問題嗎?可是又一想,周紫萍心里的熱度就降了下來。四號長這次能夠接見他,也是看在那位德高望重的穆老面子上的,最多給她半個小時也就不錯了,以后人家誰還會記得她呀。

    但不管怎么樣,能夠得到四號長的接見總還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周紫萍把她的秘書江如玉叫了過來;“小江,幫我準備一下,明天長要接見我,你看我穿那件衣服比較合適啊?”

    江如玉在心里把周紫萍好一頓鄙視:長明天才接見你,你現在什么瘋啊?心里想著,嘴上卻說道:“周書記,上次長接見你的時候,你穿的是一套職業裝,你不是和我講過嗎,長認為你穿戴的很合體。”

    “這次不是這個長接見我了,是一個職位更大的長。”

    “更大的長?”江如玉吃驚了:“是……”

    周紫萍伸出食指指了指天,江如玉明白了,明天接見周紫萍的一定是九大常委中的一個,怪不得從吃飯的時候周紫萍就好像服了興奮劑似的那么高興,原來和穆省長談了一下午就是談的這件事情啊。但愿她這次能夠美夢成真,當上省委書記,自己也可跟著她沾沾光,明年外放的時候,她可以給自己安排個好地方。

    穆國興的偷襲行動這次終于獲得成功了,當他回到別墅的時候,只有蕾蕾和童彤坐在樓下的多功能廳里品著咖啡,說著悄悄話。一看到穆國興走了進來,兩個女人就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似地,過了好一會才醒過神來,一起穆國興撲了過來。

    三個人的笑鬧聲,很快就傳到了樓上,這一下子熱鬧了,五個孩子搶先跑了下來,隨著另外三個女人的加入,別墅里傳出了一陣又一陣女人的笑聲,和孩子的歡叫聲。

    笑鬧一陣后,終于安靜了下來。穆國興懷里抱著小女兒穆馨萌,兩條腿上分別坐著穆馨月和穆中華,兩邊坐著麒兒和麟兒,這個情景又惹起幾個女人的一陣大笑。穆國興也知道她們笑的是什么意思,幸虧只有這五個孩子,要是再多一個,還真的是不知道要怎么樣才能讓他們分享一下父愛哪。

    “你這個家伙,連個招呼都不打,就偷偷跑回來了。”

    說話的自然是鐘靈了,穆國興裝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道:“唉,一個人在外面,這光棍的日子可是不好熬呀,整天想你們想的吃不下飯睡不好覺,這不找了個機會就跑回來了。”

    幾個女人也知道穆國興是在說假話,可不知怎么回事,穆國興的這句假話聽起來是那樣的好聽,心里又是那樣的舒服。

    看到幾個女人的眼里一起露出既同情又有些可憐的神色,穆國興笑了笑說道:“我這次回京,是和四大班子的主要領導去探望正在住院的省委秦書記,晚上又去了爺爺家。這次在京的時間也不會太長了,省里的工作一大堆,有時我真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個小時。”

    “老公,你現在身上的擔子也重了,可要懂得照顧好自己。我們幾個商量好了,準備要提前進軍廣南省,建立與東南亞貿易的大本營,這樣我們就可以再安一個家了,也可以讓我們好好的照顧照顧你。雖然你身邊的人不少,警衛啊秘書的一大堆,可是沒有我們的照顧,我們幾個還真是不放心。”

    穆國興笑了:“英雄所見略同,我這次回來也就是想和你們商量這件事情,廣南省實在是太窮了,你知道嗎,那么一個五千萬人口的大省,現在可動用的資金還不到一個億。”

    “不會吧老公,廣南窮成這個樣子,你還在那里干的這么起勁。”

    穆國興看一眼說這話的童彤:“正是因為窮,我才有責任改變她的面貌,正因為我有這份責任心,所以才讓我有了動力。今天晚上我們就不談這些工作上的事情了,明天我們好好的聊一聊。下個節目是不是應該由我們的麒兒和麟兒做匯報表演了。”

    聽到爸爸的吩咐,幾個小家伙手腳麻利的從穆國興的身上跳了下來,一轉眼麒兒和麟兒不見了,過了一會就見兩個小家伙一人換了一套紅色的練功服,精神抖擻的站在了穆國興的面前。

    兩個小家伙先向他的爸爸和媽媽們抱拳行禮,然后一招一式的認真練了起來,寬敞的客廳里立刻響起了一陣陣的掌聲和叫好聲。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