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文學 > 魔王奶爸 > 047
    。ww癡退丹可退。他突然瞥到了旁邊的胡桃。古刻沖到胡描才萬,將暗滅猛地插入地面。暗滅的瞳孔剎那間張到最大,在白癡右手上的黑色鎖鏈也是以它為中心,向周圍一米開外的地面插去,形成一個圓形的屏障。當那些裂縫觸碰到黑色鎖鏈之后,其中的蒼炎陡然爬起。如同一堵火墻一般,在鎖鏈的外側將其包圍起來!

    白癡緊緊握著暗滅,從鎖鏈上傳來的高溫甚至讓他的的掌心都開始發出焦臭味。胡桃驚恐的癱在地上。抱住白癡的腿,望著四周那灼燒著天花板的火焰,震驚不已。

    堅特…堅特…再堅椒…

    只要是一個。人,就絕對沒可能讓這火焰持久的燃燒下去!

    現在比拼的,就是看這蒼色的火焰率先把自己燒死,還是那個尖耳少女率先結束這些可怕的烈焰!

    “呀!”

    胡桃原本是抱著白癡的,但過了片刻之后,她突然松開手。

    因為她感覺到,白癡的身體已經開始過熱。不僅僅是手掌,連他身上的衣服都開始片片破碎。體內的鮮血被蒸騰。從體表的汗腺中蒸發出來。化為紅色的血霧,從他的身上蒸騰出來。

    結束了嗎?

    胡桃看著白癡,心中默默念道”

    可是結果……

    當惡魔之手上也開始竄起蒼白色的火苗之時”當白癡頭頂的紅云開始變得無比濃厚之時”

    那些蒼色的火焰,消失了。

    “啊!我們”

    不等胡桃說完,白癡的動作已經展開。周圍的鎖鏈迅速收回,而他一手拉住胡桃,一手握住暗滅。直接撲向那邊喘著粗氣,耳朵下垂,右手上的紅色暗紋全部消失,只剩下那如同普通少女一般的白色肌膚的敵人!而那個少女似乎沒有料到經過自己的這一擊之后,里面的敵人依然沒死!極度的疲倦讓她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把劍,刺向自己的咽喉,,

    “不!!!”

    眼見白癡又要再次殺人,胡桃不由得驚叫出來。她連忙抬起向白癡握劍的手臂。

    原本,以胡桃的力量壓根就不可能對白癡的出劍軌跡造成任何影響。但是現在,在經歷過那蒼色的火焰灼燒之后,白癡的體力已經大幅度的下降。胡桃的這一下竟然輕而易舉的轉移了他的出劍軌跡!

    嚓的一聲,暗滅幾乎是貼著尖耳少女的脖子,插入她身后的巖石。由于前沖的速度太快,白癡的身子也是重重的撞在這名尖耳少女的身上,將她死死的壓在巖石上。

    兩雙無神的瞳孔。彼此間的距離只有不到五厘米。白癡和尖耳少女全都重重的喘息,在這不足五厘米的距離內死死的盯著對方。他們甚至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呼吸,也可以感覺到對方的心跳。甚至”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體溫。

    “呼

    “必…”

    休息的時間,不足千分之一秒。

    白癡知道自己再這樣耗下去小即使不是被這個少女擊殺,也可能被皇宮中的大量高手圍住。即使是橫峰狀態,白癡也沒有膽子敢獨闖皇宮。現在體力大幅下降,一旦被圍上,就只有死路一條。

    劍,被拔出。

    拳頭,也已經捏緊。

    但白癡沒有再次戰斗的打算,他現在的目標不是殺人,而是立刻從這座已經開始傳來腳步聲的議事大廳中離開!第二根鎖鏈應聲而出。直接插入他的臂彎。惡魔的形態立刻取代了人形,尖角也從他的額頭處鉆出。轉眼間,剛才還揮舞著魔劍的人類,就已經變成了一頭可怕的惡魔!

    一開始。尖耳少女有些愣愣的望著白癡惡魔化。但很快她就回過神。一咬牙,剩下穿過她左臂。雙腳,以及琵琶骨的五條鎖鏈被她強行掙斷,以一個最自由的形態,預備迎敵!

    只是。尖耳少女原本以為會出現的戰斗卻沒有出現。那頭惡魔在現行之后,立刻抱著胡桃,狠狠的撞擊著大門旁的墻壁。砰的一聲,厚約數米的墻壁被撞開。白癡沖到了外面的走廊上。

    “天哪,那是什么!”

    “公圭。公主!!!”

    走廊上,聽到響聲紛紛趕來的士兵同時止步。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戴勞所帶領的部隊。在看到眼前的惡魔之后,戴勞立刻拔出梵蒂岡,直接進入備戰狀態。

    “你,是什么東西?我命令你,放下公主!”

    白癡的呼吸依舊凌亂,他別過頭看了一眼旁邊氣定神閑的戴勞。露出嘴外的尖牙一咬,抱著胡桃再次撞向面前的墻壁。在連續沖開好幾塊墻壁之后,他終于來到了城墻的外側。縱身一躍,朝外跳了下去。白癡

    她捂住自己的右臂,深深的吸了口氣。白哲的肌膚上再次開始慢慢浮現出一層很淡的暗紅紋章。接著。她從懷中重新取出一面惡鬼面具,掩蓋住自己那太過柔弱的臉和不同常人的尖耳朵,提起雙拳,從白癡撞破的墻壁中追了出去。

    “喂!你是誰!”

    原本,那些士兵都開始沿著惡魔撞破的墻洞追了上去。可不消片刻,后方的一名頭戴惡鬼面具的少女卻是突然踩著士兵們的肩膀。如同離弦之箭般從后趕上!她沒有理會那些士兵,即使在到達城堡的邊緣時也沒有退縮,也是緊隨其后跳出小準確無誤的落在稍低一點的一座高塔上。再是沿著高塔滑落,踩著城堡上高低不等的建筑物,迅速下落到地面,沿著惡魔逃跑的方向追了出去。

    “喂!快追!那兩個”,兩個惡魔”。

    士兵們眼看著惡魔和女惡鬼從皇室區的城墻上前后相繼攀巖而上,隨后翻出去,無不是大驚失色。驚呼尖叫。但在一隊人馬要追去的時候,以往一直承擔公主的女傭和貼身侍衛的路西菲爾,卻是攔住了自己身后的那些士兵。

    “路西菲爾小姐?!”

    “不用追,現在最重要的,是回防城堡

    “可是,”。

    “我說了,不用追!”

    路西菲爾轉過頭,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士兵。那些士兵雖然猶豫了一下。但他們最終還是轉過頭,朝城堡跑去。

    等到那些士兵終于跑進城堡,維護秩序之后,路西菲爾才再次轉過頭,望了一眼那高聳的圍墻。呼出一口氣。喃喃道

    “團長,”公主殿下的安危小就拜托你了

    隨后,她取出懷中的《圣約典章》,一并朝城堡跑去。

    第三獄。不能維持太長的時間。

    尤其是在這種已經消耗了極大地體力的時候,用的時間越長。透支就越是大。

    白癡從圍墻旁落下,在人群的驚呼中鉆入一旁的小巷。等到再也沒有人看到他的時候,他立刻切回人類形態。拉起一個垃圾箱,躲了進去。

    天空中,陰雨依舊在飄。春天的細雨帶著許許多多的繁瑣,始終下個不停。除了帶來詩人的哀愁之外,也給人帶來無比的冰冷。

    胡桃顫抖著躺在白癡的身旁小嘴唇發白。不發一語。白癡看了看她。隨后略微掀起垃圾箱的蓋子,朝外看了看。

    喧囂”漸漸遠去。

    看起來,四周已經沒有了人。

    白癡又等了等,在確定了周圍真的沒有人之后,才呼出一口氣,掀起蓋子,從中鉆了出來。他看看身上這套幾乎已經被燒毀的女傭服。十分干脆的把衣服撕下,在腰部打了個結,再從垃圾箱中拉出已經渾身冰冷的胡桃。

    “現在”我們”該怎么辦?。

    胡桃看看周圍,她的眼淚再一次的流了下來。

    “我該”怎么辦”?父王”父王他”嗚嗚”嗚嗚嗚

    胡桃趴在白癡的胸口,低聲抽泣著。白癡也只是低著頭,看著這個女孩趴在自己的胸口。

    這三天來,他的任何一次行動都像是被人徹底設計好了一樣,完全的陷入被動。不僅沒有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扣在自己頭上的帽子,反而是越來越多了。

    殺雪如”

    殺公爵,,

    殺國王,

    越是行動,白癡就感覺自己反而是越是無力”不管怎么找,事情的真相卻始終還是籠罩在迷霧之中,沒有一絲一毫的進展。

    懷中,只有胡桃哭泣的聲音。她抽泣著。揮舞著拳頭,不斷捶打著白癡的胸口。

    天上的細雨落下,將這個公主的身體淋濕。現在的她看起來,就像是一只失去了歸所的小鳥,無依”又無靠。

    現在”該怎么辦?

    白癡抬起頭,望著那些從天而降的冰雨。默默的問著自己。

    雨。依舊在下著。

    街道上已經沒有了行人,只剩下不斷移動的士兵。

    眼下,全城已經戒嚴。任何只要膽敢在街上行走的人全都會被攔住。然后接受嚴格的拷問。

    王者已死的消息”似乎還沒有傳出。這樣一個大消息,對于所有的雄鹿來說,都無疑是一件大事。當然,對于周圍的其他國家來說,也會是一件大事。
bet娱乐城真人游戏