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官途 > 第1294章 意外變故
    過了好一會。房間內的安靜氣氛才由謝老爺子的一聲嘆息給打破。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老劉頭、老柳頭,得孫如此,咱們終于可以放心的安享晚年了!”謝老爺子說話的時候,臉上充滿了自豪和滿足。

    老柳頭也是非常欣慰的點點頭,“是啊,真是長江水后浪推前浪啊!真沒想到,劉飛經過十多年的磨礪就已經成熟了!不用我們在成天為他提心吊膽的操心了!”劉飛啊,你可是不知道,雖然這些年來,哪怕是在你到了最危機的時候我們都不曾伸手幫你,但是我們沒一分鐘都在關注著你,都在為你擔心,現在看來,你終于成熟了,能夠站在更高的層次上去看問題,想問題,知道什么事情該收,什么事情該放,什么時候該硬,什么時候該軟!雖然現在的你手腕還不夠圓潤,但是大體上的架子基本上已經成型了,需要的只是實踐的打磨和各種挑戰的歷練!看來首長當真是高瞻遠矚啊!把你放在三江省這絕對是一步妙棋中的妙棋,一舉數得!高,實在是高!”

    最后,劉老爺子滿臉含笑的說道:“嗯!不錯!劉飛啊,看來你現在的悟性是真的高了!看得也遠了,也懂得站在全局的角度去看問題了!這我也放心了不少,不過我要警告你,三江省不比之前你所在的其他任何地市,三江省就是一個大熔爐,他既可以兼容百家,也可以把鐵煉成鋼,也是一個絕對的深海,如果進去之后有半點疏忽,很有可能進去之后就很難在游上岸了!而三江省,也是各個派系之間的一個緩沖帶,是各種勢力錘煉精英的地方,里面關系之復雜超乎了你的想象!這里已經不能在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來形容了,而是你可能是你,我可能是我,但我又可能是你,你又可能是我!墻頭草在這里屢見不鮮,一人站在這個隊伍里面,可能他的心和立場卻在那個隊伍里面,甚至有可能一個人的身后站著三只隊伍也未必可知!所以,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聽到的,更未必是真的,就是你親身經歷的事情,都有可能是對方故意演戲給你看的!所以,在三江省,你必須步步為營,小心謹慎,否則一旦你在那里翻船,恐怕就很難再有上岸的可能了!歷來從那里走出來的人,無一不最后都站在了很高的位置之上!現在你剛去,可能很多地方你還沒有去過,很多人你都沒有接觸過,當你看得多了,你就會發現,幾乎古往今來所有政治上的手腕在那里都可以看到其發揚光大之后的精華!所以,我必須得再次提醒你,身在三江省,你必須小心,小心,再小心!”

    劉飛聽完劉老爺的話之后,頓時感覺到腦門上的冷汗嘩嘩的往外冒。他剛才說出的那番認識時比較低調,但是他的內心還是有些得意的,他認為自己比以前進步了很多,但是此刻,老爺子說完之后,他才悚然發現,原來自己對三江省的認知還是處于初級階段!他不禁有些汗顏!直到此刻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洋洋自得的東西竟然是如此的淺陋,原來,三江省的水竟然是如此之深!

    看著劉飛的臉色開始變化,劉老爺子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笑著說道:“劉飛啊,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在想,自己的認識太膚淺了,你感覺到有些慚愧,其實這一點你大可不必,因為你雖然努力的拔高自己,努力的去適應著站在全局的高度去看待問題,但是很多事情,你沒有真正的站在一定的高度上,你手中沒有掌握著別人沒有的信息,你是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的,剛才你柳爺爺和謝爺爺不是說了嗎,你能夠分析到眼前這種程度,已經超乎了我們的想象了,我們三個老家伙已經非常欣慰了。行了,不多說了,咱們先吃飯吧!”

    接下來的一頓家宴,氣氛十分融洽,劉飛雖然在官場之上威震四方,行事高調,但是在家中,他卻扮演著屬于自己的角色,吃飯的時候,他要起身給三個老爺子和老爸倒酒,還得抱著小擎宇吃飯,不時的還得過去哄一哄徐嬌嬌給自己生的小女兒劉亞楠,雖然一頓飯下來忙活得劉飛滿頭大汗,但是他卻是甘之如飴。尤其是劉亞楠這個小家伙看到劉飛根本就不認生,看到劉飛就呵呵的笑,小手不停的抓弄著,似乎想讓劉飛抱著,當他被劉飛抱在懷中的時候,笑得就更加開心了。這讓劉飛十分的興奮,直夸這孩子懂事。徐嬌嬌也十分得意。幾個老人家更是開心的不行。

    晚飯下來之后快該睡覺的時候,劉飛卻犯難了。因為客廳內,徐嬌嬌抱著小亞楠,柳媚煙抱著柳擎宇在那里聊著天,但是兩個人的眼睛卻都看著劉飛。而其他的幾個老爺子卻已經早早的不知道去向了,劉楓宇和梅月嬋夫婦更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整個客廳內只剩下三個大人2個小孩坐在那里,劉飛坐在沙發上,手中的遙控器不斷的換著臺,雖然眼睛盯著電視,但是心里卻在不斷的盤算著。今天晚上自己應該進哪個房間。

    尤其是今天晚上,不管是徐嬌嬌也好,柳媚煙也罷,兩個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沒有一個人肯讓步,全都坐在客廳里守著劉飛,意思非常明顯不過的了。劉飛心中只能暗暗叫苦,心說這女人生孩子之前和生孩子之后的心思怎么就不一樣了呢!

    時間,一份一秒的過去,徐嬌嬌和柳媚煙似乎有說不完的話,而劉飛的電視臺卻是換了一輪又一輪。

    此刻,樓上的房間內,梅月嬋用肩頭碰了一下劉楓宇說道:“楓宇,你說今天晚上劉飛會進誰的房間內,這小子現在真是享盡齊人之福啊!”

    劉楓宇笑著說道:“應該是徐嬌嬌吧。”

    梅月嬋卻搖搖頭說道:“我看未必!”

    不過誰也沒有想到,劉飛看著電視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隨后他走到廚房拿了一盤花生米,又拿來一瓶茅臺,自己自斟自飲起來,本來翻桌上劉飛就已經喝了不少了,此刻一瓶酒下肚,他成功的“醉倒”了,然后躺在沙發上,呼呼的睡了過去。

    此刻,正在不遠處聊天的徐嬌嬌和柳媚煙看到劉飛呼呼大睡之后,頓時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他們誰也沒有想到,劉飛竟然會想出這么無賴的招數來破解眼前的難題,兩個人只能相對苦笑,然后十分默契的把劉飛抬回他自己的房間,然后兩個人各自帶著孩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劉飛的房間內,等徐嬌嬌和柳媚煙離開之后,原本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劉飛突然睜開雙眼,臉上露出狡黠得意之色。徐嬌嬌和柳媚煙誰也沒有想到,劉飛喝的那瓶茅臺里裝得根本就不是酒,而是雪碧,劉飛只不過是玩了一招瞞天過海之計而已。過了半個多小時之后,劉飛側耳傾聽了一下外面,感覺到各個房間的人全都睡下之后,他才爬起身來,像個小賊一般,悄悄拉開方面,又輕輕帶上,然后躡手躡腳的走到徐嬌嬌的房間門前,拿出鑰匙打開房門,開門之后卻驚訝的發現,房間內徐嬌嬌并沒有睡覺,而是正在給小亞楠喂奶,小亞楠已經快要睡著了。徐嬌嬌也有些困了。不過聽到門響她還是醒了,等她看到劉飛竟然摸進來之后,頓時氣急反笑,等劉飛上床之后,她狠狠的掐了一下劉飛腰間的軟肋柔聲說道:“劉飛,你這個小無賴,居然敢戲耍我們兩姐妹,不行,今天不能讓上床,你還是回去睡吧!”

    劉飛一邊厚著臉皮脫鞋上床一邊上下其手起來,徐嬌嬌哪里是劉飛的對手,不一會便丟盔棄甲嬌聲求饒起來。

    這是一個荒唐的夜晚!

    劉飛半夜從徐嬌嬌的房間內又摸了出來,打開柳媚煙的房間,隨后梅開二度,隨后又從柳媚煙的房間內留出來回到自己的房間內呼呼睡了起來。

    第二天早晨一起來,徐嬌嬌和柳媚煙兩人再次在廚房碰面了,一個人手中端著人參湯,一個人手中端著燕窩湯,都是給劉飛進補用的,結果兩人一看到對方手中端著的東西,頓時便明白過來,然后端到飯桌上之后,狠狠的把碗砸在劉飛眼前,一左一右坐在劉飛的身邊,然后兩只手一左一右的掐住了劉飛的腰間的軟肉,然后看著劉飛喝下兩碗湯之后,兩個人才同時白了劉飛一眼,一個罵了一聲小無賴,一個罵了一聲小壞蛋,逗得滿屋子的老人們哈哈大笑起來。

    吃完早飯之后,劉飛立刻起身趕到華恒大酒店門口,然后帶上三江省省委辦公廳主任朱海明趕到了發改委主任李開復的辦公室外面。劉飛讓朱海明在外面等著,自己走進了李開復的房間。

    劉飛卻沒有想到,李開復看到劉飛進來之后,卻滿臉苦笑著說道:“劉飛,出意外了!現在的情況是三江市舊城改造項目我同意簽字了,但是下面主管的副主任和兩個司長卻拒絕簽字了。”

    劉飛聽完之后頓時愣住了。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