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魔王奶爸 > 012,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悲劇故事

012,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悲劇故事

    (聲明:此章節涉及強jian以及英雄救不了美等等郁悶情節,請三思后觀看。i梨兩人也是分別的站了過來,形成一道最堅固的墻壁。塞思瞥了一眼面前的陣容,再看看那邊顯然氣定神閑,自顧自的喝茶的白癡,他終于知道了一件事——

    十夜……落在這些黑社會的人手中了!

    “啊~~!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不要啊~~~~~~!”

    痛哭的呻吟聲從房間內再次傳了出來,聽到這些聲音,塞思的心實在是痛如刀絞!里面究竟生了什么慘不忍睹的事情,想必根本就不用說明了吧?這些黑社會……這些人渣!他們……他們竟然敢這樣對待十夜!這樣玷污……十夜的貞潔!

    “你們這些畜生……”

    聽著房間里傳來的呻吟聲,塞思握緊雙錘,錘頭的導力石開始散光芒,兩層環形的冰環開始繞著錘子轉動起來。

    “你們這些畜生!你們竟然敢……竟然敢對十夜做這種事情?!我要殺了你們……我要把你們全部殺光!十夜!等著我!我這就來救你——!!!”

    “啊~~~!塞思……嗚嗚……塞思!救我!嗚……不要!嗚~~~!”

    至此,這個帥氣的剛性男人再也不答話,他掄起錘子直接朝托蘭的頭上敲去。也許是感受到自己的男人此刻正在那間房間里被蹂躪,被摧殘……一想到那個嬌弱的身軀,如今卻正在被某些不知道名姓的人玷污……他……他就……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

    那充滿著悲憤的力量簡直讓人膽寒!就連托蘭都不敢迎接,只能后退一步,險險避開。鐵錘接觸地面,立刻砸出一個大坑,看的眾人目瞪口呆,無言以對。

    “十夜————!!!”

    鐵錘揚起,雖然這個帥哥很憤怒,但要真正論到實力,他卻真的不怎么樣。看著那揮來的鐵錘,乖離揚起一拳,直接將這把鐵錘擊飛。mi梨趁著這時候,上前一把掐住這個帥哥的脖子,將他直接按在地上。而他所跪拜的方向,恰好,是正在悠閑喝茶的白癡面前。

    白癡瞄了這個男人一眼,不說話,繼續喝茶。小面包趴倒白癡的大腿上,笑呵呵的看著那個帥哥,同時,還喊出一聲——

    “傻嗶啊~~~~”

    “為了你的安全著想,勸你現在就離開。”

    mi梨死死壓著男人,冷冷道:“十夜他根本就不屬于你,只有這里,才是他真正的歸宿。”

    塞思被壓制,根本動彈不得。他那雙俊目中充滿了憤怒與不甘,抬起頭,恨恨的盯著白癡!而此刻,那邊的房間里終于傳來了十夜**的聲音。同時響起的,還有一個女性的聲音。

    “你們……你們……”

    一切,都絕望了……

    十夜……十夜……!

    自從兩年前開始,就一直在這家酒店里面工作……他們兩人相互幫助,相互扶持……盡管身體已經被玷污了無數次,但他們始終認為,他們的心,依舊如同赤子一般的純潔……

    “塞思,你為什么對我那么好?”

    “我不對你好,我還能對誰好?”

    “塞思……”

    “十夜……”

    “不……不!我們……我們不能這樣!”

    “十夜……?”

    “對不起……塞思……我不能就這樣……和你做這種事……這樣給我的感覺……總覺得就像是在陪那些臭男人……可是我……我無法忍受……將你和那些臭男人一樣的對待……”

    “不,十夜,是我的錯。是我太急了。我愿意等你……等到你愿意真心向我敞開心扉的那一天……直到那一天來臨之前……我都會等你……”

    美好的回憶,在腦海中徘徊。淚水,卻已經濕透了塞思的雙眸。此刻,他只能無力的趴在地上,聽著那房間里面傳來的讓他撕心裂肺的聲音。那個自己曾經魂牽夢繞了無數個日日夜夜,卻都因為尊重他,而沒有放任自己沖動的身體,現在……卻在里面被肆意的侮辱……肆意的……玷污……

    “你們這些惡魔……”

    突然間,塞思努力的掙扎了一下!mi梨連忙更加用力的壓住他,防止他沖向白癡。

    “你們這些惡魔!你們究竟還有沒有人性?你們竟然敢這樣對他?這樣對……對十夜!你們這些畜生!惡魔——————!!!”

    托蘭原本是阻擋在塞思面前的,可他看著塞思現在這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想了想。隨后,他小心翼翼的來到白癡的身旁,輕聲道:“主人,那個……雖然感覺很奇怪。但看起來,我們好像在扮演壞蛋的角色?”

    小面包一愣,抬起頭。在想了想之后,她立刻取出那個墨鏡往臉上一戴,板起臉,同時拿出筆在自己的臉頰上畫了個刀疤,扮演起黑社會了。

    白癡放下茶杯,他沒有理會托蘭的話,而是盯著塞思。在沉默片刻之后,白癡一揮手,冷冷道——

    “再逞強,就殺掉。”

    mi梨很聰明,她當然知道白癡不可能公開殺人。只是一轉眼,她就明白了白癡的意思,立刻將塞思拉了起來,大聲道:“滾!再不滾,小心我們真的宰了你!”

    房間內正在被蹂躪的十夜聽到這聲音,立刻哭叫起來。既然他無法改變自己正在被壓在床上施暴這個事實,那至少……至少……也要保護住塞思!

    “不要!嗚……啊~~!塞思~~!你……嗚……你快……快……嗚~~逃!不要……嗚啊~~~!管我……快……快逃……啊~~~~!”

    “十夜————!!!”

    望著那近在咫尺,卻始終無法kao近的大門,塞思近乎絕望的痛哭。

    “如果有來生的話……我……我們……再做……夫妻……!今生今世……我……恐怕……嗚~~~恐怕……我已經……配不上……嗚……你……了!走……啊~~~走……快點……啊~~~走啊————!!!”

    這里,十夜哭著,一邊繼續被壓在床上。可聽到這些話,千年卻是何感想?

    好啊,你放著真正的如花似玉的老婆不要,反而去搞外遇?!你搞外遇也就算了,竟然還和一個男人私定終身?!而且,竟然還說我玷污了你的身子???!!!

    誰占了誰的身子?!當初婚禮之夜時你是怎么欺負我怕疼,卻還拼了命的要進來的?!

    怒不可遏,千年立刻張開嘴,滿懷憤怒的——

    “汪!汪汪——!!!”

    “啊……”

    乖離側耳傾聽,片刻之后,她似乎理解了,立刻伸出手,直接卡住了塞思的脖子。V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